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 > 正文

乱臣俯首肉补全 公主殿下 玉U势铃铛

发布时间:2021-10-18 10:20 已有: 位访客

“公主!”

    春怀惊呼一声,她想要扑过去,可是没有机会,只能眼看着慕长欢中了一箭,司徒珏瞧见了也是花容失色,她想要当即喊了一声,“来人,保护公主!”

    慕长欢只觉得胸口闷痛,若非是沈故渊给她的这个软猬甲,这一箭,差不多要她半条命,若是再来几个人刺杀,只怕她这条命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这个司徒珏真是个疯子,她是将司徒家全部都丢弃了么?

    慕长欢目光深邃地看着眼前的女子,顿时紧紧攥着手边的鞭子。

    “来人,来人啊,公主受伤了!”

    她眼中猝不及防的惊慌看得慕长欢有些不确定,她是在演戏还是真的不知情。

    “保护公主!”

    曹将军大吼一声,带着人同刺客打成一团,司徒珏浑身都在发抖,那种恐惧是演不出来的。

    春怀紧紧按住了慕长欢的胸口,指尖冰凉地想要查看慕长欢的伤势。

    慕长欢握住了她的手,眼中是一种肯定。

    她还没来得及交代,忽然勾爪叮叮当当地锁住了马车的四周,听着马车发出难耐地哼唧,慕长欢按住了春怀的手说道:“他们要拆了马车,这是有准备的刺杀!”

    慕长欢看了眼司徒珏说了句,“司徒小姐先走,本宫不想连累你!”

    司徒珏确实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慌,随后她将斗篷拆下来,顺手抽出了慕长欢大红色的斗篷,披在了自己的身上说道:“我扮作公主逃出去,他们会去追我,春怀,你陪我一起,只要把人引走了, 这伤能治!”

    这是司徒珏早就准备好的办法么?

    她想办法引走其他人,还将春怀也带走,倒时候她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又或者……

    “司徒珏说过司徒家上下愿意用命保护公主!公主保重!”

    她从不穿如此娇艳的颜色,她们两个身形相差不多,若是她披上了慕长欢的衣服,再有春怀护着,只怕还真能将人引开。

    那一刻,她做了决定。

    春怀确实不肯。

    “我不能离开公主!”

    “只有将人引走,公主才能活,春怀,司徒家一百多口的命,我不会害公主的,信我一次!”

    春怀还要说什么,可是慕长欢拍了拍她的手背。

    她倒是想想要看看司徒珏是不是真的疯了。

    “小心一些!”

    春怀原本是不愿意地,可她刚才看了下,慕长欢虽然脸色苍白,可这一箭并未伤到慕长欢的要害,慕长欢故意用她的手指蹭了一下软甲,让她明白自己得意思。

    还没说完,整个马车发出一声即将撕裂地木头崩裂声,春怀赶紧答应下来,说道:“我听公主的!”

    说完,司徒珏披上了慕长欢的斗篷,直接掰断了箭矢按在胸口,将自己裹地十分地严实,这才在春怀的搀扶之下逃离了马车。

    马车应声而散开,慕长欢也随即从另外一侧跳了马车,她扑在地上,身上罩着司徒珏的斗篷,整个人扑在旁边的额草地上,好似晕过去了一样。

    而曹将军看到身后的一幕,目眦欲裂,大吼一声就要带人冲杀像扮作慕长欢的司徒珏身旁,而他刚要跑过去,那些要杀慕长欢的人也随即冲了过去,背地里慕长欢将一切都看在眼中。

    她的心忽然很疼。

    这些人是真的要杀人的,司徒珏知道,而她只是死死护着自己的脸。

    司徒珏这是用自己的命证明刺杀这件事情与司徒家无关!

    难道她想错了?

    慕长欢来不及多想,刚要站出来自证身份,救出两人,忽然远处激射而来一排弩箭,追杀司徒珏的那些刺客成排的倒下。

    刺客们顿时晃了,他们转身的功夫,就听到太子冷硬地声音传来,“全部杀了!”

    谁说太子性情柔软的?

    那都是没见过此刻的太子,宛若杀神,很快对方看到了红色的信号,所有人开始撤走,而太子一边让曹将军带人去追,自己则是扑倒了慕容珏的面前,半跪在地上喊了一句,“阿姐,孤来晚了!”

    司徒珏吐了一口血沫子,更是将太子吓得三魂不附体。

    刚要在喊一句,慕长欢赶紧从马车后面站出来。

    “本宫在这儿!堂堂太子不是要哭鼻子吧!”

    太子远远看到了慕长欢中箭,看到慕长欢被人包围,他是真的慌张害怕,直扑过来也来不及辨认司徒珏和慕长欢谁是谁了,只是看到了春怀便认为她扶着的人是慕长欢罢了。

    “阿姐,你这……”

    太子有些发懵,慕长欢只是叹了口气说道:“那是司徒二小姐,她想替本宫引开了敌人,只是身体不好跑的不远。”

    是的,春怀扶着二小姐,两人跑了不到十米,司徒珏便崴脚扑在地上。

    其实这么远的距离,即便他们发现了那不是慕长欢也足够时间杀回来了,不过慕长欢还是要感激司徒珏舍命救她的心思。

    司徒珏似乎也缓了一口气,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将兜帽取下来,露出她那张惊心动魄的美貌面容来。

    稍微整理下头发,对着太子行礼说道:“小女司徒珏见过太子,太子金安。”

    太子看着她的模样稍微愣了片刻,随后冷哼一声说道:“来人,将她给孤捆起来,竟然敢欺骗孤,欺君之罪,你可知道是死罪!”

    在看到慕长欢的一瞬间,太子有些惊喜也瞬间知道慕长欢被抓走的消息是被眼前人给扣下的。

    所以他更加的生气。

    “太子,我家小姐救了公主,怎么还要死罪?”

    太子哼了一声,看也不看小陶一眼,直接说道:“若是公主伤了一根寒毛,你们司徒家都得死,如今只罚你一人,你还有话说?将这个啰嗦丫头同她的主子一起关起来。”

    这……

    司徒珏倒是始料未及,一双美眸不由得看向了慕长欢。

    可是这一次慕长欢没开口。

    司徒珏在最后一刻救慕长欢的性命,也许是想要用自己一人的性命来保全整个司徒家,之前司徒珏便做过这样的事情,所以这并不能证明自己三番两次被人刺杀的事情与她无关,抓她是应该的。

    司徒珏想要求情,可是太子的态度很坚决。

    她看出来了,便也放弃了。

    认命地伸出手去,任由旁人将她捆上。

    慕长欢瞧见司徒珏有些可怜,而她身体一向不太好,刚才吐了一口血,如此未免有些残忍,便主动说道:“不必捆着,只是将她带下去看管起来就是了,在给她找个大夫,身体不好要好好看看。”

    “阿姐!”

    太子显然是觉得慕长欢太过温柔了。

    慕长欢微微摇头,太子便不说话,只是有些怨恨地看着司徒珏被带走。

    等到没了其他人,两人才坐在一辆马车上,将最近的事情通了个气儿。薛如雪死了,是被人用毒针杀害的,算了算时间就是慕长欢被抓之后。

    太子忽然问了句,“姐夫之前问过,他怀疑薛如雪怕是知道谁绑架了阿姐,这才被杀,阿姐对这件事情可有头绪?”

    曹将军他们去抓人,跑了半个山,人早就没影了,这些人很熟悉这山里的地形。

    司徒家的人推说这是山里的山匪,以前经常要到山里面闹上一出,劫财劫色,也许这一次也是瞧见有两个美女同乘,这才下手。

    慕长欢知道他们就是在敷衍自己 ,对方上来便射了自己一箭,可见是早就准备好了角度和时间,一切都是那么的精准。

    司徒珏掀开了车帘,刚好那个洞瞧见了慕长欢的胸口,这便一箭射了出来,中了慕长欢的胸,若非春怀给她的软甲,只怕她现在非死即残。

    “这群人穷凶极恶,一定是齐越人,他们定是狠毒了阿姐,阿姐放心,孤一定要荡平齐越,给你报仇……”

    慕长欢按住了太子将司徒瑾保护自己被抓的事儿说了出去。

    她配合司徒珏便是不希望这件事情被传扬出去,司徒瑾毕竟是云英未嫁之身,若是传出去,对她的名声没有半点好处,司徒家只怕也从此交恶,这不是好事儿。

    “那个司徒珏一脸聪明模样,定然是心中有鬼,阿姐之前并未被刺杀过,跟她在一起才几日便已经两次,还都差点得手,她真不是个一般女子。”

    呵呵!

    慕长欢冷笑了声,将这几日她偷偷溜出去的事情说了出来。

    太子不得不再次审慎司徒珏这个人了。

    而此刻司徒珏并没有被关到牢房里面,而是由慕长欢做主直接在司徒家被关了起来,她仍旧住在自己的院子里,只是外面都是有太子的守着,保证她不能离开,外面的消息也绝对穿不进去就够了。

    这次可不是慕长欢心软而是司徒将军和李夫人跪求求来的。

    司徒珏刚刚走了没有几步路直接吐血昏倒了,这一下,基本不用审了,直接被带去治病了。

    司徒将军和夫人愁容满面地在门口守着,大夫出来了说她是急火攻心,大怒伤肝,这一次只怕要昏睡好些个日子了。

    李夫人自请到牢房里照顾女儿,话里话外还要提起失踪的司徒瑾。慕长欢缓了一口气,春怀还想问慕长欢做了什么,就听到外面忽然落了一个影子,他推开了窗子,刚好射入一张纸条,刚好就落在慕长欢的手边,这一定是个高手,春怀都不知道的保护慕长欢的高手。

    慕长欢挥挥手,慢慢打开了手上的纸条。

    将这个摊开给春怀一看,“今晚只是试探,试探你会不会跟上去,本宫会不会追上去,她到外面转了一圈就去泡澡了,里面只有她一个。”

    春怀微微冒汗,还好自己没有自作主张的追上去,慕长欢早就安排了暗中的人手,以这人的功夫才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吧。

    只是这人是谁?

    “他叫影子是本宫豢养的暗卫,他是本宫最后一重保障,春怀,他的存在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说完这话,慕长欢直接抖开了被子重新睡下,而春怀确实仔细想着慕长欢的最后一句话。

    这是让她闭嘴,再不许胡说的意思么?

    也许是吧!

    春怀睡了,然而此刻司徒珏确实辗转反侧,这一夜慕长欢没有追去,是不在意么?

    不对,她一定藏了一颗棋子。

    这样的猜疑,怀疑,让她根本睡不着。

    咳咳!

    司徒珏忽然咳嗽了一声,胸口闷闷地疼痛,还有身下逐渐泛起的寒意让她知道自己的毒发了,夜里她本不适合出去,尤其不适合操劳。可现在她不得不帮着那个人筹谋。

    想到那个人,她伸手从枕头下取了一个荷包上面黑底绣着精致的如意平安,她嗅着上面的味道,在这种冰冷的日子里,只有这个香囊的味道能够让她稍微安心一些了。

    早起,司徒珏起床的时候,春怀便在门口候着,小陶跪在她门前,浑身簌簌地抖着。

    司徒珏顿时眼皮狂跳,只怕这一次,没有那么简单过关了。

    她硬着头皮走到了慕长欢的面前,还没说话,慕长欢便是轻轻用手安排挡住了面容,“今日格外有些香!”

    春怀挡在司徒珏的面前,“二小姐,我们公主受不得你身上的香气,您还是站的远一些回话吧。”

    这便是恼了?

    这一下,司徒珏反倒是有些放心了。

    昨晚看来对方没追上自己,可她们定然也是睡不好的,看来自己的棋下对了。

    “司徒珏知错,还请公主见谅,日后不敢在公主面前用这么浓的香了。”

    她说的很委屈,可是一字一句都不敢怪罪慕长欢。

    如今慕长欢也是挑了下眉头,直接让人抽了小陶一顿鞭子,打的倒是不重,只是这样很不给司徒珏的面漆,让她热泪盈眶偏偏只能跪着,不敢求情。

    “竟然敢骗本宫说这山上有大蛇,司徒珏你的人还是要好好管教,若是你管教不好,便不要带出来,凭白的让本宫生气!”

    这一番提醒,慕长欢转身就走了。

    留下司徒珏将小陶从地上扶了起来。

    她赌了一晚,如今瞧着算是成了。

    “辛苦你了,小陶,只有你是对我真心的好,我要去见他,所以只能委屈你了。”

    小陶抖着身子,却还是咬牙说道:“小姐说的什么话,为了小姐,小陶做什么都是甘愿的。”

    司徒珏这才带着小陶回去养伤,等了一下午,司徒珏才哭着来向慕长欢求救,她说小陶被打了一顿,病的厉害,如今发烧,若是在山上只怕会烧成傻子,求慕长欢做主让自己送她下山去。

    慕长欢之前便说过,山上的人不许下山,为的是将所有有问题的人都留在山上。

    如今小陶病了,怎么办?

    慕长欢认真地看着司徒珏说道:“生死有命,本宫这里还有些退烧的药草,给她水煎了,让她吃下去,若还是不好,那就是她的命了。”

    这……

    若是这话传出去,只怕慕长欢又要当个恶人了。

    慕长欢之所以打了小陶,并不是真的生气,而是依着她在外人眼中的形象去做,也省的司徒珏在去找别的办法,让她没办法设计圆满,毕竟她想要的是司徒珏背后的人。

    也许是齐越,也许是右相!

    “公主……”

    司徒珏还有求情,慕长欢顿时一拍桌子,很是恼怒说道:“放肆,本宫做什么,怎么做还要听你一个官小姐么?虽说外界都传闻你司徒珏即将入宫,可便是入了宫也是你向本宫行礼,本宫是之嫡出公主,你最多是个妾室!”

    这话说的司徒珏脸色微红,顿时眼睛一红,到底什么也没说撤了!

    春怀看着慕长欢问道:“公主,你怎么不答应她呢?”

    “若是本宫轻易的答应,她又怎么会觉得这次机会来之不易呢?只有让她想尽办法,极尽能耐,本宫才知道她的上限在哪里,也只有这样她才会珍惜,才会将想要说的话全部说出来!”

    春怀顿时竖起了大拇指,果然还是他们家公主技高一筹。

    那个什么天才少女,能算计又如何,便是她下棋很厉害又如何?他们公主不高兴连棋盘都给你砸了!

    果然,司徒珏回到房间以后,脸色凝重,她是没想到慕长欢会拒绝的。

    不过拒绝了,便要想别的办法。

    那个人就在等她,今晚之前,她必须下山,该怎么办呢?

    缓了一会儿,收着山门的忽然闯上来说说道:“紫金山上闹了山匪,他们担心一会儿难民会闯到这里,安排慕长欢他们即刻离开紫金山,提前回到司徒家。”

    慕长欢没什么表现,倒是春怀一副很是惊恐的夸张表演。

    “什么?紫金山上竟然有山匪,快去请曹将军,公主的安慰若出了问题,你们有几个脑袋够砍?”

    司徒珏忽然站出来说道:“公主,咱们现在还是尽快回家吧,这里虽然是一处世外桃源,但到底防备力量不多,还是下山吧。”

    司徒珏先将慕长欢留在山上,如今忽然要让她下山,定然是山下准备好了是么?

    不过兵乱匪患,这种理由拿出来便是慕长欢心里不同意也是要跟着下山的。

    否则倒是太过刻意了。

    “如今正在闹匪患,我们贸然下山会不会中了对方的圈套?”

    司徒珏看向那人,他主动说道:“不会,匪患现在还在山北,可我们若在不下山只怕便要闹到棋院了。”

    是么?

    慕长欢看了眼春怀直接说道:“曹将军什么意思?”

    “曹将军说过这地方军备过多也是无用,此地孤悬,平安之时自是人间盛景,可若是战时,这里就是个靶子,难以固守。”

    是啊,四处的院子并不高,而且外围有平地,若是有人闯进来,很容易架起梯子,何况他们这个地方饮食都要依靠山下若是断了饮食,他们三两日还好,时间久了,定然要出问题的。

    问过之后,慕长欢虽然显得有些不耐烦,但还是答应即刻收拾东西离开。

    等到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春怀这才看着慕长欢说道:“公主,奴婢这次演戏演的不错吧。”

    慕长欢笑了下,“是不错,回去赏你一碗蜜桃酥。”

    春怀笑了声,很是稳妥的将东西都收拾了,可是临走的时候从箱子地下拿出了一张金丝软甲,这可是十分贵重的东西,慕长欢以前是不曾有的。

    这个是……

    “驸马爷留给公主的,他很担心公主的安危,临走的时候将这个好东西交给奴婢,说是若有危险这东西刀枪不入,还能防火呢。”

    是么?

    看着春怀提在手上很是宝贝,这东西很薄很软,可是慕长欢试了下,平常的刀果然是伤不了的,上面地像是鳞片,是个宝贝。

    “他竟然从未同我说过。”

    春怀笑着说道:“驸马是个心细人,他平日虽然什么话都不爱说出口,可是心里惦记着公主,什么好东西都是第一个拿给公主的,只是不出事的时候瞧不出来他的好罢了。”

    不想姑辜负他这一番心思,虽然觉得没必要,慕长欢还是穿上了。

    路上还算安稳,她们走得十分安静,慕长欢唯一能够听到的便是马蹄哒哒的声音,虽然人数众多,但所有人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逃走的时候很是静悄悄地。

    走了一会儿,一个回身,慕长欢掀开了帘子看看那紫金山棋院。

    司徒珏抬起了眉头对着慕长欢笑道:“公主若是喜欢这地方,随时可以来小住一段时日,我这身子不好,这地方有温泉正好养我的身子,公主同我聊得来,便在这儿做个伴儿也好。”

    谁人都知道司徒将军的一子两女都是他的宝贝,而他的夫人又是名门高女,因为出身武家,做事多了两份泼辣,家中连个妾室都没有,之前还有两个通房,但都被大夫人灌了红花,没有子嗣。

乱臣俯首肉补全 公主殿下 玉U势铃铛

    所以家里这三个孩子同眼珠子一般被看得很重。

    “皇家园林瞧得多了,如此雅致之地,倒是显得别致,不过看过三春盛景,也就如此。”

    说完,慕长欢放下了车帘。

    只是片刻后,车外忽然响闹了起来,叮叮当当地很是吵闹,司徒珏掀开车帘,结果她刚打开片刻,便是一只冷箭直接射在了慕长欢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