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句 > 正文

嗯~教官你好硬~不要了 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

发布时间:2021-10-16 10:18 已有: 位访客

徐莲瑛,人称【情歌皇后】。

    出道第一张专辑就斩获当年各大奖项中的最佳新人奖,是当年的新人王。

    第二张专辑,就成了那一年的女歌手里的销售冠军。

    然后,这个记录被次年出道的许初静的个人首专给打破了…….

    从履历上看,徐莲瑛真的很强。

    她的每张专辑,成绩都很能打,只有第三张专辑略微有所下滑,其余都是卖爆。

    当下的所有大奖,她也几乎都已经拿了个遍。

    ——荣耀加身!

    磁龙之所以可以称霸歌坛,在音乐领域做到全国第一,靠得就是徐莲瑛这位一姐,以及另一位顶级天王。

    当然,像赵薛秦这样的普通天王,磁龙还有一个。

    磁龙的可怕,在于它有三王二后!

    徐莲瑛来这种歌手竞技类综艺,那完全就是降维打击。

    毕竟《情歌王》这个节目明面上的最高荣誉,也就是【情歌王】这个称号罢了。

    而人家徐莲瑛,早在几年前,就是公认的【情歌皇后】了。

    有她相助,在很多人看来,赵薛秦已然稳赢。

    你看专业评审团那边,都已经全体起立了。

    几个表情比较夸张的乐评人,已经双手抱头站了起来,嘴巴张的老大,仿佛可以塞下鸡蛋。

    弹幕里也开始疯狂刷屏,全在打着徐莲瑛的名字。

    这便是情歌皇后的牌面。

    以至于现在都没人觉得舞台上的两支乐队有点夸张。

    现在他们觉得本就该如此。

    徐莲瑛个子娇小,站在儒雅的赵天王身边,颇有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也正是因为她身形和容貌的原因,很多人都觉得她长得很有亲和力,观众缘也一向很好。

    弹幕已经在疯狂刷屏。

    “啊,是徐莲瑛,我原谅菠萝了。”

    “准备好迎接视听盛宴了吗,朋友们!”

    “这不嗷嗷乱杀?这谁顶得住?”

    “柯铭现在已经笑疯了吧?说真的,这种节目真的配不上这种阵容,他赚大发了!”

    “狗导演,又让你爽到了!”

    等到赵天王和徐天后在舞台中央站立,他们只是抬手冲全场观众轻松地笑了笑,就传来了热烈的掌声与尖叫。

    咖位大就是好,都不需要暖场。

    大家见到巨星,自然而然就会兴奋与激动。

    而对于墨生人们来说,情绪就会比较复杂。

    “还好不是许初静,否则的话,舆论方面肯定又要搞事情。”

    “但是徐莲瑛被请来了也太夸张了,还以为撑死就是菠萝的小天后春晓呢!”

    是的,春晓虽然也贵为天后,但由于她是天后里最拉的一个,所以很多人都爱叫她小天后,或者天后守门员。

    墨生人们不由得开始担心起了骆墨,觉得他的连胜可能要就此终结了。

    这种阵容,已经不是纯粹靠歌曲质量就能取胜的了。

    他们先天自带的优势,不管是专业评审团那边,还是现场观众那边,很可能会打出史上最高分!

    甚至我们直接阴谋论一点:“节目组会让徐莲瑛加赵薛秦这种组合输吗?”

    可能吗?

    然后,我们再理性一点去考虑。

    “就算骆墨最终赢了,那也只会掀起新的风波。”

    舆论不会停的,攻击也不会停的。

    就因为她是徐莲瑛!

    网络骂战,绝对一触即发!

    此时此刻,两支乐队已经开始演奏起来。

    由民乐那边的古筝先开始,紧接着进入的,是笛子的声音。

    歌名开始在大屏幕上浮现——《情歌》。

    光是这个歌名,格调就够高了,震惊到了一大群人。

    说真的,平日里叫这个名字没啥问题,确切的说,地球上有很多歌手都唱过同名歌曲。

    其中,还有一首骆墨个人很喜欢的,是由梁静茹演唱的《情歌》。

    但这里是歌手竞技类综艺,节目名字就叫《情歌王》,你袁鹤文直接给歌曲取名《情歌》,那嚣张的感觉都要溢出来了。

    但偏偏由天王与天后来演唱,又没人能说什么。

    甚至还有无数人在赞叹:“霸气!”

    许初静倒是表情依旧淡然,没有任何紧张。

    她比徐莲瑛晚出道一年多,但她的首张专辑,就力压徐莲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徐莲瑛的业障心魔,做梦都想赢她。

    但奈何……..一次都没赢过。

    到了后面,许初静都懒得在女歌手的圈子里称霸了,直接跨界去演电视剧,然后又是一通乱杀,声望更高了。

    ——手下败将罢了。

    情歌皇后,那也只是一个领域里的皇后。

    她现在甚至还有心情点评道:“他们这首歌的整体风格,倒是跟你那天给我看的三首歌中的第三首,很相似。”

    “嗯,是挺像的。”骆墨笑了笑道。

    “只不过你那首歌其实是打了个擦边球,和爱情、情歌的主题,并不搭。”许初静道。

    “是,写得更多的是战场。”骆墨承认了这一点。

    那是一首歌名看着像情歌,但其实压根不是情歌的歌曲。

    “现在倒是突然有点后悔,如果拿出来用的话,倒是可以直接撞题材。”许初静笑了笑。

    这个气场强大的女人,是想直接一掌拍死他们啊…….

    此时此刻,舞台上已经进入到了间奏部分。

    不得不说,袁鹤文水平还是有的。

    中西合璧的难度很高,他完成的还算不错。

    间奏十分高昂,气势磅礴,把整首歌的调子给不断的往上推。

    这老头估计是铁了心要甩锅黄西山,他之前就嫌弃黄西山的歌词配不上自己的曲,有点过于婉约了。

    整首歌的走势果然如骆墨所料,b段一开始,赵天王就把音高给往上抬了。

    飙高音向来是现场比赛的大杀器!

    果然,观众们瞬间就听嗨了。

    “哇!我戴着耳机听得,直接被震撼到。”

    “可以啊,赵天王今天很强啊!”

    “压力现在来到了骆墨这边。”

    这个时候,骆墨与许初静也一起起身,走向了舞台通道处。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聚了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妆的地方,并检查起了设备。

    许初静看着骆墨,问道:“紧张吗?”

    她的眼神里带着些微的关切,还抬手取下了骆墨衣服上粘着的东西。

    这让一旁的女性化妆师心头一颤,她感觉自己嗑到了。

    “我为什么会觉得有点甜?”

    骆墨闻言,摇了摇头道:“实话实说,一点都没有。”

    此时此刻,舞台上的歌曲已经正式结束了。

    他们在通道处,可以听到外面专业评审团的点评声。

    ——舔得很千篇一律。

    许初静听着点评,看向骆墨,道:“如果我不来的话,你可能会在专业评审这里吃大亏。”

    骆墨神色轻松,道:“那必须要来,秋刀鱼毕竟不能白吃。”

    男人就是这样,都已经搞到手了,又不怕你临时跑。

    二人最近越来越熟了。

    许初静也不恼,只是道:“那我这出场费,倒是有点低。”

    一旁补妆的女化妆师心跳一直在加速。

    “不行!不能再脑补了!这就是正常的姐弟情!”她警告着自己。

    然后,她就看到了骆墨与许初静相视一笑。

    “啊我死了!”她在心中发出哀嚎。

    ……..

    ……..

    “让我们看看歌手赵薛秦与徐莲瑛的最终得分是——”此时,宁丹的声音传遍全场。

    “96.2分!”

    全场发出欢呼声,弹幕也开始陷入疯狂。

    “半决赛本来就有点压分,大家打分比较抠门,居然还打出了史上最高分!”

    “毕竟情歌皇后啊,这就是排面!”

    “疯了吧,这骆墨还唱什么?直接给这王炸组合颁奖算了!”

    “这拿什么比?这期已经大结局了呀!”

    在大家看来,骆墨估计也就拿91,92这样的分数,这从前面《小小》和《凉凉》的得分可以预估出来。

    这样一来,他观众分拿满分还差不多。

    虽然弹幕里都在这么说,觉得已是必输,但大家还是很期待骆墨的新歌的。

    比赛好像已经没什么悬念了,但帅哥还是要看的,好歌还是要听的。

    “输给这种组合,不丢人。”

    但她们并不知道,有个女人,不想他输。

    这一次,柯铭没有插入广告。

    他不想让气氛冷却。

    他要让整个节目的气氛,在此刻推向更高潮!

    舞台通道在此刻打开。

    整个舞台上,没有乐器,没有乐队,什么都没有。

    可是,当一男一女走出后,观众和专业评审们,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京城,某个爱戴金丝眼镜,被许初静视为是技师的女心理医生,正在收看着《情歌王》的半决赛。

    就是她,之前跟许初静说,要么彻底远离他,要么试着深入接触看看?

    无疑,天后大人选择了后者。

    “嚯,这可是你自己选的啊。”这位女技师在心中道。

    然后,她脸上就开始浮现出了姨母笑。

    并用自己修长的五指在电脑上敲击着键盘,发送起了弹幕。

    “我嗑的cp是真的!啊我死了!”

    一男一女在灯光的照耀下,走向了舞台的正中央。

    骆墨底气很足,迈着大步。

    你有袁鹤文,有徐莲瑛,有两支乐队。

    而我,有她一人便够了。

    此时此刻,所有不知情的人,都陷入到了无尽的震惊之中。

    “许初静!是许初静!”

    “她站在了骆墨这边!!!”

    ……童树身前的帷幔降下以后,孙奕面前的帷幔也就显得有几分鸡肋了。

    等到孙奕一张口唱男声的部分,帷幔就直接落了下来。

    不得不说,童树那得天独厚的嗓音,还是很具现场感染力的。

    除了雌雄莫辩外,他的那一份空灵、澄澈,宛若天籁。

    当然,地球上的周深近几年越来越火,除了他唱功足够强,声线足够特殊,还因为他…….足够沙雕。

    《凉凉》这首歌,是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片尾曲。

    这部由大幂幂主演的剧,骆墨是没有看过的,但歌是听过好多遍的。

    从歌词角度来看,这首歌为了和仙侠主题挂钩,是有堆砌辞藻之嫌的。

    风格上来看,走的是仙气飘飘,又带有点爱恨情仇的感觉。

    实际上呢,偏古风的歌曲,好像很多歌词的确比中国风要相对难懂一些。

    嗯,这里只指一部分歌曲。

    但整体来说,这是一首好听的对唱歌曲。

    原唱张碧晨与杨宗纬,前者是这种仙侠剧的歌曲大户,接了很多仙侠剧、古装剧的单子。

    她的个人声线的确很适合唱剧里的曲子。

    只可惜近几年最火的一次,是因为她生了个孩子。

    此时此刻,歌曲已经进入到了副歌部分。

    由童树率先开口,舞台上的雾气开始蔓延,宛若仙境。

    “【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

    化作春泥呵护着我。】”

    紧接着,孙奕便抬起了话筒。

    “【浅浅岁月拂满爱人袖,

    片片芳菲入水流。】”

    弹幕此刻又开始刷屏。

    “好听!童树的声音真是绝了!”

    “孙奕也可以啊,他这次的悲情还挺浓郁的!”

    “歌词有点看不懂啊。”

    “哎呀,古风类的歌词看不懂也正常,袁鹤文写的词,我就没一首看得懂的。”

    实际上,人都是双标的。

    特别是在敌我阵营比较明确的情况下。

    讨厌的明星宣代言:割粉丝韭菜。

    喜欢的明星宣代言:商业价值高。

    讨厌的明星没戏接:在家抠脚。

    喜欢的明星没戏接:精挑剧本。

    讨厌的明星接综艺:没戏乱投医。

    喜欢的明星接综艺:露脸即圈粉。

    你观众缘好,大家不会喷看不懂歌词。

    反而会想着:“袁鹤文平日里就是这风格,这明摆着就是拿他的风格来打他!”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善意的节奏,就这样被带起来了。

    骆墨看到这些弹幕,都是:“???”

    他一开始,还真没想那么多…….

    他只是单纯的脑补了一下,觉得童树唱这首歌,应该是能出效果的。

    骆墨只是单纯的百分百为自家小弟考虑而已。

    希望小树能通过这个节目的曝光,再圈一波歌迷,并打开国民度。

    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休息室内,赵薛秦听着这首歌,面色都跟着凝重了起来。

    因为歌曲的风格——真的撞了!

    徐莲瑛坐在他身边,也暗自皱眉道:“这个骆墨是故意写了一首袁老师一惯的风格吗?”

    这种辞藻的堆砌,还真被他玩会了。

    这乍一看吧,比袁鹤文还会堆!

    赵薛秦看了一眼个子娇小,保养得很好的徐莲瑛,摇了摇头道:“不清楚,他毕竟从来不按套路出牌,摸不透他。”

    但撞风格的事实已经摆在了这里,而他们又正好将在《凉凉》结束后登台唱歌。

    好在徐莲瑛前来当帮唱嘉宾,给了赵薛秦底气。

    天王加天后,怎么都该把孙奕加童树给碾过去了吧?

    以徐莲瑛的人气与威望,她一亮相,观众们估计就已经开始万分激动了。

    一激动起来,早就忘了前面唱了什么了。

    “不过还别说,一个男的唱女声,这种表现形式还是挺讨巧的。”徐莲瑛笑了笑道。

    作为磁龙一姐,她是站在高处去点评童树带来的表演的。

    在她看来,如果再过几年,这个嗓音雌雄莫辩的年轻人发展的更好了,或许还能带来些压力。

    但以目前的他来说,构不成多少威胁。

    但要说现在谁最好奇骆墨的帮唱嘉宾的身份,那肯定就是赵薛秦和徐莲瑛。

    “是新虞的那几个一线歌手中的某位?还是说去请了其他公司的外援?”他们想不明白。

    在他们看来,按理说,骆墨和童树合唱,在观众那里或许比一线歌手帮唱还要讨喜。

    “他这步棋,明显下错了。”

    ……..

    ……..

    舞台上,童树和孙奕已经开始了最后的收尾。

    整个表演的舞美做的很好,特效与雾气相互叠加,营造出了桃花纷飞,仙气飘飘的感觉。

    在最后一句“【吾生愿牵尘】”的和声中,整首歌曲也就唱完了。

    和声里,童树的声音效果也是极佳的。

    他真的是个很好用的工具人,他的嗓音在和声里近乎百搭。

    该惊艳的时候能惊艳,该辅助的时候又能辅助。

    宁丹在此刻上台,专业评审们该开始点评了。

    一个叫曾敏的女性作词人笑着道:“现在看来,本场半决赛,是骆墨工作室全体出动啊?”

    童树拿起话筒,虽然声音不大,但却有力地道:“没有没有,李俊一还没来。”

    这让很多专业评审微微一愣,在心中道:“李俊一是谁?”

    那些把《创造偶像》给全程看完的观众已经在弹幕中激动起来了:“团魂!这就是团魂!”

    骆墨在休息室内看着童树,也觉得他成熟了一些。

    以前那个胆怯而又不敢发声的少年,现在也会站出来为同伴出声了。

    那个以前只会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然后默默洗碗的少年,或许马上也能独当一面了。

    这让骆墨觉得自己的思路是正确的。

    这段时间里,他安排童树和李俊一积极参加综艺。

    一方面是为了曝光度,另一方面就是历练一下。

    现在的综艺多坑啊,特别是一些真人秀里的老油条,就爱戏弄人。

    很明显,还是有点效果的。

    一位乐评人接话道:“童树的助阵,的确是很大的惊喜,你的嗓音我很难用言语表达,我个人非常喜欢。喔对了,你那张专辑里的所有歌,我都买了。”

    “谢谢。”童树很有礼貌地道。

    这个在《创造偶像》里同样没有出道的少年,现在发展的远比男团nine-t要好。

    宁丹见时间差不多了,便道:“那么,让我们看一下歌手孙奕与童树的最终得分是——”

    “90.1分!”

    虽然分数比《小小》低,但这又是一首在专业评审团那里超过90分的歌曲!

    其中,有表演顺序的优势,同时,还有童树的特殊加持。

    等到二人下台,黎戈和魏冉立刻站起来,用力地拍打了一下童树的肩膀。

    他们和童树已经好久没见了,能看到他身上的成长。

    “好小子,越来越厉害了啊!”黎戈夸了一句。

    童树对此还有点不好意思。

    虽然这两位明星导师输给了曾经的练习生,但这俩老男人向来心宽体胖,完全无所谓,甚至还有点欣慰。

    因为骆墨他们自认教不起,但童树是一直被他们当学生看待的,也由衷的希望这个单纯善良的少年,能在歌坛发展的越来越好。

    等到童树和孙奕在观众席上落座后,直播里又要开始插一段广告了。

    赵天王登台前,舞台上需要进行一些特殊的布置。

    同时,这一次他一口气带来了两支乐队。

    确切的说,是袁鹤文铁了心要做一次大突破。

    这一次,他搞得是民乐与管弦乐的结合。

    这种风格,地球上也有不少人搞过,搞得好的并不多,但如果真的结合的比较和谐,那效果还是很炸的。

    两支乐队在此刻上台,坐在舞台的两边。

    一边是旗袍与唐装,一边是西装与礼裙。

    颇有一种东西碰撞之感。

    等到广告结束,直播里的观众们看到了这些后,一个个都愣住了。

    “腿!好多腿!”

    “卧槽,这么大排场啊?”

    “哇,看着很带感啊,东方与西方的碰撞!”

    “这是要放大招的节奏啊,莫名有点期待。”

    除此之外,无数人最好奇的就是——赵天王的帮唱嘉宾到底是谁!?

    在半决赛前的这段时间里,传出了太多消息了。

    这种【遛人】行为,还真把大家的好奇心给勾起来了。

    最主要的是:“到底是不是许初静!?”

    许天后太火了,不仅仅是在歌坛火,她演的那两部电视剧也是这几年的大爆款。

    人气、热度、口碑、国民度…….她全是顶级。

    《情歌王》就算现在屡屡打破歌手竞技类综艺的纪录,但如果许初静能来,依然会给人一种屈尊之感。

    这,就是顶级天后的位格!

    同时,骆墨与菠萝的矛盾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许初静是否真的会站在菠萝那边呢?

    舞台通道在此刻打开,雾气氤氲,灯光朦胧。

    大家看到了一男一女的身影。

    弹幕很快就开始刷了起来。

    “不是静姐,静姐身高168,这个矮了,撑死一米六。”

    “失望!”

    “失望+1!”

    而当大家看清楚女歌手的长相后,那些发失望的人减少了一大批。

    “我靠!是徐莲瑛!”

    “牛逼了啊,磁龙一姐都来了!”

    “虽然没有许初静,但徐莲瑛也很香啊!”

    “哈哈,从无比失望变为了一丢丢失望!”

    看吧,观众其实也蛮好哄的。

    当然,也因为噱头够劲爆。

    菠萝一哥,加磁龙一姐。

    这等于是娱乐圈里的四大公司,有两家直接在歌坛领域里派出了王牌!

嗯~教官你好硬~不要了 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

    四大公司平日里争的你死我活,这种级别的合作,其实也算得上是活久见系列了。

    观众们都猜不出来,菠萝究竟付出了多少代价,才能请来磁龙一姐?

    这是真正的王炸组合啊!

    这阵容,你骆墨拿什么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