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祝福 > 正文

一睡成瘾1V 1爱吃肉的小丸子 他是王(高干)

发布时间:2021-10-12 10:41 已有: 位访客

 面对孙天仁的漫天要价,李平看了看那个已经破旧不堪的茶几,虽然内心忍不住吐槽了几句,但还是爽快点点头答应了。

    随后,李平伸手准备拿起桌上的杯子喝口水,毕竟坚持奋斗了这么长时间,有些口渴了。

    “停!你要干什么?”孙天仁连忙指着他问道。

    “喝水啊。”

    孙天仁斜眼看着他“那个杯子五百,你要喝就喝吧。”

    李平看了看手中的廉价玻璃杯,想了想,好像又不渴了。

    “那咱们就走吧?”李平说道。

    孙天仁严防死守一般的看着李平“去哪?”

    “救那个小姑娘啊!你不着急吗?”

    “你现在可以吗?”

    李平沉吟了片刻“只要不是在你家,我觉得我都可以。”

    在这里待着,到处都是陷阱,钱包受不了。

    “那行,走吧。”

    孙天仁欣然接受,李平刚刚踏入修行大门,而且还得到了不小的机缘,一时力量拿捏不稳,容易将家里磕着碰着,损失不小啊,没看刘芸馨额头上的黑线越来越多了吗?

    “你们小心一点。”临走前,刘芸馨紧张的对孙天仁嘱咐了一句。

    然后顿了一下,看着李平“现金还是转账?三千......三千五。”

    被逼账的李平愣了一下“回来就转给你们,我家住对面。”

    刘芸馨显然还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善解人意的点点头。

    等孙天仁与李平走后,刘芸馨一脸惆怅的看着缺了一个口的茶几,有些心疼,随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忙跑到窗户往下望,可早已没有了孙天仁他们的身影。

    “他身上没钱吧?怎么坐车呢?”不过随后她的表情由担忧变成坦然“那个大叔应该有钱,花他的就成。”

    ......

    出了小区,孙天仁与李平上了一辆出租车,就往辛月给的地址赶去。

    看着出租车上的计价器蹭蹭蹭的直涨,孙天仁有些慌,转头看着李平“我身上没钱。”

    李平张了张嘴,有些无言“我来吧......。”

    没多久,出租车就来到了辛月所说的,那辆面包车最后出现的地方。

    下车前,孙天仁看着座位上被李平不小心按出来的一个大坑,小声的说道“待会我来关门,你什么都别动。”

    和一个没轻没重的人出门,伤脑筋啊!到处都是陷阱。

    一下车,孙天仁就放开了自己的灵识,虽然这里没什么监控,但在小范围的查找,孙天仁的神识可比监控管用。

    刚一放开神识,孙天仁就找到了小付玲的位置,不过在她旁边,竟然出现了一个让孙天仁意想不到的人。

    带着李平,孙天仁直奔到小付玲所在的地方。

    这是一个老旧的院落式二层小楼,在虚掩的院门外没有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

    李平四处观察了一眼,然后走到角落的一段围墙边上,双手搭上去,正准备用力蹦起的时候,被孙天仁给拉住了。

    “你干什么?”

    “虚......小声点,”李平连忙阻止孙天仁“小心被里面的人发现。”

    孙天仁小小的翻了一个白眼“你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吗?”

    这一刻李平愣住了,看?怎么看?还隔着围墙呢?

    随后,他想到了在孙天仁家里闭着眼看到的那一幕幕渣画质的现场直播,后知后觉过来,然后闭上眼,精神集中,随即一个模糊的画面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里面只有一个人?”李平疑惑的问道。

    从这段依旧画质很渣的画面中,他只看到院子里站着的只有一个人,但是却有好几个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孙天仁不理会李平的疑惑,直接一把推开院门,一脸微笑的看着院子里站着的约瑟夫。

    “你怎么在这里?”约瑟夫意外的看着孙天仁。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你怎么在这里?”然后孙天仁指着躺在地上的几个男人“他们又是怎么回事?”

    “无意中碰到的啊!”约瑟夫无辜的说道“我刚到华夏,为了避开龙潭安保的视线,打算找一个安全的落脚处,然后就向人打听到了这个地方有房间出租,而且还安全。”

    “然后我就来了,可没想到我刚一进门,这些人就开始攻击我,我就只能还击了,打倒了这几个,可惜最后还跑了一个,正准备搞清楚他们的身份时,你们就进来了。”

    “怎么,这些人你认识?”

    听到这个答案,孙天仁不由自主的愣住了,这小付玲的气运是真的逆天啊,这都能行?

    可以说就算今天孙天仁不来,她也啥事没有,自有约瑟夫出来相救。

    孙天仁点点头,但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小付玲家里的事都解决了?”

    “解决了,她母亲被我救出来了,她父亲也解决了家里的纠纷,估计这两天就会来华夏接她。”约瑟夫回答道。

    “那他们又是怎么回事?”孙天仁指着躺在地上的几个男人“他们就是来绑架小付玲的,不是说都解决了吗?”

    约瑟夫不解“他们?绑架?”随后他反应过来,一脸震惊的望着孙天仁,音量陡然拔高“小艾薇儿被绑架了?”

    “是的,就在几个小时前,他们趁我不在,抓走了小付玲,所以我才出现在这里,但没想到你也在,好巧......。”

    “那小艾薇儿现在在哪?有没有事?”

    “看看不就知道了。”

    随后孙天仁走进屋,从角落里找到了那个大行李箱,然后打开箱子,小付玲正躺在里面,呼吸均匀,睡的很熟。

    “看样子没什么事,睡得很香。”孙天仁说道。

    约瑟夫上去查看了一下,发现真的仅仅只是睡着了,这才放心下来。

    随后他沉着脸,思索了片刻,然后又摇摇头“不知道,按理说事情都解决了,不应该再有人来抓小艾薇儿的。”

    “你再想想,她们家是不是还有什么仇人?”

    约瑟夫认真的想了想,最后叹了口气“别想了,反正现在小艾薇儿没事,后面就交给他父亲吧,过两天就来接她了,这几天没事就行。”

    孙天仁一想,还真是这么个理,人家是有爸爸的,咱们瞎着急干什么?

    “那这小付玲现在怎么办?你带着?”孙天仁问道。

    “还是去你那吧,我居无定所的不太方便。”

    孙天仁点头,还等着她爸爸来给这段时间的赡养费呢?

    随后,孙天仁抱起行李箱里的小付玲,准备回家。

    恰好这时,小付玲醒了。

    小姑娘揉着眼睛,看了一眼孙天仁,甜甜的叫了一声“天仁哥哥。”

    然后看着周围的景象,迷迷糊糊的问道“我们这是在哪啊?”

    “在外边玩呢?你睡着了。”

    “哦......。”

    “可是......我怎么记得我和刘芸馨姐姐在家的时候有坏人进来打我们呀?”

    “你记错了......来,你看看这是谁?”孙天仁赶紧转移话题,指着约瑟夫说道。

    小姑娘看着约瑟夫,开心的叫了一声“约瑟夫叔叔!”

    约瑟夫亲昵的揉了揉小付玲的脑袋“这段时间玩的怎么样?开心吗?”

    小付玲笑着点头“好玩!”

    不过随后她的脑袋就低了下去,低落的说道“可是我想我爸爸妈妈了。”

    “别担心,他们都没事,过几天就来接你了。”

    “真的吗?”

    “真的,叔叔什么时候骗过你?”

    “嗯!约瑟夫叔叔最好了。”

    “乖~”

    “行了,”孙天仁说道“那我们就回家了,给你叔叔说再见。”

    小付玲乖巧的给约瑟夫挥了挥手“约瑟夫叔叔再见。”

    就在孙天仁抱着小付玲准备转生回去的时候,看着旁边的李平,忽然想起了什么。

    “那个......约瑟夫啊,你收徒弟吗?”

    孙天仁的这个问题让约瑟夫懵逼了片刻,然后他赶忙摆手“我可教不了你,你还是另找高明吧。”

    孙天仁翻了翻眼“不是我。”

    然后他指着李平“是他。”

    听到要教授的对象不是孙天仁,约瑟夫松了一口气,没见过徒弟比师傅实力还要高的。

    不过孙天仁随后指的那个人,又让他的心沉了下去,一个中年模样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的收徒对象啊。

    不过,看在孙天仁的面子上,他也不好拒绝,为难了起来。

    见约瑟夫一脸的为难,孙天仁明白他的想法,接着解释道“虽然他年纪比较大,也是今天才开始修行的,但却得到了不小的机缘,自身条件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是个可教之才,不信的话你自己看一下嘛。”

    孙天仁的话让约瑟夫将信将疑,人道中年才开始修行,算什么可教之才?废材吗?

    不过虽然他心里不以为然,但却不想就这么驳了孙天仁心意,毕竟这个少年多少算是帮助了自己一回,而且自己对他也起了结交之意。

    对于他,约瑟夫也通过自己的渠道去打谈过,但却没有任何的消息,仿佛这个神秘的少就不曾在修行界出现过一样,但以他的实力,不该这么籍籍无名才对啊,约瑟夫很好奇。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到李平的身前,将手放到他的胸口“全身放松,不要抗拒。”

    李平激动的点点头,照着约瑟夫的吩咐做。

    刚开始,约瑟夫的表情还很随意,想着如果条件实在太差,就只好拒绝了。

    不过,随着他的神识进入到李平的体内之后,他的表情就变得震惊了起来,然后不解的看着李平“你真的是今天才开始修行的?”

    虽然李平不是很理解修行这个词的含义,但既然孙天仁都这么说了,他也只好点头“是的,今天才开始的。”

    听到肯定的答案,约瑟夫迫不及待的问道“你是怎么开始的?在什么情况下?”

    一个中年人,刚开始修行,体内的先天灵气怎么会这么纯洁?而且已经是完全炼化了,等于他在一天之内不仅踏入了修行的大门,而且还直接迈上了第一个阶梯,这让约瑟夫非常难以相信。“他这样没事吧?”慢慢平复了自己内心恐惧的刘芸馨,来到客厅,见到李平大汗淋漓的躺在沙发上,脸上却带着享受的奇怪模样,不禁有些担忧。


    “没事,正常现象。”正无聊看电视的孙天仁瞅了一眼李平现在的状态,效果还行。

    “真的没事?”虽然孙天仁说的很肯定,但刘芸馨还是不免有些担忧,毕竟李平现在这个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人一样。

    “真的没事,不信你看,他还给我们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呢。”

    “而且你看他的表情,是不是很享受的样子?他现在好的不得了。”

    刘芸馨将信将疑的看着李平,见他还真的做了一个OK的手势,这才放心下来。

    刚刚才经历了入室绑架,现在要是家里又死了人,那她非得崩溃。

    而此时的李平虽然很享受自己体内慢慢聚集起来的气流带给自己的好处,但却还是不敢松懈,因为孙天仁留给他的那团气流还在体内,他还想将它永久的留下来。

    不过与之前相比,现在的他就要轻松许多,因为新出来的那团气流给了他无尽的气力,让他不再是那么勉强。

    “小付玲有消息了吗?”刘芸馨轻轻的坐在孙天仁身旁,看着他,带着担忧问道。

    孙天仁无奈的摇摇头“已经麻烦人在查了,还在等消息。”

    刘芸馨犹豫了一下“要不咱们报官吧,让我爸去查。”

    “不行啊,这种事普通人是插手不了的,反而会害了他们。”

    刘芸馨叹息一声,两眼透着阴霾,无言已对。

    看到刘芸馨这个样子,孙天仁有些不忍心,安慰的说道“放心吧,小付玲是什么运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吉人自有天相。”

    经孙天仁这么一提醒,刘芸馨想起了小付玲那逆天的气运,眼神中有了一丝光亮“希望她的气运能帮到她。”

    就在这时,安静的躺在沙发上的李平忽然发出了一声闷哼,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孙天仁放出神识查探,不禁为李平大胆的做法感到惊叹。

    “他怎么啦?”刘芸馨又问道。

    孙天仁想了想“无知且胆大,只能看造化了。”

    听到孙天仁这么模棱两可的回答,刘芸馨不免又担忧起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孙天仁表情肃然的看着李平“先看看情况,不行的话我再动手。”

    而此时的李平并不知道,他突发奇想的骚操作,让刘芸馨与孙天仁都变得紧张了起来。

    在想尽量的保留住孙天仁留下的那团气流的前提下,李平觉得继续这样的用力保持也不是一个办法,毕竟气力怎么都会有用尽的时候。

    所以他就突发奇想,要是能让两团气流相融合的话,是不是就能将它留下了?

    说干就干,李平丝毫没有犹豫,尽量调动胸口的气流往下沉,朝着自己的那团五彩斑斓的气团挤压下去。

    可以说李平这番操作也是不知者不畏,要知道孙天仁的灵气那是相当纯净且强大的,即便他只放了出了很小的一缕,但要与别的灵气相融合的话,也是非常危险的,轻则遭到排斥而重伤,重则爆体而亡。

    更别说李平这种刚刚才凝聚了自己先天灵气的小菜鸟了,而且还那么驳杂,看着是五彩斑斓的很好看,但在修行界,这种华而不实的先天灵气,就是废柴无疑了。

    而就是这样的中年菜鸟废柴,竟然敢主动将孙天仁的那股纯净灵气往自己的先天灵气上引,这与找死有什么区别?

    看着自己的那团灵气慢慢逼近李平的先天灵气,孙天仁一刻不停的关注着,并且随时准备出手相救。

    而他之所以没有马上叫停李平的做法,也只是想看一看会不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毕竟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有发生,以前也有不少的修行大能尝试着将自己的纯净灵气渡入到晚辈或徒弟的先天灵气之中,以此来清除他们灵气中的杂质,改善他们的修行资质,算是走捷径。

    不过成功者寥寥,大多都是爆体而亡的下场,而仅有的一些成功者也都是属于天才之流,李平与他们相比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可即便如此,孙天仁还是对李平抱有一丝的希望,而即便不成,自己也能及时补救。

    气流一点一点的下沉,李平也越发感到吃力,仿佛在排斥一般,那股下沉的气流开始出现了反抗的迹象,与他进行着拉锯战。

    李平还在咬牙坚持,并且他也不打算放弃,既然前面九十九步都走了,也没道理不坚持走完这最后一步。

    两个气团,一个纯净乳白,一个五彩斑斓,在李平的坚持下,与他体内一点一点的靠拢,如牛郎与织女,过程异常的艰辛。

    最终,两者终于走到了一起。

    从始至终,孙天仁的神识就没有离开过李平身体内的这两团灵气,看着两者渐渐接近,他也开始变得紧张了起来,而就在两者相接触的那一刹那,他的心也不由腾的猛跳了一下。

    那一刻,他都忍不住的想要出手,阻止两团灵气相遇,但最后他还是忍住了,还是想看看李平能走到哪一步,也顺便让他自己去争取一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此时的李平已经人事不知了,自两团气流相遇的那一刹那,他的脑海里仿佛爆炸了一颗炸弹一般,巨大的冲击力一瞬间就让他失去知觉,晕死了过去。

    而他体内,两团气流在相遇伊始,便展开了激烈的交锋,只是属于李平自己的那团先天灵气马上就败下阵来,无力的缩在角落里,任人宰割。

    而属于孙天仁的那团灵气却没有因此罢休,依然攻城拔寨的对着李平的那团先天灵气疯狂进攻。

    不过,虽然攻的很猛烈,但孙天仁却发现这种攻击似乎不是以彻底毁灭为目的的,再仔细一看,却更像是在疗伤一般。

    李平那团五彩斑斓的先天灵气,在孙天仁的那团灵气的攻击下,那些华丽的颜色正在慢慢被消除,最后只剩下最核心的一小团乳白色的纯净灵气。

    然后在孙天仁的眼皮子底下,两团灵气竟然一点点的融合在了一起,水乳 交融一般毫无瑕疵,最后在李平的丹田处慢慢沉静了下来。

    自此,还处于昏迷中的李平还不知道,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心愿,进入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而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孙天仁,既感到吃惊,又有些欣慰。

    李平这人,没有枉费自己的用心良苦,而自己的灵气,果然不一般,自豪......。

    在一旁焦急等待的刘芸馨见孙天仁的脸色好转,连忙问道“怎么样了?没事了吗?”

    孙天仁笑着点点头“这小子,运气不错。”

    刘芸馨撇了撇嘴“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就叫人小子。”

    对于刘芸馨的嘲讽,孙天仁不以为然,不说比年纪,就今天的事来说,让他叫自己一声爸爸都毫不过分,在这件事上,自己俨然就如他的再生父母,叫声小子怎么啦?我叫他一声小子他都有点受不起。

    不过,虽然从孙天仁的口中确认了李平没什么事,但看他一动不动的躺在沙发上,刘芸馨还是有些慌“他怎么还不醒啊?”

    “别急,得适应一下,反正没事就行了,别的就不用管了。”

    “哦。”

    这时,孙天仁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辛月的电话,赶忙接听。

    “喂,你说的那辆面包车我找到了。”刚一接听,辛月就给了他一个好消息“车子最后开进了**区,**街道,就再没有出来过,不过那里是一个老城改造区,里面没什么监控,所以具体地点我没法定位。”

    “好的,谢谢,改天请你吃饭。”

    挂完电话,孙天仁不禁对辛月的能力表示赞赏,这丫头,果然是个高手,看来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对的,不仅找到了线索,还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一举两得,不得不说真是神来之笔,真是佩服我自己......。

    “什么事?小付玲找到了?”刘芸馨赶紧问道。

    “恩,找到了,我的出去一趟,你自己在家里小心一点,别再随便开门了。”

    接着孙天仁看了一眼还躺在沙发上的李平“就让他在这里躺着吧,短时间内应给不会醒。”

    不过话刚说出口,李平就打了他的脸“不用,我陪你一起去。”

    李平在孙天仁意外的眼神下坐了起来,然后准备撑着沙发前面的木质茶几起身。

    可当他的手刚放到茶几边的沿上时,卡擦一声,茶几应声而短,李平也险些因没了支撑而摔倒。

 

一睡成瘾1V 1爱吃肉的小丸子 他是王(高干)    “怎么会这样?”李平捡起地上的茶几碎片,震惊的望着自己的手“我没怎么用力啊!”

    接着他还想在按到茶几上试一下,不过被孙天仁赶紧阻止“停!从现在开始,这间屋子的东西你不准再碰!”

    “还有,这个茶几......三千,你得赔!”

    一旁的刘芸馨也肯定的点点头,弄坏了东西,当然得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