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句 > 正文

娇妻在交换中哭喊着高潮 看娇妻被两朋友共用

发布时间:2021-10-13 11:15 已有: 位访客

 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她抬头问道:“为何?”

    “那是他们的宿命,你若是插手,会将你也卷进去,我不想让你受伤,”苏言拿起她的手,轻轻捏了捏,眼中一片温柔,“我想要你,一直快乐。”

    雪衣将手抽走,沮丧道:“可是他们吵架,是因为我。”

    “手帕的事?”

    她没想到他居然知道此事,纠结了半天,只得应道:“……嗯。”

    “那只是个借口,还有,手帕不重要。”他揽着她的肩膀,将她搂在怀里。

    雪衣反驳道:“很重要的,那是你送我的第一个东西,我不能把它弄丢了!而且,盛云姝是我的朋友,她还救过我,之前,因为程绾绾的事情,她还被我连累,我不想让她难过。”

    苏言笑了笑,轻轻揉了揉她的头顶:“傻丫头,你救不了她的,他们圣手一脉,都是单脉相传,但会收两个徒弟,彼此争斗,互相竞争,输的人,会死。”

    “为什么输的人会死?”

    “因为他们自小服下毒药,只有赢家才能得到那唯一的一枚解药。”

    “那盛云姝就一定会输吗?她那么好的人,我不想让她死……”

    一想到那甜美的笑颜可能就此消失,那个笑起来有梨涡的好朋友香消玉殒,她就好难过。

    盛云姝救过她的命,还救了崔羽眠,那么善良的人,怎么会是弃子?

    “她最后究竟会不会赢我不知道,但是他们那一脉,只有实力低的徒弟,会提前入世。”苏言的情绪依旧十分平静。

    “你那么厉害,你救救她好不好?我求你了!”

    苏言沉默片刻,叹息一声,说道:“世间不得已之事太多,我也无能为力,只能看她自己。”

    “之前在灵江城时,我们遇到一个算卦的老头,他说盛云姝要经历一场劫难,难道就是指的这个?”

    苏言没有答话,而是看着她,笑问:“那你没有算一卦?”

    “我、我也有……”

    “你算的是什么?”

    “是……是姻缘。”雪衣感觉脑中一热,伸手捂脸,结果她忘了自己戴着面具。

    捂了个寂寞!

    他轻笑一声,打趣道:“你不捂脸我也看不到的。”

    她也不知道在坚持什么,就是半天没把手拿下来。

    “那算卦的老头是怎么骗你银子的?”

    “你觉得他是骗子?我也觉得是!”雪衣气恼了一阵,说道:“他说‘择一人白首,捧一颗真心,历一世艰险,合二为一,一是唯一’。”

    “他骗了你多少银子?”

    “一两银子。”

    苏言笑道:“那还好,不算太亏。”

    雪衣重重叹了口气,低头反省自己,居然真的被骗了……

    一两银子够她买好多好吃的了!

    “走吧,回去,我还有事要处理。”他说道。

    “你怎么那么忙啊?”

    “最近大多都是洛丹青的事情。”

    提起洛丹青,雪衣立刻竖起耳朵,忙问道:“她怎么了?”

    “没什么。”

    “你怎么什么都不告诉我!”雪衣扁了扁嘴,有些生气。

    “知道的太多,徒增烦恼。”苏言将她从树上抱了下去,“回去之后,你给盛云姝写封信,让她过来,左茗晏之前写信说,他会带他的另一个徒弟过来,到时候,看他们怎么处理。”

    雪衣反驳:“烦恼就是因为知道的太少了!”

    他回道:“那往后,我的事情都交给你来处理,这样你知道的就多了。”

    她立刻摇头,“那还是算了,我可受不了天天坐着!”

    两人回到客栈已是傍晚。

    吃了晚饭,苏言又进了书房。

    雪衣给盛云姝写了信,给小静楼送了过去。

    想到苏言这么晚了,还要处理事情,心疼他,顺便买了些清淡点心回来,给他送去。

    虞蓝看着她来无影去无踪的,心生羡慕。

    这天下,有谁不想飞檐走壁。

    若是雪衣知道她的想法,肯定会告诉她江湖险恶,有再厉害的轻功也逃不过人心算计。

    这次,雪衣进入书房,没有打扰苏言,放下点心就出去了。

    她突然这么乖,他还有点不适应,可能人就是贱!

    虽然现在他们有家了,但是苏言还是不跟她睡一起。

    晚上也没事干,雪衣准备找九和聊聊天。

    结果居然没有找到人,准备回去,却看到冀小海迎面走来。

    她向冀小海挥了挥手,“小海,来聊聊天,今晚好无聊!”

    冀小海叹了口气,“你还无聊,我们都要忙死了!”

    “啊?”雪衣大感惊奇,忙问:“你们在忙什么,怎么不叫上我?”

    冀小海答道:“你买了这么大个宅子,九和带我们出去置办了好些东西,搬来搬去的,累坏了,他还不让我们跟你说,要给你个惊喜,不说了,你继续无聊吧,我去忙了。”

    她说完匆匆离开。

    “哎别走啊!”雪衣看着她的背影,却怎么都叫不回来。

    唉……

    只剩下她一个人无聊。

    她忽然想到了十七,径直去十七的房间溜达了一圈,结果十七已经睡下了,她也不好打扰。

    找柳飞白练练暗杀算了。

    唉……

    又要被那个流氓调戏了。

    她实在想不明白,他究竟看上了她什么,怎么戴着面具还对她感兴趣!

    总不能是馋自己的身子吧?

    雪衣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包子,直呼不可能!

    大摇大摆来到十方客栈,她就看到柳飞白在柜台后摆了个躺椅。

    他又恢复了本来面貌,正躺在上面,悠哉悠哉嗑着瓜子,看着小人书,快活似神仙。

    她就不明白了,这飞雪宗的长老,为何独自一人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难道真有稀世奇宝?

    可是看他这副模样,哪有一丁点寻宝的样子。

    “哟,我的小心肝,你来了?”柳飞白放下小人书,痞痞的笑了。

    “你能不能有点长老的样子?飞雪宗的脸都让你丢尽了!”雪衣怒骂一声,抽出匕首向他刺去。

    柳飞白边格挡,边笑道:“没事,没人敢说我,说一句就把他脑袋给削下来!”

    “别人都在背后说!”

    柳飞白伸手一抚头顶的万千银发,嘚瑟道:“那没事,高手都有自己的特点,本公子可是独领风骚!”

    “独领风骚,那可确实是!”雪衣瞬间拔高了声音,下手的力道重了许多。

    柳飞白紧张说道:“小点声,我这楼上还有不少客人呢!大晚上的吵到他们,明天指不定要赖住店的钱。”

    听到这里,她停下攻击,匕首入鞘。

    她双手环胸,觉得他在骗自己,感叹道:“有两三个就不错了,还不少客人,忽悠谁呢!”

    “真的,住满了,你看我都没地方睡了,准备睡地上,铺盖我都铺好了。”柳飞白指了指身后的地上。

    雪衣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地板上确实有一床被褥,不禁狐疑道:“你说的是真的?真有那么多人住店?”

    柳飞白从怀里掏出账本,扔在柜台上,“东家您过目。”

    她翻开账本看了看,确实写了好些名字。

    “这是怎么回事?之前一直是两三个人住店。”

    “不知道,他们看上去会点武功。”柳飞白挑了挑眉,“话说,住了这么多人,你这做东家的,不给点奖励吗?”

    “你想要什么?”

    “当然是想要你了,小宝贝!”

    雪衣冷笑一声,说道:“我不喜欢白头发!”

    柳飞白果断回道:“那我把头发剃了!”

    她又道:“我不喜欢和尚。”

    他抓起小人书扇了扇,“没有头发又不一定就是和尚!”

    雪衣强调道:“我喜欢黑的、长头发!”

    柳飞白痛苦地将小人书盖在自己脸上,纠结了两秒钟,又一脸兴奋问道:“那你介不介意我用墨汁染成黑的?”

    “介意!”

    “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给我染个永久不掉色的?”

    “没有!”

    “要求别卡那么死嘛!我这张脸长得不错,吹弹可破的皮肤,摸上去也是相当细嫩!”柳飞白伸出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脸蛋,“咱们多相处相处,你肯定能日久生情!”

    “我有喜欢的人了!”

    “知道知道!不就是苏楼主嘛,我不介意!白天你找他,晚上来找我!或者白天找我,晚上找他,都行!”

    “你!”雪衣下意识又抽出匕首,恨得牙痒痒。

    她当真是说不过他,那张破嘴太气人了!

    “怎么样,考虑考虑?”

    雪衣直接甩手一巴掌,准备呼在他脸上,结果被抓住了手腕。

    正当她挣扎之时,他忽然严肃开口:“等等!你这脉象不对!”

    “什么?”

    “你中了彩鳞花的毒?”

    “你怎么知道?”

    “以前,我一位故人也中了此毒。”

    柳飞白放开她的手,陷入沉思。

    见他难得正经,雪衣很好奇,追问道:“你知道怎么解吗?”

    “想解毒,你得走一趟苍玄国,难,难,难!”他连呼三声“难”后,像是断了气一样悄无声息地瘫在躺椅上。

    过了一会儿,他又恢复了痞痞的样子,“没事儿,别碰绒烟花就行了,反正这儿也没有,小可怜别怕,真要是出了事,有本公子护着你!”

    这就由小宝贝变成小可怜了……吃完早饭,城主就遣人来找雪衣。

    昨天晚上收拾完院子,她特意派下人去告知城主自己的住处。

    要开工了!

    她兴高采烈拉上九和一起过去。

    来到城西街尾,城主已经带着一堆人候着了。

    陆川亲自来监工,给了雪衣十二分的面子。

    双方交汇,寒暄一番之后,雪衣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就把这最后五间铺子都拆了,盖酒楼,门面要豪华!不差钱!”

    周围人被她说的一愣一愣,这哪儿来的人傻钱多的富婆?

    她刚大气说完,九和就把她拉到了身后,“城主,先不着急盖楼,等拆完了这五间铺子,就去开南面的山,修条路出来,还有城西那条小路,也得加宽!”

    “好,就按公子说的办!”陆川点了点头,确实是先不急着盖酒楼。

    盖了楼总得开业,开业得采购瓜果蔬菜,他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哪有那么丰富的物产!

    若是先修了路,更方便从其他城引进些珍稀玩意儿,总不能一个豪华大酒楼只有几个家常小菜吧!

    那也太寒酸了!

    在城主的指挥下,工人开始砸墙动工。

    “九和,你好厉害啊!”雪衣一脸崇拜的看着他。

    九和摇了摇扇子,满足了虚荣心和自尊心,他就喜欢看她这种小眼神,笑道:“等修好了路,我就给你运点稀罕玩意儿,想必在这里能卖出个大价钱,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都听你的!”她乖得像只小猫咪。

    九和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走吧,我带你去逛逛其他铺子。”

    这一切,都被一双漂亮的紫色眼眸尽收眼底。

    两人一路走走停停,进去查账,九和给她仔细教了如何查看账本,以免他走了她让人给骗了。

    那些铺子的掌柜看着九和在那指指点点,都是满头冷汗,懂行啊!

    以后想悄悄抹点零头、造造假什么的,难喽!

    来到十方客栈,雪衣看着乔装打扮成老爷子的柳飞白,目瞪口呆。

    还好九和只注意了账本,没有在意谁是掌柜,不然一场冲突在所难免。

    她暗暗对柳飞白伸出了个大拇指,柳飞白对她挑了挑眉。

    离开客栈之前,九和扫了眼柳飞白,皱了皱眉,一出门,他就对雪衣说道,“这掌柜的太老了,改天给你换个年轻点的。”

    她连连摇头:“额,不用不用,这老头我觉得慈眉善目的,挺好相处,换个年轻点的,心思太多,我怕我控制不住。”

    开玩笑,这可是飞雪宗长老,能跟十七斗个平手的江湖顶尖强者,来给她当掌柜的,她做梦都要笑醒了,怎么可能把人扫地出门?

    以后有十七和柳飞白在,谁还能欺负她?

    虽说这一招有点与虎谋皮的感觉,但是,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柳飞白不会伤害她。

    又是一早上过去。

    中午吃饭的时候,苏言终于从小静楼回来了。

    他站在院子里东看西瞧,有种别样的感觉。

    心里从未有过的安定。

    雪衣拉着他的手四处介绍,这座大院子,有一池锦鲤,她留了下来,没有清理。

    之前就听苏言说喜欢钓鱼,这也算是投其所好了。

    “我们……有家了,苏言哥哥。”她站在锦鲤池边摇晃着苏言的手撒娇。

    闻言,苏言心里充斥着感动,他已经在外漂泊太久太久了。

    如今,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港湾。

    他一冲动,将雪衣搂进怀中,紧紧拥抱,他喃喃道:“我们有家了。”

    他突然就觉得,雪衣在这里开酒楼也什么不对了。

    他甚至有把风楼总部也搬过来的想法,终是理智占了上风。

    拥抱了很久,他松开她,说道:“在这里挖个地道,连接小静楼,往后你若是遇到危险,可以去小静楼躲避。”

    “好!”雪衣点了点头。

    当然,挖地道这种事,还是交给九和。

    毕竟子州城的商铺多了,每个他都挖了地道,经验异常丰富!

    挖地道方面堪称大师!

    走了一圈,两人在房里吃了饭。

    这院子虽说大了点,不过他们都会轻功,没什么影响。

    吃完饭,雪衣带他去了书房,那是专门给他准备的,非常通风,采光极好,很是安静。

    苏言十分喜欢。

    接下来,他再没前往小静楼,每天小静楼都派人往府上送需要他处理的信件。

    当然,雪衣也是异常开心。

    苏言留下不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吗?

    嘿嘿嘿……

    雪衣特意让虞蓝买了水果洗干净,她拿去书房给苏言。

    推开门,苏言在看信件,日月星辰四阁的信都有。

    他有时候提笔画个圈,有时候写几个字。

    看上去很忙。

    她把水果放在他的书桌上,走到他身后,搂着他的脖子撒娇,“苏言哥哥,吃水果了!”

    “放那吧!”苏言的身子随着她的动作晃了晃,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桌上的信纸。

    雪衣剥了个葡萄放到他嘴边,苏言张嘴吃掉。

    “甜不甜?苏言哥哥?”她把手放在他肩上,给他捏肩。

    “甜。”苏言随口敷衍。

    “舒服吗?”她把下巴放在他肩上,在他耳边轻轻吹气。

    “舒服。”

    又是一句敷衍。

    见他压根不理自己,雪衣一手覆上了他正在看的纸。

    以前他专心做事情的时候,她从不打扰,现在晃来晃去,一天能来八趟,生怕他看不着她!

    没得看了,苏言叹了口气,终于抬头看向她,“你不是要盖酒楼吗?不去看着?”

    “不去,他们在拆那几间铺子,又不会拆到别人家去,再说了,还有城主在那操心呢!”雪衣喜滋滋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将他圈了一圈,宣示着她小小的霸道心思。

    “来。”苏言拉住她的手,一用力,她就坐在了他腿上。

    他将她圈在怀里,沉声道:“乖,别乱动,安静点!”

    说完,他又看向桌上那一叠信件。

    雪衣一把抱住他的腰,靠在他怀里,很听话的没有再瞎折腾了。

    温暖的怀抱,熟悉的气息,她很快睡着了。

    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苏言松了口气,这下终于可以安心处理事情了。

    一觉睡醒,一个多时辰过去。

    雪衣睁开眼,发起了呆。

    感受到怀里的人儿呼吸浅了很多,苏言低头看向她,“醒了?”

    “嗯,我们出去走走吧,你都看了一天了!”她抱怨道。

    “好,走吧,顺便看看你那边拆的怎么样了。”他放下笔,牵着她的手出了门。

    来到城西街尾处,陆川看到苏言亲自来了,还拉着雪衣的手,他快走两步寒暄起来,“苏楼主,几日不见,过得可好?我这铜锦城没那么多珍稀东西,生活比较穷苦,还希望苏楼主不要介意!”

    苏言淡笑道:“陆城主说的哪里话,行走江湖,本就是吃苦,自然不会在乎这些,倒是陆城主费心了。”

    两人的身份地位实在是天差地别,若不是雪衣,苏言这辈子都不可能跟陆川对话。

    “不费心不费心,”陆川指向面前正在拆除的几间铺子,说道:“这拆除的活,尚需五日,苏楼主和雪衣姑娘还得等上一等。”

    苏言点了点头:“嗯,不着急,我们去别处看看。”

    陆川笑了笑,说道:“好,苏楼主请便!”

    苏言带着雪衣出了城,两人提起轻功,又来了一次缠缠绵绵的双人轻功。

    一刻钟后,两人落在了铜锦城城南的高山之上。

    站在山巅,空气非常清新,林间鸟鸣不绝,向下望去,整个铜锦城显得十分渺小。

    真正站在山上,雪衣这才担忧起来:“苏言哥哥,这山好高,你说十七能行吗?”

    苏言笑道:“就像你说的,一次不行,多劈几次就好了。”

    正在养伤的十七根本不知道自己即将要面对什么。

    雪衣踹了踹脚下的石头,又问道:“那十七还有多久能恢复啊?”

    “最多半个月。”苏言说完,思索一阵,问道:“我听九和说,你中了彩鳞花的毒,碰到绒烟花会晕倒?”

    雪衣点了点头,“是啊,也不知道怎么解毒。”

    她这些天看到苏言太高兴了,一心扑在他身上,早忘了自己还中毒着呢!

    苏言面容一阵冷峻:“苍玄国的毒,是出了名的不好解,与桃花阙并驾齐驱。”

    “啊?那怎么办?”雪衣心中焦虑担忧。

    “别担心,我会派人打听此事,”苏言停顿两秒,又开口:“对了,有关于盛云姝的事,你了解多少?”

    “盛云姝?她不就是神医左茗晏的徒弟吗?还有什么?”雪衣一脸迷茫看着他。

    苏言拉起她的手,将她带到身边一棵树上,两人在粗壮的枝干上坐下,他缓缓说道:“其实左茗晏有两个徒弟,她只是弃子而已。”

娇妻在交换中哭喊着高潮  看娇妻被两朋友共用

    “什么?他有两个徒弟?另一个是谁?她为什么是弃子?她的医术不是很厉害的吗?上次在灵江城我第一次见到左茗晏,我看他对盛云姝很好啊,她怎么会是弃子?”雪衣抛出了一连串问题。

    “你可以写信让盛云姝过来,”苏言看向她,又问道:“听十六说,你在灵江城时,盛云姝和左茗晏吵架了?”

    雪衣默默低头,“是,他们确实吵架了。”

    “我希望你不要插手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