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信 > 正文

别急妈又不是不让你玩 女婿对我说想上我

发布时间:2021-09-15 08:48 已有: 位访客

 这一次,毫无阻拦的踏过了接引谷,步入了昆仑仙界之中。

  有仙之名,也无愧仙之实。
别急妈又不是不让你玩   女婿对我说想上我
  哪怕是肉眼望去,天地间的灵气,也已经浓郁到了极点,天穹云层白雾累计,但那却不是世俗之中的白云,而是因灵气太过浓郁而汇聚成的灵气云层。

  天地间也有纯净的灵雨洒落大地,显然,是灵气云层积累太厚而成。

  生长在如此环境下,哪怕不修炼,在这浓郁至极点的天地灵气影响下,恐怕也足以会自然而然的铸就道基,稍稍一修炼,放在人间界,恐怕都算得上一方好手了。

  引领徐天涯入昆仑仙界的是一名银发中年修士,修为已至悟道之境,距离成仙亦是只有一步之遥。

  听其介绍,乃是如今琼华派内门传道长老,名为玄明,此人明显性子沉默,一路而行,竟没有言语一句。

  直到此时,见徐天涯驻足观望这灵雨之景,才出声问道:“道友是第一次到昆仑仙界吧?”

  “来过一次,不过未曾真正进入昆仑仙界。”

  “外界皆传,昆仑自成一界,道友可知昆仑仙界自天地初开便存在,与神魔妖人等界并列,只不过仙界被神界天帝控制,故而才传出昆仑自成一界的传闻。”

  说到这,玄明轻叹一声,环视着这昆仑仙界壮丽之景:“世上哪来什么昆仑仙界!堂堂一方仙界,被冠以人界昆仑之名,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徐天涯默不作声,不清楚真正缘由,他想附和都不知从何说起。

  这时,那玄明却是突然问道:“道友可知请你来琼华,是所为何事?”

  听到这话,徐天涯心头不禁一跳,他坦然自若:“我与贵派太上长老道胤真人已有约定,道友直言便可。”

  见徐天涯如此坦荡,玄明亦是松了一口气,他话锋一转问道:“道友可知,自古以来,成仙之人去往了何处?”

  徐天涯虽有推测,但还是摇头道:“愿闻其详!”

  “自远古时期,人有成仙之始,皆是飞升仙界,也就是如今之昆仑仙界,可远古时期,神界天帝统治一切,人不过是神之奴隶,高高在上的神,又岂能坐实人不服神之管理。”

  “于是乎,便有了远古时期的人神大战!”

  “若非最后关头,蜗皇绝天地通,断绝天地之桥,我等人族可能早就不复存在,但饶是如此,本为一方大界的仙界,也被神界洗劫一空,整个仙界,几乎沦为了神界的附属世界……”

  “从那之后,在神界的吞噬下,仙界灵气一天比一天稀薄,曾经广袤无边的疆域,亦是越来越小,再也不复天地初开时一方大界之威势………”

  “我人族成仙,也只有经受那高高在上的神之考验,才能飞升神界,不然就是被魔界蛊惑的邪魔外道……”

  “就算飞升神界,但神界,神界,总归是神的世界,我等人族之仙……哎!”

  悠悠之语,话音落下之时,那玄明竟朝徐天涯躬身行礼:“请道友过来,只为我人族苍生,有一真正归宿之地!”

  “以先天神剑无视法则的逆天之处,可短暂断绝神界法则之链对仙界的吞噬,再集我人族数万年积累的后手,足以彻底将仙界归属,夺回我人族手中!”

  言语至此,徐天涯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他沉默片刻,却是突然一笑:“君子一诺抵千金,徐某既与贵派有约定,那么该徐某做的,徐某绝对不会推辞丝毫。”

  “只不过徐某还是有些疑惑,如此谈天图谋,难道只是贵派一派之谋?”

  “自然不是,昆仑八派,尽皆心照不宣!只不过,这一次,我琼华为首,若败,我琼华一派承担所有,若胜,福泽天下苍生!天下共庆之!”

  ……

  至琼华峰下,扶摇直上数万丈,琼华之巅,望着那一道道使得虚空颤栗的恐怖存在,徐天涯也不禁心头一跳。

  仙!

  入目皆全是仙!

  “小友不愧为神剑选中之人,天资果真不到,短短数百年不见,小友竟已至悟道之境!实在是可喜可贺啊!”

  正当徐天涯发愣之时,道胤颇有些惊喜的声音骤然响起。

  而其他诸仙,亦是好奇的打量着徐天涯。

  饶是自认心灵意志不弱于人,但一下子遭如此多仙的打量,徐天涯也不由感觉颇为忐忑。纵使他战力惊人,但在仙的面前,还是与蝼蚁无异!

  “好了,尔等先去准备吧,我与徐小友交代一下!”

  只见道胤摆了摆手,原本伫立山巅的诸仙,皆是没有一丝灵气波动的骤然消失!

  这一幕落在眼中,徐天涯瞳孔也不禁一缩,世间万般法,皆离不开天地灵气的存在。

  可这……

  正当徐天涯思绪万千之时,道胤的声音也是再次响起:“来之时,玄明应该都和小友你说清楚了吧?”

  “玄明道友已经说清楚了……”

  徐天涯皱了皱眉,沉吟片刻才道:“可徐某不明白的是,若是神界吞噬仙界,可为何这么多年过去,仙界是如何还存在的……”

  “哈哈,小友该不会以为吞噬一方大世界很容易吧!”

  “神界与仙界本就平起平坐,皆为一方大世界,纵使仙界无主,也不是那么好吞噬的,更何况,自远古一战之后,我人族不乏成仙者,各种抵挡之下,才支撑到了如今……”

  得到这个答案,徐天涯已然有些明白了,当初射雕世界吞噬那方科技世界,之所以区区数百年便能彻底完成,恐怕最大的原因就是射雕世界本身就比科技世界要强,且科技世界无人反抗……

  又或者,在这其中,铜镜恐怕也出了大力气,一次世界本源的吞噬,造就出了那么多世界之门,这吞噬的世界本源数量,肯定不是一点半点。

  思绪流转,徐天涯朝那道胤真人拱了拱手,又道:

  “徐某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断了玄明道友所说的神界法则之链,仙界归属吾人族,当神界暴怒,该如何抵挡……”

  “而且,徐某是否会有生命危险?”

  “这点道友请放心,如今天帝闭关不出,我们骤然行动之下,待到天帝反应过来,事情都已成定局了!”

  “到那时候,任他天帝再强,世界之壁可没这么好突破,我们只需要摧毁两界之井即可彻底断绝神,仙两界的联系!”

  “更何况,到时候,我人族数万载之中成仙飞升神界的前辈,大部分都会回归仙界,足以保小友你安然无恙!”

  “就算小友因此而受伤,我道胤以自身道途发誓,定将集琼华举派之力,为小友你疗伤……”

  话已至此,徐天涯也没再多说,他点了点头:“徐某应下了,具体如何,真人安排吧!”

  “如此甚好!”

  道胤青抚长须,身形微动,似天地倒转,待徐天涯反应过来,已是置身于一处阁楼之中。

  “小友且在此歇息数日,待准备好之日,再领小友前去。”

  声音缭绕,缓缓散去,徐天涯行至窗前,入目便是一片灵气云海,云海中宫殿楼阁隐约可见,也可看到御剑腾空的琼华弟子,如此真正的仙家之景,竟还只是衰败数万年的结果。

  难以想象,远古时期的仙界,是个什么模样!

  感慨唏嘘之时,徐天涯也不禁想起那玄明所说的远古大战,毫无疑问,已然和自己脑海之中的记忆重合在了一起。

  天地处于混沌状态,有盘古生于其间。盘古身体不断成长,原来的混沌状态不能容纳其身体而分裂,“清气”上升为天,“浊气”沉降为地。

  盘古死后,其精、气、神分化成三位大神,分别为伏羲、神农、女娲。被称为“三皇”。剩余没有成型的灵为“水”、“火”、“雷”、“风”、“土”,散于天地之间,变为五灵珠。而盘古之心悬于天地之间成为连接天地的纽带,成为神树。因天地间生灵太少,三皇分别以不同形式创造生灵。

  因天地间生灵太少,三皇分别以不同形式创造生灵。伏羲以神树吸收神界清气所结的果实为躯体,注入自己强大的精力,创造出“神”。由于神树果实来源稀少,因此神的数量极少,但灵力强大。神不耐大地浊气,因此居于天,形成“神界”。神虽然有男女之分,但交合繁衍后神本体会失去灵力逐渐死亡,并不能增加神的数量,因此被严禁交合繁衍。

  神农以大地土石草木为体,灌注自身气力,创造出“兽”,因神农注重数量和能力,因此兽的种类、数量很多,且能力多样,但是心智没有开蒙。

  女娲以土、水混合,附以自身血液和灵力,用杨柳枝条点化,依自己模样塑造,造出“人”。人体态优美,富有智慧,但体力较逊,虽然没有特别的能力,但领悟力极强……

  后三皇之一的神农在人间暴毙,一说因尝百草中毒而死,另说是因为他与**合繁育后代而死。不久,兽类中出现了一个具有极高智慧的统御者——蚩尤。蚩尤率领兽族向人类开战,意图独占大地。人类取得神族援手,在神将轩辕氏的指挥下击败蚩尤大军。蚩尤拼尽余力,打开异界通道,将残部送达异界。蚩尤残部在异界逐渐修炼成魔,“魔界”也逐渐形成。而蚩尤所打开的通道,后世称之为“神魔之井”。神魔之井是连通神魔两界的唯一通道,神魔两方在里面设有重重障碍,并派重兵防守,严禁两界生灵通过。

  此役之后,伏羲以对抗魔界为名,在神界建立了等级制度,并自封为“天帝”,规定神的地位高于人类,由神族统治大地,而人必须侍奉神,扩大神界对人间的控制和支配。

  数万年下来,神族渐渐腐败,人类也对神的积怨已久,终于爆发起义。

  天帝下令镇压,遭到人类顽强抵抗。天帝恼怒,下令女娲毁灭人类,重新创造敬神的新人类,女娲抗命不从,并下凡来维护人类。

  天帝开除女娲的神籍,派神将毁灭大地,大部分人类遭到屠杀,女娲率领人类对抗神界,补天地,阻洪水,挽救了残存人类的命运。

  而后便是和玄明所说的没有什么区别了,至于为何记忆中琼华派举派飞升计划,变成了如今反抗神界,重掌仙界,这倒也能够理解了。

  毕竟,且不说远古时期的血海深仇,就说心比天高的仙,也绝对难与高高在上的神相处融洽,有此冲突,也是必然之事。

  若换位处之,徐天涯觉得自己,也会走上这么一条路。

  能够成仙作祖逍遥天地间,谁又会愿意卑躬屈膝,任神驱使……

  思绪流转,徐天涯突然拿出了一册书籍。

  惊蛰十二变!

  注视着这本理论设想的神通秘法。

  徐天涯不禁有些出神。

  现如今,他几乎可以确认,全真之中,那名女子,定于这个世界的蜗皇脱不开关系,只是不知道是分身,还是其他什么。

  若是分身的话,其意义何在?

  这惊蛰十二变,若是化为十二道真灵分身……

  思绪万千,徐天涯觉得,现如今,自己距离最终的答案,已经很近很近了。

  这一日。

  有仙入阁,不顾仙之尊,领徐天涯出山,扶摇直上九万里,至界膜之处。

  此时,虚空之中,有数十万里大阵已经闪烁光泽,大阵之中,有九名仙人各立一角,在大阵中央,有一处方圆数寸的阵眼空置。

  大阵无尽流光,最终汇聚的方向,俨然就是那中心阵眼之处。

  “小友你修为不够完全发挥神剑威能,此阵以天地为平衡,集九仙之力,足以使小友逆天而进,短暂掌握仙之力……”

  闻此言,徐天涯扫视了一眼这座滔天大阵,随即看向道胤真人,拱手躬身:“徐某还有最后一问。”

  “小友尽管畅所欲言!”

  “敢问,仙之修行,是如何?”

  徐天涯声音铿锵有力,神色亦是极为坚定。

  见此,道胤爽朗一笑:“仙有天仙地仙!”

  “但不管如何,成仙之后,修的皆已不是法,而是道!”

  “触摸道,参悟道,理解道,掌控道!”

  “道乃法则,乃是天地万物,乃至无尽混沌存在的意义……”

  “道有大道天道!大道法则玄之又玄,难寻踪迹,而天道法则,则可以将世界看成一个修士,世界越强,世界存在的天道法则便越多,支撑世界运转的法则便越强……

  我辈成仙者生于世界,参悟的皆天道法则,就相当于参悟一个恐怖前辈对大道法则的领悟,也就好比,本座将神通传与你,你再传与他人一样……”

  “那,为何不直接参悟大道法则,为何……”

  “哈哈哈,任何一个成仙者,皆会有此疑惑,但我等生灵万物,生于天道之中,长于天道之中,又如何能够越过天道,参悟得到大道法则。”

  “更何况,天道大道,并无高下之分,小友你若这般想,那就是魔障了。”

  至此,徐天涯没再多问。

  他迈开步子,身形微动,下一秒,便出现在了这座仙阵阵眼之中。

  于此同时,大阵流光更盛,九位仙人高悬天穹,尽皆盘膝而坐,一股股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顺着大阵的牵引,朝着阵眼汇聚而来。

  “十万载谋划,成败尽在今朝!”

  “诸位同道,今日,当与神见真章!”

  煌煌之声,仙若烈阳,两界之井骤出仙人,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一个个曾经天地留名的恐怖存在,此刻尽皆汇聚仙界之中。

  那被视为两界之门的仙神通道,在最后一名仙人出现之后,竟毫无声息的破碎开来。

  破碎通道导致的空间乱流瞬间爆发,只不过在第一时间,便被一股磅礴的力量压制住。

  仙神之路,从此断!

  一座万仙大阵,亦是覆盖了整个仙界天穹!

  “放肆!”

  冥冥之中,似有一声怒斥!

  徐天涯仿佛看见了一只遮天蔽日的巨掌,毁天灭地般的覆盖而下。

  万仙大阵起,无穷无尽的法则铭文在天穹闪烁,不计数的仙人,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爆发出一生修为!

  迎接那有若天罚一般的巨掌!

  而就在此时,徐天涯所处大阵,亦是骤然爆发出恐怖的气息。

  这一瞬间,徐天涯只感觉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骤然灌入全身,周身气息亦是飞速提升着。

  往日难以触及的道,在此刻,似乎已经只手可握!

  徐天涯感知身躯,似有法则铭文闪烁,挥手之间,天地色变,从未有过的恐怖力量,现在已然掌握在手!

  嗡嗡嗡!

  剑鸣声响,徐天涯能够清楚感知到,背负长空剑的兴奋激动之意。

  它在兴奋,在激动,尽管它不知道自己主人力量为何突然暴涨至此,但它依旧开心,如此力量,已然能够完完全全绽放出它的全部威能了!

  剑本锋芒,它又岂会不憧憬绽放全部锋芒的一天!

  但这一天,似乎,已经到来了!

  徐天涯抬头望天,位列混沌万灵榜攻伐最强的长空剑,亦是一寸一寸的从那蕴养它的玄天剑鞘之中拔出。

  剑主杀伐,森冷寒锋!

  徐天涯微闭双眼,细细感知着身躯之中奔涌的恐怖力量,他能清楚感知到,哪怕他轻挥衣袖,都足以轻易的撕裂天地!

  若是全力爆发,有多恐怖,他自己都难以预知。

  以往的自己,在这种力量面前,犹如蝼蚁!

  “这就是仙嘛?”

  他轻声微喃。

  剑锋彻底出鞘!

  起剑。

  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东西,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剑斩出。

  一剑荡星河!分天地!

  那密密麻麻,且看不到尽头的法则之链,在这一刻,尽皆断裂!

  断裂的法则之链,密密麻麻飘荡于仙界世界之膜上,一眼望去,亦是让人止不住的颤栗。

  那一只擎天巨掌,亦是轰然降临,只不过此时,却似乎少了几分威势,多了几分怒意!

  被蝼蚁挑衅的怒意!

  这一瞬间,徐天涯只感觉被某种恐怖存在注视,汗毛炸起,头皮发麻,心中的大凶预兆,疯狂的喷涌而出。

  哪怕如今身躯之中的力量足以毁天灭地,但在这恐怖存在面前,也是与蝼蚁无异!

  仅仅是一道眼神,一道不知从多么遥远的地方注视而来的眼神,刚才向天出剑,豪气万丈的徐天涯便如遭重击。

  一口血红喷出,身躯的力量如潮水般退去,千锤百炼足以撼天动地的身躯,竟一片一片的龟裂起来。

  嗡嗡嗡!

  长空剑死命的颤鸣着,一道道法则铭文闪烁,阻挡着这恐怖的侵蚀,但似乎无力回天,那身躯依旧飞速的崩溃着。

  “嗬……嗬……”

  身躯在飞速下坠着。感受着身躯飞速崩散的力量,徐天涯惨笑一声,轻抚不停颤鸣的长空剑,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悲哀之色。

  他用尽最后的力量,将长空剑掷出。

  他的剑道,不应该断绝,或许未来,还会有人持长空剑,再一次挥出那一剑,只不过那时候,一剑可诛神否?

  最后一个疑惑在脑海之中盘旋,最终,他只感觉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身躯依旧飞速下坠着,一身气息亦是飞速跌落,七转,六转,五转,四转,三转……

  身躯模样亦是飞速变幻着,面目苍老,黑发变银丝,几息时间,那下坠的身躯,已然成了一古稀老人,而这个古稀老人,还在飞速的衰弱,或许要不了多久,命将终矣!

  嗡嗡嗡!

  不知何时,那被掷出的长空剑,竟飞速而回!

  它围绕徐天涯盘旋几圈,伴随着一声悲鸣,那足以撕裂天地而无丝毫损伤的剑身,极为突兀的轰然破碎!

  一抹蕴含无尽道韵的灵光,尽直没入了徐天涯那苍老的身躯之中,飞速的衰弱,戛然而止!

  只不过,那碎裂的剑锋,却是再无丝毫灵性,散落天地间,不见踪影。

  这是,一只灵气大手,亦是从天而降,一把将跌落的身躯轻轻托住!

  “为何不护住他!”

  道胤极力压制着怒火。

  “我等数十万年积累,皆是为了今日重掌仙界,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可以浪费!”

  “为了这个目标,你我任何人都可为此殉道,他为此等大业而亡,也算是死得其所了,日后我等安置好他亲朋好友便可!”

  此言入耳,道胤浑身一震,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他为之敬仰了数十万年的祖师。

  他不是不能理解牺牲,他唯一不能理解的是,明明有余力制止不必要的牺牲,为何还会如此淡漠,袖手旁观!

  更何况,此子还为他们谋划数十万载的目标,出了最为重要的一剑!

  蓦然间,道胤竟有些黯然,打磨数万载的道心,坚守了数万年的目标,此刻,竟有些动摇起来。

  视众生如蝼蚁,执棋天下,这与那高高在上的神,有何区别!

  还是说,神界待了太久,忘了人的身份……

  轰轰轰!

  数十万载积累的底蕴爆发,任神界天帝众神如何愤怒,也改变不了已成的定局。

  道胤早早离开了万仙阵,或者说,在徐天涯出那一剑,短暂斩断了困住仙界的法则之链后,只要神界天帝无破界之能,那么大局便已定下。

  而眼前的一切,已经清晰证明,天帝纵然神通广大,但在两界之井被毁的情况下,也并无破界之能。

  大局已定,多他少他,没有太大的意义……

  “法则之伤,修为尽散,命数已尽,剑魂护主,留一线生机……”

  “哎!”

  感知着徐天涯如今的身躯情况,道胤又忍不住叹了一声。

  君子一诺!

  他履行了承诺,他自己却是失诺了!

  仙力源源不断的灌入徐天涯身躯之中,却没有起到丝毫作用,毕竟,法则之伤不同于其他任何伤势,以道胤如今的修为,任他使尽千般办法,也没有丝毫起色。

  这一场本该轰轰烈烈的大战,并没有预想之中的跌宕起伏与惨烈愤慨,开始得很是突然,结束的亦是极为仓促。

  在众仙数十万载的谋划之下,纵使天帝神通广大,也无力回天,只得看着本应被神界吞噬的仙界,恢复成六界之一的一方大世界。

  而毫无疑问,继魔界之后,仙界,定将成为神界的生死大敌,甚至,比魔界威胁还将更大!

  毕竟,魔界可没有魔在神界生活数十万载,魔界也没有受过神界如此欺压……

  此时,六界震动,仙人两界,普天同庆,只不过道胤的怒火,也引起了不少人注意到生命垂危,但最多也只能惋惜一下,修为通天的道胤真人都没有办法,对他们而言,也无能为力。

  这一点小插曲,也干扰不了大庆的喜悦。

  只不过,庆典之上,道胤请求九天玄女出手救助生命垂危的徐天涯,遭到九天玄女拒绝,道胤不忿之下,最终起了争执,却也给这场庆典,蒙上了一层阴影。

  外患刚出,内患已生。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看似只是一个请求遭拒,但这也代表着,神界归来仙人与仙界本土仙人观念不同,矛盾冲突已开始显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