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句 > 正文

见一次面做3次在车上 车上最后一排搞我

发布时间:2021-10-14 14:49 已有: 位访客

 肺痨这个病哪怕是几十年后,恢复期都是很长的,治疗起来也很麻烦,更何况现在。

    方乐章,不,已经是方乐了。

    方乐的水平虽然不低,可这个病即便是想要痊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依旧需要不短的时间。

    虽然距离痊愈还很远,可看着方乐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张曦月还是很开心的,脸上每天都洋溢着笑容,也就是看到对面堂嫂的时候才会冷着脸。

    现在是94年,村子里已经通电了,方乐也在房间看到了白炽灯,之所以到了晚上张曦月还是点着煤油灯,是因为对面堂嫂把这边电断了。

    两家人住在一个院子,用的自然是一个电表,电费是对面交的,张曦月为了给方乐看病已经负债不少了,自然也补贴不起电费,对面干脆把这边电断了。

    好在家里也没电视,两家人住一个院子,也各自有各自的厨房,烧火用的也大都是柴火,电的作用也就是照个明,有没有影响不大。

    94年呀!

    方乐确定了眼下的年份,也禁不住在心中开始规划起了未来。

    既来之,则安之,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来到了这个时代,来到了这个时空,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回去,留在这边总是要生活的。

    哪怕是不为自己,为了这个一直照顾他的女孩,也要规划一番的。

    短短的几天,方乐觉的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淳朴,善良,坚强、漂亮,在那个时代,方乐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可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子能让他像这一次这么心动。

    方乐虽然是20后,可在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想要了解很多事都是比较容易的,94年,那可是全国经济彻底腾飞的年代。

    90年前后还稍微好一些,正是从94年开始,全国的经济几乎一年一个变化。

    方乐依稀记的网上有人说过,90年的时候,不少人的月收入还只是几块钱,到了94年,收入和物价都涨了不少,90年前后,万元户还是相当稀少的,到了94年之后,万元户已经多了起来,逐渐显得不那么值钱了。

    94年到2000年,这几年是全国经济变化相当大的几年,各种机遇,各种机会,只要稍微能把握住一两个,就能彻底飞起。

    站在大时代的浪潮中,哪怕是一头猪都能一飞冲天。

    可方乐细细想了想,却觉的他对这个时代的了解也大都来源于网络,宽泛的一些事情是知道的,具体的却并不清楚。

    现实毕竟不是写小说,真要实际操作起来,难度还是相当大的。

    上一世,方乐是医生,对其他方面关注度并不多,父亲也是医生,母亲是警察,家境优越,经济方面也根本不需要发愁。

    哪一只股票能涨,什么行业能飞起,这些方乐却完全说不上来。

    而且就喜好而言,方乐自己也对这方面并不感冒。

    难道说继续当医生?

    这个时空的方乐本身就是医学生,病休的时候还在上大学,方乐自己有着后世几十年的医疗经验,论中医,他是江州中医医院的副主任医师,全国名医,论西医外科,他掌握的各种术式绝对是领先这个时代的。

    当首富还是当名医?

    连续下了半个多月的雨昨天刚停,今天天色放晴,方乐坐在房间门口的房檐下面,思考着这个问题。

    就在方乐正在纠结这个选择题的时候,门口突然来了好几个人,人还没进门,喊声就已经传进来了。

    “方乐,你给我滚出来!”

    “死病唠!”

    吵杂声夹杂着骂骂咧咧的声音。

    正在边上看着方乐发呆的张曦月听到外面的声音脸色陡然就是一变,看了一眼方乐,急忙道:“你坐着,我出去看看。”

    “怎么回事?”

    方乐看了一眼张曦月,站起身来。

    这几天方乐断断续续的从张曦月口中了解了一些情况,可也仅限于亲近的一些人,对于其他人,方乐依旧是陌生的,最起码整个村子,方乐现在也就知道张曦月、祁远山以及对面时不时横眉冷对的堂嫂江秋娥。

    “是我爸!”

    张曦月轻声道。

    就在张曦月说话的时候,门口一群人已经进来了。

    总共五六个人,有男有女,走在前面的是一位五十出头的中年人,边上跟着一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两个人眉宇间和张曦月有着几分相像,后面跟着两个女人和一个青年。

    进了门,看到站在门口的方乐,张敦河就伸手一指:“姓方的,你要是还有点自知之明,就不要招惹我闺女,我闺女还是黄花大闺女,十里八乡看上我闺女的人多了去了,怎么也轮不到你一个病唠鬼,你要是死了,还想让我闺女给你守活寡不成?”

    肺痨,在这个时代,特别是在农村,那就是坏病,得了这个病,基本上就意味着看不好了。

    无论是对面的堂嫂还是张曦月的娘家人,都是这么一个看法,无非是早死还是晚死的区别。

    张曦月人长的漂亮,还上过初中,看上张曦月的人多了,家境比方家家境好的多的是,女儿跟了这么一个病唠鬼,张敦河怎么可能乐意。

    前几天张敦河之所以没上门,那是因为方乐奄奄一息,眼看着随时有可能咽气,张敦河也怕带人过来闹事的时候方乐一命呜呼了,到时候还麻烦。

    这两天听说方乐有所好转,人也醒了,张敦河就带着儿子和侄子过来了。

    方乐和张曦月虽然办了婚礼,可婚礼很简陋,又没有领证,方乐又是病秧子,办不成那事,女儿还是清白身子,还来得及。

    “爸,你说什么呢?”

    方乐还没吭声,张曦月就上前一步,把方乐护在了身后:“我和方乐已经举行过仪式了,我已经是方家的儿媳妇了,方乐也是您的女婿。”

    “我呸!”

    张敦河随口就是一口痰吐在了地上:“我才没有这种病唠鬼女婿,你个姑娘家家的,还要不要脸了,背着父母,背着家里就跑来人家家里,给人家当佣人,你这是要把你爹我活活气死呀。”

    说着话,张敦河已经气的咳嗽了起来。

    张敦河年龄虽然不大,可一直都有气管炎,干不了重活,稍微劳累就咳嗽气喘。

    这会儿说着话,情绪激动,咳嗽越发的激烈了起来,咳着咳着,突然眼睛一翻,就向后面倒去,好在跟在边上张曦月的哥哥张曦平眼疾手快,急忙扶住了。

    “爸!”

    张曦月吓了一跳,急忙上前。

    “看你把爸气成什么样了。”

    张曦平还以为张敦河是故意装的,扶着张敦河,气呼呼的骂着张曦月:“你一个女孩子,脸都不要了,这是要把爸气死。”

    “爸,爸!”

    张曦月急的眼泪都出来了。

    她是性子倔,有主意,可再有主意,看到自己的父亲晕倒昏迷,都会乱了分寸。

    “快,把人放平!”

    方乐原本在张曦月身后听着看着,这些人他都不认识,对事情的了解也一知半解,所以打算听一会儿再做决定,可眼看着张敦河晕厥,方乐就不能等了。

    当了那么多年医生,遇到这种事,方乐条件性反射就快步走上前去。

    “你闪开,不用你管,别给我们一家人传染了就好。”

    张曦平还以为张敦河是装的,伸手就去推方乐。

    “不要你爸命了?”

    方乐眉头一皱,厉喝一声,同时身子一闪,躲开张曦平的手,欺身就到了张敦河近前。

    “快,把人放平!”

    说着话方乐先伸手掐住张敦河的人中,然后让张曦平把人放平。

    张曦平这才发现老爹不是装的,吓得脸都白了,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好在方乐还算镇定,一边扶着,先把人放平,依旧掐着人中。

    “爸,爸!”

    张曦月带着哭腔在边上喊着。

    “去祁老伯那儿,看看有没有针袋,找银针过来,放心吧,这儿有我。”

    方乐身体还没恢复,刚才一系列,已经有些气喘了,不过还是镇定的对张曦月说道。

    张曦月急忙大步跑了出去,不说什么针袋,这会儿肯定是先去找祁远山过来,救人要紧。俗语说“药对方,一口汤;不对方,一水缸”。

    方乐章自己开的方子,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连吃三剂之后,方乐章就感觉精气神好了很多,人也可以下床了,虽然距离痊愈还有早,可最起码不用再躺在床上了。

    这三天方乐章也渐渐的从张曦月口中得到了一些信息。

    嗯,女孩姓张,叫张曦月,是隔壁村的,比方乐小两岁。

    身体的原主人名叫方乐,和方乐章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既然成了方乐,那以后就叫方乐了。

    具体的情况现在的方乐章也不可能知道的太清楚,只知道以前的方乐上学的时候学习成绩很好,几乎年年都是班级前三,张曦月比方乐小两岁,却只低一届,上小学的时候就是听着看这那个方乐的传奇一路毕业的。

    嗯,听上去有点别扭,虽然成了一个人了,可方乐以前的事情方乐章还真是一丁点都记不得了。

    至于后来两个人还有什么牵扯,这个方乐章也不清楚,毕竟没法细问。

    方乐今年22岁,是省中医药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目前还没毕业,今年后半年正是大学的最后一年,即将进入医院开始实习。

    大学生,这个时候的大学生,那绝对是村子里的骄傲,目前整个方家坪走出去的大学生虽然不止方乐一个,可真正的本科生却只有这一个,这也是那天斜靠在门口吃葱就馒头女人说方乐是文曲星的原因。

    对小乡村来说,谁家里能出一位大学生,那真的是祖坟冒青烟了,是文曲星转世。

    半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方乐感染了肺痨,也就是肺结核,最初方乐还一直扛着,自己买药吃,前一阵子突然严重了,学校打电话,家里这边安排人把方乐接了回来,学校也给办理了休学。

    说到这儿就要提一下方乐的的家境。

    方乐的父亲早逝,是母亲一手拉扯大的,目前和二房的二儿子住在一个院子里。

    二房也就是方乐父亲的弟弟,这个时候的农村,有的兄弟分家之后会搬出去住,有的没能力,兄弟两三个人可能还会住一起。

    方乐的父亲是老大,早逝,留下一根独苗,自然是没能力搬出去的,现在的房子是老宅,是方乐的爷爷留下来的。

    两对面的格局,中间隔个天井,一边分别两个房子,方乐这边两间,二叔家占两间。

    这年头娶媳妇要求还是比较低的,不像二十年后,什么车子房子,大多数人嫁女儿还是看男方踏不踏实,身材高大,为人老实就是不错的对象了。

    农村这边,一辆自行车,三大件都算是比较高的要求了。

    二房,也就是方乐的二叔,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两个儿子都要比方乐大,大儿子今年已经27岁了,成家之后就搬了出去,自己盖了新房子,还把父母接了过去,老房子则留给了老二,老二今年24岁,成婚也有三年了,九十年代,关中这边不少乡村结婚普遍都比较早,过了二十五岁还没找到媳妇,都有人嫌弃了。吃葱的女人正是二房老二的媳妇,也就是方乐的堂嫂,堂兄弟两人住在老宅子。

    堂兄弟住在一块,这种情况算是比较少见了,可谁让方乐这边没能力呢。

    亲兄弟住一块都有矛盾,更别说还是堂兄弟了。

    原本方乐学习成绩好,考上了大学,两个堂哥和堂妹还有二叔都是很高兴的,照顾方乐的母亲也尽心,可谁想到文曲星生病了,还是肺痨。

    这年头村里人对这个病那可是很惧怕的,这个病那可是要命的,还传染,自从方乐被接回来,对面的堂嫂就没给过好脸色,整天念叨着肺痨鬼,生怕给自己一家人传染了。

    了解了这些,方乐章也能明白为什么原主人生了病没去医院治疗,而是接回了家里,祁远山给治疗着,原因很明了,没钱。

    那天祁远山走后,方乐章也见到了原主人的母亲,老太太是三十多岁才有的这个儿子,今年也有六十了,生孩子的时候留落下了病根,身体一直不太好,又把儿子拉扯大,积劳成疾。

    原主人被接回来之后,老太太也病倒了,这也是方乐章前几天都没见到所谓母亲的原因。

    父亲早逝,母亲生病,自己还是个肺痨鬼,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堂嫂还整天嫌弃,要不是张曦月,哪怕方乐章重生到了这具身体,可能都要再次一命呜呼了。

    老太太比较迷信,虽然生了病,也操心着儿子,托人问了神婆,说什么要冲喜。

    家里穷,方乐要是健康,自然不愁媳妇,这年头的大学生,那都不在农村找媳妇,找都找城里的。

    可患了肺痨,这个病在很多人看来那是必死的,三国时期的蔡文姬那不就是被许给了肺痨鬼,这戏文里面都有,说评书的也说,谁家愿意把姑娘嫁过来?

    张曦月却愿意,甚至为此还和家里闹翻了,一意孤行。

    张曦月这个姑娘看着文文静静的,其实性子相当烈,很有主见,自己决定的事情,几头牛都拉不回去。

    这几天以前的方乐一命呜呼,方乐章重生过来也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母子两个人都靠这个十九岁的小姑娘照顾着。

    是的,张曦月也才十九岁,说是结婚冲喜,其实也就是办了个简单的婚礼,娘家都没来人,年龄也不够领证。

    断断续续从张曦月口中了解了一些,方乐章自己也脑补了一些,大概对事情有了一个了解。

    父亲早逝,母亲一身疾病,自己还是肺痨,对面还有堂嫂嫌弃.......

    一时间方乐章都有些同情以前的方乐了。

    只是方乐章很郁闷,他怎么就到了这儿呢?

    原主人的家境悲惨,可方乐章的家境却是很好的,父亲是中医名家,工程院院士,母亲是副厅级干部,家里好几套房子,还有个医馆,日进斗金,母亲还是独生女,外公外婆那边也是一大笔遗产等着他继承呢,更何况还有一位省首富的干外公。

    刚学会开车,方乐章就整天把干舅舅家里的豪车换着开。

    要说上一世的家境是天堂的话,现在这家境绝对算是地狱了,从天堂跌落地狱,纵然方乐章心性不错,都气的想骂娘。

    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平行世界还是原本的时空,要是原本的时空,老爸可能也才刚出生吧?

    到时候是不是可以你管我叫哥,我管你叫爸?

    方浩洋方爷爷在不在,郭文渊曾爷爷在不在?

    爷爷奶奶在不在,曾爷爷方远晨在不在,是不是端着小马扎坐在蓬化村的村口侃大山,吹牛逼呢?

    曾爷爷的事还是爷爷告诉他的。

    也不知道自己突然不在了,老爸和老爸着不着急,姐姐方乐凝有没有念叨自己。
 

见一次面做3次在车上   车上最后一排搞我

    坐在房间门口,看着依旧稀稀拉拉下着的雨,方乐章一阵胡思乱想。

    都说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自己这是人在床上睡,睁眼就穿越?

    老子一点也不想穿越好不好?

    方乐章心中叹息一声,从今往后自己就是方乐了,章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