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信 > 正文

病娇文男主占有欲很强肉小说 男主在女主十四岁就要了女主

发布时间:2021-10-18 14:11 已有: 位访客

王弃倒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又看见这太古雷门的遗迹地图……他练习雷兽拳的确是找到了一些窍门,可从来没想过自己还会与那古雷门联系起来。

    他接过了张羊皮图又仔细看了看……没有任何端倪,这显然只是一张普通的地图。

    可这没头没脑地一张地图,天下之大他怎么去找?

    冉楚已经说道:“这就是一张普通的地图,我也可以告诉你那太古雷门就在昆仑山东段的南麓之中。你自己去找找便知道了。”

    语气随意,看起来好像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王弃奇怪地问:“看起来很好像这古雷门遗址已经被人探索过了?”

    冉楚答道:“肯定是有人去探过了,否则怎么会留下这张地图?这世上又怎么会有一些古雷门的秘传残片流传?”

    “其实你真要有心收集,这太古雷门的传承还是能够收集到一些的……只是这些传承基本都只适合当时那个环境,于如今并无太大益处。”

    王弃听了不说话,他就觉得那门‘雷兽拳’还蛮有用的……都是靠了这门拳法,他总算能够和阿姣姐姐比比力气了。

    只是冉楚转而又说:“不过那个时代的传承一般都会有一处自己的秘境,你所要寻找的就是那太古雷门的秘境……那里有不少太古时代混沌初开留下的好东西,或许你能有所收获。”

    “不过得提前给你个建议……混沌初开时的宝物一般清浊混杂,还真说不定对此时之人是好是坏……若是有收获,也要慎重。”

    王弃连忙点头,他这下知道冉楚所说的大造化是什么了,便是那古雷秘境吧。

    他说:“放心吧冉叔叔,我们会在做好了完全准备之后再去探索的。”

    冉楚这才颔首,也不告辞,便随风淡去……不过到了一半,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又丢出了一份玉简给王弃道:“虽然觉得现在还早了一些……但这个给你,免得到时你手忙脚乱控制不住场面。”

    话音落下,冉楚便彻底消失了。

    元神之躯就是方便,念头所至之处便能显化元神,甚至还能够携带物品如同真人。

    不过王弃没功夫去研究这些,他只是好奇地展开了那枚玉简,集中精神去看那上面的文字……

    《龙恋篇》

    好家伙!

    王弃一看这标题就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他硬着头皮往下看去,然后就发现了这应当是一门描述了人与龙该如何相爱的‘有色纯爱’……

    然后他又忍不住将他早就背熟了的《帝鸿内经》带入进去……真真好家伙,居然毫无违和感。

    于是王弃就知道了,《帝鸿内经》怕是这一个‘大系列’的总纲吧?

    他现在已经开始琢磨,那位曾经当过人皇的帝鸿前辈究竟有过多少情史了……好狠一人,王弃觉得自己就一个阿姣姐姐都有些应付不过来,这位老人家竟然都能为这方面的事情出书了!

    就他所知的,这老人家的道侣已经涵盖人、鬼、龙……也不知还有没有更多。

    不过无论如何,这都不能阻止王弃将这位上古人皇当成是自己的偶像来崇拜……太厉害了这人。

    不过老丈人给他这《龙恋篇》是什么意思?

    虽然说阿姣姐姐也可算是半条小龙,可她终究还是人身啊……还是说,冉楚已经预感到了什么,让王弃早些做好准备去迎接‘更残酷的挑战’……

    想着想着,王弃忍不住抖了一下,心中总有些不详之感。

    不过他琢磨了一下还是先将之收起……毕竟‘人龙’什么的还太早,太古雷门遗址的旅程也还需要先把其他事情交代、准备好了再开启。

    事实上他如今对力量并没有什么迫切的需求,自然也就觉得没必要着急去探访那古老的遗迹。

    他回到了自己的寝宫,看着阿姣姐姐赖在被窝里谁回笼觉的样子,他便知道自己首先应该掌控的,还是当前自己已经掌握的东西。

    就比如……整理、研读冉楚给予的那一车《古礼注解》。

    还有这天下应该尽快统一起来,也省得还有乱七八糟的事情总是拖延他的脚步。

    于是天亮了之后,他难得地去参加了一次早朝。

    早朝上说的也是关于来年的战争准备……因为这次的丰收,去疾已经和群臣商议着,决定提前兵出虎牢……并非是攻略地方,而是将富庶的豫州先收入囊中。

    事实上在秋收之后,那些反王也都纷纷在向四周的州郡发起攻击。

    豫州和兖州因为距离虎牢最近,也是最直观地感受到了那一战的威力,所以豫州、兖州的太守都很自觉地重新开始向朝廷进贡。

    可问题是,兖州与冀州比邻,也受冀州世家的影响最大。

    冀州物产丰饶又土地广袤,在苍耳经历了虎牢之败后很快又给他聚集起了一批军队……随后这支军队一路南下就占领了兖州。

    兖州同样多豪族,他们与冀州世家多有联姻,这种情况下自然也不会反抗。

    在他们看来无论是自己被伪赵统治还是重归朝廷都不是一件坏事,他们也是两边都不愿得罪。

    可想而知同样是大族林立的豫州应该也差不多是类似的情况,好在如今朝廷并不缺粮,那么提前驻军豫州与那冀州伪赵展开对峙就显得很必要了。

    唯一让朝廷顾虑的是,伪淮南国那边的反应很令人介意……他们没有往北方进取,而是调转了矛头开始攻伐原本的盟友楚国!

    楚国与淮南国比邻,从地理上看,淮南国若是能够攻下楚国,那么整个荆州、扬州都会成为淮南国的囊中之物。

    这就很麻烦了……

    这淮南国是和朝廷在比速度,朝廷与伪赵在北方互耗,而淮南国则是极力在南方扩张。

    若是运作得当,这淮南国不但可以雄踞荆扬,甚至连益州都有可能染指……届时与朝廷划江而治,那便是一个极妙的南北对峙之态了。

    王弃在朝堂上静静地听着这些情况,也不发表意见。

    他能有什么意见?

    左右不过是御驾亲征,又或者是‘朕的白龙将军在何处?’

    讲真的,朝中政务他并不拿手,这种事情他还是让手底下的人自己去做就行了,他只要保证自己治下之民都能拥戴他的统治就行。

    他看着现在去疾一本正经越来越能干的样子,也是颇为欣慰……目测将来就算他退位了,去疾也能够无缝衔接地接掌皇位。

    朝会结束了,派遣驻守豫州的将领都定了下来。

    王弃看了看这张列表,便注意到了自己的同乡小伙伴王迩也是榜上有名……不过王迩手中的军队却并不多,只有区区两部八百人。

    他便伸手批注了一下,允许他能就地征兵辖满一个营两千人。

    而其他几个类似情况的校尉他也是给了一样的权利……这样可以使得王迩不是那么显眼,也是给那几人同样的机会。

    然后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他不会揠苗助长,只是会在必要的时候给足方便,给其自由成长的空间。

    其实这个时期的大彭不缺骁勇之将,却是没有新的帅才出现。

    大将军、骠骑将军全部空缺,这其实是王弃觉得朝中暂时根本没有当得起这两个位置的人。

    对于群臣来说,今天的早朝很顺利,反正他们的陛下没有出再出什么幺蛾子。

    不过在散朝的时候,王弃却让小黄叫住了相国陈昀、大鸿胪、去疾,让他们在御书房等他。

    三人都很意外,这还是第一次,难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吗?

    他们散朝之后就一同前往了御书房,这是未央宫中的御书房,一般王弃只会在上朝之前在这里小坐片刻。

    这也是在王弃登基之后,第一次在这里与手下官员见面。

    三人走到这里,却发现王弃已经在此与两个道士聊着什么。

    其中之一是国师,他们已经很熟悉了。

    另一人则是国师的三弟子灵机子。

    说起这位国师,众人还是都很有好感的……毕竟这位国师很会讲故事,也很会开导人。

    而国师的弟子……留在汉中驻守的莫椋和雪鹤则是开了一个好头。

    这两位一点也不矫情,不但可以与兵卒们一同冲锋陷阵,还能抵挡蜀中修行界偶尔跑出来的邪道修行者。

    可以说徐平这个平南将军能够在汉中站稳脚跟,全靠了这两人的努力。

    如今徐平已经在蜀王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占据了汉中全郡,甚至在阳平关驻军,这其中莫椋和雪鹤居功至伟。

    如今三万平南军只留下了一万常驻汉中,剩下的两万则是原路返回,会在年后东出虎牢增援豫州。

    莫椋和雪鹤则是在徐平的报功奏折中一同被提为了平阳关守将……他们将在这里替徐平抵挡来自蜀中的反扑。

    说起来,朝廷在关中虽然扼守关隘便能够后顾无忧,可这种四面皆敌的感觉还真是令人不爽……来年春耕之后,王弃肯定是要立刻解决掉几个对手,也好减轻关中压力。

    此时陈昀等人看到了玉磐子和灵机子在也不敢怠慢,他们都是遥遥抱拳算是见过了礼,然后站在王弃的书案前等待这位皇帝的指示。

    王弃则也没卖关子,指了指御书房一旁角落地面上对方的那一大堆竹简道:“朕叫几位来的目的便是在这些竹简上,我需要大鸿胪与国师共同努力,为我将这些竹简中记载的《古礼注解》整理出来。”

    大鸿胪立刻领命……他现在已经是王弃彻底的‘老迷弟’,他说啥就是啥,根本不需要任何犹豫的。

    只是陈昀有些迟疑,他不确定这件事情有多重要,而叫他过来又是为何?

    王弃随后就看向了陈昀与去疾道:“你们两人也可多多参与其中,这是上古流传的典籍,十分精妙。”

    去疾没多想,就当这是王弃对他的培养。

    而陈昀则是不可避免地想多了……给他们看着一大堆竹片都已经开始腐烂了的竹简是什么意思?

    难道里面存在着什么皇帝想要告诉他却又不能宣之于口的内容吗?

    陈昀一下子慎重了起来。

    他又看向去疾以及在场的所有人……这个画面令他感到颇为熟悉,好像先前武皇帝托孤时的感觉差不多啊……

    他正瞎捉摸呢,就听见旁边的大鸿胪已经发出了一声惊呼……

    原来这老大人已经捡起了一份竹简展开看了一下……然后惊讶极了地说道:“这是上古人皇之礼!”

    上古人皇之礼,这对于任何一个学礼之人都是莫大的诱惑。

    陈昀猛地一个恍惚,他觉得自己已经解读出了一部分皇帝的心思了……古之人皇礼,也就是说,当今陛下想要成就类似上古圣皇一样的伟业?

    他立刻心思转动了起来……当臣子的不怕皇帝没有野心,尤其是他这样野心勃勃的臣子,就需要同样野心勃勃的皇帝才能够进展其才。

    由此他觉得自己终于搞清楚了一点这位大彭玄真皇帝的帝心了。

    ……

    王弃可没功夫理会陈昀的心思,他就以这未央宫为工作的地点,伺候每日都与几人一同清理这些竹简,将其中的文字抄录下来……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对这些文字进行理解、参悟。

    这个时候王弃就觉得分外想念标点符号了,这一段段的文字连续书写,根本难以理解其中的断句释义。

    好在有大鸿胪在。

    这位大鸿胪熟读《礼经》,更是对其中的经典倒背如流,这才能够很快地将这《古礼注解》重新编纂成册。

    而随着整理的持续,众人也是惊讶地发现这《古礼注解》其实和《礼经》之中有许多都是相通的。

    只是一些事情的礼仪程序不一样……这应当是古今礼仪的差别了。

    可不得不说,和繁复花哨的今礼比起来,古礼更简单直接一些。

    而在这《古礼注解》中则是多了很多行礼之时心灵状态的描写,仿佛是行礼者的内心独白一样。

    这很是有些让人看不懂……今礼之所以繁复,其重点并非是行礼者如何,而是观礼者有和感触。

    观礼者能感到此礼节的端庄宏伟,那便是一场成功的礼。

    那么古礼呢?

    就王弃的感觉来看,这古礼似乎更注重于通过这礼祭的进行来进入某种特殊的状态,从而能从中获取、付出一些什么……

    就他的直觉来说,那其中描述的行礼时精神状态极为重要。能有美女主动示好,甚至投怀送抱的情况,一般的正常男人都很难拒绝。

    然而此时的沈顾,却还是想起了他之前被杨倩“感情背叛”的事情。

    竟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表情紧张的这么对陈颜夕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有男朋友。”

    “可你现在的表情和动作是什么意思?”

    “就算是想用魅力从我这里赚取租房的佣金,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吧!”

    沈顾说这些话时,为了给陈颜夕留点面子,在用词上还主观性的小心翼翼了一些。

    并没有把陈颜夕疑似勾引她的行为,说的太直白,太不堪。

    可让他很是没想到的是,陈颜夕在听完沈顾这些话后,却是“嘿嘿”笑了两声,竟是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再开口则是:

    “您说的是您那天喂猫看到的那个啊!”

    “我们两个在确定关系前便已经分开了!”

    “我现在是自由身。”

    说到这儿,陈颜夕又主动的向前一步,用勾人的眼神直视着沈顾的眼睛道:

    “再说了,就算我和他还没分开,他又哪里能和你比?”

    “就他的能力,连你一个小指头都比不上。”

    “你要是喜欢我,我立刻就和你好!”

    陈颜夕见沈顾表情看起来越来越慌张,索性更大胆的扑上来,身体紧贴到沈顾身上,双手搂住沈顾的脖子说:

    “反正这里也没人,要不我们现在就亲热一下?”

    然而她哪里知道,沈顾此时所表现的慌张,其实和她现在主动热情散发出来的魅力毫无关系!

    因为此时在沈顾的心里,自从陈颜夕向他表现出“主动吸引”的样子后,他便已开始把她和曾经的杨倩划了“等号”。

    陈颜夕不知道,就在沈顾说出她有男朋友之类的话时。

    他的心里是多么希望她说他误会了,甚至能开口斥责他“想多了”,那才是沈顾想要从她那里得到的回应!

    而沈顾面对陈颜夕接下来更大胆的进一步举动,所表现出来的“恐慌”。

    其实更像是对“这类女生”的情感恐慌,这让他立刻情不自禁的联想到了杨倩曾经和焦晃相处的情景。

    “也许那个时候,杨倩和焦晃独自相处的时候,她对焦晃所做的,也和陈颜夕现在对我所做的没什么两样!”

    心中顿时感到苦涩伤感的沈顾,现在索性就暂时任由陈颜夕抱着。

    并自动把他现在和陈颜夕所处的状态,想象成焦晃和杨倩也曾出现过的样子。

    之后在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想道:

    “我还是我。”

    “可在漂亮女生面前获得的待遇却完全翻转了!”

    想到这儿的沈顾却又觉得自失般的苦笑起来:

    “我真的还是我么?”

    “虽然身体还是这具身体,思想也并未比得到恋爱辅助系统前变得复杂。”

    “但我现在所拥有的一件,无论是通过系统获得的内在能力,还是外在已经获得的许多名气还有R币。”

    “这些东西,其实已赋予了我新的人生价值!”

    “否则我要还是以前那个家境一般,能力也平平的普通大学生。”

    “眼前这长得并不比杨倩差的漂亮女中介,会对我如此主动,甚至几乎已是要投怀送抱么?”

    想到这儿的沈顾微微用力挣脱了陈颜夕这一抱。

    更感到同样是和女生拥抱,此时便更怀念曾经和苏子清在晨东大学校门前的那次真情实感的拥抱了!

    而陈颜夕刚刚这一抱,却是让他甚至感到了一丝不寒而栗。

    “怎么?”

    “因为我表现得主动,你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么?”

    陈颜夕在沈顾挣脱后,见他并无任何生气的表情,便觉得沈顾的慌乱应该是有不好意思的成分。

    就依然维持着主动暧昧的笑容,进一步用言语做她以为的“正向”刺激道:

    “你一个大男人,我作为女的都主动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或者说,无论男人有多么优秀,作为女的也不该太主动,否则就被认为不值钱?”

    沈顾听后,明白对方误解了他挣脱开她的原因。

    又不愿意索性直接接受。

    于是便硬找了个他觉得会很有用的借口,表示拒绝道:

    “你肯定是误会了!”

    “就算你没有男朋友,但我心中已有喜欢的人,所以你别这样。”

    “再这样,我就不在你这里租房了!”

    说完便转身,做出要走到门口直接离开的样子,以表示他要对方适合而止的坚决态度……

    果然,陈颜夕听他忽然说出如此不解风情的话,先是没想般的一愣,下一秒却是加快了脚步先拦在了他能离开这户房子的门前!

    然后一脸被拒绝很委屈的样子说道:

    “别走啊!老板!”

    “不喜欢我主动表示喜欢你,我不再说了就是。”

    “但这房子是真心不错,而且在晨东大学附近也不会再有像我这么好的中介了!”

    “因为晨东市但凡再有比我服务好,更专业的中介,都肯定集中在市区做,因为那样会赚钱更多。”

    说到这儿,她看沈顾并没有要强行冲破她阻拦离开的意思,便大着胆子开始为自己解释道:

    “你喜欢的是之前为她租房子的那个女的么?”

    “我以为你这么快就另找房子,是和她分手了!”

    “否则我也不会和你说这些话,让你误会我是那种喜欢破坏别人感情的坏女人!”

    听了陈颜夕这么说,沈顾的脸色便微微好了一些。

    不过哪怕陈颜夕和苏子清并不认识,他现在也不想让她认为,林木木就是他口中那个“喜欢的人”。

    于是他立刻摇头否认道:

    “不是她,她只是我的私人助理。”

    “我喜欢的女生另有其人,而且现在距成为恋人也就差表白而已。”

    “所以对你的喜欢,我只能说抱歉!”

    “我们还是好好谈租房子的事吧!”

    沈顾说这话时,脑海里出现的女生是苏子清。

病娇文男主占有欲很强肉小说 男主在女主十四岁就要了女主

    而且以他现在和苏子清的亲密度,要想成为正式恋人确实也应该只差“表白”这个临门一脚。

    只是他依然受系统的“三年之期”限制,没法那么做而已!

    然而陈颜夕在听了他的解释后,脸上的表情却是变得古怪。

    沈顾以为她是不相信,林木木只是他单纯的私人助理关系。

    毕竟他之前带林木木一起租房的时候,林木木对他表现出来的亲热劲也曾与女朋友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