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信 > 正文

贺朝在谢俞里面塞东西微博 贺朝谢俞腿上惩罚车微博

发布时间:2021-10-18 16:20 已有: 位访客

 他们都是老狐狸,这群老狐狸能够想到的事情很多很多。
  你想一下广寒宫这样的存在,她们没有任何理由去帮助万毒宗,所谓的理由都不用去听,绝对不是真的。
  而对于广寒宫这样极强的存在,代表着大陆几乎半壁江山的存在,她们在想方设法的去刷万毒宗的好感,理由只有一个,叶天逸!
  而叶天逸能够给她们什么样的好处呢?
  很好想,表面上已经表现出来的是他的能力,顶级阵法,符篆,医术,当然,如果只是表面上表现这些或许不值得广寒宫在乎,但是他们相信,广寒宫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那肯定还知道叶天逸更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许是极大的宝藏,这或许还能跟千影堂为何攻打万毒宗有关系。
  而这个原因可能性不大,广寒宫势力超群,她们完全没必要冒这个风险去寻求拉拢一个天才,除非他真的很夸张很夸张。
  而另一个让他们觉得可能性最大的就是叶天逸的医术!
  水不悔的暗疾,还有困扰了大陆上万年的万毒王的毒也被他给解了,证明他的医术就算不能说绝对无敌吧,但绝对值得期待什么。
  “传闻广寒宫太上老祖仙逝,按照广寒宫今日之做法,老夫觉得倒不一定已经仙逝了,可能只是在仙逝的边缘,而广寒宫绝对不可能放弃这个宗门的中流砥柱,最强战力,因为她们知道消息败露,广寒宫绝对会受到威胁。”
  那阳神殿老者沉吟了片刻继续道:“广寒宫今日做法让老夫觉得,她们在赌,她们看到了那个万毒宗叶天逸的能力,她们幻想着,万一他有办法能够救广寒宫太上老祖一命,那即使打起来,广寒宫也被盘活了。”
  “说得没错!”
  宗主阳麟点了点头。
  “这个叶天逸展现出了这世上唯一有可能被广寒宫所期待的医术,所以广寒宫愿意尝试一番,本尊觉得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所以回去以后,我们直接攻打广寒宫,千万不要给他们时间。”
  “宗主也觉得那个叶天逸真能治好广寒宫的太上老祖?”
  阳麟沉吟道:“他确实很奇特,也确实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的传奇和不可能,在此之前,那些事情你们有一件认为他能做到吗?没有吧?但是他都做到了,不怕万一就怕一万,最坏的打算,就当他能治好。”
  一老者道:“但绝对需要时间,成大事者就要有宗主这番敢于下决断的魄力,而且就算打起来,我们阳神殿所担心的一定比广寒宫要少,赌对了,广寒宫有可能被我们彻底拿下,大陆格局发生改变,错了,那无非就是打了一场没意义的战斗罢了,而且已经可以有理由打起来了。”
  “回去以最快的速度联系各大同盟,准备进攻广寒宫。”
  “是!”
  ……
  万毒宗。
  各大势力的强者也都纷纷汇聚到了万毒宗之上。
  万毒宗的老祖宗冥毒尊者跟沈千炼在陪着笑脸接待他们,虽然他们很多人都想着要跟叶天逸去说话,但是毕竟人家宗主的笑脸还是要给的。
  各大势力汇聚在大殿之中。
  “上茶,设宴。”
  沈千炼端起一杯酒站起来。
  “各位,你们绝大多数也都是沈某的前辈,甚至是所敬仰的存在,我小小万毒宗遭遇此劫难,能够得到各位的帮助,三生有幸,蓬荜生辉!”
  苏池微笑道:“沈宗主无需客气。”
  “十分之感谢,也很庆幸我万毒宗能够结交到十四长老这等朋友,也是我万毒宗的幸运。”
  沈千炼将注意力放在了叶天逸的身上,因为他知道,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跟叶天逸说什么。
  “十四长老小小年纪有如此之才能,举世罕见,即使身为长辈也十分之钦佩。”
  苏池看向叶天逸道。
  “前辈谬赞了,这次没有各位的帮忙,我能有什么办法?”
 

  叶天逸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很感谢各位的帮助,虽然我不是万毒宗本来的人,加入的时间也不久,但是在我眼中万毒宗就是我的家,你们在帮晚辈守护这个家,晚辈很感激!这杯酒我干了。”
  听到叶天逸的话,很多人都听懂了。
  他在强调一件事情,万毒宗是他的家,所以那些想要去拉拢他的势力和人,其实可以不用想了。
  所有人很不解,万毒宗有什么东西值得他留下来?
  苏家堡,天水圣地,广寒宫等等这些势力哪个不比万毒宗强一万倍?
  因为想不到理由,他们只能认为,叶天逸就是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沈千炼都已经感动的擦眼泪了。
  太幸运了。
  “叶长老。”
  广寒宫宫主淡淡的道了一句,众人纷纷看去。
  “各位。”
  广寒宫宫主又扫了一眼众人,然后道:
  “广寒宫这里有点重要的事情希望能与叶长老谈一谈,不会很久,不知……”
  沈千炼赶紧道:“广寒仙子这哪里算是什么要求,十四长老,广寒宫作为大陆半壁江山,能够帮忙万毒宗,实在是恩泽天下,十四长老你看看要不要与广寒仙子聊上一聊?”
  “自然没问题,前辈请。”
  “请。”
  然后叶天逸跟广寒仙子一起走了出去。
  这个广寒仙子在叶天逸对眼中,对她对定义估计也就是外面的月神宫的月神了吧,确实很夸张,这个女人真的很夸张。
  但是叶天逸也是见多识广,不至于说再这样的一个女人面前他会很胆怯,尤其是她是有求于叶天逸的。
  “前辈不知道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我欠你们广寒宫一个人情。”
  叶天逸道。
  叶天逸也鸡贼啊,直接说欠你们一个人情,所以接下来的这件事情,我要是做了,那么我们之间的人情久一笔勾销了。
  “叶长老医术惊人,本座想请叶长老出手治一个人。”
  广寒仙子也知道时间不多,也不寒暄什么,她也知道,别人肯定清楚她出手自然是有求于人。
  叶天逸也没问是谁,而是问:“什么病?”
  人家都很急了,叶天逸也不用多说什么,只是叶天逸肯定清楚,绝对不容易。
  能够让她这个势力都没有办法的事情,甚至不惜以宗门出面来帮忙的事情,那个人绝对是及其重要的。
  “续命!”
  叶天逸:“……”楚舜目标是搏击俱乐部,或者穿条纹睡衣的男孩,再拍摄一部悬疑片就有悬疑三部曲了,后者纯粹是喜欢影片剧情上的冲击。
  【《肖申克的救赎》拍摄教程,及资金】楚舜抽中了这项。
  啊这——在没阿甘正传同期存在的元地星,肖申克的救赎是能在奥斯卡横扫的存在。
  当然他并不会再参加奥斯卡,楚舜拍摄电影不用奥斯卡那群老头认可。
  “挺好的,挺好的,典型的美利坚电影,但我却偏偏不申奥。”楚舜开始有些期待,前头说过这货很记仇。
  在脑中接收电影拍摄记忆,电影导演弗兰克·德拉邦特是个很奇特的人,明明执导许多让观众印象深刻的作品,却名声不显。
  活埋、电影人生、迷雾与绿里奇迹都是他执导,美剧《行尸走肉1》也是他,但有多少人知道他名字?
  学院派很不喜欢又拍电视剧又拍电影的人,所以弗兰克职业生涯没获得任何奥斯卡奖项以及金球奖奖项。
  “肖申克的救赎上映,美利坚应该可以成为票仓了吧。”楚舜估算。
  《香水》结尾的震撼劲过了些,片尾曲响起,观众们缓了过来,影厅中响起震耳欲聋的声响。
  “啪啪啪!”
  独立电影院的影厅良好的隔音效果都关不住掌声,走廊的工作人员知道电影放映结束了。
  “船长的悬疑片和其他导演的悬疑片果然完全不同。”
  “是部很特别的电影,我喜欢这部电影。”
  “格雷诺耶能够做到神能做到的事,让人放下怨恨、妒忌和仇恨,人充满幸福,那么他到底是神还是恶魔?”
  “是恶魔,神不会让十五个无辜的信徒死亡,是恶魔拥有了神的能力。”
  等等。
  掌声后,观众们迫不及待地讨论,《香水》从剧情,从拍摄手法,再到含义都挺丰富。
  有迫不及待想表达,就有一言不发的,例如被邀请的为数不多的影评人。
  “《香水》隐喻太多,我要再看一遍才能够写好影评,我也是万万没想到,一部悬疑片居然拍摄出了文艺片的感觉,尿性真尿性。”影评人苏史纪小声嘀咕。
  “我认为这本质是一部宗教影片,我有很多想法。”法国影评人对影片的喜爱掩饰不了:“没人比楚舜更懂香水文化,法国人都应该看。”
  本来看完电影杜智也挺喜欢香水这部电影,可当听到法国人都应该看,顿时脸色微微一沉有些不开心了,凭什么一个华夏人拍摄的影片,法兰西人民必须看?
  “雅克先生,你认为电影如何。”杜智询问旁人,他道:“这电影法兰西观众会喜欢吗?”
  “当然会,我是说《香水》的剧情中根本上和我们法兰西喜爱的故事结构不同,但他却用拍摄技巧和手法包装了。”雅克道:“我不爱吃草莓,事实上我讨厌草莓味道,但香水就好像在草莓外裹上一层我爱吃的榴莲,一口咬下去惊喜十足。”
  杜智暂时不想和雅克说话,榴莲加草莓,什么奇葩味道。
  顾酥是鼓掌最使劲的人,巴掌比男观众声音还打,直接导致手掌心红红的。
  一旁的魏长伟心疼地揉了揉,并且告诉顾酥别这么用劲,他之前看了海报,发现电影副标题是“一个谋杀犯的故事”,知道校长表现的东西肯定不同。
  “当他想要描写谋杀犯时,格雷诺耶在制作香水,当他在表现格雷诺耶是世界上最好的香水师时,其实更多戏份是格雷诺耶作为谋杀者存在,校长编剧的本事都可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了。”魏长伟说道。
  这一番颇为专业的见解,让苏史纪侧目,的确,楚舜的剧本更像一位文学大家,但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那太夸张了,那东西极少颁发给华夏作家,更何况楚舜还不是作家,没有出书。
  “风格绮丽多变,明明上一部电影还是中世纪的战争史诗。”顾酥说道。
  “校长不是无风格,而是用普通的题材讲述让人意想不到的故事。”魏长伟说着。
  “长伟你详细说说。”顾酥道,她很喜欢老公侃侃而谈的样子,感觉特别帅。
  魏长伟之所以能够对楚舜有独到的见解,是因为一直会关注国内外电影学者对楚舜的研究,自然也知道的多。
  前几日他订购的《北影院报》,里面头刊论文将本来没什么相同点的楚舜电影,总结出个共同点,他感觉很有道理。
  “异常的剧情展现”,文章举例子二战和父爱,都能想到剧情是父亲在战争中为保护儿子牺牲性命,可楚舜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不仅保护儿子性命,还会保护儿子的美丽人生,魏长伟也滔滔不绝的给顾酥讲着,一股子恋爱的酸臭味。
  众人夸夸时间,银幕上演职人员表差不多完了,影厅灯光也按时亮起,几乎所有人都站在自己座位上。
  几乎之外是记者们,迫不及待地采访到场的嘉宾,《光明日报》就找到观众中政治面貌最好的孙光台。
  “请问孙先生对校长的新片怎么看。”光明记者问题也比较简单。
  “两部悬疑片,《致命id》结局是让人意想不到的反转,《香水》和前者是完全不同,但效果都是会给人极大震撼。”孙光台说道:“格雷诺耶什么东西有点没有留下。”
  《环球报》采访国外友人,杜智、雅克又是身份较高的,肯定会被采访,有些报刊就喜欢询问外国人,弄点什么东西就非要国外认可。
  在影厅众态中,楚舜上台,现场也逐渐安静下来,校长面子还是要给,但还有记者迫不及待询问”电影最后的拒绝是在隐喻耶稣吗?”“这部电影是借香水讽刺宗教的洗脑吗?”
  闻言楚舜看向提问记者,是主流媒体没错,现在主流报刊都这么勇的吗?
  收回目光,楚舜为今天的首映礼做一个最后的总结:“准备了晚宴,如果有什么想聊的,可以在晚宴里聊聊,至于《香水》,我认为当后期剪辑完成后,电影导演就对电影没有解释权了,所以具体解读,你们看着办。”
  话语很直接了,主流媒体没多问,不是记者讲文化,而是对象为楚舜。
  影厅嘉宾退场,散场时候还有不少人嚷着《香水》公映,一定会引爆当前市场,风格太独特了。
  楚舜好久没见朋友聊聊,当然一些必不可少的社交,法兰西文化中心协会主席雅克,想邀请楚舜作为协会的荣誉主席。
  说真的,楚舜都不记得自己挂了多少荣誉主席的头衔,对这个协会他不了解,所以回应说再考虑。
  “晚宴我就不去了。”孙光台表示他老伴还在家里,有时间回家陪着吃饭就尽量回家,六十多岁的年纪剩下时间不多了。
  也不会多劝,楚舜本人也不喜欢宴会喝酒,当然今夜他做东,还是会到场。
 

  “孙主席和妻子感情真好,伉俪情深。”顾酥说道,孙光台以前是电影家协会的主席,虽然现在卸任,但顾酥进协会时孙还是主席,所以称呼也就此延续下来。
  “你这话说得,难道我不好?”魏长伟佯装生气。
  “没有,只是听说主席和妻子是在大学时就认识,然后是妻子逐渐缓解了他焦虑的习惯,感觉你需要我,我需要你的爱情好浪漫。”顾酥说道。
  关于孙光台焦虑的问题,楚舜的记忆比较清晰,在唯一一次合作《让子弹飞》时期,孙光台身上会随身携带许多笔记本,在笔记本上对一件事情各种分析和纠结。
  “也是,忘记从什么时候打球开始,孙哥的确没带小本本了。”楚舜又瞥了一眼顾酥和魏长伟。
  他出言道:“我说你们两个秀恩爱差不多也就行了,公共场合注意影响。”
  顾酥脸皮薄一些安静了,而魏长伟脸皮厚,毕竟车祸都出好几次,他面色如常询问:“苟哥是风生水起啊。”
  苟哥?楚舜想了想才回过神,说的应该是狗头苟萧。
  “他院线生意应该做得还可以。”楚舜说道:“具体我也不清楚,小生意没关注。”
  “?”
  “??”
  三个问号,因为顾酥和魏长伟感觉楚舜说话有问题。
  “飞天空院线是华夏第四大院线,这生意不小啊。”魏长伟感叹:“人是各有人命,真想不到当年还曾向我请教的演员,现在是跺跺脚娱乐圈都要抖三抖的巨头。”
  手握华夏第四院线,即便最大的股东不是狗头,可楚舜压根不管事,华纳总裁、光线总裁现在和狗头都是平起平坐,甚至在很多时候处于下风。
  “飞天空院线算不错,但对CLG文化来说的确是小生意。”楚舜说道。
  之前张和发来CLG文化报告,在不知不觉中CLG文化扩张的触手让他都惊讶。
  应该都知道有个学院叫孔子学院,经过几十年发展,在国外有七百多所,主要是传播中文以及华夏文化,而CLG文化国家成立的“楚舜文化传播协会”是在向孔子学院看齐。
  “是我们格局没有打开。”顾酥冒出一句。
  魏长伟感觉到人类的参差,演员有条件的都会专项幕后制片,他们辛辛苦苦开个影视公司然后都处于垮杆边缘,到了楚舜这边飞天空院线都是小生意。
  有说有笑的离开独立电影院,晚宴地点在旁边擅长粤菜的酒楼,京城作为首都什么菜系都可以吃到,今晚操刀是粤菜名厨。
  席间其乐融融,雅克喝醉是真不雅观,和另一个醉鬼高坚剑,两人现场来一段探戈,最绝的是还用《闻香识女人》的一步之遥。
  画面太美,楚舜有点接受无能,所以到阳台吹吹冷风。
  大约几分钟后,阳台推拉门有响声,人还未到旁边就传来声音:
  “楚导孤独感是不是会有助于灵感爆发?我也要试试。”
  “福尔摩斯说饥饿会让人大脑运转更快,要不要也试试?”楚舜说。
  “这个方法有没有用先不说,但柯南道尔爵士肯定不低血糖。”吹哥表示自己低血糖就不作了。
  说完后,吹哥双手也趴在栏杆上,一时之间挺安静,大年初一京城的街头巷尾的树上挂着彩灯,还有网球大小的塑料红灯笼,过年很热闹。
  一两分钟后,吹哥收回目光打破安静:“楚导下部电影有没有机会,我跑个龙套。”
  “哦?”楚舜等着吹哥后一句话。
  “因为我有种预感,下部电影一定会影史留名,所以想冒个泡。”吹哥说道。
  “瞧你这话说的,我其他电影都不能说影史留名了。”楚舜是压根不信这理由,道:“直接说吧,什么事要跑龙套。”
  吹哥被戳穿也不尴尬,他道:“主要是想着幕后当了这么久,也露露面。”
  “可以。”楚舜点头:“不过下部电影还没有具体思路,到时候再说。”
  “没问题,我楚导就是稳,稳中之稳。”吹哥点头。
  之所以说还没有思路,是下部电影还不想这么快就开拍,在取景时发现西班牙有个风景还不错的地方,预备去玩几天。
  在国内大年初一上映的《香水》,毫无疑问是给国内的影迷们一大棒槌。首映礼的影评人们以及报纸记者们的稿子还没有写好,那得等明天。
  首日6.8亿软妹币的票房,也足以证明观众对楚舜的喜爱,以及很多人“受害”。
  [66666,这才是熟悉的味道,大年初一悬疑片,不过还真挺好看。]
  [校长良心发现,居然不是悲剧,我大感欣慰]
  [本来我爸爸让我带着小侄子和侄女一起来看楚导最新电影,我直接拒绝,在电影院来看完我无比庆幸我决定是明智的,我都尼玛震惊了,居然能在国内电影院看到这种大尺度影片!]

贺朝在谢俞里面塞东西微博 贺朝谢俞腿上惩罚车微博

  受害者们以前被楚舜大过年“虐哭”多次,所以都觉得很正常,这算是一种PUA吗?
  微博上以及朋友圈,口碑也开始逐渐发酵——
  战斗勋章:[我有点看不太懂,格雷诺耶是对艺术的追求吗?emmm但挺好看,两个半小时都看得很认真。]
  弥世时雨:[难以想象,居然真的有人能够把童话和悬疑故事结合到一起,还一点也没有违和感。]
  高邦司机:[打死我也想不到,导演会弄这样的结局,这或许是电影史上最浮夸的结局了,但我好喜欢啊啊啊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