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句 > 正文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哦┅┅快┅┅用力啊┅┅

发布时间:2021-09-23 16:14 已有: 位访客

  徐默有些失望。

    这些凶翅黑蚊知道的情报更少。

    他们比起阿修罗族来说,更冷血,更残酷。

    除了吸血外就什么都不会了。

    之前受蚊道人的影响,他们也跟着躲躲藏藏。

    如此可以释放凶性了,就变得更肆无忌惮。

    将眼前的五个血翅黑蚊族灭杀掉后,徐默陷入了沉思。

    下一步咋办?

    没有收集到足够的情报,连敌人大本营在哪都不清楚。

    “你想那么多干嘛呢?”

    天萌哼道。

    “你不是说要帮地府的家伙么?

    那就继续杀敌啊!

    总不能说没搜集到情报就住手吧?”

    徐默一拍脑门,恍然大悟。

    天萌这思路倒不失为一个法子。

    既然如今对手没露出破绽,那就杀到他露出为止。

    反正身份也隐藏好了,对面只会以为是地府方面的精英。

    “没想到,你也有说话对头的时候。”

    徐默对天萌笑道。

    “哼!你笨而已!”

    于是,徐默带着天萌,开始向阿修罗族的大军反杀而去。

    整个酆都城,都被阿修罗族围着打,徐默这缓解的,仅仅是其中一路的攻势。

    还有数不清的阿修罗军队,在西方教的暗地里指挥下,朝着地府进攻。

    ……

    “轰!”

    劫雷轰鸣,将一众叫嚣的阿修罗族兵士,炸得灰飞烟灭。

    “什么人?”

    突如其来的救兵,让这队被围攻的地府兵将死里逃生。

    “秦广老哥,怎么这么狼狈啊?”

    徐默一身黑甲,威风凛凛地立在场中。

    “你是?”

    秦广王觉得对方声音很熟悉,但却不敢肯定。

    “怎么?没来喝酒,就把小弟给忘了?”

    徐默取了了面甲。

    “是你?

    哈哈哈!哈哈哈!

    地府有救了!”

    秦广王看清徐默的容貌后,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顺带一把将徐默扯着,到了一处阴暗的角落,并加上层层结界。

    “你怎么跑地府来了?

    虽说地府天道之力不如天庭,但晃久了难免出事!”

    秦广王语气郑重地说道。

    看到他上来就是关心自己的安危,徐默不由地心头一暖。

    这帮地府的老哥,还没堕落成酒肉朋友,真好!

    想到这里,徐默拍了拍秦广王的肩膀,将手里的面甲朝他扬了扬:

    “我这不是小心翼翼地隐藏着么,喏,这是阎罗给我弄来的。”

    看到徐默有好好地隐藏自己,秦广王这才松了一口气。

    “给我说说情况?”

    徐默开口。

    随后秦广王给徐默介绍起战况来。

    和阎罗王说的大同小异。

    徐默轻轻点头,将阿修罗族军队的弱点告诉秦广王。

    “他们变得棘手,是因为每支队伍后,都有西方教弟子在指挥。

    你一会和阎罗的小队汇合,重点切断那西方教弟子和阿修罗族军队的联系。

    你们要杀他不易,但拉出一个高手围攻他,将他逼走不难。

    至于那些血翅黑蚊,也就占个出其不意的便宜,堆够人手,他们也就废了。”

    秦广王点点头,正想带人离开,却被徐默一把拉住:

    “刚才你说,地藏王菩萨的大殿就在这附近?”

    秦广王点点头,回忆道:

    “那家伙和其他的西方教众不同,他是真有慈悲之心的。

    不过,他似乎被西方针对了,我听探子说,有来自西方的大罗金仙去了大殿,随后地藏王就杳无音讯了。”

    “哦?”

    徐默听到这,对地藏王菩萨倒是有了些兴趣。

    金蝉,也就是唐僧,能这么快悟通众生道,地藏王菩萨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秦广老哥,你去帮阎罗吧,我去会会那地藏王菩萨。”

    “诶?诶?”

    秦广王还想再劝,徐默已拉着天萌跑远了。

    ……

    地藏王阖上双目,手掌放在身旁一只大犬的背上。

    那大犬静静地趴伏在地,双眸泛起幽幽的精光。

    神兽,谛听。

    此时此刻,地藏王正通过谛听的聆听万物心声之能,观测外面的战况。

    开始的时候,他眉头紧皱。

    后来,却是渐渐地舒展开来。

    “文殊,你还要呆多久?”

    突然,地藏王菩萨抬头问道,嘴角却是有一丝笑意。

    “地藏,除非外面的形势稳定下来,否则吾都只能在你府上叨扰了。”

    文殊以为地藏王想支开他,沉着脸应道。

    “呵呵,你再不走,一会怕是不好走了。”

    地藏王菩萨“好心”提醒着。

    文殊菩萨嗤笑一声,没有理会。

    如今的幽冥界,修为在其之上的,不过是后土、冥河、蚊道人以及眼前的地藏。

    后土化为六道轮回盘,动弹不得。

    而冥河及蚊道人,此刻算得上是盟友。

    至于地藏,则被二位圣人老爷所赐的玉符压制。

    还有谁,能让他文殊挪窝?

    这念头刚起,就听一声冷酷的话语自耳边响起。

    “走?别想了!”

    文殊菩萨仿佛听见恶魔在自己耳旁低语,打着寒颤跳了起来。

    太特么熟悉了!

    “徐默!怎么又是你?”

    文殊菩萨咆哮起来。

    在麒麟崖,他可被修理得老惨了。

    再度去找二圣哭诉,哪知两位老爷神色淡然,只说道祖另有安排,安抚了文殊几句后,就将他打发走了。

    可怜文殊,每回遇上徐默,都免不了鼻青脸肿!

    而且最后,自己的靠山都不说话!

    两个字概括,白挨!

    导致现在文殊得了徐默恐惧症,一听他的声音就想逃。

    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

    “嗖”的一声,他的身影就已出现在大殿门口。

    然而……

    “哐!”

    他一头撞在那光壁之上。

    正是文殊菩萨自己布下的,那有圣人之力加持的屏障。

    文殊:???

    一脸懵逼的文殊,这才想起,徐默是怎么进来的?

    这可是动用了圣人的力量啊!

    天萌轻轻一哼,表示毫无难度。

    她的修为虽不高,但天赋能力却是异常管用。

    那就是破阵的能耐。

    即便是困住了通天教主的紫霄宫大阵,她也能来去自如,别说这由西方二圣捣鼓出来的小小屏障了。

    “老规矩吧!”

    徐默道,嘴角勾起,一脸兴奋。

    “不要!徐默!你给我住手!啊~~”

    文殊高声呼喊着,随后铁拳到肉的噗噗声,将之掩盖。

    好一会后。

    再度成为猪头的文殊,被徐默用捆仙绳绑起,一脚踢到一旁。

    “地藏王菩萨,久仰!”

    徐默朝一旁看戏了半天的此地主人,做了一个道揖。大喜过望的阎罗王,立马就给徐默安排起来。

    接风洗尘啥的顾不上了,当务之急是平定阿修罗族的骚乱。

    地府的大本营都快被端了!

    史无前例地丢脸啊!

    刚结识徐默时,这十殿阎君就被徐默的实力震惊过。

    后来听说他愣是在道祖和西方二圣的手下逃脱,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现在徐默开口帮忙,小小阿修罗族还不手到擒来?

    当然,保密工作要先做好。

    阎罗王找来一副包裹严密的黑色铠甲,从头到脸再到腰,最后连脚通通都遮挡起来。

    而且铠甲上还附了十八个小型遮掩法阵。

    徐默穿上后,怕是云霄站面前都认不出来。

    看到徐默这大变身的样子,天萌也吵着要一套。

    这可让阎罗王好一阵头疼。

    这等铠甲哪有多的?

    最后好说歹说,才用一副简化版的应付过去了。

    于是,一高一矮两道黑影,加入了阴兵队伍中。

    不过,他们不受任何地府将领节制,按自己心思活动。

    徐默没有在战场和阿修罗族硬杠,而是带着天萌在两军开打时,悄悄躲了起来。

    “你不干架,躲起来干嘛?”

    天萌很不满。

    本来,看到那一群群往前涌的阿修罗族大军,她就有些手痒。

    这人堆如此密集,不用雷劈就可惜了。

    “既然答应了来帮忙,那就帮彻底一些,杀几个阿修罗族憨憨,于事无补。

    要杀,就得杀他们背后的扯线者!”

    徐默眼中精芒闪烁。

    场中,喊杀声大起。

    阿修罗族和阴兵阴将们,正撞在一起厮杀着。

    双方各展神通,杀得血肉横飞。

    渐渐地,地府一方似乎有些支撑不住,大军开始边打边退。

    徐默看到这情形,却是双眉一挑。

    这阴兵,是在下套啊!

    明明还能战,却选择后撤。

    后头定然布有陷阱!

    杀红了眼的阿修罗族们,自然嚎叫着杀上去。

    对他们来说,有没陷阱,中不中伏都无所谓,能痛痛快快地杀戮就好!

    因此,这是找出幕后指引者的好机会。

    徐默打起十二分精神,观之眼全开,仔细地观察着阿修罗族的动静。

    开始的时候,这些阿修罗族还傻傻地朝前冲,随后却像被什么东西电了一般,浑身僵直。

    通红的双目里,血色缓缓退却。

    此刻,原本躁狂不已的阿修罗族,突然变得井然有序起来。

    他们分出了一部分,远远地跟着撤退的阴兵,然而却不进攻。

    剩下的,按兵不动,留在原地待命。

    这让地府那边诱敌深入的计划,彻底失败。

    “找到了!”

    徐默突然扭头,望向阿修罗族军队的后方。

    那里传来的似有似无的佛号声。

    当这些佛音飘入阿修罗族的耳中时,让这些天天吃饭、睡觉、斗殴的阿修罗族们,完全遵循了佛音主人的命令。

    “果然又是西方教那帮秃驴干的好事!

    这回,将手伸到地府来了!

    天萌!走!”

    徐默拉上天萌,朝佛音方向疾奔。

    ……

    阿修罗族军队后方,一处高岩上。

    一位佛陀停下了口喧佛号,眼带鄙视地望着远方。

    这么明显的诱敌计策,真当他眼瞎么?

    不得不说,地府的阴兵这些年来,对阿修罗族军队用计策,真不怎么需要思考的。

    即便是最烂的策略,只要使用开来,对手一定上当。

    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地府阴兵阴将们的思考能力。

    傻计策用多了,就不会去琢磨高深一点的计策了。

    使得如今阿修罗族在别人指导下,轻松地突破阴兵们的防守。

    “西方,你们这回来地府,又想整什么幺蛾子?”

    一声叹息在佛陀身后响起,让其毛骨悚然。

    是谁?

    怎么来到身后的?

    这太乙金仙修为的佛陀大惊之下,想要反击,却被徐默先一步敲晕。

    如今他同为太乙金仙,施展那霸下敛息诀后,这佛陀根本就无法察觉出一丁点异常。

    “搜一搜神魂罢。”

    徐默直接施展出摄心通神通,侵入了这佛陀的元神。

    片刻后。

    “啧,这家伙只是小喽啰,只知道帮着阿修罗族打下地府,具体原因他也不清楚。”

    徐默叹息道。

    “不过,他倒是自己猜测出一点东西来。

    西方教这回,竟然不计前嫌地和蚊道人合作,双方似乎有什么交易。”

    那蚊道人曾将西方教的十二品功德金莲吸成九品,让西方教失去了镇压教运的大法宝,也因此西方二圣不得不对鸿钧唯命是从。

    按理,这西方教对蚊道人还是深恶痛绝之,为何如今会与其合作?

    “想那么多干嘛?动手就是!”

    天萌看巴巴等了半天,就弄死了个小喽啰,自然是不爽的。

    “好吧,我们去将阿修罗族队伍里的那些血翅黑蚊处理掉就好。

    失去指挥的阿修罗族,不是阴兵们的对手。”

    徐默点头道。

    两人回返到刚才阿修罗族的军队处。

    失去了指挥的阿修罗族,果然开始涣散了。

    不少人因为杀戮本能的驱使,开始追逐那些退去的阴兵们。

    这让潜伏在队伍里的血翅黑蚊,开始显露出来。

    “雷!”

    隐匿身形靠近的徐默,突然现身,拔出天罚剑,召开劫雷,朝一道黑影劈下。

    那黑影猝不及防,被劫雷劈个正着,在惨叫嘶吼中彻底魂飞魄散。

    这血翅黑蚊,最惧的,就是天雷这般正大光明的力量。

    其余几道黑影也发现不妥,纷纷怪叫一声,身化亿万黑点,四散开来。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竟是化成无数小黑蚊逃命!

    这些小黑蚊乃是元神躯体,常规的手法根本就捕捉不了。

    更狠的是,只要有一只黑蚊元神逃脱了,他都可以凭此再塑身躯。

    “要不是我早有准备,这回就让你们跑了。”

    徐默冷笑,翻手一举,一个罩子般的法宝飞了出来。

    随后,其腾上半空,飞速扩大,瞬间就将方圆十里的地方笼罩起来。

    “控神罩。”

    在这罩内,那些四散飞舞的黑蚊像是失去了支撑,再度聚成人状黑影。

    同时,体内的元神像被烈焰灼烧。

    “嘶……呵……啊……”

    这些黑影惨嚎着在地上打滚。

    徐默三下五除二地,将这几道黑影踢到一处。

    搜魂审问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