当前位置:主页 > 美句 > 正文

和男朋友在教学楼里揉 女主穿越成婴儿从小被

发布时间:2021-09-15 08:57 已有: 位访客


  酒店套房里,安静的出奇。

  从唐言说出要离开体制的时候,就瞬间安静下来。
和男朋友在教学楼里揉   女主穿越成婴儿从小被
  江德福一开始还以为唐言是为了自己,要挟集团,不过很快就发现自己太臭美了。

  唐言也不吭声,他知道韩三坪会问。

  没等几秒钟,韩三坪叹了口气;

  “我理解,体制里不好待,连一辆好车你都没法开,集团的抗议信都快堆满抽屉了。”

  虽然唐言是艺术岗,不过拿的是分成,赚的太多了,这几年里中影内部,以及一些艺术家,都很有意见。

  哪怕他们很多人拿的奖金、退休金、逢年过节的礼品,很多都是从唐言赚的钱里来的。

  甚至,唐言还知道,上头那里的举报信,也不少。

  虽然没有人当回事,都放在那吃灰。

  文艺体系里,唐言作为艺术岗,是不受体制约束的,可以经商之类的。

  可是,这几年的电影,都是中影投资的,唐言从中赚了很多钱。

  中影花的钱,唐言赚了钱。

  别人就说这事占了组织的便宜,无视中影赚的更多。

  要是都是别的公司投资,不是从中影身上赚的,都不会有多少意见。

  主要这种情况太少了,十多年后大批导演和原单位合作。

  比如电视剧艺术中心的导演自己开公司、工作室,和中心合资电视剧。

  当个例成为常态,就没人说了。

  至于开好车,院子都买了...主要是不好开去光电、文联这些地方,去外面开没事。

  有钱就有一堆麻烦,中影这个大集团,退休的加在职的,足足可有近万人。

  韩三坪理解唐言,就像改开之后那么多人下海一样。

  也没什么好指责的,让自己先慢慢平复下来,接受这个事实。

  他笑笑道:“你打算自己创业,还是怎么样?”

  “创业。”

  唐言点点头,转而又道:“韩总,您还记得当初我来中影之前,说过什么吗?”

  来中影之前?

  韩三坪微微一愣,那应该就是魔都的任重论来搞事,然后他许了唐言艺创中心编导摄制部副主任的位子。

  对了!

  突然想起来了,那时候唐言说想和中影合作成立一家新的制片公司。

  难道?

  韩三坪猛地一抬头。

  唐言验证了他的想法,笑道:“我想要一个完全独立的环境,如果可以的话,艺创中心那边我停薪留职,以个人身份和中影成立一家新的公司,由我控股。”

  中影是国企,韩三坪未来会成为掌舵者,但是集团也不是他的。

  没有利益冲突,反而有共同的目标。

  江德福也是自己人,唐言也不藏着掖着,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想做一些事情,关于电影行业的。

  想做事就要有自主权,也要钱,可是我到现在为止赚的钱,大部分都没有花在刀刃上,只不过让集团逢年过节的奖金和礼品多了一些,让那些子公司、分公司,天天来集团要钱。

  不论是行业的哪一个环节,都需要钱,中国电影要想有自己完善的工业体系,也要大量金钱的投入,没有完善体系的电影行业,只会乱七八招。”

  就这?

  韩三坪很是意外,不过电影工业、完善体系这两个陌生的词倒是让他很有兴趣。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感觉有一种特别的魔力,忍不住微微坐直了身子。

  “唐言你具体说说。”

  “按好莱坞那套,工业体系就是:明星制、专业化、后产品营销、跨行业渗透、全球化这五点。”

  唐言说完,摊了摊手:“而国内一点都做不到。”

  “再具体一点。”韩三坪隐隐有些兴奋。

  江德福也侧耳倾听,这些新鲜玩意,他也是头一次听说。

  唐言先喝了口水润润嗓子,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开口:

  “其实就是字面意思,明星制是八十年前好莱坞就开始的制度了,一开始好莱坞为了防止演员出名,提高片酬,是不会让演员出现在演职员表里的。

  可是后来制片厂发现,观众会为了某部电影里熟悉的面面孔,而为他剩下的作品买票,就主动在演职员表里加入演员的名字,并且开始宣传演员。

  到了后来,干脆通过霸王合约,直接让演员重复演某一类角色,比如程龙和李连结只演动作片、功夫片,周星池只演喜剧片,成为一块招牌,让观众一看喜剧片有周星池就买票。

  如果某个演员演的某个类型片连续失败,就会被制片厂放弃,不会再有机会了,这是当年的一个缺陷,不过现在制片厂无法控制演员了,行业也不需要这样。

  我们现在就缺有号召力的类型片的演员,张翰宇我就打算把他打造成大叔硬汉,还物色了几个演员,只是时机还不到。”

  简单来说,就是类型片演员,现在的程龙、李连结、周星池,后来的吴经、肾疼、黄博、徐铮他们。

  也恰巧,这些人才是最能抗起票房的。

  这不是偶然,而是好莱坞近百年的经验。

  捧演员肯定是要捧,演员是不可或缺的一环节。

  但是这个捧,跟影视公司捧自己人,不是一个意思。

  比如沈藤,等他长残了,唐言就会捧他,提前扛起喜剧片的大旗。

  这是明星制,指的是有票房号召力的演员,而不是空有名气的演员。

  后者也就是和我们俗称的“明星”,这和明星制没关系。

  大蜜蜜是大明星吧,可她没有什么票房号召力,总不能次次靠凶,跟《孤岛惊魂》那样。

  不过,他这段话,却让韩三坪有些费解:“这不就是现在的行业?如果程龙这样有号召力的演员越来越多,观众也认他们,投资商全都找他们,只看明星不看电影质量呢?”

  这说的怎么那么耳熟?

  唐言回道:“这就涉及到第二点专业化了,电影工业专业化程度决定了行业的普遍水准,哪怕是一部烂片,都烂在一定水平线上。

  国内这几年票房越来越高,但是设备、技术、人员等各方面水准并没有得到多少提高,我们不是没有设备,不缺硬件。

  但是人员、技术就是上不去,现在大家拍电影,就是各玩各的,全都是家庭小作坊的模式,哪怕大制作都是这样,无法提高行业的制作水平。”

  说直白点,专业化是保持底线的,拉高平均水准的,烂也不至于烂到太离谱。

  喜剧片的底线要是有《恶棍天使》那种水平,就好了。

  可惜,没有最烂,只有更烂。

  国内好电影不少,但是很难做到专业化。

  有一方面原因就是:家庭小作坊模式。

  哪怕过几年上市了的华艺,就影视制作来说,也就是个大一点的作坊。

  张一谋一撮人,冯晓刚一撮人,程大湿一撮人,贾章课一撮人......

  百花各自放,互相都很熟但是从没有电影方面的往来。

  各自玩各自的,让行业成了一个个小团体,水平参差不齐。

  就跟两夫妻各玩各的一样,能生出孩子?

  什么京圈、沪圈、西北圈、港圈,圈尼玛呢,一群毒瘤,趁早圈块地各自埋了算了。

  制作之后,就是营销了,这一点国内不输好莱坞。

  甚至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简直是牛逼到爆炸,一个流量明星可以一年365天躺在热搜里。

  别说新闻了,就是骑个自行车、换个发型都能上热搜。

  甚至随便出现在户外哪里,乃至今天吃了米饭,明天吃了面条,都可以热搜。

  影视剧的营销也不遑多让,不就是忽悠人+造假嘛。

  谁不会啊!

  难的在于后产品营销,这又跟“跨行业渗透”息息相关。

  也就是周边版权的开发了,国内几乎没有。

  至于全球化,更是做梦了。

  这五点,哪怕是第一点“明星制”都难,因为没有专业化的制作能力支撑,就会无限放大明星制的缺点。

  对国内来说,最主要的还是专业化。

  设备、技术、人员,不是一两部戏需要的,而是全行业的水准提升。

  这比票房破纪录还难上十倍。

  中国电影的工业体系...中国电影都不好意思说这个词,人家非洲的尼日利亚都被称为尼莱坞,世界第三大电影产业......

  “韩总,差不多就是这样,好莱坞现成的作业可以抄,稍加改动就行了,不过首要条件,还是要做到专业化,这是基础,也是需要花费大量金钱、时间的地方。”

  呼!

  韩三坪长舒一口气,一股脑地听唐言讲了这么多,现在还没有完全消化掉。

  虽然是老电影人了,可是从来没有去研究过什么好莱坞的电影工业。

  八十年代群魔乱舞,九十年代的电影市场,连商业化都没开始呢,更别说电影工业了。

  不过,以一个老电影人的嗅觉,韩三坪本能地敏锐察觉到电影工业化的重要性。

  而且,比自己的大片计划,看起来重要的多的多。

  他一挥手,颇为豪气地直接就应了下来:

  “既然你有这么大的抱负,我当然要支持,集团内部你不用担心,新的公司由你控股、全权主导,哪怕是不给中影,给别人发行都你自己做主!”

  “谢谢韩总。”

  唐言也不客套了,反正不管行不行,他都是要干的。

  总不能每年做两部电影,就这么咸鱼地过吧。

  体制里真的没法干活,他虽然每年去不到中影几次,可是不意味着什么都不知道。

  这两年不知道多少人换了新车,应酬的次数越来越多,规格越来越大。

  甚至已经有的找人拍戏,200万成本报300万的帐。

  现在只是从200报300,明年就能报500万,这种事是没有底线的,底线只有人心。

  不能说这些都是唐言赚的钱,但是是唐言让中影富裕起来了。

  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被别人改几个数字就拿走了,能舒服?

  而且自己还没法改变,就是韩三坪做了董事长,都没办法。

  国企不是私企。

  又闹心又干不了大事,索性出来。

  ......

  从酒店离开,韩三坪也上车直奔中影了。

  江德福在一旁有些不确定:“韩总,没有这个规矩啊,集团和个人合资开新公司?”

  “规矩是死的。”

  韩三坪摇摇头,开始闭目养神。

  很快到了中影,直接找到杨董,说了下唐言要辞职的事。

  “什么?”

  杨董事长惊呼一声,赶紧召集所有副总、董事开会。

  紧急会议,一个小时之内,不在集团的也全部到了。

  韩三坪简单讲了下唐言辞职,以及和中影合资开公司的想法。

  “就是这样,我好不容易说服他,集团可以和他合资开一个新公司。”

  其他人还没开口,兼任艺创中心的张国明,作为唐言的顶头上司都无语了

  “为什么我事先不知道?”

  不过,没人关心这个。

  刚拿回主管的发行公司的副总马东明当即表示会反对。

  “不行,绝对不能开这个口子!”

  有人附和了一句:“对啊,集团手底下的干部和集团合资开公司,这传出去了都让人笑话!”

  “没错,没有这个道理,如果人人都这么干,那像什么样子!”

  “这是利用国有资产牟利!”

  “这几年唐言也赚了几千万,本身就有人抗议,被我们给压下来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不出意外,大部分都明确反对。

  杨董没有开头,等他们都说完了,才看向韩三坪。

  “老韩,唐言是你的老部下,年轻人有冲劲我们都理解,你好好劝劝他。”

  “我能怎么劝?”

  韩三坪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还是尽快拿出一个决定吧,别等魔影、长影、西影还有其他民营公司都行动了还没决定。”

  这......

  杨董和其他高管全都眼神一凝。

  真要是传出了唐言要辞职的消息,那外界可就要疯了。

  可是,吃了四年唐言的红利,突然一下要吐出来,众人全都不甘心。

  韩三坪也不说什么,更不催,就慢慢等。

  “要不然,就依了唐言,股份上再争取一下?”

  有人想着与其竹篮打水一场空,不如能吃多少吃多少。

  不过立马有人反对:“不行,这个口子一开,以后其他人怎么办!”

  ......

  中影为了唐言的事,争论个不休。

  唐言事可以预料到的,都是很钱闹的。

  不过他倒是不担心,现在是中影需要他,而不是他一定需要中影。

  能合作当然好,毕竟也需要中影各方面的资源。

  不合作也没多大事。

  ......

  这时候网上也挺热闹,唐言再发布会上说的还有科幻片计划一经报道,引发了不少影迷的关注和议论。

  “哇,唐言又要拍科幻片?”

  “这次还是太空科幻片?这记者也太垃圾了,什么都问不出来!”

  “不是...《飓风营救》还没开拍吧,还有个谍战片《风声》,又来一个科幻片,唐言忙的过来嘛?”

  “我看悬,估计要排队吧,怎么也得先把这两部电影拍了先吧。”

  “我看到了排队就排队,反正唐言是个快枪手,也等不了多久。”

  “太空科幻已经拍了,这次不知道是哪方面的,末世、怪兽、机器人、灾难还是什么?”

  “不管拍什么,唐言做的电影就值得等的,科幻电影终于要崛起了!”

  “不说了,我现在开始攒电影票钱!”

  “《科幻世界》里倒是有很多好的科幻故事,要是能改编上面的故事就好了。”

  ......

  网上观众各种讨论,而那针对合拍片,劝合拍片把心用在电影制作上的话,传到香江电影人耳中,也让很多人有些不满。

  “他以为他是谁啊,比光电都牛逼?”

  不少人再背后骂人,不过没有谁当众说出来。

  也没人在意,没人听得到。

  唐言更加听不到了,他也继续忙活起来。

  10号去了躺北大,加央视专访

  11号北师大+京城卫视采访+青年报

  12号,中传+六公主+当代电影杂志

  鈤!

  搞的比流量明细给跑通告还忙。

  没办法,马上春节放假了。

  而且,敦湟那边,联合全国各大旅行社,也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宣传。

  火星旅游基地,进入到了大众的眼帘中。

  到时候还得跑一趟敦湟,去配合一下。

  太忙了。

  不过,9、10、11这周末三天,《火星救援》再拿2900万。

  12号,新的周一,跌幅首次超过50%。

  不过即便如此,单日还有410万。

  13号,越来越低,只有330。

  没办法,快过年了,各行各业都忙的很,很多人都再准备回家过年的事了。

  上映21天,总票房突破了三亿,达到了亿!

  突破三亿大关,华娱影史第一部破三亿的国产电影!

  而等待了几天的唐言,也终于收到了回复。

  不过不是中影的,而是来自上头。

  接到领导电话之后,唐言赶紧去了光电。

  进了徐领导办公室,发现电影局的吴局长,中影的杨董,还有韩总都在。

  “领导,小年快乐。”

  问了声好,唐言就等待训示了。

  “唐言啊,坐。”

  徐领导笑着指了指旁边椅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你的想法,我们都知道了,电影工业体系,这几天局里也研究过,这方面国内确实很欠缺啊,而且我们也没有相关的经验,你确定可以做好?”

  “我不确定。”

  唐言罕见地谦虚了,也是实话,不过转而又坚定地说:“但是领导,中国电影必须要有自己的工业化体系,这么大的市场,如果没有一个成熟、完善的体系,只会更加混乱,我们毕竟不是那些小国家。”

  徐领导点点头,勉励道:“既然这样,那就放手去干吧,你们年轻人敢打敢拼,未来就在你们身上了。

  春节之后,你挂名艺创中心副主任,免除艺创中心编导摄制部主任一职。

  中影集团作为试点单位,由你个人和中影合资承包成立第五电影制片厂,韩三坪同志任厂长,你任副厂长。”

  啥?

  唐言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这又是试点单位,又是新的制片厂,还副厂长?

  还承包?

  第五制片厂...第一制片厂是制片分公司,第二制片厂改组成了联合影视公司,第三制片厂实际上就是儿影厂。

  第四制片厂是合作制片公司,负责合拍片的。

  这一二三四的往下轮,新公司就是第五制片厂?

  编导摄制部主任的职位没了,也没有了正式职位,多了个挂名的艺创中心副主任。

  正处,比之前副处还升了一级。

  虽然只是挂名,空有个名头。

  四年后八亿27岁在西影挂名副处,唐言这24岁上副处。26岁就挂名正处了。

  不过,虽然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唐言还是表现得很疑惑。

  “领导,吴局,这是......”

  .......

  PS;之前很多地方都暗示过,主角会是一个体制的边缘人。

  体制没法写,太复杂了,又不能给主角升官,到了一定级别就很麻烦。

  不进去,不完全出来,基本就是这么个意思。

  要完全出来的话,就不会被中影吸了几年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