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 > 正文

横冲直撞沉腰进入 一下下的撞着公主

发布时间:2021-10-18 14:03 已有: 位访客

  这个念头一动,女娲圣人道心便忍不住的翻江倒海了。

    截教圣人,公认杀伐第一,而人教圣人,在诸圣之中,本就是以布局、落子而闻名。

    无为而为,顺其自然。

    其布局常常天衣无缝,其落子常常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这两位圣人联手……

    青萍剑和太极图镇压因果,诛仙阵图在前,天地玄黄玲珑塔在后……

    女娲圣人只是想着,就忍不住道心微颤。

    所以……

    “他们是什么时候联手的?”女娲圣人想着。

    “肯定不是近期……”

    “许是数百年前,便已悄然联手!”

    “昔年周都被破,那奎牛掷出了金刚镯……”

    “在那时,碧游宫便已经与八景宫开始重修旧好了?”

    越想,女娲圣人越觉得有道理。

    因为圣人之间的联手,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定下来的。

    圣人混元无极,皆负大因果,也皆有志于超脱。

    所以,彼此取信是个大问题!

    非得是一轮轮的不断试探,一次次的不停确认。

    直到彼此都认可了对方的诚意,才会放下芥蒂,全心全意的开始合作。

    不然,如何可以放心的把道统和弟子门人,交托对方?

    何况,封神劫中,截教与人教闹得不是那么愉快!

    两位圣人,甚至做过了一场!

    “以通天道友的脾气,怕是难以主动迈出那和好的一步……”女娲圣人道心想着:“定是太上主动示好了……”

    这个想法一起,女娲圣人顿觉有些口干。

    眼前的太上,在圣人眼中,变得越发神秘莫测。

    也越发的符合女娲圣人,一直以来对太上的预设印象。

    便忍不住的再次拿起身前的茶盏,轻轻抿了一口,回复道心清明。

    老君圣人看着女娲圣人的神色和举动,也是颇为奇怪。

    “怪哉!今日女娲道友,似有异常?”

    太素天妖教圣人,这数个会元来,一直自守太素天,鲜有插手三界。

    即使偶有落子,也是顺势而为,顺从大势。

    故而,这位圣人在老君印象中,从来都是超然于世,不慌不忙的。

    今天,却是有些不太对劲!

    待客之时,茶盏既已放下,便不该再拿起来。

    不然,便多少有些礼数上的缺失!

    这在过去,是女娲圣人绝对不会犯下的过失!

    这样想着,老君圣人也拿起茶盏,抿了一口。

    悄然的掩盖了女娲圣人一时的失态。

    女娲圣人见此,却是笑了一下,便与老君圣人谢道:“吾想道了些事情,在道友面前失态了!”

    “无妨!”老君圣人说道:“你我道友,不必如此计较!”

    “道友宽宏!”女娲圣人稽首,然后便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道友,本会元人间落得如此局面,吾恐大劫之时,难以收拾!”

    “一个不慎,恐怕要重演人皇会元的结局!”

    “你我皆与人族有缘……”

    女娲圣人看向老君圣人:“不可坐视啊!”

    人皇会元,以人皇劫告终。

    人间灵脉,在此劫数中不是崩碎,便是隐藏到了地底深处,陷入沉睡之中。

    从此,非是大德大贤,得万民景从,受天地祝福之人。

    不可唤醒灵脉。

    从此,凡人寿元从圣皇治世的巅峰,跌落到了两百岁。

    如今,更是跌落到了人到八十古来稀。

    若再来一场人皇劫,人族再次受到重创。

    人道震怒,天地同恨。

    对两位圣人来说,也是得不偿失的。

    老君圣人听着,也是点头:“道友慈悲,吾已有所解药,或可解人间劫数!”

    便道:“道法自然,无为而治,休养生息,使小国寡民,鸡犬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如此,一个会元之后,人族或可恢复元气,重现当年盛况!”

    女娲圣人美眸流动,赞道:“道友好解药!”

    这确是好解药!

    小国寡民,自然没有纷争。

    不相往来,便没有矛盾。

    一个会元的修养后,人族不说可以回复昔年盛世,至少也可祢和本会元所受到的重创,不至于万姓凋零,人道震怒,天地同恨,从而引发类似人皇劫那般的大劫,将三界上下仙神、修士,清空大半!

    但……

    女娲圣人想起灵珠照见的种种,那方山川……不是小国寡民的样子。

    反而是人道荟聚,万家灯火,万姓昌盛。

    人、妖二族,共聚一堂,其乐融融。

    便知道,老君圣人并没有真正的信任她。

    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圣人之间的交往,看似礼数周到,往来亲密。

    实则却是最难以互相取信的。

    在道统和道果面前,背叛是很容易就会发生的事情。

    昔年的截教圣人,就是太过乐观,才有封神大劫的大败亏输。

    封神劫后,圣人之间的交往,就肉眼可见的淡漠了许多。

    所以,女娲圣人也不急,只是问道:“舍此之外,未知道友可还有解药?”

    老君圣人听着,思虑片刻后,便又道:“若小国寡民不能解,便只能绝圣弃智,绝仁弃义,绝巧弃利,使人族恢复最初之时的天性……”

    老君圣人说道这里,便垂首叹道:“慈悲!慈悲!此乃万不得已之下策也!”

    绝圣弃智,绝仁弃义,绝巧弃利。

    加起来就是……

    重开!

    将幸存人族转移到一方洞天。

    然后重塑天地,重启文明。

    再把这些人的子孙,带回重启的洪荒。

    再走一次三皇治世,五帝定伦的文明道德之路。

    而这,对任何一个圣人来说,都是万不得已之下,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是最后的选项。

    而且阻力重重,风险极高。

    一个不慎,就是前功尽弃,从此成为天地罪人。

    女娲圣人听着,眉头轻皱,道:“道友……难道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老君圣人轻轻摇头。

    女娲圣人意味深长的说道:“不一定吧!”

    老君圣人抬起头,看向女娲,稽首问道:“贫道愿闻道友高见!”

    却是以为,女娲圣人请他过来,乃是为了本会元大劫之后的事情商议。

    自然,老君圣人愿意给女娲圣人这个面子。

    也愿意参考女娲圣人的意见。

    毕竟,她乃人族圣母,万灵之宗。

    人族教化之事,离不开这位圣人的支持。

    女娲圣人却是轻轻笑着摇头:“吾却是没有头绪!”

    她看向老君圣人:“道友慈悲,定是有着办法的!”

    老君圣人楞了。

    圣人之间,不打逛语。

    女娲圣人说他有办法,就意味着在女娲圣人眼中,他是真的有办法!

    但……

    “老道我真的有第三个办法?”

    老君圣人迷糊起来。

    可再追问,女娲圣人却是笑而不语了。

    就是话里话外,都透露着:道友,您别瞒我了!我已经知道了……

    这样的信息。

    这就有些奇怪了!

    但女娲圣人却又不肯直说,老君圣人于是明白了。

    “这两日,通天师弟的两个童子,常来太素天……”

    “难道……是师弟在借女娲道友之口来提醒我什么?”

    这么一想,老君圣人便豁然开朗。

    三清之间,在最初是彼此互补的。

    只是其后才渐行渐远,直至今日。

    所以,若是截教上清师弟从天机中看到了什么,却又不好意思来与我说……

    就托女娲道友来提醒,合情合理!

    这符合老君圣人对自家师弟的了解。

    通天嘛!

    性子直,好脸皮,又拉不下面子。

    但问题是……

    通天到底想说什么?

    他从天机之中,到底看到了什么?

    这么一想,老君圣人忽然便想到了另一个事情。

    不久前,他曾感应到,天机朦胧,似有道友开辟出新的大道。

    难道,这天机就应在此处?

    于是,老君圣人也不慌不忙了。

    等过两日,天机清明,因果分明了。

    若果然是截教师弟开辟了新的大道……

    那就说明,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欧洲各国工业产能的恢复,除了让各国的情况变好,民众生活质量得到了提升之外,也对前线的战局有了很大的影响。

    原本欧洲防线各国只是勉力支撑,在得到了炎国的支援之后情况才得以好转。

    但炎国提供给欧洲的各种军事装备的产能也是有限的,即便已经结束了国内的战事,但炎国仍旧不能大量的向欧洲提供军事装备和物资。

    之前靠着陈新的努力,援欧舰队得以在欧洲建立了大量的分基地,总算是将各种军事装备和物资的产能拉了起来,可以为前线稳定的输送装备和给养了。

    但这仍旧不足以改变战局,只是将原本岌岌可危的防线稳定了下来,让欧洲人不至于再继续后退,丢失本就已经不多的领土。

    而随着欧洲工业产能的恢复,各国可以生产炎国提供的外贸版装备之后,情况便有了很大的不同。

    虽然各国的产能都无法和炎国相比,即便加起来也只不过是和援欧舰队的产能相当,但能够以之前两倍的数量为前线的军队提供装备和弹药,无疑让前线部队能够更快的完成换装。

    尽管说起来有些令人难以置信,即便有着陈新在欧洲努力了一年时间搭建起来的生产体系,整个欧洲防线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完成全部的换装工作。

    虽然说,外贸型的动力装甲、外骨骼和电磁步枪几乎分配到了每一段防线上,但仍旧有不少部队没有获得新装备。

    这并非是炎国方面没有提供足够的武器装备,也不是欧洲各国还在玩什么勾心斗角,没有给所有的部队发放足够的装备。

    而是因为为了抵御外星生物的入侵,防线太长,而驻守在防线上的部队又太多了。

    即便援欧舰队已经全力生产,在欧洲各国工业产能恢复之前,所生产出来的武器装备数量依旧有限,只能一部分一部分的换装给部队。

    在考虑作战效能的情况下,便只有精锐部队可以优先获得新式武器装备。

    再加上之前陈新搞出来的骑士团和联合治安维持部队等制度,虽然说保证了军队在换装之后可以快速的熟悉装备,并且形成战斗力,但这也造成了换装的速度并没有那么快的事实。

    而欧洲工业产能的恢复,除了让欧洲各国能够开始大量生产新的武器装备之外,也让援欧舰队可以扩大产能。

    有着3D打印设备,对于援欧舰队而言,扩大产能的唯一限制就是原材料了。

    靠着这些,前线防线上的士兵终于是有了足够的武器装备,让防线真正意义上稳固下来,即便外星生物多次大规模的猛攻,防线上也没有再出现要被突破的危局。

    防线稳固下来,无疑让欧洲各国也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毕竟从最开始的岌岌可危,到后来得到炎国援助之后只是偶有遭到大规模进攻的零星警讯,欧洲各国虽然理性上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危险,但仍旧担心着万一哪一天防线就被攻破了,外星生物涌进欧洲,所有人都得完蛋。

    而现在防线的稳固,无疑让他们彻底放下心来,不用再担心防线被攻破的事情了。

    这对于欧洲各国来说是影响非常大的。

    就好像你面前有一道围墙,而围墙的外面是一大群饥肠辘辘正准备开餐的狮子老虎,如果只是一层木栅栏,你会感觉自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而将围栏换成了铁丝网,你会知道自己是安全的,但当那些猛兽对着你咆哮、吼叫,甚至朝你飞扑,压得铁丝网变形的时候,你仍旧会感觉后背发凉。

    只有当围栏换成了钢筋水泥的高墙,狮子老虎根本跳不上来,并且围墙还通了电网之后,你才能彻底觉得安全,即便外面狮子老虎叫的再大声,你也不会有危险的感觉的。

    觉得安全了的欧洲各国,此时也有了更多的精力来管理他们国内的各种问题。

    之前一直在担心防线会被攻破,各国都是拼尽全力的在供给和维持着防线,根本无力去维护自己国内的国计民生。

    现在防线稳固,没有那么危险了,加上工业产能的恢复,让各国终于可以在提升国计民生以及进行灾后重建方面下功夫了。

    只是各国在开始了对自己国内的灾后重建的同时,不免产生了一些新的想法。

    尤其是随着各国之间沟通交流的渠道逐渐恢复,信息流通效率提升,他们也知道了炎国国内遭遇外星生物入侵,但最终将其全部肃清的事情。

    虽然说炎国国内外星生物入侵的规模并不算大,以炎国的国力将其肃清也不是难事,但这还是让欧洲各国产生了新的想法。

    他们觉得既然炎国能够将外星生物肃清,那么他们能不能做到同样的事情?

    即便做不到,在有了足够的武器装备的前提下,能否将战线向前推进,收复一些之前被外星生物攻占的区域?

    这并非是天方夜谭,毕竟有着炎国成功肃清国内外星生物的例子在,他们并不觉得这是做不到的事情。

    至于说核武器,英吉利和法兰西都是拥核国家,而且还有露西亚这个核大国在,弄来一些可以清场的核武器并不难。

    这个想法的产生,对于欧洲各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毕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不希望能够收复失去的土地。

 横冲直撞沉腰进入 一下下的撞着公主

    即便是炎国和露西亚,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阻止欧洲人,只是劝说他们要慎重,并且做好万全的准备。

    最好是等南天门计划成功,大型空天战略载机平台上线,配合各国军队一起展开反攻才是最稳妥的。

    对于炎国提出的这种非常稳妥的建议,欧洲各国虽然觉得有些过于稳妥,但他们也知道,离开了炎国和露西亚的支持,单靠他们自己确实无法完成反攻和收复失地的计划。

    所以欧洲各国虽然开始了这方面的准备,但却也没有冲动行事,只是一方面恢复国内的生产建设,一方面在开始积蓄物资,为反攻默默做着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