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句 > 正文

翁熄小莹高潮连连第七篇 翁公的粗大小莹高潮连连小说

发布时间:2021-10-13 13:37 已有: 位访客

来人看见连林林的画,先是目光有些错愕,但紧接着,他的目光就凝住了,拿着画的手不再坚若磐石,甚至有了些微微的颤抖。

    有山老人看他一眼,走过去看,看见就皱起了眉头。

    在他看来,这幅画实在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就是一扇窗、一轮月、月下有竹、竹上有光。

    看着看着,他的眉头舒展了开来,在这幅画里,他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温馨与宁和,甚至有一种想要就此睡下去的安祥感觉。

    “画得好,仿佛是在母亲怀抱中看见的场景。”有山老人看了一会儿,沉吟着道。

    “不是母亲,是父亲。”那人的眼睛还在盯着画看,嘴里却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知道她是……”有山老人话说到一半,突然收了回去,表情变得微微有些异样,“你的意思是,这是真实场景?她亲眼看见过的?记忆犹新,于是将它画下来了?”

    “是。”那人回答。

    突然不知从何处吹来了一阵风,火光摇曳,把那人的五官照得更加清晰。

    要是许问和连林林在这里,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这张脸,赫然就是连天青的,而不仅眉目五官,包括他的身形、他独特的气质——这就是连天青,失踪的人又再次在此出现了!

    连天青看着女儿的画,满目都是温情,轻声道:“虽然这景色没什么特殊的,但我也记得。这是她五岁的时候,生了病,躺在榻上,我抱着被子把她裹住让她发汗,给她喂水,给她喂药,心里非常着急。那晚月亮又大又亮,隔着窗户照进来,照在我们身上。”

    他轻轻吐了口气,继续道,“我指着月亮对她说,你看它多美,你快点好起来,等你好了,我带你去把它摘下来。我当时心里着急,几乎就是在胡言乱语了。林林抬起头来看我。这孩子,那么小,又那么弱,还生着病,却还在向我笑。”

    连天青声音悠远,很轻,完美地掩饰了其中极其轻微的那一丝颤抖。

    有山老人只是安静地听着,没有回答。

    “后来她退了烧,终于好起来了,不过忘记了很多事情,我趁机把摘月亮这件事糊弄了过去。不过……原来她还记得那晚的那轮月亮。”

    “很美的月亮。”有山老人说。

    连天青注视着那幅画,又过了好一会儿,把它卷了起来,放进一个有盖子的竹筒里,塞进了怀里。

    这意思是要没收这幅画了,有山老人扬了扬眉,没有阻止。

    接下来连天青又看了剩下几个人的画,他先看的是左腾的,看见那个圆,表情顿时有点古怪。

    “这让他过了?”他有点不可思议地问。

    “解释得非常完美。”有山老人认真地说,把当时左腾和孩子们的对话重复了一遍。

    “……确实,能明白你的意思。但我跟你打赌,他这纯粹是糊弄人的。”连天青微微笑着说。

    “那又怎么样。”有山老人并不以为意,“作品画出来了,东西做完了,难道还由得着自己来解释?”

    连天青沉默了一下,最后轻声喟叹:“确实。”

    …………

    许问等人当然不知道他们刚走,连天青就出现了。

    要是知道,他们绝对会留在原地等他过来的,当然那个时候,他会不会再出现就不好说了。

    至少到现在为止,连天青还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意思。

    许问他们正在爬山。

    老实说,如果有山老人给的那张地图,他们就算知道圣城在此处,也很难找路上山。

    五老山是一座雪山,虽然下半段没有雪,但全是青黑色的坚石,连植被都没多少,几乎找不到可以攀援的地方。

    当然,许问和左腾勉强可以找到一些突起的地方,用攀岩的方式往上爬一段,但这种方式对体力的消耗太大,很难坚持到山顶,抗风险能力几乎趋近于无,根本没法选。

    毕竟这不是一个武侠世界,他们的体力也就比普通人稍微好一点而已。

    有山老人给的地图,直接指出了上山的道路。

    许问一边走一边在看。

    这道路一半是天然的,一边是在原有的基础上经过修建的。

    修建的技法非常高,对石性有着极其充分的了解,许问甚至在很多地方能看见石头自然的纹理,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光是这条路,水平就高得惊人了,许问直接想到了两个字——“天工”。

    毫无疑问,这条路的修建者拥有天工的水平,不然不可能这么浑然天成,宛如真的通识了天地!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么偏僻的地方、这么难的一座山,天工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修这样一条通向山顶的路?

    虽然有路,但还是很难走,有些地方路很陡,需要抓着什么东西爬上去;有些地方则非常狭窄,需要人抠着石壁的缝隙,一点一点的往前挪。

    这种时候,他们头顶是皑皑白雪,身边是呼啸而过的深渊之风,看着就很让人心惊胆战。

    许问和左腾照应着两个孩子,连林林倒是可以独自行走,好像对这种环境并不陌生,也很习惯了。

    许问原以为孩子们会害怕,准备安慰他们一下,没想到他们好奇地看着周围的环境,东张西望,眼中全是惊喜。

    胆子很大啊……

    或者说,对于这个世界的好奇与探索欲望,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天然的畏惧。

    中间他们休息了一阵。

    那时候他们正好路过一个比较空阔的地方,右边是天然石洞,洞前有个石头平台,左边同样是深渊。

    洞前有一棵松树,很大,足有三人合抱那么粗,一半的根在地上,一半扎进了石壁里,形成一种天然倾斜的优美姿态。

    “这树真漂亮!”景叶抬着小脑袋,看得双眼发光,景重却在看对面的石头,“你看那个,像不像只小兔子?”

    “休息一会儿吧,我来生个火,做点东西吃。”连林林心疼地看着许问,掏出手帕给他擦汗。

    大家都没有意见,于是在此处停了下来。

    左腾没有歇着,过去检查旁边的石洞,许问也跟了过去。

    石洞的地形有点复杂,分为里洞和外洞。

    许问走了几步,突然听见了“叮叮叮”的声音。

    这声音很轻,但非常清晰,他第一时间听出来了,那是用锤凿敲打石头的声音。

    这声音在此处响起,来得非常突兀,一瞬间,许问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连林林他们来到雪原之后,本来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只能看一步走一步。

    所以现在有山老人出的这道题他们也没有预料到,对于画什么内容,一时间都没有头绪。

    “想到什么就画什么,随便都可以。”许问也没有更多的提示,把自己最真心的想法告诉给了他们。

    四个人都要画,两大两小,景叶景重也包括在内。

    有山老人没让他们依次进行,而是四人一字排开,同时开工。

    许问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并不走近打扰。

    连林林没有急着动手,而是提着笔,看着远方,陷入了沉思;景叶景重只想了一会儿就认真开始作画;左腾只想了一会儿就动手了,而且画得很快,迅速完成,然后左顾右盼,去看周围其他人。

    有山老人挑了下眉头,走过去看,只一眼,表情就变成非常古怪,但是其他人没有画完,他就没有开口。

    许问留意到了他的表情,有些好奇,过去看了一眼,表情也变了。

    不过他同样也什么都没说,跟左腾对视了一会儿,移开目光,仿佛已经明白了什么。

    其余三人也没有多费时间,接下来景叶最先画完,然后是景重,最后是连林林。

    四幅画排在他们面前,他们按照先后顺序一幅幅地看。

    最先是左腾的,景家兄妹对他一直有点敬畏,这时凑过去看,一看就睁大了眼睛,小声说:“这是什么啊?”

    只见上好的柔白宣纸上只有一个简简单单的形状——一个圆!

    这圆还不是特别圆,稍微有点异形,有个部分略有点扁。

    这很正常,没有经过正规训练,大部分人是没办法画得跟圆规一样的。

    左腾看了景重一眼,摸摸女孩的小脑袋,笑嘻嘻地说:“这是个月亮。”

    “圆月吗?但也不太圆啊。”景重真信了,皱着眉头纳闷地说。

    “旁边有云,被云挡住了!”左腾毫不犹豫地解释。

    “哦……”景重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信没信。

    “当然了,你也可以把这当成是个月饼,这里是被挤坏了。”左腾又笑嘻嘻地对他说。

    “那是不是还可以当成是个轮子,走太久路,这里被压平了!”景叶觉得他是在欺负妹妹不懂事,有点不高兴地说。

    “可以啊,还可以是个湖,我们路上经过一个的,是不是有点像?”左腾一点也不生气,笑嘻嘻地说。

    “那还可以是天!姐姐才教过我们,天圆地方,对不对?”景重信任地看着连林林,问。

    “嗯,对!你记得很清楚。”连林林看见这个圆也有点吃惊,但接着听见他们对话,微笑起来,这时对着景重点了点头,肯定了她的话。

    “可以是好多东西啊……”景重羡慕地看着这个圆,对左腾说,“左伯伯你画得真好!”

    左腾有点不忍心欺负小孩子了,正准备表示自己退出这项“考试”,不跟他们一起上山——这本来也是他动笔开始就有的打算。

    现在已经知道地方了,他们一群人一起明牌上山肯定没有他化明为暗,潜在外围来得更灵活。

    结果他话还没出口,有山老人已经先一步点了点头,对左腾说:“过。”

    “啊?”左腾所有将出未出的话全部化成了这一个字,目瞪口呆地看着有山老人,傻了眼。

    这也可以?

    “心意圆融,可为万物。略有残损,在圆满之外又多了一些想象,亦是天道的不足之处。虽然只是一个圆,但已经近乎道,可以加入。”有山老人缓缓说道。

    左腾完全傻眼,半天回不过神,过了好一会儿才又跟许问对视一眼,同样在对方脸上看见了那四个字——

    这也可以?

    许问有点啼笑皆非,他突然想起了网上流传的一个笑话。

    一个作家写了一个故事,被纳入考题,要求做阅读理解。

    看见答案的时候,他到网上无奈地表示:跟我无关,我不是这样想的……

    但最后考试的答案和结果,已然跟他的真实想法无关了。

    左腾现在就有这样的感觉,他画这个圆其实是在变相弃考,结果被有山老人做了阅读理解……

    他笑着拍了拍左腾的肩膀,没有多说。

    侧面潜入有侧面潜入的好处,有正式资格一起上山,当然也有不一样的玩法,不必介意。

    接下来有山老人又看了两个孩子以及连林林的作品。

    景叶画了一块石头,石头上有一朵花,阳光倾泻而下,隐约间可见光感。

    他笔法稚嫩,但那光线的明暗感觉已然隐约可见,不是刻意用技法完成的,纯粹是个人的天赋。

    “画得好。花很漂亮。”有山老人对他说。

    景叶露出了天真纯粹的笑容,有山老人也笑了,同样给他断了个过。

    景重画的根本不是画,而是一张图,一个燕尾榫的结构图。

    “师父教我哒!我才学会,还可以做给你看!”小姑娘信心满满地对有山老人说。

    只一张图纸,已经能看出很多东西。

    燕尾榫是榫卯里最简单最常用的一种,初学者上来学这个非常正常。

    不过以景重的年纪,将这个燕尾榫画得如此之准确,每一部分的尺寸都严格按照标准、分毫不错,已然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最不可思议的是,有山老人让他们画的是画,不是图纸,所以根本没有准备尺矩。

    也就是说,景重是在完全没有标准的情况下,把线条画到这么准确的!

    这个年纪、这个天赋……

    有山老人的目光从“画”上移开,看向两个孩子,左看看,然后右看看。

    最后他长叹一口气,对景重道:“你也可以上山了。”

    “太好啦!”景重露出灿烂得惊人的笑容,大叫一声,跟哥哥用力击了个掌。

    “喂,放这么小的孩子上山,你不觉得他们能帮你们做些什么吧?”左腾好奇地问。

    “这两个孩子……天赋的方向完全不同,都真的惊人。他们现在当然做不了什么,但我真的很想看看,到了山上,看见我们在做的那些事情,他们会有什么样的感觉。真是想想就令人激动。”

    此时的有山老人,跟初见时的感觉几乎全然不同。

    “现在只剩我了。”连林林微微而笑,把有山老人往自己的方向让。

    “你就不用看了。过吧。”有山老人摇了摇头,说道。

    “啊?”所有人都是一愣,这也太特殊待遇了吗?难道他已经看出来连林林是谁的女儿了?

    “只凭那一碗汤,你就足够上山了。”有山老人说道,“善厨,也是艺。”

    连林林回过神,笑了起来,向有山老人行了一礼道:“那就多谢啦!”
 

翁熄小莹高潮连连第七篇 翁公的粗大小莹高潮连连小说

    一行五人全部通过,也不需要准备额外的地图,有山老人挥了挥手,就让他们走了。

    许问等人也没打算停留,直接动身,离开了这里。

    有山老人目送他们离开,正准备起身收拾东西,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说道:“那女孩画的什么?拿来我看看。”

    有山老人转身,看向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