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 > 正文

惩罚小核不停高潮H 吸住小核到抽搐

发布时间:2021-10-16 09:58 已有: 位访客

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这些人都不能放走,免得他们互相串通。

    佐伊他们带回徐腾,把问出的内容告诉厉墨寒,厉墨寒听说最后下达命令的人是郑铉海,非常的震惊。

    “上午我在南宫参加会议,还见过这个郑铉海,他为什么要下达这样的命令?难道他和陈威之间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带着这一疑问,厉墨寒当即对着电脑,开始破解莱城通运集团的资料。

    他要黑入郑铉海的个人电脑,看看能不能找到和案件相关的线索。

    没费多少时间,厉墨寒顺利黑入莱城通运集团,从集团内部搜索出一些和詹家有关的文件。

    看了内容是通运部门取得詹家地权使用的相关文书,也就是说,詹家原来的主宅那片土地的所有权,都属于莱城通运。

    会不会是因为莱城通运想要用那个地皮做交通开发,所以才让居民全都闭口不提詹家灭门案?

    是为了对开发计划做保护?

    事情可能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厉墨寒又成功侵入郑铉海的私人电脑。

    在他的个人电脑中,他发现了一个加密文档。

    破解加密文档,厉墨寒在文档内发现了一些照片。

    前面查过斩影父母家人的照片,记得他父母的模样,所以此时看到斩影母亲的照片出现在郑铉海加密文档里,才让厉墨寒觉得惊奇万分。

    郑铉海怎么会保存斩影母亲的照片?

    从照片上看,斩影母亲那时候还很年轻漂亮,笑颜如花,每一张都有一种明星写真的感觉。

    看到后面,厉墨寒还发现一张合影。

    合影上是两个男人和斩影母亲的合影。

    其中一个是年轻时候的斩影父亲,另外一个男人,便是十年前的通缉犯陈威。

    看完所有照片之后,厉墨寒推测出一个大胆且惊人的结论。

    “佐伊,我应该找到凶手了!”

    “谁?”

    “就是他,郑铉海!他可能就是十年前的通缉犯陈威!”

    佐伊看向照片里的男人,惊道,“不会吧,他要是通缉犯,为什么会变成郑铉海?郑铉海可是整个D国通运事业的巨头,掌握着国之运输命脉的人啊!”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变成郑铉海的,但是如果这个推论成立,那就说明,这个人的反侦察能力非常高深。

    “当时能躲过警方调查,改头换面,切换身份,这本就不是容易的事。

    “他变成郑铉海之后,手握权力就可以轻易消除证据。

    “为什么水城镇档案室里的档案会消失?

    “为什么水城镇的老百姓都不敢提那件事?

    “一切都可以说明,是郑铉海运用他的手段和能力办到的。”

    听着厉墨寒的分析,佐伊越发的崇拜他的谋略和智商。

    “老大你分析的有道理,郑铉海一定一直都想找到詹家遗留的那个血脉,他查清楚斩影就是詹家的漏网之鱼,所以才会在他父母忌日这天设下埋伏。”

    “没错!他想把斩影干掉,那样的话,他就能高枕无忧。”

    佐伊点点头,又问,“那郑铉海就是陈威,杀害自己的朋友一家,难道他就没有任何愧疚?”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愧疚之心?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年轻时候也爱慕过斩影母亲,可惜对方嫁给了斩影父亲。

    “爱而不得,所以才会做出有悖人伦的事,才会丧心病狂杀死那么多人。”

    佐伊听完点点头,“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这些证据还不足以指认他,必须要找到更有力的证据,证明他就是陈威。明天你带人去查查陈威还有什么家人,只要能找到,就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要求他们做鉴定。”

    “我明白了,明天我就去找!”

    商议好下一步行动,厉墨寒返回下榻的酒店。

    见到妻子后,他把查到的事情都告诉她,夜晚晚了解过整个事情,很是震惊。

    “如果那郑铉海就是陈威,这次的案子可不好处理了!”夜晚晚说道。

    “没有什么不好处理的,只要他犯了罪,就该受到惩罚。处理掉他,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D国的通运事业不会因为他下台而瘫痪。”

    厉墨寒已经决心要严惩凶手,这件事拿到证据后,他也会和裴衍总统商议。

    “嗯,你说的没错!他应该为詹家那么多人命负责!”

    “对了,斩影那边怎么样了?醒了吗?”

    “我回来的时候还没有,等明天看看吧!蓝幂在那边陪着他,还有手下在把守,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

    医院。

    斩影醒来已经是后半夜,他睁开眼睛,思绪回笼,发现自己躺在医院。

    病房里很安静,有输液器在滴答滴答,还有心电监护仪的数据在一闪一闪。

    本以为病房只有他一个人在,但是一转头,他便看见坐在旁边沙发上的女孩。

    是蓝幂!

    她怎么会在这?

    蓝幂此时正在打瞌睡,脑袋一点一点,往下滑。

    滑到一定地方,顿了一下,自己被自己惊醒。

    看见蓝幂抬头,斩影马上闭上眼睛继续装昏迷。

    蓝幂清醒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观察输液器里的药液还有没有了?

    刚好最后一袋要完了,她赶紧起身按铃叫护士。

    护士收针离开后,蓝幂检查一下仪器,又看看斩影的俊脸,确认他没什么,她才安心的坐回沙发里。

    接下来,蓝幂开启了自言自语模式。

    “喂,斩影!本公主照顾你,是你的荣幸,知道么?我连我爹都没这么伺候过呢!”

    蓝幂抱起手臂,想了一会,又说道,“你也真是太幸运了,能遇到我这么好的姑娘,你居然还拒绝我?现在受伤了吧?这就是你拒绝我的下场,知道么!”

    可能只有在斩影睡着的时候,蓝幂才好骂他。

    “你个混蛋啊!为什么在那么多人面前拒绝我,我很没面子唉!要不是知道你家里发生的事,我这辈子肯定都不会再理你了,哼!”

    一个人气呼呼的说了一会,好像心里好受多了。

    时间太晚,蓝幂困了,小心翼翼的趴在床边,眼皮一碰上,很快就睡着了。

    听见女孩发出清浅的呼吸,斩影确认她已经睡着,才缓缓睁开眼睛紧接着,佐伊代表厉墨寒,从休息室里走出来。

    这些人看到佐伊的时候,有人认出他就是下午去巷子里打听情况的人。

    “各位老乡不要紧张,我们不是坏人,今天叫你们来是想了解一个案子的案情,如果你们老老实实回答,就能获得这里的奖品,可以高高兴兴回家。

    “但是,如果你们不肯配合,那对不起了,隐瞒不说的人,我们肯定要严重处罚!听见没有?”

    佐伊拍桌,众人全都一震,没人敢提出异议。

    “好,听好了,我要问的是,水城镇这里,十年前是不是发生过詹家灭门案?”

    居民们全都点头说是。

    “好,那就来说说,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主动交代的,会额外奖励现金!”

    佐伊将一打打现金摆在桌上,这些居民们豁出去了,与其因隐瞒而丧命,倒不如老实交代领奖品回家去。

    “我说!我先说!”

    有个胆大的居民举手说,“十年前詹家的人都被害了,詹家家主和他的老婆,还有两个儿女,还有几个下人,全都死了。据说是詹家管家亲眼目睹了凶杀过程!杀他们的好像是叫陈威的人。”

    “我也要说,他们家也不算是灭门,听说詹家大儿子当时不在本地,死亡名单里没有他。但不知道他后来去哪了。”

    “我我我!我也要说,我那天也去现场看了……”

    就这样,这些居民们争先恐后的描述了当年的案子。

    厉墨寒坐在后面,仔细的听着这些人的讲述,大概也摸清楚情况。

    佐伊又问,“你们说那个陈威是詹家家主的朋友,时常来水城镇,那么为什么要加害他们一家?”

    “听他们家管家说,是因为陈威见色起意,打起詹夫人的主意,然后还杀了她,一双儿女看见,孩子也没逃过厄运。詹家家主为了给家人讨回公道去找他,也被他残忍杀害。”

    佐伊又问,“陈威作案后,至今都没有抓到,有谁知道他的下落?”

    居民们纷纷摇头表示不知道。

    “警方当时通缉也没有找到他,谁知道他变成什么样了?”

    佐伊继续问,“好,那我再问你们,为什么我最开始找你们询问情况的时候,你们全都闭口不答?并且个个躲着我?”

    这些人不少都低下头,好像是有难言之隐。

    “希望你们都老实回答!隐瞒对你们是没有好下场的!”佐伊警告道。

    其中有个五六十岁的男人,胆子比较大,站起来说,“早几年,我们也谈这件事嘞,但是前两年开始,那些人就不许我们再提了,谁提谁遭殃。”

    “那些人是谁?”

    “叫金哥的人,带着一帮打手,他们挨家挨户来打砸警告,我们都被搞怕了。”

    “哪里能找到金哥?”

    “就在三里桥那一带。”

    “好,今天我找你们聊的一切,希望你们都能保密!你们每个人回去都能从这里领一份礼品,外加一份奖金!都走吧!”

    接着往下聊,也没有更多新内容,佐伊让手下们给这些人分发奖品。

    居民们领到礼物和奖金才相信这些人没有害他们,只是单纯想了解情况。

    放走这些人之后,佐伊带人前往三里桥。

    手下们不负众望,不出两小时就把那个金哥抓到。

    金哥被押到跟前,满脸惶恐,不知道为什么抓他?

    “你就是金哥?水城镇这一片区都归你管?”

    “是是是,不知道几位是什么人,叫我来做什么?”

    “我问你,要老实回答!为什么你要让当地所有居民都闭口不谈十年前的詹家灭门案?”

    佐伊问出问题后,金哥先是一愣,随后狡猾的说,“原来是这个问题,不让他们以讹传讹而已。”

    “我要听的是实话!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如果不老实说出来!一槍崩了你!”

    金哥都没看清佐伊的手里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武器,槍口已经对准他的眉心。

    金哥吓得脸色煞白,“大哥……大哥别开槍……我也是替人办事……”

    “替谁办事?”

    “是水城镇通运分部的部长徐腾徐部长,是他吩咐我这么干的!”

    佐伊了解过后,让人先看押金哥,然后将问出的消息全都向厉墨寒做汇报。

    厉墨寒听完,点点头,“好!那就倒着往上查,我要看看是谁能只手遮天,瞒天过海!”

    通过调查,他们查到那位徐腾部长的行踪。

    莱城市区一家夜总会,佐伊带人来到这里,在包厢里,找到正在左拥右抱的徐腾。

    佐伊他们将包厢里的女人全都赶出去,徐腾见他们来势汹汹,警惕的问,“你们什么人?想干什么?”

    佐伊等人已经将包厢占满,徐腾想掏手机打电话,但手机被一脚踢飞。

    佐伊的武器对准徐腾,徐腾吓得动也不敢动。

    “从现在起,我问你话,你要如实回答。”

    “好好好……”

    徐腾点头如捣蒜。

    “我问你,你是不是认识金哥这个人?说!”

    槍口猛的一抵,徐腾大叫一声,“是是是,认识认识……”

    “十年前詹家灭门案知道吧?为什么要指使金哥去威胁水城镇的老百姓?”

    徐腾听他问出这番话,震惊的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老实说!不然我开槍了!”

    徐腾听见槍上膛的声音,只觉下面裤子一热,他被吓尿了。

    为了保住命,他不得不说,“别开槍!我说……我说……是上头的命令……”

    “什么上头?”

    “莱城通运总部的命令。”

    “莱城通运总部?要是让我知道你在故意说谎,我就让你脑袋开花!”

    “没有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

    “总部的哪个人下的命令?为什么要下达这种命令?”

惩罚小核不停高潮H 吸住小核到抽搐

 
    “是我们老总亲自打电话给我……我不知道为什么要下这种命令,我也只是按照他的吩咐!”

    “你们老总,难道是郑铉海?”

    “是……是他……”

    佐伊收回武器,放开徐腾,命令手下,“先把这个人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