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句 > 正文

好大~好涨~不要拔出来 啊快进去好深用力啊使劲岳

发布时间:2021-10-09 14:56 已有: 位访客

 办公室。

    言溟昱的办公桌上堆了不少文件,可言溟昱却始终眉头紧皱,心不在焉。

    从怀里拿出一支烟,点上。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眸子里的焦虑却半分未减。

    他今天中午,好像确实过分了些。

    那件事太私密了,他们的关系本还没有到那种地步,到底还是他太心急。

    况且,白洛雪如今这般,说不定也是受了当年事情的影响。

    言溟昱眸子幽深,香烟燃到头也没有察觉。

    也是。

    莫名其妙和男人上了床,还被人拿做把柄赶出家门。

    这件事放在谁身上,只怕都放不下。

    他不该提起白洛雪的伤心事……

    是他对不住白洛雪。

    外头传来脚步声,言溟昱回过神,看着乔安推门进来一点也不意外。

    “爷,这里还有份合同您看下……”等等!

    他看到了什么?

    那里文件怎么一点都没有往下降?

    看上去倒像是一点没动!

    可这不是言溟昱的效率啊!

    乔安嘴角抽了抽,看向言溟昱,“爷……您今天下午都干了什么?”

    言溟昱将手里燃尽的香烟头随手扔进烟灰缸里。

    “发呆。”

    发……呆?

    乔安眼角抽动。

    发了一下午呆您还这么理直气壮?

    不过也是,人家是老板,人家确实有这么理直气壮的权利。

    不过爷。

    能不能考虑一下他?

    乔安抚额,爷到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任性了?

    言溟昱眉头紧蹙,半晌才对着乔安开口,“今天不工作了,你送我去白洛雪医院。”

    他想清楚了。

    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先向白洛雪道歉。

    不管现在白洛雪是怎么想的。

    他有把握,迟早有一天他会让白洛雪改变心意,真真正正的接受他!

    乔安当即愣住,没有想到言溟昱竟然转变的这样快?

    怎么就突然要去医院了?

    可没办法,言溟昱吩咐,他不得不听。

    两人开车很快就到了医院。

    言溟昱不说二话,直接便往白洛雪的办公室去。

    可到了白洛雪的办公室,他当下愣住。

    满屋的玫瑰花鲜艳夺目。

    言溟昱的脸色当下便阴沉了起来,拳头也不有攥紧!

    是谁?

    难不成还有什么人在追求白洛雪?

    这么大手笔,想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只是白洛雪为什么从来都没有跟他提过?

    言溟昱薄唇紧抿,眸底多了几分醋意。

    一转头,正见匆匆赶来的院长。

    言溟昱挑眉。

    院长气喘吁吁在言溟昱面前停下,一听到言溟昱过来,他便马不停蹄的来接见,见到言溟昱当即毕恭毕敬,“言总,您怎么来了?”

    言溟昱面色发寒,瞥了一眼白洛雪的办公室,“这是怎么回事?”

    院长知道,言溟昱问的是这满室的花。

    艰难地吞了口口水,院长开口,“下午好像来了位叫什么秦老板的人物,给白医生送来的花。说是要追求白医生,可言总您放心!白医生那是贫贱不移威武不屈,当下就叫来了保安将那个秦老板赶走了!这会儿白医生不在,应该是回家去了。”

    院长面上带着笑。

    眼见着言溟昱那边面色和缓,他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可紧跟着,言溟昱脸色便又不对了。

    他皱紧眉头,“等等!你说什么?秦老板?”

    该不是管地产的秦老板吧?

    院长一脸疑惑的点点头,“是秦老板没错啊。”

    言溟昱语气急切,“哪个秦老板。”

    院长愣住,这他哪里知道?

    看院长的表情,言溟昱当即便清楚了。

    生怕白洛雪出什么事,他吩咐乔安给乔青青打电话,问白洛雪是否在家。

    乔安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即给乔青青打了过去。

    片刻,乔安挂断电话,眉头紧皱的对着言溟昱摇了摇头,“爷,白医生没有回去。”

    言溟昱当即怒火攻心!

    没有回去?

    那恐怕定是出事了!

    那个秦老板,五年前他还没有离开国内的时候,就已经是出了名的变态了,没想到五年后,他回国,秦老板还是没人整治!

    言溟昱咬紧牙关,脸色难看,“乔安!叫我们的人都出动,全城搜索白洛雪!”

    动用所有的人?

    乔安吃惊,没有想到言溟昱竟然为了白洛雪做到这种地步。

    他闷哼一声,半晌才应了一声是。

    言溟昱眸色阴沉,握着的拳头也不有攥得更紧!

    白洛雪……

    你可千万不要出事……

    ……

    情趣酒店。

    大床上洒满玫瑰,灯光昏暗,满室的暧昧。

    而床上,女人被牢牢绑住。

    秦老板色眯眯的盯着女人露在外的诱人肌肤,大手在白洛雪的腿上流连忘返。

    “美人……很快我就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快乐的上了天堂……”现在铜金属价格持续走高,大家对这样的形势,是非常喜闻乐见的。

    开采塔勒戈铜金矿,这是众望所归的事情。

    牛福作为牵头人,却也明白李唐在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归根到底,李唐才是众城矿业的第一大股东,手持34%的股份。

    如果他反对这件事情,那么大家也没法说什么。

    而且现在李唐把重心放在了南奥州铁矿上面,还提出二十亿奥元的开采计划。

    这几乎跟塔勒戈铜金矿的开采方案,形成了冲突。

    牛福很清楚,在李唐那里,必然是只能主抓一项。

    而且也知道李唐恐怕拿不出太多的资金。

    他温言道:“我们初步计划是这样,这一百五十亿元的资金,其中一百亿,有我们各家股东按照占股比例出资,余下五十亿元,我们共同向银行申请贷款,尽量申请低息贷款,甚至是无息贷款。毕竟咱们做这件事情,收益的不仅仅是各家企业,还有铁路运输系统、重型机械设备企业等,带动的是一个系统的产业链。”

    “对于这样的资金方案,我们这些天已经商量过了,都觉得没问题。”

    陈景河也明白其中的关键点,主动向李唐做出说明:“从你那边来考虑,以你34%占股比例,一下子要拿出三十四亿的资金,肯定是有难度的。而且我们都知道,你最近都在忙碌铁矿开采的事情,那边肯定也需要大把资金。”

    “我的想法是这样,优先铜矿项目,其次才是铁矿项目。”

    牛福做出了选择。

    毕竟猛国就在华夏的北边,紧挨着,矿石出口贸易只能往国内运输。

    这一点,是可控的。

    可以说主动权还是在自己这一边。

    但若是花大力气去南奥州开发铁矿,距离遥远,虽说那里是一个自由开放的市场,但很多东西是不受自己控制的。

    武矿集团在两个项目上都是股东,都能够表达态度。

    “我们这些股东,还是有人愿意出资更多,占据更大的股份。”

    “不过这样一来,你掌握的众城矿业的股份,就会被稀释。”

    “如果你觉得可行,咱们再继续往下讨论。”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阐述着这件事情的影响。

    李唐当然明白其中的道理,也没想着非要把塔勒戈铜金矿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在他的心里,铁矿石项目和铜矿项目同等重要。

    “我没什么意见。”他知道自己分身乏术,肯定有所取舍。

    “也就是说,你同意这样的投资方案,也同意大家多出资,多占股?”牛福再次确认。

    “当然。”李唐点头,“你们各家企业现在的业务室蒸蒸日上,手里有钱,愿意多出钱,这是好事。我手里没钱,那就坐享其成,只要大家不嫌弃就行。”

    他说罢,朝大家呵呵一笑。

    大家总算松了一口气,生怕他十个年轻人,耍脾气之类的。

    毕竟他手里掌握着一票否决权。

    而且这个矿权的发现,他是最大的功勋。

    在座大家可算得上是自己人,没必要过河拆桥。

    “既然这样,咱们后续慢慢研究投资和建设方案!”牛福满意的露出一丝微笑。

    大家也都是其乐融融。

    上一次庆功宴,李唐并没有在场,所以今天晚上,所有人无论如何都把李唐拉住,好好地喝了一次。

    这些企业领导人,喝酒都是海量,他一个小年轻,那可真是羊入虎口。

    知道酒局上免不了一场恶战。

    李唐把戴应池喊了过来,想着好歹有个帮上,结果还是没能坚持多久。

    第二天是在一家酒店的床上醒了过来,脑子还有些迷迷糊糊。

    回到公司,发现戴应池比他先到了,不过看起来精神也不怎么样。

    戴应池总是习惯第一个到公司,不管刮风下雨,雷打不动。

    “我以为你会多睡一会儿,这么早来公司?”

    “喝完酒都不知道怎么到的酒店,睡得太早,天亮就醒了。”李唐揉了揉还在发胀的太阳穴,“你昨晚送我到酒店?”

    “不是我,好像是牛总的司机把你送过去的。我当时还比较清醒,让他们送我回家,不过到家也不行了,吐了一晚上。”

    戴应池越来越意识到在酒场上,当真是山外有山。

    以前在大学的时候觉得高处不胜寒,现在觉得自己太渺小了。

    “你要是觉得累,多休息一天。”李唐昨天主动把戴应池喊过去挡酒,确实有些不好意思。

    “咱这身体,一会儿再撒泡尿就彻底过去了。”

    戴应池不以为意,同时把手里的文件夹打开,给李唐递了过去:“这是咱们公司所有员工过去一年的考核评分,以及对应的年底奖金等级,你看看,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你签字之后,咱们就按照这个考核结果来发放年底奖金。”

    “嗯,好,我看看。”

    李唐揉了揉惺忪睡眼,努力的聚焦精神,快速的浏览了一下员工考核评分。

    下到新入职的员工,上到何润琦、爱丽丝等管理层,都列明了详细的考核评分结果。

    “年底奖金,不同的岗位设置了不同等级的奖励金额,我们设置的评分满分是一百分,获得的评分就是奖金系数。岗位奖金乘以奖金系数,就是基本的年底奖金。除此之外,还有大家做项目,以及出野外时长等,也会增加一定的项目奖金数额。”

    在李唐浏览文件之后,戴应池顺势做出了解释:“咱们公司正式入职的员工数量是一百三十四名,干满一年的员工,最低岗位奖金是一万元,最高就是何润琦的二十万元钱。”

    “没我的?”

    李唐对这份奖励制度没什么意见,只是有些疑惑,没看到自己的名字。

    戴应池愣了一下,“你需要加入考核吗?”

    “算了,我就不领取奖金了,平常连工资都没有。”

    李唐摆了摆手,不过自己也是人,也是需要钱花的。

    最近银行卡里的钱都快没了,而且后续还有每个月的放贷,确实也需要准备一些钱。

    “你跟财务说一声,今年给股东们分红吧。我需要两百万左右,按照这个标准发就行。”

    “行。咱们公司股东不多,按你说的做就行。”戴应池没什么好说的。

    公司本身就是李唐的,要怎么做,当然他说了算。

    “你还是忙所有员工年底考核和奖金的事情,分红的事情,我一会亲自跟财务说吧。”

    李唐一边在文件上签字,一边有了其他的想法:“我一会正好也要跟财务商量点事情。”

    公司虽然没有任何盈利,但是出手沙寨钼业股份,还是收入了两亿元的现金。

    这笔钱,拿来发奖金、分红,一点都不过分。

    从办公室移步到财务室,林晓姝已经把人事关系转到了李唐盛世控股公司,并且成为了公司为数不多的股东之一,获得了0.1%的股票期权。

    “李总!”

    财务室现在有五个人,以林晓姝为首。

    这个小姑娘见到李唐,还是很害羞,不过经过两年的培养,已经在财务方面担当重任。

    “大家请坐。”

    李唐扫了一眼财务室五朵金花,最大年纪也才三十多岁,确实是花枝招展。

    他平常极少在公司露面,所以一些员工对他还挺生疏。

    他坐在了林晓姝旁边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问道:“大家在这边工作还顺利吗?”

    “顺利,都是年轻人,朝气蓬勃的,挺好的。”年纪最大的女孩,有较为丰富的职场经历,主动跟李唐攀谈。

    “你们是五个人,有谁结婚了?”李唐问道。

    还是刚才说话的女孩举起了手。

    “结婚了一个,那其他人呢,都有男朋友了?”

    另外四个年轻女孩,脸颊刷的一下全都红了。

    “他们四个都没有男朋友,一天天就想着嫁给李总你呢。”年纪稍大的女孩笑着揭穿了他们平常聊天的话题:“李总,你看上咱们财务室哪一个姑娘,你说出来。”

    “我有女朋友了。”李唐无奈的摊手,“不过咱们公司里面有很多优秀的男员工,又很帅气,你们那么漂亮,肯定不缺喜欢你们的男孩子。”

    “那确实是的,男孩子们天天就喜欢往这里跑呢。”

    “咱们公司不反对内部员工恋爱,当然,大家也不要到处撒狗粮,免得天妒人怨。”

    闲聊了一会儿,李唐朝林晓姝问道:“铜都有色集团、虹大集团等单位,给咱们汇款了吗?”

    之前出售沙寨钼业股份,总金额2.04亿元,是分批次汇款。

    第一批是五千万,按道理今年年底还会受到五千万元。

    “已经收到了。”林晓姝正面红耳赤的低着头,主要是聊起感情就让人不知所措。

    “那真是太好了。”

    李唐顿时心情舒畅。

    有钱就能做事。

    “你们今天有没有其他急事?”他问道。

    “我们在整理今年的财务账单,但也不是特别急,你有什么安排吗?”林晓姝连忙问道。

    “要不急的话,你们陪我一起去买楼。”李唐看向透明玻璃窗外面,四百平米的办公区域,已经显得较为拥挤。

    “买楼?”

    “好啊,我们陪李总去买东西,我给你拎包!”

    “现在就去吗?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对于逛街买东西,这几个女孩根本无法抵挡这样的事情。

    “走吧,现在就去看看。”

    李唐笑呵呵的招呼大家出发。

    “李总,你等我一下!”

    林晓姝拿出钥匙打开保险柜,里面放了几十万的现金,平常都是用来给大家报账,或者临时花销使用。

    现在一听李唐要出去买买买,赶紧把现金往自己的包里面扒拉。

    看到这一幕,李唐赶紧阻止:“咱不用现金,而且这点钱也不够咱们买楼。”

    她们第二次听到“买楼”这个字眼,只觉得很大气,却不太明白具体的意思。

    “要带多少?”林晓姝诧异的看着李唐。

    “一分钱都不用带,如果要吃饭,买其他的东西,我请你们。”李唐微微一笑。

    “好吧。”

    林晓姝又把包里面的现金整整齐齐的放回保险柜。

    她是一个细腻的女孩,做事认真。

    这也是李唐知道她能力和经验非常欠缺,依然对她委以重任的原因。

    看到李唐带着五位姑娘往外走,戴应池放下手头工作,从办公室出来,喊道:“李总,干啥去,要不要我帮忙?”

    “没你事,你忙你的。”李唐知道年底了戴应池手头工作多得很,所以才没喊上自己的老班长。

    有公司的男员工一看这架势,纷纷笑了起来。

    “李总,上哪潇洒,带我一个!”

    “李总一个人怕是应付不过来,你们这几个小姑娘轻点啊!”

    “要不要这样,我们这些光棍一个没有,李总一个人领五个女孩出去玩。”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听到大家没大没小的起哄,李唐不以为忤,反而露出笑容,摆了摆手:“别瞎闹,我带他们出去工作。”

    “什么?财务工作要去酒店才行?”

    “我听说顶尖的财会人员,确实需要掌握特殊技能,口技、绝活!”

    “什么叫绝活?”

    “撅起屁股的活。”

    “哈哈哈……”

    这帮家伙,简直出口成章。

    李唐佯装生气,伸手指着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员工:“刚才谁说的绝活,我听到了,年底奖金没了!”

    五位姑娘欢笑着跟李唐走进了电梯,出了云顶大厦往右边拐,走五百米左右,就到达了售楼中心。

    刚走进去,已经有售楼经理小跑过来:“李总好久不见!”

    李唐在他们这里买了半层写字楼,又买了一个住房。

    而且又在云顶大厦办公。

    这边的人,基本上都认识他。

    售楼中心冷冷清清。

    平常周末都没什么人,何况现在是上班时间,除了李唐等人,再也没有第二个看房的人。

    这个时候,周边房价也才三四千块钱一平米,相对后世来说,很便宜。

    但是这个时候,没多少人有买房的热情。

    后来煤老板进京买房,动不动就是一两栋楼的买,遭到了售楼人员的热烈欢迎,一时传为佳话。

    这个时候,煤老板已经开始用麻袋装钱了。

    但还没有到达最疯狂的时候。

    “里边坐!”女经理姓王,看到李唐身边跟着五个年轻女孩,知道今天有好事临门,难怪今天眼皮直跳。

    “喝咖啡、茶水,还是什么饮料?”王经理超每一个人都投去了热情的眼神。

    “我喝茶吧。”李唐说了一句。

    林晓姝等人没好意思开口,就跟李唐喝一样的茶。

    “李总这次是过来看什么样的房子?”王经理在李唐喝茶的时候,连忙拿出宣传册,“我们新建好了一批别墅,有各种风格的精装修,园林古风的、西洋风的等等。”

    “今天不买别墅。”

    李唐放下茶杯,直言道:“我想过来问问,云顶大厦,我们能不能整栋买下来?”

    “云顶大厦,你要整栋买下来?”王经理猛然一惊,然后很快就点头如捣蒜:“能,肯定能!”

    “我发现已经有一些企业入驻了,现在把别人往外赶,是不是不太合适?”李唐每次来到云顶大厦,总感觉冷冷清清,不过也看到了一些别的企业的人。

    “有几个商户是租用了我们的写字楼,只有两户是买了下来。”

    王经理一听要卖出去一栋房子,顿时肾上腺素飙升,亢奋不已。

    这个时候觉得,协调几个租户搬离,以及把出售的两个半层写字楼收回来,根本不算难题。

    旁边还有其他写字楼,大不了把租户安排过来,减免一两个月租金。

    那两户买房的,同样转移到旁边,多给一些面积就是了。

    “请李总放心,协调其他购房者和租户的事情,我们来办,很快就可以帮你搞定!”她对李唐做出了承诺。

    “那就行。”李唐点点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问:“现在放假是多少?”

    “四千整一平。”王经理压抑着激动地情绪。

    “比我上次买房的时候,没涨多少。”

    “您当时买的时候,房价三千八,还是涨了两百。”

    “我们要买一整栋,是不是有一些优惠?”李唐砸吧着嘴,淡淡道:“打个八折?”

    打八折,价钱就是一平三千二。

    这简直是打骨折。

    “价钱方面,确实不好优惠。”王经理有些为难,当然也表现出了一些退让的趋势:“您也知道,我们定的售价,已经非常低了。”

    “我要不买,你这房子,一两年内很难卖出去。”李唐这话说的是脸不红心不跳。

    “是的,像李总这样财大气粗的高端人士,还是比较少见的。”

    王经理稍微思索,给出了一个方案:“云顶大厦很多楼层都没有装修,您生意做得那么大,也是要把房子装修起来使用。我们公司就有一只专业的装修队伍,要不这样,我们在价钱方面,还是按照售价四千一平,我们额外送您一个简单装修,您看如何?”

    “简单装修,就是有水电这些?”李唐一听觉得也还行。

    自己简单装修的话,一平方没有一千元,也得有七八百。

    别人房地产公司自己的装修团队,装修成本恐怕要低很多。

    “有水电,也有地板砖,到时候我们会把效果图给您看,您满意了之后,才会开始装修。”

    王经理脸上笑开了花,“如果你们有什么要求,也可以跟我们提出来,我们会根据你的要求做出设计。”

    “行,那就按你说的来办吧。”李唐让对方装修,也是省去不少麻烦。

    “今天就定下来?”王经理可不想拖延。

    “今天就定下来!”李唐点头。

    “能交定金吗?”王经理满心忐忑,“您交了定金,我们也好立刻协调其他租户和两家购房商户转移,不耽搁您使用大楼的时间。”

    “行,交定金!”李唐朝林晓姝挥了挥手,“你跟王经理去交一下定金。”

    云顶大厦二十层,总面积大约是一万六千平,总价六千四百万。

    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交了三千二百万首付,余下三千二百万则是抵押贷款。

    从售楼中心出来,林晓姝等人五位姑娘,既是感到震撼,又是感到有些意犹未尽。

好大~好涨~不要拔出来 啊快进去好深用力啊使劲岳

    所谓的买楼,还真是买一栋楼!

    他们以为李唐要买什么东西呢,要逛街一整天呢。

    原来就出门右拐五百米,讲几句话就把楼买了下来。

    看到几位姑娘不太尽兴的样子,李唐大手一挥,笑道:“走,我今天中午请你们吃饭,你们挑地方!”

    几个姑娘,顿时又欢呼雀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