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句 > 正文

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 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发布时间:2021-10-12 14:14 已有: 位访客

 随后,江日胜陪着寺田清藏去了趟齐鲁医院看望正在治疗的刘子云。

    寺田清藏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看到刘子云的惨状时,还是觉得触目惊心。

    寺田清藏握着刘子云的手,还故意欠了欠身,诚恳地说道:“刘桑,你在这里好好养伤。不要担心费用问题,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刘子云的嘴里刚做了治疗,舌头的伤口也被缝了起来,只能朝寺田清藏点头致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看得出来,他有很多话想说。

    江日胜也诚恳地说道:“刘先生,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写出来。只要我们能做到的,一定尽力满足你。如果暂时做不到的,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尽快帮你解决。”

    刘子云突然拉着江日胜的手,指了指自己,又拍了拍江日胜的手。

    江日胜善解人意,马上说道:“你想在我手下做事?”

    刘子云一听,使劲地点了点头。虽然在江日胜手下吃了个大亏,但他觉得这与江日胜无关。甚至,与江日胜的手下也无关,都是误会嘛。

    他在青岛当特务,一直也没干出什么名堂,这次来泉城,就没打算回去了。

    江日胜拍了拍刘子云的手,又看了一眼寺田清藏,微笑着说:“我倒是很欢迎刘子云,但你是寺田班长的人,你能不能来特高支部,得寺田君点头才行。”

    寺田清藏微笑着说:“我这里没问题,你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刘子云确实是他的人,但他未必要把刘子云留在剿共班。事实上,刘子云进特高支部,也是他提前安排的。

    虽说江日胜和特高支部经过了这次考验,但寺田清藏希望,能留一个眼线。特高支部不能由江日胜独断专行,有什么事情,他也必须第一时间知道。

    江日胜点了点头,郑重其事地说:“那好,刘兄弟,以后既然是一家人,那我就不客气了。你安心养伤,需要什么,都可以向我提。刚才寺田班长也说了,我们是不打不相识,以后就把你安排到剿共班如何?”

    刘子云看了一眼寺田清藏,见他微微颌首后,他也点了点头。去哪个部门他不在乎,只要能待在江日胜身边就行。

    寺田清藏离开医院后,突然说道:“江桑,王海亭是不是还在特高支部?你不会也想把他留下来吧?”

    江日胜说道:“如果寺田班长舍得,留下来也未尝不可。”

    他可一点要留王海亭的意思也没有,包括躺在医院的刘子云,对他来说,就是粒烂眼药,看着就烦,怎么会想留他们呢。

    寺田清藏说道:“如果你需要,王海亭也可以留下来。说真的,我还有点舍不得。王海亭和刘子云,都是有能力的特务,他们在你手下,很快就能成为你的左膀右臂。”

    江日胜郑重其事地说:“寺田君,这次虽然闹了个乌龙,但我知道,中共冀鲁豫边区的政治交通员张守白一定会来泉城。既然假的抓到的,真的也要抓到。我还是那句话,特高支部将全力以赴,哪怕是掘地三尺,也是抓到张守白。”

    刘子云已经进了医院,就算他到了剿共班,有贺仁春在,他也掀不起什么大浪。但是,寺田清藏的情报来源,一定要搞清楚。

    张守白要来泉城的情报非常机密,寺田清藏竟然能知道,一定是冀鲁豫边区党委出了问题,甚至是更高层面出了问题。

    寺田清藏说道:“放心,就算你不参加也不行。只是目前还没有准确的情报,暂时还不能行动。”

    江日胜和他的特高支部通过了这次考验,抓捕张守白这样的行动,当然要让江日胜参与。特高支部有好几十名特务,这些人能发挥重要作用。

    江日胜说道:“那太可惜了,能不能早点拿到情报,一天不抓到张守白,我一天就睡不安稳。”

    寺田清藏信心满满地说:“放心,只要张守白来了泉城,他就跑不了。”

    几天之后,江日胜终于心到了城工科的情报,张守白已经进入泉城开展工作。

    江日胜迅速行动起来,首先是准备派司,其次是通知贺仁春和苏志梅,密切注意最近日特的举动。

    特高支部的派司,在泉城还有点用,只要不是日本人故意刁难,或者使用的人太高调,基本上能畅通无阻。

    除了派司,还有一笔钱。江日胜太知道做地下工作的难处了,经费不足是常态,很多时候根本就没有经费一说。

    城工科另外还给了江日胜一个任务:配合冀鲁豫边区党委,找到寺田清藏的情报来源。

    为了方便沟通,城工科还给了江日胜一个联络方式,江日胜只有与张守白配合,才能更快找到情报泄露的渠道,也能更好的掩护张守白。

    江日胜的身份,城工科非常清楚,把张守白的联络方式告诉他,这是对江日胜和张守白的极大信任。

    根据上级的要求,江日胜精心化装后,去了五里牌坊,在一家小酒馆与张守白见头。

    江日胜戴着假发,贴着假胡须和眉毛,还戴了一副圆头眼镜。脸、脖子和手腕手部都涂了黄蜡,看上去就像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

    哪怕是与自己的同志见面,江日胜也很谨慎,这既是对自己的保护,也是对对方的保护。

    张守白也化了装,他穿着厚厚的棉衣,戴着瓜皮帽,根本看不出身形和相貌。两人手里拿着信物,江日胜左手拿着报纸,胸口插着一支钢笔。张守白披着一条灰白相间的围巾,一半扎在衣服里。

    江日胜坐到对面,放下手里的报纸后,轻声问:“鲁老师没来吗?”

    张守白看了一眼报纸,余光瞥了一眼江日胜胸口处的钢笔,说道:“鲁老师去看戏了。”

    “等会一起电影吗?”

    “明天不下雨。”

    江日胜把手从桌子伸了过去:“你好。”

    “你好。”

    桌下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热烈而亲切。 刘子云落到江日胜手里,还是个假共产党,当然不会有好下场。如果说刚开始,江日胜还叮嘱谢景禹,别下重手的话,寺田清藏的电话来了后,刘子云就悲剧了。

    挂了寺田清藏的电话后,江日胜足足过了十五分钟才去审讯室。而这个时候,贺仁春已经拿着江日胜的最新命令,亲自参加了对刘子云的审讯。

    在贺仁春将刘子云的第一颗牙齿用钳子生生拔下来后,他就开始招了:“我不是共产党!”

    贺仁春却不理会,冷笑着说:“到了这里,谁都不会承认自己是共产党。”

    为了不让刘子云乱开口,他拔第二颗牙的时候,钳子“一不小心”,夹住了刘子云的舌头,再这么一夹一扯,他的半截舌头就被夹断了。

    贺仁春毫不怜悯地看了他一眼,随手将舌头扔到了旁边的火堆里。

    他确实很愤怒,要不是最后这个电话,他差点就要准备营救刘子云了。一旦行动,他的身份必然会暴露,将危及整个水草情报小组。

    贺仁春的身份很重要,党没让他暴露,他绝对不能暴露。党没让他牺牲,他都没资格牺牲,必须好好活着,一切为了党,一切为了潜伏。

    没有了半截舌头,刘子云再想招供也没机会,他只好哼哼唧唧,眼里满是哀求。可贺仁春又怎么会怜悯他呢?他最痛恨这种人。

    寺田清藏特意打电话告诉江日胜,刘子云不是共产党。只有一个可能,刘子云是寺田清藏的人。

    寺田清藏真是太阴险了,差一点就上了他的当。还好在石泰岩饭店时,他的暗号被人擦掉,还好今天江日胜及时劝阻,再加上寺田清藏的电话,他终于明白,自己差点上当。

    如果他最后不去江日胜的办公室,此时已经展开营救行动。

    一想到这里,贺仁春就惊出一身冷汗。

    这件事他办得很鲁莽,没得到水草的命令就擅自行动,必须向组织作出深刻检讨。

    贺仁春的怒火和对日特的痛恨,全部转化为对刘子云的残忍。就连旁边的谢景禹,也忍不住善意的提醒:“部长交待要留活口。”

    贺仁春不以为然地说:“放心,他死不了。”

    在拔到刘子云的第五颗牙齿时,江日胜终于赶了过来。

    他看到贺仁春拿着榔头,正要砸向刘子云的手指,马上大喝道:“住手!”

    贺仁春气呼呼地说:“部长,这小子不老实,还不肯承认是共产党,真是个没胆鬼。”

    江日胜没好气地说:“人家本来就不是共产党,怎么承认?”

    听到江日胜的话,已经快陷入昏迷的刘子云,猛然睁开双眼,眼里满是惊喜和对自由的渴望。

    他确实不是共产党,而是寺田清藏从青岛借调的特务,想让他以刘子云的身份,验证江日胜的能力,同时检验特高支部是否有共产党的内线。

    哪想到江日胜的能力超出想象,特高支部的人对共产党也都没好感,抓到自己后,不由分说就给上刑,都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啊。

    刘子云想说话,却发现舌头已经不听指挥,只能发出“呜呜”的悲鸣。

    江日胜瞪了贺仁春一眼,冷声说道:“刘先生,真是对不住,我们太过急于抓到共产党。还不快把人放下来!”

    贺仁春脖子一缩,放下榔头就跑了过去:“是。”

    他现在才知道,江日胜比自己会演戏多了。明明一刻钟前就知道刘子云不是共产党,偏偏要等自己把他弄残再出现,最后还让刘子云对他感激涕零。

    刘子云朝江日胜作了个揖,想说话,却发现无法控制舌头:“都……给”

    江日胜却听出了刘子云的意思,他想说的是“多谢”,舌头少了一截,说出来就成了“都给”。

    江日胜蹙着眉头,不满地说:“你是怎么搞的?人都伤成啥样了?赶紧送医院。”

    贺仁春解释:“刚才敲牙齿的时候,不小心把舌头夹断了一块。”

    江日胜说道:“什么?怪不得,赶紧把舌头找到,一起送医院,或许还能接上。”

    贺仁春说道:“恐怕不行了,刚才扔到了火炉里,已经烧成了碳。”

    江日胜朝刘子云欠了欠身:“刘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你放心,我们会给你最好的治疗。”

    刘子云还能说什么呢?把他从架子上放下来,已经是从地狱到了天堂。虽然舌头少了一截,但也能勉强说话,至少吃东西不会有影响。

    不管如何,总比把命丢在这里强吧?如果江日胜再晚来几分钟,他的手指被贺仁春砸碎,就算不死也丢了半条命。

    随后,江日胜带着贺仁春去了趟泺源公馆,他得向寺田清藏“负荆请罪”。

    虽说这是寺田清藏给他布的局,但江日胜不能说破,更不能找寺田清藏理论,只能“诚恳”地向他认错,自己办事在过急切,没有弄明白就用了刑。幸好刘子云只伤没死,要不然就更是愧对寺田清藏了。

    寺田清藏缓缓地说:“这事也怪我,应该提前跟你说一声的。这次的行动,主要是检验特高支部的行动能力,以及甄别你的手下有没有共产党。刘子云虽然受了伤,但我对结果还是很满意的,你的能力得到了验证,你的手下也都通过了甄别。”

    他从来没怀疑过江日胜对日本人忠诚,只是觉得江日胜的能力不足,把精力都放在拍日本人的马屁上,对待工作不尽心。

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 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这次抓捕冀鲁豫辖区党委的政治交通员,江日胜表现出了极大的决心。倾全特高支部之力,将石泰岩饭店围得水泄不通,还知道用计把刘子云弄出饭店,说明江日胜还是有一定能力的。

    刘子云一带回特高支部,马上对他用刑,手段之残忍,完全没把刘子云当人。寺田清藏虽然觉得刘子云遭了罪,但却很欣赏特高支部这些人的反共决心。

    以后,真有共产党的重要人物,他也敢交给特高支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