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 > 正文

想吃你身上两颗的葡萄 全是肉的糙汉文阅读

发布时间:2021-09-04 11:12 已有: 位访客

秦栎在寺庙中缓慢的走着,并没有急,因为周围没有一个管事的,所以秦栎一直走到了大雄宝殿外。
  
  但是就在他准备进入大熊宝殿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阵赶路声。
  
  “不知这位道长,来我寺的目的是。”
  
  秦栎缓缓回头,看到的是一位中年和尚。
  
  “法师是?”
  
  “贫僧乃本寺知客圆真。”中年僧人缓缓说道。
  
  “贫道秦栎见过法师。”秦栎说道。
  
  大雄宝殿正在敬香的香客也看到了门口的秦栎,实在是秦栎的这一身在寺庙太显眼了,别人就是想忽视都不行。
  
  中年僧人见秦栎气度非凡,所以也没有立马驱逐,而是有礼貌的问道:“不知秦道长,来我寺的目的为何?”
  
  秦栎看着中年僧人身后的武僧,不禁笑了笑,然后说道:“法师不必紧张,贫道此来并不是找贵寺的不痛快,而是来和贵寺方丈商量一件事。”
  
  “何事?道长可先说出来,我再决定是否给道长向方丈通传。”中年僧人双手合十平淡的说道。
  
  秦栎笑了笑然后说道:“贫道想借贵寺大雄宝殿一席之地给贫僧暂居。”
  
  秦栎话说完,随即双手合十,身后凸显佛光,一身道袍消失不见,秦栎变成了一个和尚的模样。
  
  罗汉显世,天边突然出现一片金光,绵延数万里,比他突破时的异像还要大。
  
  大雄宝殿内梵音阵阵,那些佛陀造像仿佛活了过来,也发出了金光。
  
  一时之间,人间宛如变成了佛国,大兴善寺的僧人看着秦栎,如同看见了心中的信仰,愣在了当场。
  
  而更远处的人则看着天象,张大了嘴巴。
  
  十几个呼吸后,秦栎见已经达到了想要的效果,随即也就分开了合十的双手。
  
  当他分开双手,身上的袈裟随即变回道袍,头发重新生出变成了道髻,手里又重新拿回了拂尘。
  
  但是秦栎身上的异像虽然消失了,但是天地之间的异像却没有消失,身后大雄宝殿之中的异像也没有消失。
  
  “师叔,你看?”
  
  中年僧人身后的武僧叫他看天边的霞光,还有那变得一片金黄的祥云。
  
  “圆真法师,不知贫道可否借贵宝地一用。”
  
  中年僧人看着变回道士模样的秦栎,一脸的震惊,颤颤巍巍的问道:“敢问道长,刚才那是怎么一回事?”
  
  “贫道早年间得过一次造化,侥幸得证罗汉果位,只是因为和贫道所修不符,所以贫道练了一具身外化身,把果位放到了化身之上,如今罗汉果位逐渐圆满,贫道想借贵寺一地供奉。”
  
  “弟子拜见罗汉尊者。”
  
  “弟子见过罗汉尊者。”
  
  “弟子见过罗汉尊者。”
  
  中年僧人带头行礼,随即殿中的僧人也都跟着行礼。
  
  “起来吧,贫道只是来商量事情而已,你们不必行如此大礼。”秦栎大手一挥,用法力把他们拖了起来。
  
  “不知尊者法号?”
  
  “无法号。”秦栎想了想然后坦然的说道。
  
  秦栎不可能把秦栎这个名字当作罗汉的法号,但是他也不知道用什么当法号,所以也就没有乱说。
  
  “这?”中年僧人为难的说道,说完还回头看了一下从僧人。
  
  这罗汉尊者没有法号,这怎么说的过去。
  
  既然已经知道秦栎是一位罗汉尊者,他们自然不会再称他为道长,这可是一位在世大能,如何能把他就怎么简单的让给对头。
  “尊者,稍等,弟子这就去叫方丈。”
  
  “不用了,老衲已经来了。”
  
  中年僧人话音刚落,走廊转脚处便走来了一众老僧。
  
  领头的是一位颇有些修为的老僧,一身佛门气息浓厚,已经达到修行的边缘。
  
  寺内的异像那般大,他们如何会看不见,早在异像发生的顷刻,他们便从房中走了出来。
  
  这走来的一众老僧全是大兴善寺的高层。
  
  “圆真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寺中会出现这等异像?”领头的那位老僧走近问道。
  
  “拜见方丈。”圆真行礼道。
  
  “方丈师叔,刚才的异像全是因为这位罗汉尊者显世所致。”中年僧人指着秦栎说道。
  
  老僧看了一眼秦栎然后说道:“胡说,这位年轻人明明是道人,如何是我佛门中人?圆真你莫不是糊涂了。”
  
  “方丈师叔容禀,此乃弟子亲眼所见,在场的香客与弟子也看到了,弟子绝不会说慌。”圆真急着说道。
  
  老僧看着眼前不似在说慌的圆真,然后又看了一眼周围的香客,他们现在的目光确实都在眼前这位年轻道人的身上。
  
  “难道?”
  
  “不知道长,对于他们所说,你又何解释?”老僧直接问道。
  
  “他们所说并无不妥。”秦栎淡淡的说道。
  
  听着秦栎的话,老僧眉头一皱。
  
  “不知道长来我寺有何事?”老僧瞩目秦栎良久然后问道。
  
  “借地。”秦栎简单的回道。
  
  “借地?”老僧有些莫名其妙。
  
  “方丈,是这样,尊者想在我寺暂居。”
  
  接着圆真又把秦栎刚才与他说的话一并说了出来。
  
  老僧听到圆真此话,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向秦栎说道:“这位道长先容我等考虑一二,再做出答复。”
  
  秦栎眉头一皱,这一来一去还讨论个没完了。
  
  “贫道借地一年,一年之后便会走。”秦栎说道。
  
  说罢,也不等众多老僧的回应便转身径自走入了大雄宝殿,来到了最里面,他先是对释迦牟尼佛像行了一礼,然后才又回到大雄宝殿的两侧,罗汉造像处。
  
  大雄宝殿两侧共足有十八罗汉,一侧九尊。
  
  秦栎看着伏虎罗汉的位置,随即说道:“老兄,挤一挤。”
  
  话音落下,从秦栎的身体里便走出了一尊金身罗汉,和秦栎长得一模一样。
  
  秦栎在伏虎之后加了一处神坛,把自己放了上去。
  
  化身站在上面之后,金光一闪随即变成了雕塑的模样。
  
  秦栎看了一眼自己的造像,然后便回了头,这时那群老僧再也不怀疑秦栎的身份。
  想吃你身上两颗的葡萄  全是肉的糙汉文阅读
  “弟子拜见尊者。”
  
  “起来吧,我暂居大兴善寺并不会白待,你们若是在修行上有什么不明白的,大可以来问我。”秦栎说道,但是手却是指的那处金身造像。
  
  那化身之内虽没有意识,但是有本能,解答几个佛门小辈的疑难还是可以做到的。
  
  “我会在大兴善寺居住一年,在此期间你们都可来问我。”
  
  说罢,便向门外走去,没走几步便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