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祝福 > 正文

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 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

发布时间:2021-10-18 15:55 已有: 位访客

“好了,咱们肯定是有其他的办法,既然是村长这边没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咱们还是先回去吧,医院这边人多眼杂,别忘了,之前咱们还上过报纸呢!”

    秦筱京的话让周江河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是老老实实跟在秦筱京的后面朝着外边走去,心里面还是有更多的不甘心。

    病房内,刚才的虎克脸色突然之间严肃了起来。

    “村长,刚才你看到的那个年轻人就是想要开发咱们村子的年轻人,听说是要在咱们的村子周围建造一些什么厂子!”

    女人坐在椅子上面开始把自己听到关于周江河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虎克的脸色逐渐的严肃了起来,想要在自己的地盘搞其他的事情,绝对是不可能!

    周江河虽说是在其他的地方很厉害不错,可是到了自己的村子里面,是龙他也要给我盘着!

    虎克的脸上充满了严肃,已经是把自己的态度表现的相当明显了,周江河想要开发自己的村子,想都不要想!

    村子里面那么多的人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个地方,破坏了他们原本的居住地,村子里面的人气都没有了。

    相对于那些所谓的高楼大厦,村子里面的人还是宁愿选择比较安静的乡村生活!

    “村长,您放心吧,我们绝对是不可能会同意周江河说的话,倒是您孙子这边,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啊?”

    女人看了一眼床上睡着的女人,脸上洋溢着兴奋的微笑。

    “丫头这边大概需要十天半个月左右,到时候就可以回去了,记住了,千万不能够让周江河开发咱们村子,明白了吗?”

    虎克看到女人离开了之后,搬了个椅子,坐在门口,开始喷云吐雾了起来,也不知道周江河接下来到底是会怎么样!

    可就从周江河的手段就可以看出来,此人绝对不简单,换成是那些比较娇贵一些的公子哥,看到那些死掉的家禽,怎么表现的跟没事人一样呢?

    除非就是周江河也是个乡下人,早就是对于这一切都了如指掌了,根本就不害怕他们搞出来的这些事情!

    回到临时居住的地方,周江河坐在房间内一直都是没有吭声,搞得秦筱京还以为周江河是抑郁了呢!

    “江河,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可千万不要吓唬我啊!”

    周江河叹了口气,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村子里面的人不愿意开发村子的周围,难道说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为什么村子里面没有年轻人吗?

    只要是有点骨气的年轻人,有了独立自主的生活之后,谁都不想要待在这个落后的小村子里面。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乃是相当正常的事情,可他们往往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的可怕之处。

    “筱京,我现在一度认为我做错了!”

    周江河起身,看了一眼外边的天空,心里面是无限的感慨。

    “江河,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你的错,身为商人,看到这个地方可以发展,当然是不可能错失这么好的机会,可,每个地方的人也都不一样啊!”

    秦筱京更加明白,要是说此地相当容易开发的话,怎么可能还会被搁置那么久呢?

    要不是之前周江河跟周舟签订下来了合作协议,秦筱京肯定是会建议周江河赶紧选择其他的地方,不能够在这个地方继续墨迹下去了。

    否则的话,耽搁的不仅仅是时间,还要金钱!

    “好了,其他的事情你也不要多想了,我看你基本上都已经是在村子里面成为了公敌,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出去了,老老实实在家里面,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来搞定就好了!”

    周江河眼神之中充满了不甘心,可看到了秦筱京的样子后,还是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周江河还是选择不给秦筱京找麻烦比较好。

    否则的话,谁都不知道接下来村子里面的那些老人是要怎么来对付他呢!

    所有的目标都放在周江河的身上,反倒是忽视了秦筱京的存在,而且,老人家通常都喜欢坐在一块谈论,指不定秦筱京就可以听到什么线索!

    一连几天过去了之后,周舟那边已经是开始受到了压力。

    “周总,之前咱们可是说好的,我不管你投资任何的项目,但是我想要看到的乃是项目对于咱们的收益,之前我可是听说周江河跟韩早闹得相当不愉快,为什么你要帮他呢?”

    面前的男人戴着眼镜,正是周舟的父亲,对于自己这个女儿,周芒只能够说用相当严肃的方式来不断的让她改进。

    周舟坐在椅子上面一言不发,知道周芒发泄的源头就是不想要看到周舟跟韩早的关系来往那么密切罢了。

    再怎么说,韩早也是一个外姓人,有什么资格来周家抢东西?

    “我知道了,父亲,我对于这件事情是会负责到底,希望您可以宽大处理,我一个人做出来的事情我一个人负责就好了!”

    一个人做事一人当,周舟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从桌子上拿起来了自己的工作证,看了一眼周芒,转身就朝着外边走去。

    “周舟,我告诉你,今日你要是敢走出这个大门,到时候你就可以从周家彻底消失了,明白了吗?”

    此时的周舟呵呵一笑,到了现在,她还能够有什么可说的呢?

    十几年了,自从自己记事开始,周芒就像是一座大山,树立在自己的面前,乃是自己永远都逾越不过的大山。

    周舟实在是忍无可忍了,继续下去的话,到时候只会被周芒一直都压着!

    “好哇,你要是敢离开的话,到时候我就断绝你一切的投资!”

    周芒用各种理由来威胁着周舟,反倒是周舟已经是对于周芒死了心,二话不说就朝着外边走去。

    剩下周芒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周舟从自己的面前离开,开始在办公室内大发雷霆。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周舟竟然是对于他产生了一些逆反心理,要是继续这样子的话,到时候周舟肯定是会脱离他的掌控。

    周芒乃是一个控制欲相当强大的人,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女儿这样子做!

    五分钟后,周舟把自己的东西放在了垃圾箱上面,周氏集团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一个雾霾笼罩的地方。

    看起来,在周氏集团的周舟乃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殊不知,周舟的心里面是相当苦楚!

    “咳咳咳,周总啊,不知道您那边需要人来帮忙嘛?”

    周江河接到了周舟的电话,更多的乃是迷茫,莫非周舟是被周氏集团给开除了不可?

    可,周氏集团本来就是周舟家族的企业,怎么可能是会把周舟给开除掉呢?

    “哎,说来话长,还是等到我去你那边再说吧!”

    人家都已经是这样子说了,周江河要是还拒绝的话就是有点太不给面子了,别忘了,当初周江河找人家帮忙的时候。

    周舟可是毫不犹豫就给周江河签订下来了投资合同。

    “什么?大哥,我没有听错吧,你说人家周舟竟然是要来?你也不看看咱们这边到底是什么条件,那个大小姐来干什么啊!”

    秦筱京完全就是颠覆了自己的三观,就算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周舟竟然是会亲自前来,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莫非是想要感受一些乡下的美好生活?

    “哎,可别说了,我感觉肯定是发生了点什么事情,等到周舟来了之后,咱们谁都不要说周氏集团那边的事情,明白了吗?”

    周江河的话音落下,此时外边就有人通知周江河,他的电话正在村口,让他赶紧去接。

    “什么?周氏集团?麻烦您是不是可以给我好好的解释一下,为什么是要突然之间跟我们解除掉合作啊!”

    周江河倒吸了一口凉气,周舟果然是因为自己的公司,所以说才会从周氏集团内离职,说实话,周江河的心里面确实是有点抱歉的感觉。

    自己的公司本来就比较小,反倒是连累了周舟从周氏集团内离职。

    “周先生,麻烦您做好准备,我们的人应该是明天就会到了!”

    对面的人说完了之后,直接就挂断了电话,剩下站在原地完全蒙了的周江河,还好是之前周江河率先跟周舟那边搞了一些合同。

    所以说,就算是周氏集团那边主动解约,获得的违约费,也是让周江河可以度过这段的困难期!

    “江河,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那边应该是已经跟咱们解约了吧?”

    等到周江河走到屋子里面,秦筱京就已经是猜到了,周江河接到电话里面到底是会说什么!

    “哎,我确实是没有想到,周氏集团竟然是可以把周舟的职务给解掉!”

    周江河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按照道理来说,周舟在周氏集团的那些成就已经是巩固下来了周舟在周氏集团的地位才对。

    可就算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周氏集团那边做事情竟然是没有任何的顾忌。

    “算了,反正咱们还有钱,接下来王优美那边也是会给咱们拉点投资,应该不是问题,加上周舟的加入,到时候咱们的公司肯定是可以发扬光大!”

    秦筱京不断的给周江河加油打气,反倒是周江河坐在椅子上面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接下来,恐怕周氏集团那边不仅是要解除掉跟周江河的合作关系,肯定是会派人来跟周江河做竞争。

    毕竟,这边的项目乃是周舟赞同,周氏集团那边要是想要派人来接替周舟的位置,就必须要做出来点成就。

    “江河,我反倒是感觉这件事情对于咱们更加有力,周氏集团确实是有资金没有错,可是别忘了,他们那边没有充足的经验来对付这群人!”

    有利有弊,只要是给周江河机会,到时候周江河就可以把握好这一次这么好的机会!

    “罢了,咱们还是见招拆招吧,等到周舟来了之后,咱们一切都知道了!” 烈焰。

    这是一家叫做烈焰的酒吧。

    不过,这家酒吧的招牌上,却只有硕大的烈焰两个字。

    在烈焰酒吧的大门口,便放着两个硕大的油桶,在两边各自燃起了一团篝火。

    火焰冲天,吐着四五米高的火苗,很是壮观。

    在这家酒吧门前,挺着一连串的豪车,奔驰,路虎,保时捷,法拉利,劳斯莱斯……

    如果有爱豪车的人来到这里,一定会十分的满足,就算是车展也不一定有这么多辆豪车。

    光是从这一排豪车,就可以看出来一点。

    来这家店消费的顾客,非富即贵。

    酒吧门前,不断有豪车停下,从上面走下衣着光鲜的男人以及各种妖娆艳丽的女人。

    此刻,却是有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前,从下面走下来一名清纯美女和一名身材高大帅气的男子。

    虽然两人的气质和酒吧不是那么符合,但也是郎才女貌,引人注目。

    这两人,正是打车过来的七锋和许诗诗。

    两人下车,七锋便看到了这家酒吧门口那夸张的一排豪车,以及那两只如同硕大火炬一般的篝火。

    “晴晴姐,看来你这朋友混的还挺不错的啊,竟然把生日宴会放在了这么高档的酒吧。”

    只是看这门口的排面,七锋就可以知道,这家酒吧的消费,绝对不低。

    在这里消费,那么是最低消费,一晚上都是不菲。

    之前许勇兵也说过,今天晚上请客的是许诗诗从小到大的朋友。

    都是从小渔村出来的,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挺有钱的。

    “嗯。”许诗诗点了点头,知道七锋是什么意思,当下解释道:“其实我们小渔村出来的伙伴,都混的不算好。

    今天晚上是李蕊请客,她在这家酒吧请客原因也简单,就是因为她的男朋友,是这家酒吧的调酒师,所以才在这里请客的。”

    “原来是这样。”七锋点了点头。

    估计许诗诗这群朋友里面,也就是这个叫李蕊的混的最好了,这次在这里请客,也恐怕带有几分在朋友面前显摆显摆的意味。

    “对了,七锋。”

    许诗诗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忽然看着七锋,面色慎重的说道:“七锋,这家酒吧是赤蛇帮的的店,今天晚上你千万不要在这家店惹出事,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赤蛇帮?很厉害吗?”七锋一愣,接着好奇询问道。

    “很厉害。”许诗诗点点头,说道:“这么说吧,在芽城,宁可惹官府的人,也不要惹到赤蛇帮。”

    “有这么夸张吗?”

    七锋眉头一挑,询问道。

    “当然,你知道我们家现在欠着高利贷吧?就是赤蛇帮的。”

    许诗诗继续说道:“在芽城,至少有十分之一的人,欠着他们的钱,另外你看到街上那些红灯店面,不管是会所还是宾馆,百分之六十都是赤蛇帮的产业。

    除了灯区行业之外,那些合法的赌馆,大多数也都是赤蛇帮的,你想一想,他们的势力有多大吧。”

    闻言,七锋也是不禁挑了挑眉头。

    这么说来,这赤蛇帮的势力,的确是相当之大。

    从古至今,最为赚钱的生意,永远都少不了几种生意。

    黄,赌,毒,高利贷,这四样,无论是哪一样,都代表着恐怖的暴利。

    而赤蛇帮,至少明面上,就已经掌握了三种,至于那个毒,显而易见,对方也绝对不会放过。

    有这样海量的金钱作为支撑,那么势力有多大,也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了。

    “既然说到这里,晴晴姐你给我介绍一下芽城的势力呗。”七锋看着许诗诗,有几分好奇的问道。

    “其实芽城势力也不复杂,最大的就是赤蛇帮,除此之外就是还有一个叫老虎帮的,不过势力没有赤蛇帮那么大。

    我之前听人说,赤蛇帮占据了芽城百分之六十的生意,剩下的老虎帮占据了百分之三十,再剩下的百分之十,就是一些比较散的势力占据。”

    七锋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晴晴姐,你放心吧,我尽量不惹事。”

    “话又说回来,我好像也没有主动惹过事吧,都是他们惹我……”

    看着七锋这幅模样,许诗诗不由摇了摇头。

    的确,七锋虽然没有主动惹事,但是他这两天,可真的事情不断。

    许诗诗挽着七锋的胳膊,两人径直走进了酒吧。

    走进酒吧,一股音浪便击打着两人的耳膜。

    哐——哐——哐——哐——

    一阵阵充满节奏感的音乐响彻于耳,让人都忍不住产生一股跟随节奏有扭动的欲望。

    酒吧内,灯火酒绿,五颜六色的灯光不断闪烁,刺激人的眼球。

    这间烈焰酒吧的大门,就已经很是气派。

    但是,当七锋两人走进来之后,七锋依旧是被这内部的空间给震撼到了。

    这里面的空间,极为宽阔,如同一个大商场那么大的面积,至少一眼都看不到尽头。

    在大厅的中央,有着一个宽阔的场地,被一分为二。

    一半空间,是常规的舞池,舞池边上有着舞台,上面正有着妖艳女子围着钢管旋转跳跃,做出各种充满挑逗性的动作。

    而舞台下面的舞池,则是有着许多年轻男女,在舞池中疯狂的摇晃着身躯,发泄着精力。

 

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 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    这舞池的规模虽然有些大,但并不让七锋吃惊。

    真正让七锋感到吃惊的是,在舞池旁边的那一半区域,竟然是一个擂台!

    而现在,这擂台上面,就有两名带着拳套的搏击手,正在擂台上捉对厮杀!

    于是乎,整个大厅就出现了一种奇观。

    一侧是嗨到爆的音乐和舞动的钢管女郎,而另外一侧,则是热血沸腾,拳拳到肉,血液四溅的搏击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