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句 > 正文

晚上想吃你的黑葡萄 一个上面吃一个面吸

发布时间:2021-09-30 15:26 已有: 位访客

“之前参与测试通过的些人,也一并带离到了外围。没通过考核的,已经由后勤人员送离。”
  徐上校快步走进了屋里,到了陈沦等人身旁。
  谭有国望着进屋的徐上校,点了点头,紧跟着,再转过些头,
  “杜教授,就劳烦你过去一趟。同那些通过测试的接着聊聊吧。”
  看向杜教授,谭有国出声再快速说了句。
  “行。”
  杜教授只是点了点头,紧跟着便挪脚,朝着屋外快速走去,去继续履行诡异局的招新流程。
  谭有国再转回了头,望向了陈沦,再望着陈沦三人,
  “这次,可能还是要辛苦陈沦你们。在感染者到达后进入诡界。”
  陈沦转过些头,目光落在谭有国身上,
  “行。”
  陈沦只是出声应了句,目光依旧平静着。
  “辛苦了。”
  谭有国对着陈沦三人再郑重说了句。
  陈沦身侧,饶常还摆弄着手里的手机,不知道琢磨着什么,
  束柔拿着诡异局下发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资料,头也没抬。
  “蒲教授,你们几位也做些准备吧。”
  谭有国转过头,对着蒲教授等几位老教授出声说下去,
  “剩下人,同样保持待命。”
  再转过头,谭有国望向了同样在这屋子里的,其他六位,陈沦三人同期的心理部门人员,同样出声说道。
  “为了节省中途转运的时间,避免增加风险,又恰好各位都在这儿。这次进入诡界,唤醒希望可能就需要在这儿进行。”
  “都外市派遣出,运载感染者过来的直升机,会在二十分钟内抵达现在的外围驻地。”
  谭有国先是转过头,看向陈沦三人出声说了句。
  旁边,徐上校同控制人员沟通了几句过后,伸手接过了匆匆走过来名控制人员手里的资料,再转过头,也快速出声说了句,
  “这是都外市诡异局之前收集汇总到的些相关信息资料。电子版的资料已经下发到了通讯器中,那边的控制人员,也还在持续想办法收集到更多更详细的信息。”
  徐上校伸手将这些刚打印出来的一沓沓纸质资料,分别递给了陈沦三人,蒲教授等人。
  “这儿就不错,往下一趟,就能提供优质的睡眠……诶,还挺暖和。”
  陈沦身侧,饶常接过了纸质资料,来回摆弄着,嘴里还嘀咕着话。
  “那就在这儿吧。感染者到达后,把他控制在礼堂前半段。”
  旁边的谭有国则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资料,信息严重残缺。”
  旁边,拿着诡异局通讯器,看着屏幕上资料的束柔,这时候抬起头,出声说了句。
  陈沦目光依旧平静,只是伸手接过徐上校递过来的资料,目光落在纸质资料上。
  “这次诡事件爆发区域的山村,地处偏僻,距离城镇县城遥远,周围距离最近的村庄,隔着有两公里左右,平日里交流也并不频繁,这也是这次诡事件爆发后这么较长一段时间,没再继续往外扩散的原因。”
  旁边,徐上校转过身快速回道,同时也是在和陈沦等人说明情况,
  “等都外市诡异局发现,并介入这起诡事件过后,该山村内,所有居民均已经受到感染,无一幸免。导致的结果就是调查人员缺失了个重要信息获取渠道,很难准确知道,在这起诡事件之前,这山村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捕捉一些蛛丝马迹,勉强得到了一些的信息……这次诡事件信息的残缺,也是危险的重要来源……这次都外市诡异局派遣的五位心理部门人员唤醒希望失败,也有可能是因为资料做出了误判……”
  旁边的徐上校还出声叙说着些情况。
  陈沦目光平静,依旧落在手里这份纸质资料上,纸页些资料就映入在陈沦眼底。
  “诡事件:村口
  诡事件爆发时间:今日凌晨12点至今日上午9点13分之间。
  诡事件爆发区域:都外市勾城县绵山镇傍水村。附,该山村俯拍图,发现诡时,诡所在位置图。
  感染人数:134人”
  目光落在资料上,往下,
  几行资料下,就是附着的两张照片,
  一张是俯拍照片。
  照片上,拍着这山村的大概布局,和些房屋的模样。
  这山村,处在个山谷里面,周遭都是隆起的山丘,只有一面还算平坦,有条垫平的土路,连接着外界。
  山谷里,那条土路往着山谷底部延伸,贯穿也连接着这山谷底的村落。
  村落里些房屋,就或挨着,或散落在这条村道旁边,
  房屋或是看起来有些破败老旧,或是看起来带着些几分新,也有些黑瓦砖房,抹着水泥的墙灰,
  一些屋子跟前的院子里,还能看到些拉货三轮车。
  这村子,虽然孤悬一地,但似乎也算不上封闭。
  从这张照片上,还能看到这村子口,那土路边上还长棵树,
  而另一张照片,发现诡时,诡所在位置的图片上,则就是这村子口,那颗树前的景象。
  照片上,诡似乎已经被控制转移,
  只能看到那颗树在那儿,伸展着繁密的枝叶,在树后遮出些阴,
  树跟前,泥地上,还留着些痕迹,似乎是诡之前在留下的些痕迹。
  “……我们也已经派遣控制人员前往都外市辅助调查。”
  旁边,徐上校再出声说了句,止住了声。
  束柔看了徐上校一眼,再低下了头,翻看着通讯器的电子版资料。
  饶常还来回摆弄着手里的资料,嘴里嘀咕着些莫名的话。
  陈沦只是站着,目光平静着,落在资料上,
  资料纸页记录的信息到了纸页末尾,便再翻过了张纸页,
  再是些信息,自然映在眼底,
  “传播途径/诡物:诡或感染者会不断发出喊声,求救声,听到即受到感染。黄金召唤师
  ……
  “听说了嘛,血魔教的人大批高手已经到了不死海……”
  “这么大的事情当然听说了,之前我听几个大佬说,血魔教的高手来不死海,就是来找夏平安的,血魔教好像发现了什么,还在云岛和人打了一架……”
  “我也听说了,好像是上次圣师出世天地异象的中心,就在不死海,血魔教认为和夏平安有关……”
  “难道夏平安也在不死海?啧啧,谁要能找到夏平安,岂不是发财了,说不定还可以封神……”
  夏平安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听着。
  这一顿饭下来,夏平安在酒楼内也听到不少关于不死海的消息,其中最重要的消息有两个,一个和万神宗有关,万神宗的不死城被毁之后,两个长老赶到不死海,终于稳住了万神宗的局面,同时追杀天华老怪,闹出了很大的动静。
  除了万神宗之外,现在不死海最热闹的一个话题,就是自己。
  随着血魔教高手的到来,关于夏平安就在不死海的传言开始甚嚣尘上,这酒楼内的那些食客,不少人都在津津乐道。
  夏平安表面上不动声色吃着东西,心中则暗暗心悸。
  这不死海不能再呆了,太热闹了,自己弄完界珠,要立刻离开,因为想要自己命的人,除了血魔教之外,绝对还有大批像柳一签这样的人。
  福神童子已经回来了,福神童子很认真的探查了一遍柳一签的宅子内外,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也没有任何陷阱和特殊布置,这也让夏平安稍稍松了一口气。
  看到差不多了,夏平安叫小二结账。
  “客官,就八十金币……”小二笑眯眯的走过来。
  夏平安放下八十金币,转身就离开了酒楼,来到外面的大街上。
  在弑神虫界开酒楼和为召唤师服务的这些老板们,搞不好才是弑神虫界真正的大赢家,一个个的召唤师来到这里都想弄界珠,弄神泉,弄各种稀缺资源,把金币当成铜币在花,而这些搞经营的人在这里经营生意,只要弄得好,几十倍上百倍的暴利比比皆是,日积月累下来,那就很恐怖了。
  别人想要来弑神虫界挖金矿,但这些人却在弑神虫界卖铲子,这才是风险最小,稳赚不赔的生意。
  要不是自己情况特殊,夏平安都想来这里当一个“生活系玩家”算了。
  离开酒楼走了不到半里,就来到一个客栈面前,这客栈里的房子,也都是适合召唤师的小院,夏平安先要了一个小院,把龟甲五行颠倒八卦剑阵在院子里布置好,然后把柳一签丢在院子里,自己出了院门,腾空而起。
  在空中隐藏了身形之后,夏平安片刻之间就来到了柳一签在海蛇岛那个小院的上空。
  从空中落下,拿出柳一签打开院子禁制的钥匙,在没有触动院子里的禁制的情况下,夏平安很轻松就进入到院子里。
  柳一签老奸巨猾,这院子是他的“狡兔三窟”之一,他在这里藏了两颗界珠,但却反其道而行,整个院子只有普通的护卫禁制,没有什么阵法守护,别人一看,都以为这里是普通召唤师的住所,即使这里经常无人,别人也不会以为这里有什么好东西,会是一个八阳境高手在海蛇岛的藏身之地,更不会冒着危险和与这里主人开战结仇的可能性闯入,所以反而安全。
  这就像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家伙用五块钱的蛇皮口袋拎着上百万在逛街一样,不引人眼红,反而是最安全的。
  从外院打开门进入空荡荡的客厅,夏平安扫视了一样客厅的结构,一下子就飞身上梁,就在客厅内一根柱子和屋顶横梁接触的地方,夏平安摸索了一下,轻轻把横梁上的一个用于卯榫结构的木楔子扒开,那横梁里面,木楔子的下面,就有一个凹槽,里面用棉布包着两颗珠子,打开棉布,两颗界珠就出现在夏平安的眼前。
  那两颗珠子,一颗金光灿灿,里面有四个小字——石牛开道。
  另外一颗却是黑色的,肃穆深深,似乎还有一滴滴的泪水在里面流动,界珠中有三个金色的字——堕泪碑。
  柳一签老奸巨猾,见多识广,但这颗石牛开道的界珠融合之后到底能召唤什么东西,可以施展什么术法,他也不知道。
  因为在召唤师的圈子里,除了一些已经暴露出来为大众所熟知的界珠之外,许多的稀有界珠,融合之后到底能召唤出什么东西,这都属于不传之秘,具有巨大价值,一般人就算融合成功,也不会轻易告诉别人融合界珠之后能得到什么召唤秘法。
  但堕泪碑这颗界珠能召唤的东西柳一签是知道的,按他说,融合成功这颗界珠之后,能召唤出一块神秘强大的石碑,那个石碑一召唤出来,就可以让对方召唤出来的战兵战偶兵阵什么的偃旗息鼓,失去作战意志。
  这个术法自然是有大用的,只是能与这颗界珠搭配的神念水晶太过稀少,历来融合这颗界珠的召唤师也不多,要是没有神念水晶的话,融合这颗界珠的成功率不到千分之一,融合失败的死亡率接近四成,所以就算界珠在手,柳一签也不敢融合。
  夏平安收起这两颗界珠,把木楔子插回原位,飞身下梁,走出屋子来到院外,直接腾空而起,眨眼就消失在天空之中。
  夏平安隐匿身形,在空转转了一圈,发现没有人跟踪,也无人注意,这才施施然回到了自己的客栈小院。
  柳一签还被关在笼子里,啥也不知道,完全就是一个闷葫芦,连夏平安出没有出门都不知道。
  夏平安也没有理会柳一签,自己来到小院的修炼室,拿出界珠就融合了起来。
  夏平安拿出的第一颗界珠,就是石牛开道。
  片刻之间,夏平安的整个身体就被一个光茧包裹了。
  ……
  睁开眼睛,是秦国大殿之上,一个威严的男人坐在宝座上,正是秦惠王,在大殿之中,还有一个穿着盔甲满脸胡须的老将在慷慨陈词。
  夏平安自己,穿着武将的铠甲,站在武将的队伍的前面。
  自己是谁呢,夏平安这个时候也微微有些懵逼,还没完全清楚自己此刻的角色,所以也就沉默着,观察着大殿中的情形。

晚上想吃你的黑葡萄 一个上面吃一个面吸

  “……大王,我秦国大军想要攻占蜀国,最难者,非兵战也,而是入蜀之路,艰难险阻,车马难行,许多地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大军难以抵达,如果我军从外面开凿道路进蜀,所费巨大,耗时日久,还会被蜀国阻挠骚扰,让蜀军有防备,两军如果在蜀道上旷日持久对峙,对我军极为不利……”那个陈词的老将声音洪亮激昂,整个大殿内都能听到。
  “诸卿,署道虽难,但诸卿就没有周全的灭蜀之策么?巴蜀两国相争,此为良机啊……”秦惠王坐在宝座上,目光巡视全场问道,大殿内的众臣俱都无声,一个个面露难色,或者是避开秦惠王的目光。
  蜀道难,众人皆知,现在秦国想要灭蜀,谁又有本事能轻轻松松的把这蜀道给开出来呢?这种事,靠动动嘴皮子可不行。
  “大王,我觉得灭蜀可以延后再讨论!”一个站在文官首位的男人走了出来,这个男人戴着相国的冠冕,嘴唇上留着两撇漂亮的八字须,仪表堂堂,口若悬河,“此刻秦国当务之急,是先解决秦国东边韩国的威胁,韩国居然敢派兵袭扰攻打我秦国,着实可恶,一定不能纵容姑息,秦国只有击败韩国,夺取三川郡,打通宜阳道,才是制霸天下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