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句 > 正文

娘是第一个双修炉鼎 家族所有女人都是我的

发布时间:2021-09-15 08:59 已有: 位访客

  就在长孙无忌气得直跳脚的当口,程处弼已来在府中见到了这四位前来感谢自己的大唐进士。
娘是第一个双修炉鼎  家族所有女人都是我的   并且还是状元、榜眼、探花外加一位进士连袂入府致谢。

  程处弼亲自到得府门口,将这四位新科才俊迎入了府中……

  四人连袂而来,自然是前来感谢程处弼这位大恩人的举荐之恩。

  此刻,四位精气神明显跟之前相比起来截然不同的科举新贵,入了卢国公府前厅之后。

  四人二话不说,齐刷刷地拜倒在地,朝着程处弼一礼。

  “太常大恩,我等感铭五内,愿为太常效犬马之劳。”

  程处弼赶紧回身过来将他们一一扶起,一面颇为唏嘘地道。

  “好了诸位,程某其实能够帮得上忙的地方并不多。最重要的你们的才华学识。

  这是你们能够殿试得以大获全胜的根本原因好不好。”

  “……”四位新晋科举才俊脸色显得有些古怪地看向这位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程太常。

  “程太常,若非是你……”吴乡寿话即将出口的瞬间,就感觉到了胳膊肘一疼,话生生地卡在了嗓子眼。

  程处弼一脸莫明其妙地看向吴乡寿,不太理解这家伙想要表达什么。

  “是啊,若非程太常,焉会有我等今天日。”辛茂将瞪了一眼吴乡寿。

  这家伙居然想把之前程府家丁前来送题的事给泄露出来。

  这种事情,程太常不乐意提,那大家伙就最好把这事给忘得一干二净。

  毕竟,这件事情也不见得能够有多光彩,想一想,程太常何等样人,为了让自己等人能够在殿试之上大放异彩。

  才会忍辱负重,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办法,才能够弄来类似命题。

  这样的事,就算是烂在肚子里边,也万万不能泄露一丝一毫才对。

  更何况,殿试之后,被陛下钦点,甚至被陛下当面嘉许这是何等的荣耀与光彩。

  特别是看到那些过去瞧不起自己等人的,那些有身份有背景的举子们。

  现如今流出出来的那种既羡又妒的目光和表情,让四人感觉浑身舒爽到了极点。

  这让四人的心中都有感觉,哪怕是他们的家世贫寒与那些世家门阀格格不入又如何?

  哪怕是举荐他们的老程家,与那些文官不对付又能怎么样?

  可以说,因缘际会之下,反倒将他们这四位大唐才俊与武勋显贵的老程家紧密地绑定在了一起。

  #####

  坐下之后,程处弼听到四人讲述起殿试当日的情形,特别是他们四个在听到了宦官传诏。

  步入了太极殿内,得到了陛下的亲口嘉许和勉励,四个人激动得满面红光的模样。

  让程处弼不禁心中一动,抬起了手,招来了那邓称心一阵低语之后。

  不多时,在他们四个那讶然的目光中,邓称心拿来了笔墨纸砚。

  程处弼清了清嗓子,把目光投入了今科状元辛茂将。

  “今天既然你们四位都来了,顺便就留下,我让人已经去准备酒菜,无论如何,用了晚饭再走。

  另外嘛程某有一些问题,想要跟你们好好的聊一聊,或者是说采访一下你们。”

  “采,采访?”辛茂将一脸懵逼地看着笑眯眯的程太常,有些不太理解此言何意。

  “不用担心,也不需要有压力,就是一些小问题,我问,你们回答罢了。”

  程处弼笑眯眯地朝着辛茂将道。“放心,不会问你们超纲的问题。”

  “……”辛茂将呆愣愣地看着跟前的程太常,不太理解什么叫超纲,不过既然恩人有命,他就配合呗。

  “首先,我想要问一问,对于能够成为我大唐贞观十年进士科状元,你有什么样的感想?”

  听到了这个问题,脑子还没转过弯来的辛茂将陷入了深深地迷惘之中。

  这是一场十分艰难的采访,主要还是程处弼也不是专业的记者,所以提的问题令这四位大唐才俊有些摸不着头脑。

  另外就是四位被采访者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回答问题的时候脑子都是懵的。

  不过好在,大家总算是满头臭汗地完成了这一场双方都不专业的采访。

  而就在邓称心将那些采访稿还有笔墨纸砚收拾起来的功夫,就听到了厅门外传来的爽朗笑声。

  辛茂将等人下意识地一扭头,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就看到了三个长得似乎一模一样,都是铜铃大眼。

  #####

  都是一把钢针般的浓须,面目狰狞的壮汉大步进入了前厅。

  “孩儿见过爹,见过大哥二哥,这四位……”程处弼赶紧迎上前去一礼,转过了身来正要介绍。

  直接被亲爹一把给扒拉到了一边去,眉开眼笑地走到了这四位刚刚起身行礼的年青才俊跟前。

  “哎哟,哈哈,老夫还当是谁,原来居然是辛状元、任榜眼还有上官探花和吴进士。”

  “我等参见卢国公……”四人赶紧朝着这位恩主程太常的亲爹,凶名赫赫的卢国公程大将军一礼。

  就看到了程大将军那张满是横肉的面容上满是慈祥的笑容,朝着他们颔首笑道。

  “莫要如此,而等既然是我家老三的朋友,那老夫就托大,让你们唤上一声叔叔,当不为过吧?”

  “这……”四个人不禁有些踌躇。主要还是觉得这位程大将军实在是太过平易近人了点。

  “怎么,觉得老夫当不起你等的长辈?”程咬金看到四个犹豫,不由得乐道。

  “既然如此,晚辈焉敢再拒,见过程叔父。”任雅相心中一横,当先开口朝着程咬金一礼大声道。

  另外三人也不再犹豫,口称晚辈,再次向程咬金行礼致意。

  程咬金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大巴掌落在了任雅相等人的肩膀上爽朗地大笑出声来。

  “这才对,不愧是我家老三看中的才俊。都是性情中人,行事痛快,很好。

  来人速速备下好酒好菜,老大老二老三,陪好这几位才俊。

  若是他们今日不能一醉方休,老夫可是要拿你等是问。”

  听到了亲爹如此吩咐,弟兄三人整齐划一地大声应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