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信 > 正文

主人我错了请把它关掉 我和学霸下面连在一起

发布时间:2021-09-14 15:05 已有: 位访客

天羽当然不是要去整容,而是去易容,通过一些特殊的化妆手法,改变了自己的的容貌,不过当然只是暂时性的,只要他需要,他可以随时卸妆还原过来。
  
      天羽照了照镜子,看着镜子当中一个凶神恶煞的中年人,喃喃说道:“看起来不错,不过就是这两撇小胡子……”天羽从未留过胡子,所以感觉很不爽,不过为了隐藏身份,也只好这样了。
  主人我错了请把它关掉   我和学霸下面连在一起
      此时天羽已经不在纽约了,他已横跨了整个美国,从最东边的纽约跑到了最西边的洛杉矶。为什么要去洛杉矶?因为天羽还记得,孔辉死前曾经给他说过,美国的十三门也是被灭天控制的,而且是一个更危险的人物。”
  
      天羽自言自语道:“这个人会是谁呢?不过范围并不太大,当年被带走的2S高手,比孔辉还要厉害的就只有二江爷-江余庆和陈静。就是它们两人其中的一个吗?还是会是那几位护法?嗯,变成了这样,只要不遇到雾灵,应该不会被看出来了吧。”
  
      在洛杉矶,天羽并没有什么认识的人物,所以只有像无头苍蝇一样的乱窜。天羽一边在街上走着,一边在脑海中尽力回忆自己所记得的关于十三门的消息。“1962年由米勒建立,美国最大的黑帮之一,经营……”
  
      天羽喃喃道:“这次可别再像飞车党那样了,十三门的势力比起飞车党来要强得多,灭天在这里的人手也肯定要多得多,所以可别草率行事。”“嗯。”天羽看了看周围,夜色逐渐的暗了下来,说道:“这样吧,从基层做起,找个十三门手下的小帮派加入,然后再见机行事。”
  
      天羽来到了一个处在娱乐场所附近,比较热闹的酒吧门口,这样的酒吧一般都意味着里面不怎么太平,总会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里面,不过天羽要找的就是这些人。天羽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酒吧里很阴暗,坐着不少的彪形大汉,精壮,纹身,刀疤,一些标志性的东西表明了他们的身份。看到天羽走了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他,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人,这个十分平常的印象并没有勾起这些人的兴趣,淡淡的看了一眼天羽以后便继续做着自己的事了。
  
      天羽环顾了一下四周,大致心中有了计较,便走到了吧台的旁边坐了下来,天羽点了一杯威士忌,虽然他很少喝洋酒,但是这里却只有洋酒。低头细细的品味着面前的一小杯威士忌,在别人的眼里,他只不过是一个官场或者情场失意,迷茫在人生道路上的普通职员而已,并没有太过的深入考虑。
  
      虽然看起来天羽是很用专注的在品味嘴边的美酒,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耳朵一直在留意旁边那些看起来想是黑帮的人的身上,仔细的听着他们在谈论的事情,希望能够找到一点线索,不过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收获。
  
      这时,突然有两人走了进来,两个男人,一老一少,老的并不是很老,少的也不是很少,老的大概四五十岁,身材中等,神色冷漠,面无表情,天羽主意到,他的手很细,既纤长又稳定,这样的一双手通常是用来杀人的手,而且一定还杀了不少的人。
  
      而少的,则是刚刚二十出头,金发碧眼,帅气阳光,全身充满着让人羡慕的年轻活力,很不错的一个年轻人。酒吧里的人瞟了这两人一眼便没有再多做停留,像这样的人其实并不出众,在美国时常都能见到。
  
      但天羽却不同,天羽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那两人,尤其是那个年轻人,天羽总感觉这个年轻不一般,眼神,对,是眼神,这个年轻人的眼神里充满着希望和自信,让人看了一定会嫉妒的一种眼神。
  
      年轻人刚要朝里面走,他旁边的老人就轻轻的拉住他,并开口说道:“少爷,还是回去吧,这里并没有什么好玩的。”年轻人伸出一根手指,然后轻轻的摇了摇,说道:“不,我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我可不是来玩的,卡恩大叔,你就先回去吧。”卡恩似乎知道这个年轻人性子,没有再劝他,而是说道:“那好,少爷,我在门口等你。”
  
      天羽突然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少爷?是哪家的少爷?不会是十三门的大长老的少爷吧?”十三门最开始其实并不是由米勒一个人建立起来的,而是十三个人,这是十三人便是十三门的十三个长老,而米勒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大长老而已。经过近乎半个世纪的发展,现在的十三门比起以前的十三门来说已经是脱胎换骨了,但不过十三位长老这个制度却从来没有变过,这十三位长老皆是智勇双全,而且深得十三门中成员的人心,是最难对付的家伙。
      突然,那个年轻人坐到了天羽的旁边,点了一杯白兰地,然后细细的品尝起来。天羽时不时的暗中打量着他,想从他的动作细节中发现他身份的一些线索。过了一会,这个年轻人摇晃着玻璃杯,眼睛盯着杯中的美酒,嘴里却在说道:“我叫埃里克斯,你呢?”这个人并没有看着天羽,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说话,不过此刻坐在他身旁的却只有天羽。
  
      天羽淡淡的回答道:“威廉。”年轻人又继续道:“威廉,嗯,不错的名字,刚出来混的吧?”天羽一惊,然后装作若无其事道:“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埃里克斯说道:“不用装了,还没有人能瞒过我的眼睛,你是化过妆的,而且你的实际年龄和我差不了多少。”
  
      顿时,天羽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双眼不断的迸射出阵阵精芒,这个埃里克斯竟然一下子就把他看穿了,而且天羽能够肯定这个埃里克斯并没有多强的实力,仅仅是B级而已,他是怎么发现自己的?“难道是……”灭天?天羽只能想到这个解释了。
  
      埃里克斯又继续说道:“不用惊讶了,像你这样的人我已经见的很多了,年轻人火气盛,想出来干点什么,但是又怕自己年纪轻被人欺负,便化妆成一个成熟大人的模样,便于接近别人。我说的对吧?”
  
      天羽顿时松了口气,不是灭天,不过接着又有疑问,这个小子到底是怎么看出自己来的?无论自己怎么照镜子都没有看出任何破绽,而这个年轻人竟然一下就看出来了,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既然被看出来,对方的语气又是如此的肯定,天羽再怎么装傻充愣也没有用了,便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埃里克斯说道:“第一,你的鞋子。”天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子,刚买的球鞋,既不是太贵,也不是太便宜的,这有问题?埃里克斯说道:“你的鞋没有问题,但是你不应该带着一个公文包。”天羽为了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公司职员,特异随身带了一个专业的公文包,没想到这却成了一个破绽。
  
      埃里克斯悠悠道:“我到现在还从没有看过哪个美国的公司职员会穿球鞋的。”天羽顿时无语,他对自身的穿着一向很随意,从来没有注意这一些,想不到此刻却成了一个致命的破绽。细节决定成败,这句话的确没错。
  
      天羽问道:“就这样你就确定我是化妆的?”埃里克斯说道:“这样当然不可能,所以还有第二,你的发型有问题。”天羽更疑惑了,发型?他几乎从来没有留意过自己的头发,更没有特意的去弄什么发型,这点难道也是破绽?
  
      埃里克斯看出了天羽的疑惑,解答道:“你是不是从来不去弄你的头发?你是不是感觉你的发型特别的随意特别的舒服。”天羽郁闷了,这样也能猜到?这小子是神?不过天羽还是回答道:“是的,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埃里克斯悠悠道:“我是和你一样的同龄人,当然会有一样的想法,你的头发太过随意,如果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他一定会特意的让自己的发型保持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而不是像你一样,只考虑是否舒适。”
  
      天羽郁闷了,这一点他真的还从来没有考虑过,天羽说道:“没有了?”埃里克斯说道:“还有一点。”天羽问道:“哪一点。”埃里克斯回答道:“喝酒的姿势不对。”天羽差不多快崩溃了,这人是谁啊?福尔摩斯?观察的这么仔细。
  
      埃里克斯再次悠悠道:“一个真真的成熟男人可不会像你那样拿酒杯的。”说完,埃里克斯还特意的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向天羽演示了一下正确的拿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