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句 > 正文

别这是厨房会有人来 宝贝我们是去阳台还是厕所

发布时间:2021-09-30 15:35 已有: 位访客

简渊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这么受欢迎。
  只可惜是被一圈大叔大爷围着,问东问西,这感觉不太妙。
  有时候想打动别人,其实说的太高深,并没有什么用。就算是专家,很多特别专业性的,还需要实验去考证。只有深入浅出,用最简单的事情去论证,才是正理。这就是所谓的大道至简。
  错别字这种事,每个人肯定都会遇见。所以结合简渊的理论一想,自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生活中很多细节就是如此,只不过普通人是没心思去观察这些的。毕竟每个人都在为了学业、为了工作、为了生活奔波。谁闲着没事去想苹果为什么从树上掉下来,为什么人总是会写错别字啊!
  原本说是交流,最后却变成了潜意识的答疑。可能在其他领域,简渊和这些专家的知识储备量根本没办法,但是在潜意识以及催眠等领域,简渊却是远超所有专家的先驱。
  研讨会持续了两三个小时,简渊嗓子都冒烟了,不过这也让在场的诸位专家真的接纳了简渊。所以又是互留联系方式,又是给名片,还有邀请简渊过去出席什么活动的,事情可多了。
  最后还是顾异同给简渊解围了,顾异同在体系里也是分量很重,这才把简渊解救出来。
  等最后结束,顾异同拉着简渊在校园里散步。
  顾异同看着简渊,抛出了橄榄枝:“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的心理研究所?”
  简渊说道:“有,但不是现在。”
  “为什么?”顾异同说道:“你既然想走这条路,早走一些不是很好?我也知道,你现在还有别的工作,光鲜亮丽,赚点钱也很多。但这不应该成为阻挡你的原因吧?我这虽然给不了你太高的待遇,但也不会太差。而且你的天分和能力,成为更高级别的研究员是很简单的事情,待遇福利也会提升的。”
  简渊说道:“不,我只是想把签过的合同都履行完。契约精神嘛。”
  “其实,只要是进入了研究所,你基本上就已经在体制内了。”顾异同说道:“不知道你清不清楚,很多不出名的明星,在考入体制之后,和原本公司的合同就自动作废了。这个不会成为阻拦你的原因。”
  简渊说道:“我知道。但我还是想履行完。而且我现在所思考的方向,其实也需要大量的实验。我感觉娱乐圈里很适合让我做一些社会性质的实验。”
  顾异同闻言,有些皱眉。他本身是研究这个的,自然知道实验有多重要。但心理学的实验,往往伴随着危险,甚至是.....反人类。很多病态的东西,是从更病态的实验中得到了。
  “那你更应该进入我们这了,你自己私自这么进行心理学的实践,很可能一不小心就惹祸,甚至触犯法律。”顾异同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可以先挂名进入,以后你再有相关的实验,只要给研究所一个文件报批,并且接受研究所派来的人进行监督,就可以了。你放心,派来的人不会抢夺你的成果,只不过是在事态失控的时候,让你停下。”
  简渊问道:“如果实验不被同意呢?”
  “你一定这么执拗吗?”顾异同问道。
  简渊想起自己的噩梦,说道:“说句冠冕堂皇的话,如果我放弃心理学的钻研,我就会死。”
  这话是真话,但顾异同显然是不理解的。可是话说到这,顾异同已经决定,必须要让简渊进入研究所。
  不是因为简渊的能力,而是因为简渊的危险性。
  简渊现在的能力真的很强,而且是常人都很难钻研的潜意识放心。这个领域的操作空间,其实比绝大多数的心理学研究都广阔。因为你想控制一个理智清醒的人很难,但是要潜意识控制一个不清醒的人,太简单了。
  这个社会上,有很多自以为清醒,其实压根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比如明知自己喝酒还开车的人,比如痴迷明星或者什么东西到倾家荡产的地步,这样的人看起来是成年人,其实比孩子还没有自控力,甚至不如训练有素的警犬。
  说真的,警犬即使流着口水,也可以做到不吃眼前的东西。但很多人明知道一件事是错的,还能铤而走险。比如喝酒开车,比如嗜赌成性,甚至控制不了自己的双手进行欲望释放。
  随便打开一条新闻,都能看到评论里很多人抛弃了智商。他们跟风,盲目,盲从。通过不明真相的片段,就判处一个人的死刑。这样的人是有理智思维的吗?并不是。
  所以简渊这种精通潜意识影响的人,如果想做一件坏事,简直不要太简单。说句难听的,很多国家严厉打击的邪教组织,头目都是擅长蛊惑人心的人。而这些被打击的头目,在潜意识影响的能力就算加在一起,都不如简渊一个厉害。
  所以,简渊想独自进行实验,是绝对不可以的。这绝对会出事!
  其实不仅仅是顾异同,连简渊自己都知道,自己这样可能会出事。就比如前不久在南方做的事情,那时候的简渊虽然是理智的,但这份理智却是完全投入在阴谋诡计之后。
  那时候,简渊就根本没有想过,如果东南风汽车厂彻底倒闭,大批人失业从而引发的问题。
  这就是阈值,每个人都有一个理智的阈值。跨过这个阈值,再理智的人也疯魔。而简渊之所以那么做,不也是因为小易总在骚扰宋繁星吗?
  顾异同不忍心看着简渊这么胡搞,说道:“我可以给你保证,只要不违法,不反人道,不伤天害理,只是单纯的社会性活动造成的非重大经济损失,我可以不阻拦。我可以亲自做你的实验数据记录者。这是底线了,如果你还不同意,那我真的要考虑你实验的正义性和违法程度了。”
  简渊笑了:“既然都这样了,那我肯定同意。不过我还是要在公司这,如果有什么想法,会提前通知顾先生的。”
  “好。”顾异同松了口气。简渊这样的,其实已经很难说是人才了,简直就是毒才。用好了能以毒攻毒治病,用不好绝对会出大事!
  但只要愿意受到监管,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顾异同心情很好,说道:“对了,我记得你对犯罪心理也有一些独到的了解。下次遇见什么事,我可能也要找你,通过潜意识的方式去判断一些事。这个没问题吧?”
  “当然。”简渊笑道:“如果是凶杀案的话,那就更好了。我对这些,很感兴趣。”
  顾异同看着简渊露出的笑容,心中一震。他这番话也对别人说过,但基本上都是紧张、惊讶、害怕等情绪。像是简渊这种兴奋,真的是太少了。
  可是就算是兴奋,也不同。顾异同有几个学生,本来就是警校的,钻研这种犯罪心理多年。之前一直是办一些小案子,终于可以进入重案组的时候,自然会开心一些,因为自己可以一展拳脚了。
  可简渊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学生,普普通通的学生,不可能接触过什么凶案,可能连死人都没见过。怎么遇见这种事的事情,居然如此的兴奋呢?
  这就有点吓人了吧!万界竞技,开局我选张三丰
  大明朱家王朝的京城,依旧定在金陵。
  虽同了名,也同了姓,但是历史进程,与曹柘所知的那个明朝,并不相同。
  太祖朱九重结束了一百多年的六国之乱,扫除了入侵中原大地的胡虏,重炼江山,再造乾坤,让天下再复安定,可谓是功德无量。
  其后得神人传法,在位七十年后,于泰山之巅,饮天露而飞天阙。
  临别前传位皇七子朱崇德。
  此后又传了十四个皇帝。
  如今国祚已有四百七十多年。
  金陵城中,奢靡遍地,再看那秦淮之水,每一滴都像是泛着金光银辉。
  此时,距离竞赛者们进入这个世界,实则也不过是小半年的光景,在一个有神仙、妖魔、鬼怪,有天庭有地府的世界里,那些仅凭借一些奇思妙想,想要搞事情的竞赛者,大多数注定都会折戟成沙。
  以至于,暂时来看,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风平浪静。
  能在极端时间内,如曹柘这样,具备相当实力的竞赛者,不说绝无仅有,也定然是凤毛麟角。
  断不可能那么快就对世界造成多么深远的影响。
  不过,也不是没有人弄出些动静。
  太常寺卿家的六公子,最近在秦淮河画舫上办歌会的消息,就传遍了半个金陵城,一时沦为笑谈。
  这年月,勾栏听曲是时尚流行,勾栏唱曲的豪门公子,倒是头一遭。
  很明显,这是一个竞赛者。
  妄图通过,这样胡乱搞事情的方式,打响自家名号。
  无论是好名声还是坏名声,又或是浪荡名声···总好过什么都不做。
  这一点对竞赛者来说,也是常识。
  而风月里弄些花活,虽然轰动一时,却毕竟也没有犯什么忌讳,反而是属于成本最低廉,几乎没有太大后患的扬名方式。
  就是可能,这位六公子回家后,家里的藤条要换的勤快些。
  “花里胡哨!”路之时,听到路人讨论那位六公子的冯生,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随后捂着嘴,再一次干呕。
  比怀胎三月的准妈妈,还要更吐的勤快些。
  他的脸色很白,牙齿更白。
  一路上他硬是用柳枝刷了一路的牙,又让红玉用法术帮他洗胃,即使是身体里多了一颗半狐半鳖的内丹,看起来也虚弱的一批。
  用宽大的袍子,将背上的鳖甲罩住,又用帽子把狐狸耳朵给遮住,冯生的穿着打扮瞧着,多少有几分怪异。
  不一会,负责去打听昆卢禅寺的田鼠妖,窜了回来,跳进曹柘的袖子里,小声说道:“老爷!小妖已经打听过了,金陵城内外,大小寺庙共有三十八处,却未闻有昆卢禅寺之说。”
  “不过,有些贵人宅邸,小妖修为浅薄,不敢打听。”
  “或许哪些贵人自家院子里修的私家小庙,有唤作昆卢禅院的,也未可知。”
  “没有?”曹柘稍稍皱眉。
  随后问道:“可有供奉大日如来的毗卢寺?”
  曹柘怎么说,也是在少林佛学院进修过的。
  知道昆卢又译作‘毗卢’,而毗卢寺中,供奉的一般都是大日如来毗卢遮那。
  田鼠妖立刻点头道:“有的!有的!有一座毗卢寺,就在城西郊。”
  “好!那就先去毗卢寺。”曹柘拍板说道。
  金陵城繁华非常,不仅有寺庙,有道观,甚至还有一些西方来的景教等等小众教派,都在城内外有据点。
  毗卢寺拜的是大日如来,而大日如来,为密宗法系中是最高身位如来。
  放在有仙佛的背景下,等同于灵山内一个佛修派系的最高领导。
  虽是如此,在城西西郊的毗卢寺,却并不奢华,占地面积也不大。
  从入门处到宝殿,再入后院禅房,总共也不过一两百步的距离。
  曹柘等人到访的时候,寺庙大门是敞开的。
  门口没有知客僧。
  敲门之后,没有人回应。
  站在门口喊了几声,只有屋檐上的鸟鸣,予以了回应。
  曹柘正要转身离开,却见一深眼窝、高鼻梁,一看就带着胡人血统的老僧,穿着一身粗布僧袍,背着一代稻谷从寺外的小道上走了过来。
  正瞧见曹柘等一行,便站定打招呼。
  曹柘立刻问道:“可是了空大师当面?”
  “贫道奉师兄之命,前来送信。”
  老僧砸吧了一下嘴,指了指自己的舌头。
  却见他口中之舌,早已齐根而断,显然无法说话。
  放下手中的麻袋,冲着曹柘双手合十行礼。
  曹柘立马回礼。
  老僧锤了锤肩膀,示意曹柘将那袋稻谷背上,跟他一起入寺。
  却不着急,看曹柘递过来的信件。
  等入了寺中,老僧关上寺庙大门,带着一众到了后院禅房。
  禅房外也种着竹子,瞧着却有些凌乱,没有怎么打理。
  一株高大的桑树,也歪歪斜斜的,病恹恹的倒在一旁。
  禅房旁边,就是窄小的厨房。
  老僧指了指脱谷壳的石碾,又指了指一旁的炉灶,似乎是有让曹柘帮忙碾米,然后做饭的意思。
  曹柘不知这和尚葫芦里卖了什么药,却还是依他。
  也不动用法术,将一粒粒饱满泛黄的米粒,碾出来后,便加水上锅蒸。
  只是无论怎么往炉灶之中添柴火,锅里的米,却始终不见熟。
  曹柘索性,以法力催动法术,在炉灶之下生火。
  却依旧似乎温度不够。
  老和尚眯着眼,指了指头顶的太阳,随后就坐在蒲团上,继续闭目打坐。
  曹柘想了想,开始一面运转阴阳炼,萃取太阳火力,一面施展火咒,对着炉底生火。
  终于,锅里的米饭,开始泛出神奇的香气。
  香气中,田鼠妖和小狐狸红玉,最先醉倒,脸上挂着甜美的微笑,酣然入睡。
  再之后是冯生。

别这是厨房会有人来 宝贝我们是去阳台还是厕所

  他也缓缓睡着,看他的表情,一样似乎在做什么美梦。
  至于曹柘,他始终抵挡着那一波波如潮水般袭来的困意。
  尽管曹柘知道,或许这一次‘入梦’。
  就是他来此处的真意,但是他就是要对抗一番,看能在这股香气下,支撑多久。
  “有最胜者智,常在生死中,广度诸众生,而不入涅槃。”模模糊糊之中,曹柘似乎听到了那无舌的老僧,开口说话。
  弥漫的黄粱香气之中,曹柘也最终酣然入梦。
  迷迷糊糊间,曹柘听到了仙音悦耳,拨开眼前的浓雾,万千金碧的宫殿,耸立在彩云之上,穿梭的仙鹤与瑞兽,在宫殿群中,不断的往来。
  容姿个个绝世的仙女,捧着花篮,奉着仙果,远远而来。
  当看到曹柘时,却又纷纷花容失色,随后齐齐拜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