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信 > 正文

哈~给我我要 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学长

发布时间:2021-09-28 10:50 已有: 位访客

李远笑道:“这样可不好,水蛭这东西虽然确实是有些变态,不过它的药用功能还是很多的。”
  “要是真的灭绝了……还真是有点可惜。”
  直播间。
  “拉倒吧,谁能用这么恶心的东西治病啊?”
  “这东西治什么病?”
  “我们这边有养殖水蛭的,貌似……很赚钱,而且销路很快。”
  “真的假的?”
  “不会吧?这东西还能当药材?那我去我们家下面的小河去捞点,有人收吗?”
  “我我我!高价回收!长期回收!认真的!”
  “还真有?”
  “不骗人!长期回收水蛭,大小都要,存野生的那种在河里长大的更好!”
  “那个……等一下,我现在的脑袋有点糊涂,这水蛭真的是能治病的中药吗?难道那个电视剧什么水蛭吸毒的桥段是真的?”
  “拉倒吧,要是真的水蛭能吸血治病,那以后被蚂蟥咬到不用弄出来了呗?”
  “这应该不是一回事吧?”
  李远笑道:“大家可能对水蛭有什么误会。水蛭是环节动物,也是俗称的水蚂蟥。不过……对于水蛭的品种,全世界足足有500多种之多。最大的有10几厘米,而最小的,不过也才几十毫米而已。”
  “而这五百多种水蛭之中,其实只有少数的水蛭种类才会吸食人畜血液。”
  “水蛭吸血,主要是靠它身体前后端的吸盘,吸血时候的水蛭会叮在人的皮肤上,随后切开一个丫字型的伤口拼命吸血。而且别看水蛭的身体小,可吸血量却很大。”
  “水蛭的身体中,有许多看不见的消化盲囊,这些忙囊能够贮存大量的食物,而它吸一次血以后,即便是一年的时间不吃东西依旧不会饿死。”
  直播间。
  “我靠,一年?!这也太吓人了!”
  “那这水蛭的生命力也太强了……”
  “一年不吃东西还不死?靠!怪不得这水蛭逮到一个宿主就使劲的吸血!”
  “靠!这简直是水生界的小强,生命力太顽强了……”
  “主播刚刚说只有少数水蛭才能吸血?可是要是这样的话,为啥还有那么多人收购水蛭啊?”
  李远笑道:“水蛭,可不是只有吸血的才能治病的。”
  世界上,有不少国家在古代都有用医蛭吸血习性用来给病人放血治病的例子,像是我国对医蛭的利用甚至更早。
  古籍上曾有记载,把饥饿的蚂蟥装入竹筒内,而后扣在洗净的皮肤上让它其吸血,可以治赤白丹肿,而这,也就是大家最常知道的水蛭的药用方法。
  其实这个方式倒是也不是道听途说,而且确实有实效的使用方式之一。
  因为水蛭的唾液中含有一种水蛭素,边吸血,边会分泌唾液,而这种水蛭素,能很好的起到阻止血液凝固的作用。
  而如今的医学,已经把水蛭的这个特点应用在临床上。
  像是断指再植的手术后,经常会因为新连接上的动脉、静脉机能未完全恢复,而出现局部的血液循环不够畅通的情况。
  因此,病人便会出现局部肿胀、瘀血、疼痛等症状。
  而医生在断指再植病人的手指上放上一条水蛭,便能让它吮吸伤口的鲜血,能使局部的血液循环通畅,又保护了局部的肌肉组织,加快了伤口的愈合。
  水蛭吸足血以后,便会自动的从手指上掉下来,不影响伤口的愈合,这也算是一种新的排血治疗方法。
  而水蛭吸血,如今更是不仅应用在外科手术上,还被用来治疗许多种内科疾病,缓解血管痉挛、减轻高血压症状,都有很好的效果。
  不过……其实水蛭的作用远远不止这些,将水蛭入药,才是能最大限度将水蛭医用价值发挥到极致的方式。
  李远:“水蛭吸血的作用,最多也巨石用来辅助治疗,使用的方式和所治疗的病症其实是很有效的。不过……若是入药,水蛭其实能够治疗很多种疾病。”
  “最主要便是用水蛭来治疗跌打损伤、漏血不止,还有产后血晕等病症,而水蛭在医学上说记载的功能,也就是破血通经,消积散症,消肿解毒等。”
  “蚂蟥,是以干燥全体入药,干燥后的水蛭体内含有大量的水蛭素和蛋白质,有抗凝固、破瘀血的功效,主治血痊病、血管病、瘀血不通、无名肿毒、淋巴结核等症。”
  其实对于水蛭功效的研究一直都没有停止,像是近年来的试验后发现,活水蛭和纯蜂蜜加工所制成的外用药水和注射液,便有很好的治疗角膜斑翳,老年白内障的触发期和膨胀期作用,能使混浊体逐渐透明。
  而水蛭之中的蛭素,还能起到缓解动脉痉挛、降低血压黏着力效果。
  也因此,水蛭可显著减轻高血压症状,所以也有很多人用水蛭配其它活血、解毒药物,用于治疗肿瘤。
  而随着目前心脑血管疾病的多发,水蛭如今也成为了一种需求量越加变大的特殊药物。
  直播间。
  “所以,水蛭还真的是一种药物?”
  “真想不到……这么恶心的东西药用方法这么多。”
  “水蛭在很多药里都是有用的,尤其是一些治疗妇科疾病的药物里面。”
  “不会吧?!被吓我!”
  “都已经别弄成粉末了,怕啥,能治病就行呗。”
  “就是,别紧张。”
  “不是紧张,就是想到天天吃的药里面有蚂蟥,就觉得……汗毛都立起来了。”
  李远笑道:“放平心态就好,这水蛭可是贵重药材,一般药里,恐怕还舍不得用呢。”
  “再说或者蚂蟥最出名的两大作用,一个是逐恶血瘀血,第二个就是破血积聚。而破血积聚,也就是用于治疗妇女血瘀经闭、子宫积血等症状的。”
  “像是我知道的以蚂蟥为原料制成的中成药就有数百种之多,有蚂蟥,倒是反而说明这种药会有作用。”
  直播间。
  “看在这水蛭有用的份上,原谅它了。”
  “可是我还是忍受不了它……”
  “我也是,就算是它的功效再多,我看见之后也会毫不犹豫的弄死。”
  “不过还好,现在的蚂蟥数量倒是少多了。”
  “还真是,小时候的水里蚂蟥那么多,现在反而倒是少了许多,值得庆幸。” 骄阳消失了踪迹,太阴隐匿了身影,星辰不再璀璨。
  世界化为血红,成为了唯一的颜色。
  这不仅是红月照耀之下,而是整个世界的变化。
  大海,林尘猛然抬头,顾不得去在意对面魔灵难看的脸色,天穹的黑白世界已经消失,就连那些位帝君,都在此刻停下。
  鲜红映照了大海,充斥着所有人的眼眸,世间无尽生灵,无论死活,都在此刻低下了头颅。
  红月当空,真仙临凡!
  “那位似乎动真格的了。”有帝境喃喃,撇开了目光不敢直视那颗妖异红月。
  多少年来,红月虽然频繁出现在战场,但这一次,却是动用了全部。
  在无人可以看到的红色世界,一支洁白的玉指顺着红色光芒的边缘伸了出来。
  身影无法探知全貌,唯有一双红色的眸子烙印在无数生灵的灵魂深处,那无法形容的绝美,更是令亿万生灵疯狂。
  红月的战场上,一名名邪修火焰点燃了双眼,他们哀嚎,他们疯狂,最终,绝大多数人走火入魔,变成了诡异的妖魔。
  红月的高处,那被称之为月宫的地方。牧春秋和身旁数十万人一样,惊骇地低下了头颅,在他们的感知中,整个红月战场上都有看不见的诡异红雾奔腾似妖魔乱舞。
  战场的最前方,那片妖魔成群之地,突然的,原本安静僵直的怪物睁开了赤红的双眼。
  吼——
  一声咆哮仿佛是油锅里点燃了火焰。
  “吼!”
  ……
  无数的咆哮声响了起来,它们动了,向着那片黑暗的世界冲了出去,在它们的后方,还有这亿万万在红月降临之后变化的妖魔。
  整个红月的战场上,竟是无法看到任何一位正常的生灵。
  红月之上,玉指向着黑暗的深处探出,某种未知层面的战斗爆发了。
  天地震颤!
  第八战场,十位帝君收回了目光,对着面前永渊的帝境疯狂进攻,他们不能放这些家伙过去。
  明狱城的深处,贺长生也为之震惊,随后摇了摇头叹了一大口气。
  这一战之后,红月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
  红月的战争从来都是疯狂的,在那里,帝境未退,神尊绝不可能率先退场,而虚昊镜也不可能在神尊之前,以此类推,总之,最高战力没有停下,红月的战争就永不休止。
  而现在,是真仙在头顶,那等战斗,一招一式都可能是人间百年啊。
  十万年前,两界曾爆发过惊天大战,真仙全部下场,那之后,红月曾万万里不见人烟。
  全死了!整个仙门神尊之下,无一存活。
  邪修本为世间厌恶,但是此刻,贺长生却是无法生出这样的心思来,没有敬佩,也没有不喜。
  红月照耀天下,第八战场更加疯狂,永渊开始不计代价的冲刺帝城的防线,转瞬间亿万修士生死变换。
  黑白色的帝城绽放了光芒,一根根虚幻的黑白锁链无序地出现在了天地之间。
  与魔灵疯狂对轰的林尘眉头一皱,感受到了锁链的力量,顿时浑身一震,那锁链带给他的枷锁消失。
  明狱帝城,一大批身着饕餮服饰修士站在了一座帝城战争模式之后才出现的高塔之前,身上的真元不计代价的传输到高塔之上,而在他们周围,无数的灵材黯淡光芒。
  明狱城第六秘境,镇灵之魂!
  天地间的锁链来自于此,它唯一的作用便是给予生灵一道枷锁。
  这道枷锁,能够让修士突破的难度增加,原本,这便是明狱城用来针对永渊那阳谋的手段,只是其实这种手段同样无法完全解决的,而且开启的代价以数量的多少而增加,耗费的资源不计其数。
  枷锁只是增加难度,并非绝对的阻止修士突破,而且因为难度的增加,修士需要浪费更多的力量,若是有人冲破了这道坎的话,会更加虚弱。
  总而言之,镇魂之灵虽然能够缓解灵力潮汐的阳谋,但却让那些天赋更高能够突破更难关卡的人更加容易死亡了,所以明狱城只是准备并未使用。
  但既然冷霄的话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那么此刻也管不了那些人的死活了,永渊的后续手段一定会杀死很多人,他们何必去解。
  枷锁的出现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只是许多人都不知道其作用,也没有在意,这时候帝城可不会害他们。
  而在帝城的另一片位置,一片灰白的氤氲之气弥漫了方圆数十里。
  氤氲的面前,一名黑白斗篷人带领着后方数百位饕餮殿的修士。
  明狱城第九秘境,需要一位指挥亲自到场。

哈~给我我要 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学长

  黑白的斗篷散发着朦胧的光芒,形成了一个令牌的模样,令牌中央,是明狱帝君的帝兵生死玉的虚影。
  “开门!”平静地声音响了起来,身后数百位饕餮殿的修士瞬间行动起来,牵引着那片氤氲。
  令牌飞了出去,随后阵阵鼓声从虚无深处传来,如雷霆般震撼响彻整片战场。
  战场上,有人震撼抬头,黑白色的力量再次覆盖了天穹,帝城那边,大片的阴影走了出来。
  古朽的战船上,一面残破的战鼓被一位修士敲响,在它的后方,一艘艘散发着古老气息的战船跟随,它们的身体上,布满了累累的伤痕,每一道痕迹,无不在诉说着它们曾经面临的惨烈。
  林尘眼中倒映出了战船的模样,他想起来了,曾经在南宫见过,那艘带领着他们穿越整个南宫战场的船,也是这副模样。
  他还以为,这是个例呢,而且实力强大后在幽溟也没见到过这样的,以为战船的新旧问题。
  现在仔细感应,明显是这样的战船有着非同一般的可怕。
  呜~
  呜——
  呜——
  鼓声之中,战争的号角响起,那些布满伤痕的战船向着永渊冲锋了。
  也正是这时,林尘才终于看到了那些巨大的以空间为海的战船上装着的是什么。
  一双双呆滞的眼神亮了起来,逐渐有了灵动的意识。
  那是曾经的大军,参与过往战争残喘的人,同样的,他们也强大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