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句 > 正文

校花撩开裙子求我桶她 在浴室强奷校花腿让人桶

发布时间:2021-10-13 14:21 已有: 位访客

 伏击包围圈内和圈外子弹横飞,炮火连天,激烈程度简直完全就像是一场小规模战争。

    在这种重火力和重兵包围圈里,不管你是什么全师尖子、还是集团军兵王,全都不好使。

    许多余他们所有人此刻就像是被网住的鱼,难以挣脱出来!

    对于没下完车,环境还是空旷的开阔地,就直接形成埋伏包围圈开打的卑鄙行为,让所有参加选拔的士兵们恨得牙根直痒痒。

    许多余一方代表的参选士兵,简直难以抗衡对面有组织有规模有预谋的伏击,于是,下车还没五分钟,将近三分之一的士兵身上激光标靶冒起了代表淘汰的白烟。

    成才使用远程狙击步枪瞄准周围四处开枪的方向,紧张地和队伍所有人大声报喊道:“三点方向……九点方向、十二点方向……六点方向全都有敌人!”

    甘小宁趴在地上开着枪艰难的进行着反击,他有些惊怒和无奈对方那凶猛的火力,甘小宁转头冲许多余和伍六一喊道:“对方全是重火力,咱们根本打不过!”

    伍六一十分清楚此刻他们所面临的危险,他咬着牙恨声道:“无法组织反击!全是重火器!对方人太多就是组织起来也拼不过!我们得快撤!!”

    许多余和别人不同,他一下车后在防御的同时,也在迅速的寻找着撤退路线。

    他立刻指着远处一条干涸的河沟道:“先往那边干涸的河床撤离!”

    随着许多余的领路和找到暂时撤退的路线,不仅成才、伍六一他们老七连一个队伍的,还有其他很多人也都跟着许多余他们一起撤退,齐齐向那条干河沟冲去。

    对面瞄准他们的射手训练有素,一路追射又放倒了许多余这边的十几个人。

    许多余在撤退的同时还尽量照顾着自己老七连队伍里的战友。

    “马小帅,往这边跑。”许多余大声冲马小帅嘶吼道。

    听到班长许多余喊他,马小帅也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跑错了方向,他立刻想要冲过去,跟着老七连的战友们一起撤退。

    但哪怕有了许多余的提醒,可马小帅左冲右突还是没能冲过来,他被重火力压制,最后又被几个追击的兵堵得只能慌不择路跑向另一个岔路!

    马小帅的实战经验太少了,哪怕他的单兵军事素质很优秀!

    目前的交战激烈程度,代表着这已经不是一场演习选拔竞赛,而是一场战争。

    战争不由人,战场上的无奈实在太多……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经历过这件事情后,许多余才醒悟和知道,原来在战场中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许多余在军事上是很优秀,但他却绝对在战场中做不到事事都能掌控。

    激烈与混乱的战场上,战场有战场的法则。

    哪怕许多余想去救马小帅,但却也直接被重火力给打的抬不起头,万般无奈中,许多余也只好和老七连战友们暂时撤离进一处干涸的河沟里,暂时躲避对面的重火力锋芒。

    对马小帅的无能为力,让许多余的心头蒙上了一道阴影,因为,最后许多余他还需要去改变伍六一的坏结果!

    许多余下定决心,哪怕自己宁愿最后选拔失败,他也决不会让伍六一残疾!

    就在许多余不足五米的距离处,身边的一个兵在还没跳进沟里时,就当头就被打得冒了烟,气得这兵直接摔了头盔,坐在地上大骂:“这是哪个部队的?一个师的兄弟还打这么狠?!”

    说完后这名士兵直接极度失望的瘫躺在地上,嘴里骂骂咧咧个不停。

    许多余他们哪怕撤离进有了一处遮掩的地方,但他们的处境目前还是照样极度的危险。

    追击许多余他们的兵有装甲车、坦克车,还有高机动车,各种武器和兵种相互间配合默契,一起组成联合阵型对这块地方进行统一梳理和追击。

    像溃兵一样的撤到了一处遮掩地方,有了喘气功夫的成才在瞄准镜里再次仔细观察四周。

    远程狙击步枪内的追击者简直是肉眼可辨。

    一队装甲车、坦克车和高机动越野车承载的联合步兵队伍,一边使用着车载武器,一边全速向他们这边包抄过来。

    “除了老a全是侦察营的人!”成才再度提醒大家喊道。

    甘小宁情绪上有点无法接受刚才毫不留情,对他们下辣手的会是他们连长:“什么?全是连长的人?!”

    “不算那些老a的厉害,整个师侦察营他们是刚换完武器装备完的部队!而且全师的步兵尖子一多半在他们那!”

    许多余觉得现在他们面临的状况简直比地狱模式还要残酷,这种战场环境下,就是真正的特种兵老a也不敢说有把握全身而退。

    伍六一叹气:“那还等什么,跑吧。”

    “撤!”许多余直接喊道。

    喊完后许多余直接带头向包围圈薄弱处冲击,意图带着队伍冲出包围圈,逃离这处死亡伏击圈。

    他们这些人就是正面建立阵地进行对抗,也很难抵抗的住这些重型武器的进攻,就更不要说现在他们成了一队溃兵了!

    现在他们根本已经没有了正面抗衡的可能,目前只能去拼命冲击薄弱包围圈。

    有人撤离暂避锋芒,也有人建立临时阵地,企图硬碰硬。

    有点队伍以运兵军车为掩护进行对抗,但突然草原上那运兵的几辆卡车却突然自顾自的驶了开来,顿时,露出了车后掩护的士兵。

    面对这种情况,失去掩护的士兵气的大骂,但没办法,再不撤就成了活靶子了,于是他们只能在旷野上奔跑,被一个个挨个点名射中和追歼。

    慢慢周围渐渐地寂静下来,侦察营在旷野上仔细搜索着,而其中也间杂着和他们服色不一样的特种兵老a。

    许多余他们组织的老七连队伍,从开战短短几分钟内就已经损失了好几名战友。

    而经过一番冲击伏击包围圈的血战,许多余他们终于从那个伏击包围圈里逃离撤退了出来,但是,他们的队伍也缩小了很多,伤亡极大。

    因为对方是高机动,所以他们逃出伏击圈后又再次拼命的,不顾体力,没有方向的疯跑了几公里。

    众人跑的实在受不了了,最后只能呼吸急促,上气不接下气的一起扎到一个窝坑里暂时紧急休息一会。

    伍六一、甘小宁几个老七连兵大骂着连长高城怎么对老部下下手这么狠!

    虽然他们也知道连长他没办法,但他们还是想骂两句散散心里的那股怨气。

    其实伍六一他们不知道的是,现在的这种伏击还不是最狠的。

    更狠的是,高城在草原上布防,除了那些高机动平台的明岗外,他也在各处布下了许多暗哨。

    甚至,就连最后地形测绘的阵地上,高城也还增加了不少的重火力。

    对老部队和老部下下手这么狠,并非是高城不顾往日的情份,实在是他本身在军事上和性格上的坚持与骄傲,让他很难去营私舞弊。

    再加上空空阔阔、几乎无遮掩物的作战环境上,这种场地正是装甲侦察营,以及高机动车辆大展身手的地方,对参加选拔士兵们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就并不难理解了。“成才,五班现在的情况还好吗?”过了这么长时间,许多余还真有些想念五班了。

    老马从五班走后,老魏也紧跟着复员,再到后来,李梦那小子知道老马因为许多余的投资混的挺好,所以就去投奔老马了,还嚷嚷着要去当什么工厂经理。

    当然,许多余在和老马在信里交流中得知,李梦确实去投奔了老马。但是投奔老马的李梦现在在厂里当了一个生产班长,老马说就凭李梦的能力,不要说经理了,以后估计就是主管都很难够能力当得上。

    “还是千篇一律的日子,你在五班的熟人就剩薛林一个了。”

    “我看见你修的路了,修的路很棒。

    多余,你能从五班里走出来,这次,我也能。”成才告诉许多余五班几乎不变的情况,说着间还没有一点谦虚感的立了个flag。

    虽然在五班经过了磨练,变得沉稳冷静,但成才的话还是暴露出了自己的傲气与锐气。

    同时,成才的态度也让伍六一和甘小宁他们老七连的人感到不爽,他们觉得成才不仅没有改变,反而本性上更加变本加厉了。

    甘小宁很饿,再加上对成才的厌恶感,所以他忍不住想要偷嘴。

    刚刚从背包里拿出野战口粮,他就立刻被许多余发现了。

    许多余抢过野战口粮后再度塞回了甘小宁的背包里。

    “班长!一点,我就吃一点!”甘小宁语气有些可怜巴巴的道。

    “不行。”许多余直接严肃的拒绝,表现的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甘小宁虽然是个城里兵,但是他却很能吃苦,但甘小宁能吃苦也是有限度的,必须监督盯着点。

    无论甘小宁能不能坚持到最后,但是他能多撑一点时间就能对甘小宁的未来多一点好处。

    甘小宁知道许多余是为他好,而且,再加上伍六一和马小帅他们也不理他的求救,没办法,最后只得强忍着饥饿,瘫在车里装死。

    “等会我们下车,拉着其他几车的人,咱们全体冲上一个山头布防,看那些神气十足的特种兵是脸红还是脸白。”伍六一建议道。

    上车的地方是个山头,而且看周围也有不少的山头。

    现在军车又摇摇晃晃的厉害,有可能等会四下环境里也有些山头。

    自己一方有百十名全t师的军事尖子,如果找到并一起上了山头打阵地战,相信就是特种兵老a和侦察营也奈何不了他们。

    “不行,下车后我们应该先别的队伍一步,赶紧找个地方躲避和伪装起来。”成才立即表达反对意见,并且说出自己的建议。

    总共就要三个名额,再加上打阵地战牺牲的风险太大,成才自然不会同意伍六一的方案。

    成才觉得最好是先别的队伍一步,隐藏躲避起来,然后让别的队伍去吸引火力。

    伍六一皱眉道:“你有没有团队精神?”

    眼见两人有吵起来的苗头,许多余直接打断道:“行了,都别吵了,等下车看情况再说。”

    许多余知道成才的建议是对的,因为想要把队伍全部聚在一起,去和侦察营、老a们打阵地战,那完全就是找死的行为。

    等下了车,受到重火力压制,跟伍六一有差不多想法的人就会自动放弃打阵地战的找死想法。

    许多余一句‘下车看情况再说’导致讨论计划方案被搁置放弃,于是,军车里再度陷入了寂静。

    军车逐渐已经驶入旷野,而在领队车的驾驶室里,一个军官正在用手里的gps导航定位仪查找着停车方位。

    过了一会,军官再三确定位置无误后,他向后面的车队挥了挥手,示意全体停车。

    车停了下来。

    而此时车里的士兵在车辆的晃动中已经有点麻木,但一个从驾驶室上方广播里传来的声音让他们麻木的神经立刻全都绷紧起来。

    “即将进入战区,请大家做好战斗准备。被击中激光信标者即为阵亡,立刻退出比赛……”

    听到即将要进入战区,马上开始正式特种兵选拔,士兵们纷纷拉栓上弹。

    一张张年青而坚毅的士兵脸庞,显现出既紧张又十分兴奋的模样。

    “已经进入战区,准备下车。”

    “倒计时开始,十、九、八、七、六……”

    士兵们紧张地互相望着,以往不管什么演习他们这些尖子也没有感受过这样压人的气氛。

    那个令人紧张的声音还在继续:“……五、四、三、二、一!下车!”

    车帘哗地一下拉开,刺眼的阳光射进,当头的几个人顿时被晃花了眼睛。

    外面的地形环境是空阔的草原和小山丘,而这种场地正好是装甲侦察营那些高机动车辆大展身手的地方!

    同样,这片空空阔阔、一无遮掩物的草原环境,也是他们这些参加选拔士兵们的地狱!

    伍六一端着自己的轻机枪,他是第一个跳下车的,在跳车的同时就地打了个滚,就着车体掩护打开了枪架。

    许多余利索和快速的第二个下车,而七连的人自然而然地跟在他们俩后边跳下、警戒。

    成才用远程狙击步枪瞄准镜里反复搜索着四面可能出现的敌人。

    众人一看到自己下车的这种广阔环境就心里阵阵发凉,他们感觉就像是落入了网里的鱼,蹦跶不起来了!

    风从草原上吹过,四周静得出奇,他们狐疑地互相看了看,丝毫不敢向四周乱跑。

    先前的伍六一和成才两个人提的计划都没法实行,因为现在谁也不敢乱动,一动就有可能暴露,成为一个个惹眼的枪靶子。

    “哒、哒、哒……”

    “砰!砰砰!!”

校花撩开裙子求我桶她 在浴室强奷校花腿让人桶

    其它车的一个个士兵从几辆卡车上跳下来,但是当他们跳到一半时,忽然响起一声尖厉的枪声,一名士兵还没等落到地上就冒起了烟。

    枪声顿时炸开了,来自四面八方,低沉而震撼,甚至,四周还不时有不少的炮响。

    老a和侦察营的人把选拔士兵们还击的枪声都狠狠的压了下去,而下车晚的不少兄弟还立足未稳就纷纷身体冒烟,直接被现实宣告选拔失败,退出了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