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句 > 正文

女主变成阿飘在军人老公身边 白天是狗晚上是

发布时间:2021-09-15 08:59 已有: 位访客

  李恪笑眯眯地哼着走调的旖旎小曲,步入了东宫,兴冲冲地往丽正殿的方向而去。

  而东宫小朝会已经结束,程处弼正陪着李承乾正在宫中花园,继续在他们经常呆的地方。
女主变成阿飘在军人老公身边   白天是狗晚上是
  “处弼兄你看,它们居然抓到了一只蝴蝶……”李承乾略带兴奋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坐在大石块上,靠着大树,差点就要睡着的程处弼听到了这位排骨精太子大呼小叫的声音,无力地翻了个白眼。

  程处弼一脸打着哈欠站直了身凑前一看,就看到了一只断了一只翅膀,奄奄一息的蝴蝶正在垂死挣扎。

  不禁悲天悯人地摇了摇头,唉,看看,何其残忍啊,那些蚂蚁这是要活生生地把那只蝴蝶拖窝里去。

  这边还没感慨完,就看到了李恪这家伙从不远处晃晃悠悠地朝着这边窜了过来。

  “大哥,处弼兄,你们在这干嘛呢?”李恪人未到,声先至。

  作为兢兢业业的大唐太子,李承乾已经学会厚着脸皮打了个哈哈。

  “没什么,就是和处弼兄逛累了在这坐会。”

  “大哥,处弼兄,今天的报纸,又卖得一干二净,一张不剩。”

  李恪笑眯眯地给这二位见礼之后,迫不及待地禀报着这个好消息。

  “还真全卖了……”李承乾砸了砸嘴,不禁一乐,回过了头朝着处弼兄看过去。

  “那咱们明日要不要……”

  “这就不用了,咱们薅魏王殿下的羊毛也不能这么无节制的薅。”

  程处弼不禁一乐。没想到米其林魏王还挺给力的,连着三天,怕是那位至少也买也快六万份了吧?

  虽然报纸赚得不多,但是三天下来,十八万份,也赚了七百二十贯。

  哪怕是魏王让下人小心苟发育,可是终究那么多的报纸往魏王府里运,怎么可能瞒得过程处弼他们。

  如果不是想着希望再多薅几次魏王殿下的羊毛,程处弼完全可以一次印上二三十万份,直接吓退魏王李泰。

  李恪神清气爽地也一屁股坐到了大石头上乐道。

  “这一回,三天买了十八万份,下一期报纸,也不知道能不能有这么好的销量……”

  虽然报纸至少被魏王李泰还有那些各地的商贩买到了大半,但是剩下的报纸数量也差不多满足了长安的需求。

  这两天,让李恪打了广告的那间成衣铺子销量涨了一大截,一天的销量足以抵得上过去半个月的销量。

  这也让这位穷得想拿兜裆布去当铺给当掉的吴王殿下的腰板总算是硬了那么一点。

  李承乾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看着一脸坏笑的处弼兄还有李恪。

  “我说二位,咱们这么做,会不会不太好……”

  程处弼看着这位心肠太过善良的太子殿下,没好气地道。

  “殿下,你看你,我们可没干什么坏事,我们卖报纸,那是满足长安读书人的需求。”

  “至于魏王殿下乐意买那么多,说不定他是觉得我们这《长安旬报》很有收藏价值,准备买下来珍藏。”

  “就是,大哥你也犯不着替老三说话,他是什么样的心思,莫非你还不清楚?”

  李恪也是有点恨铁不成刚地道。“咱们可没有针对他,是他自个故意针对我们,吃了亏,那就是活该。”

  李承乾轻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不再多言。“嗯,明白了,既然他乐意吃亏,那是他自己的事,孤也就当着什么事也没发生就成。”

  “这才对嘛,殿下,你是太子,大唐的国之储君,殿下该张扬的时候,已经张扬过了。

  现如今最需要做的就是稳住别晃,苟住别浪,你若出面,反倒会让那位心眼不大的殿下记恨于你……”

  “……处弼兄,这稳住别晃小弟知道,这苟住别浪这是什么说法?”

  李恪有些不太理解程处弼口中蹦出来的新名词。

  “苟者,低调之意,我的意思就是,殿下现在要低调行事,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以免给那位怕是气极败坏的魏王一党找到攻讦殿下的机会。”

  李承乾微微颔首,拍了拍自己那已经伤愈的腿道。

  “的确是这个道理,之前孤入长安,已经天下皆知,又献书百余万册,惠及天下读书人。”

  “的确已经做得很多了,现如今,的确是该好好的稳上一稳。”

  #####

  李世民听完了一位绣衣使的密奏之后,表情很是古怪地摆了摆手。

  那位绣衣使恭敬地朝着李世民一礼之后悄然地退了下去。

  李世民这才端起了案几上的茶汤,呷了一口。抚着长须摇了半天脑袋,最终才长叹了一口气嘟哝道。

  “你真以为,你能玩得过程三郎那小子?唉……”

  “陛下,要不要臣去提醒魏王殿下一声?”

  看到陛下似乎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赵昆凑到了近前小声地禀报道。

  “不必了,孩子大了,总会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

  “就算是朕真的出面阻止,你觉得他会怎么想?”李世民呵呵一笑,自问自答道。

  “他定然会觉得是那程处弼吃不住劲了,过来寻朕求饶。

  以青雀的秉性,哪怕是表面答应了朕,私低下,指不定会更变本加利。”

  “他啊,怕是要多吃上几次亏,才能长长记性。反正程三郎那小子还替小兕子赚了一笔……”

  说到了赚一笔这几个字之后,李世民突然觉得有点不对。

  自己的亲儿子花了好几百贯,然后这一笔钱,经过了程三郎之后,变成了自家闺女小兕子赚到的钱。

  这是左手到右手,其中还被程处弼那小子揩了一层油水,这让李世民有些不乐意。

  罢罢罢,那层油水,就当是程三郎替自己让青雀那小子吃亏长记性的报酬。

  #####

  终于魏王李泰再一次见到了郑侍郎,而郑侍郎还亲自带来了几份《长安文集》的样稿。

  《长安文集》这四个大字,自然是出自这位自诩才华学识超人一等的米其林魏王之手。

  摸着那精致的贡纸印刷出来的成品,打量着上面那漂亮的字体。

  魏王李泰的脸上,总算是难得的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