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信 > 正文

冷廷遇简夏在车上做 冷廷遇进入了简夏的身体246

发布时间:2021-10-18 13:45 已有: 位访客

临近贺岁档,《投名状》和《集结号》两部大片应开始了大规模的宣传,或者用铺天盖地来形容更为合适。
  电影的宣传现在也就是传统的几种宣传方式:电视台、纸媒、网络媒体、室内、室外广告。现在只要电梯有分众传媒的广告显示器,就一定有《投名状》和《集结号》的预告片。这样的两部大制作加持下,贺岁档的惨烈竞争几乎可以预见了。所以这种情况下,各家的发行公司其实早就有所预见,档期他也早就调整好了。
  从国庆长假开始,古添乐主演的犯罪电影《铁三角》以及刘得华、陈伊森主演的警匪片《兄弟之生死同盟》。两部港片从上映到十月末,先后拿下了超过3000万左右的票房。
  这种片子,在内地也基本上就是拿个两三千万的票房,个别能卖到四五千万的,大都要大书特书,算是大卖了,上限很低。内地观众对于警匪片其实感兴趣的并不多。
  国庆长假,没有别的大片竞争,有的是观众,也只拿到这个票房,充分说明,档期远不如电影本身重要。
  当然,对于《集结号》《投名状》志在年度票房冠军,想要票房大卖甚至破纪录的电影而言,暑期档和贺岁档肯定有加成,但是普通电影,在哪个档期都是没什么区别,甚至放在热门档期扑街扑的会更惨。
  大片越多的档期,对小成本制作越是不利,因为大片会挤占绝大部分的拍片量。就像去年的《伤城》,被《满城尽带黄金甲》和《绣春刀:修罗战场》挤压的拍片量只有不到百分之十,金成武、梁朝韦、徐静雷、舒期这样的组合才堪堪拿下五六千万的票房,虽然跟影片类型有关系,但是这个跟当时的排片率和播放场次也绝对有关系。
  而去年的贺岁档,《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出品方新画面的老总张卫平还在媒体面给《伤城》的发行方光线的老总王长天是好顿挤兑啊。这在宁远看来,这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就这气度和格局,难怪有张一谋在手新画面还是整的跟一个工作室一样。
  而且这几年国内电影总的拍片量,越来越多,总票房也越来越高,随之养刁的还有观众的口味。现在的观众越来越精明,想让他们掏钱可没那么容易。
  而从十一月开始,上映之前就炒的沸沸扬扬的《色戒》正式在内地上映,同时也引爆了整个电影行业和娱乐版面。
  之前在八月份的威尼斯电影节上,《色戒》就已经露过面了,相关消息通过媒体传回国内,那可是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而且电影正式上映前,各种海报、预告片流出,再加上在电影节上看过电影的媒体们对电影尺度的报道,可是勾起了不少“绅士们”的兴趣。
  9月份电影也在香江、宝岛上映了,还是完整版,粤东一些观众直接就跑香江看了,那看过的观众就差直接说这是一部带颜色的片了。
  当然,随着完整版里一些片段的流出,网上的讨论更加火爆了,随处可见各种求资源的帖子。
  每到暑期档和贺岁档,电影永远是最热门的娱乐话题。
  不管是热播电视剧还是什么绯闻,都不能和投资上亿,有名导、巨星参与的大片相提并论。
  当然,也要看是不是现象级的电视剧,以及何种级别的明星的绯闻了。
  关于梁朝韦和汤玮假戏真做的新闻,再加上每每被提及的刘佳玲,在之前甚至比《色戒》这部电影本身还要火爆。
  当然,现在这个新闻依然火热,在完整版视频流出之后,各个论坛上关于那段戏份是不是真的做了的讨论也越来越多。
  很多人信誓旦旦地从各个角度证明,确实是真做了,还有人不厌其烦地逐帧逐帧进行分析....比看小电影还起劲。
  汤玮也没少被人骂,整部电影带来的负面影响几乎都向她倾斜。
  导演李按是拿过奥斯卡,同时也是国际知名的华人大导演,而且作为幕后人员,少有人去骂他。
  梁朝伟多个影帝傍身,而且在两岸三地不论是人气还是名气都非常高,骂的也少。而且毕竟是男演员,这方面受的道德诘责就少很多
  只有汤玮,吸引了大多数火力,也正应了那句,人红是非多。
  而这几天一直在成德堂读书写字的宁远,偶尔也上网看看新闻和论坛什么的,在看到网上都在骂汤玮的时候,也是颇为嘲讽的说了一句。
  “这帮‘绅士们’,真是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啊。”
  “绅士们?”拿着一摞文件过来的李晓棠放在桌子上,然后诧异的问道。
  “什么绅士们?”
  宁远道:“小孩子不懂别瞎打听。”
  这话说完给李晓棠气的,直接握着拳头在宁远头上比划了一下。
  “给我泡壶茶去,要君峰银针。”宁远看着李晓棠气鼓鼓的样子笑着说道。
  “然后又补充道,我说的是年纪啊,你别误会。”
  “误会个鬼。”
 

  这边刚李晓棠还没等出门,李三思和罗谦就一起来了。
  “宁爷,忙着呢。”罗谦进来就一脸笑嘻嘻的打招呼,“晓棠也在。”
  “我不在。”李晓棠没好气的一把推开堵着门的罗谦。
  李三思见到李晓棠这样也赶紧后撤一步,把空间让出来,他可不敢得罪这个妹妹...
  “这丫头怎么火气这么大...宁爷,忙着呢,天天这么忙啊?”
  罗谦走进了书房,满脸的笑意。
  宁远抬头看了看罗谦和李三思,然后又低下头看文件,“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什么事。”
  罗谦道:“这话说的,怎么就非奸即盗了,我这不那酒吧要开业了吗,开业那天你怎么也得去捧个场不是?”
  宁远道:“没问题啊,到时候给我一电话,我给你送花圈。”
  “啥?”
  “花篮花篮,说顺口了,一不小心把真实想法说出来了,不好意思罗少,你别见怪。”
  “哈哈哈哈哈哈。”站在后面刚坐在红木椅子上的李三思笑得都憋不住了。
  罗谦一脸的无语,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表情。
  “还有事?”宁远抬起头笑着问道,他就知道这俩货这么早过来,绝对不是就为了跟他说酒吧开业的事。认识这么多年了,他要这俩人都搞不明白,还混什么圈子啊。
  “就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宁爷你啊。是这样的,我前几天跟萧琳去看电影,就那个什么《色戒》,然后听到他们说这个内地的版本是剪过的片子,跟香江那边放的片子差别大了,后来上网还听说什么未剪辑片段流出,我本着批判的角度去看了一下,画质太差了,这部圈子里就宁爷你是搞电影的,能不能给我整个原版的没剪辑过的,我在好好批判批判...”
  后面的李三思手捂着额头,都不好意思,他是没想到胖子居然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批判批判”。
  宁远一听,把文件和笔都放下了,然后双手捂着脸,笑得不行了,等到李晓棠把茶端进来才止住。
  “怎么了,你们笑什么呢。”
  李三思直摇头,这事他是不能说。宁远一摆手,李晓棠就知道这是不让她问了。
  “不让我问,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丢下一句话之后,她也没说什么直接就出去了。
  自顾自的倒了杯茶,轻饮了一口,然后看着罗谦笑着说道:“罗胖子啊,我认识了你这么多年,还是低估了你无耻的程度,你是这个啊。”说完竖起大拇指。
  然后接着说道:“就看你这么无耻,这事我也高低给你安排了。”
  说完宁远直接给王京打电话,问他要一盘完整版的光盘。正在剧组监工的王京一听到这个消息也笑着,还问宁远要不要拍摄花絮...
  宁远笑着道多多益善,王京道想不到你宁先生也是同道中人,宁远解释都没解释只是笑得不行了,然后说下次来京城我找人请你吃饭。
  王京也没听出什么异样,只是答应说好。
  挂了电话的宁远,满脸笑意的说道,“罗少啊,下次王京来京城,你好好安排他一下,说不定三级片男主角都有做。”
  李三思都笑的直不起腰了。
  罗谦道:“这话怎么说的,我这不错纯粹是为了批判一下,怎么让你说的好像很涩情一样...”
  宁远道:“我真是没想到啊,认识快三十年了,你居然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佩服佩服。”
  “不过我好奇一点事啊,这你未婚妻知道你带着蜜去看电影吗?”
  “家里人知道你这么优秀吗?”旁边的苏易安挑眉道:“你不是下山了吗、怎么在这?”
  “路过。”雷义答得言简意赅。
  但……
  苏易安笑了。
  这山巅之上除了悬崖,根本没有其他路,又何来路过一说。
  几乎所有人都不由朝他看去……
  雷义抿了抿唇,转向崔贤之。“二爷既然亲自来了,那属下就去查探其他地方。”
  他略微一颔首,便转身离去……
  待崔贤之收回视线看他时,他已经走出去了老远。
  在场众人无比感到讶然意外。
  “啧、这雷义……是怎么回事?”苏易安藏不住话,当即就问了出来。
  他问的是崔贤之,但崔贤之看着那人离去的方向,并不搭腔,只眼中划过意味不明的微光……
  身后一众下属面面相觑……
  有人不禁喃喃低估:“我还是头一次听他说这么长的话……”
  “谁说不是呢。”
  虽说他们对雷义接触不深,但多少还是知道一点对方的脾性。平日里,何曾见过他主动开过口。连素来不喜背后议论是非的林讼,都忍不住说道:“二爷,那雷义……好像不太对劲。”
  “何止不对劲……”他身旁一汉子想附和,却欲言又止。
  苏易安就直白多了,看着崔贤之调笑道:“二哥,你不会还想留着他吧。”
  “他并非我崔家人。”崔贤之淡淡应道。
  苏易安瞪大了眼,“不是崔家人,所以就放任不管?”
  莫怪他吃惊。方才、那雷义摆明了是在用谎言敷衍。别说崔家,就是他苏家也容不得这样的人啊。
  然而,崔贤之笑了笑,不甚在意的道:“人嘛,总会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苏易安:“呵、你倒是挺想得开。”
  崔贤之但笑不语,仍旧一派漫不经心的模样。朝林讼等人略略挥手,便散掉了一众属下。而后他踱步到悬崖边看起了景色……
  苏易安翻了个白眼,折身去找了个平整的地方,坐下不再理人了。
  崔贤之……真的不在意吗?
  不、
  对于崔贤之而言,雷义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团。他太神秘了,就连名字也是假的。没人知道他是谁,来自哪里……
  只因、他是个没有记忆的人。
  至今时过五年,崔贤之还清清楚楚记得,第一次见到雷义时的情形……
  那一日,他衣衫褴褛、浑身浴血,早已陷入了重度昏迷。是崔家外出寻药的子弟,在一处荒谷之中发现了他,并将他抬回崔家,抬到了崔贤之跟前。
  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崔贤之本可随意安排个医护去照料。但他都不用去细看,便能看出他身上的伤口是被多种兵器所致。刀、斧、剑、枪,鞭……上百道伤口,不下数十种冷兵器……
  全是冷兵器。
 

  当下这个年代会用冷兵器的,大概就只有那群有着特殊能力的道上之人。再观他长发冠髻,褴褛的衣衫也是复古的长袍。因此,崔贤之顺理成章将他当做了那一类人。
  崔家惜才,崔贤之亦是爱才之人。不论他是武者、还是道术师,都将成为崔家招揽的对象。
  而他在醒来后,也确确实实表现出了一些特殊能力……
  但是!
  他失忆了,什么也想不起来。只冥冥中觉得自己要找一个人,一个、很重要的人。他拼了命想要回忆,可是在崔家的全力配合下用尽各种办法,他仍旧想不起有关过去的一星半点。
  那些过去的点点滴滴,就像是掉入了黑洞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有记忆,就等同于没有了归处。于是、他应下了崔贤之的邀请留在崔家,并为自己取名为雷义。因为……他是崔家人在雷雨之夜找到的,留在崔家只为义。
  同时、崔贤之也许诺,绝不限制他的来去自由。倘若有一天,他恢复了记忆,亦或是找到了要找的人,那他随时都可以离开……
  如今他不惜用上谎言,是要……离开了吗?
  望着远处那一片绵延不绝的山脉,崔贤之目色微暗,鼻间隐隐溢出一声轻叹……
  那声音很轻,轻到几近于无,但还是让恰巧走近的林讼听到了。稍稍一迟疑,林讼便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附在崔贤之身旁低语:“二爷、不如安排两个人去探下情况吧。”
  至于探谁不言而喻。
  可雷义,是那么好探的么?
  在场之人,有一个算一个。包括他崔贤之都没把握能在不惊动雷义的情况下,去探他行踪。
  “不必了。”崔贤之似有些怅然,但转身之际,便已恢复了那清隽端方的神采,“其他几处的人、有回讯了吗?”
  这问题转得突然。
  林讼怔了怔,才应道:“回了,但……还是没找到。”
  ——不说方圆十里,但至少是将附近几个山头都搜了个遍,结果竟一无所获……
  崔贤之蹙眉,“没有遗漏?”
  林讼摇了摇头,他早就按照吩咐交代过了下面的人。都知道二爷有多重视,怎么可能疏忽大意。
  不过……
  “倒是还有一个地方没找……”
  林讼欲言又止,主要是那个地方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大可能。但话已经说道这份上了,也不用崔贤之追问什么,林讼便已承受不住他射来的迫人视线,自觉指向远处,“只剩对面那座山了……”
  崔贤之眯眼,林讼头皮一紧立即解释道:“那山是我家祖坟所在,平时也没人会去……”

冷廷遇简夏在车上做 冷廷遇进入了简夏的身体246

  是吗?
  崔贤之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皑皑薄雾间,隐约能看到对面一座绿油油的山丘。说实话那山很小、比之他们此时所在的峰峦实小了不知多少倍。按照正常推断,的确不会将它划入搜寻范围。但、他已派人搜遍了附近,而今唯有这一处……
  “过去看看吧……”崔贤之回过身,淡然笑道:“你离家好像也有七年了,难得回来一次怎能不去祭祖。”
  “是。”林讼颔首,神情一板一眼。不似感激,也不曾流露出半点高兴之色。只在崔贤之抬步之后,拿出手机,给其他还在各处搜寻的人传去一条坐标信息。
  然而,崔贤之才走出几米,竟忽地顿住步伐,背对着他问道:“这些年,你就没与林家人联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