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祝福 > 正文

我行让我上[电竞] 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

发布时间:2021-10-18 15:57 已有: 位访客

 听完陶景的叙述,夏凉终于明白为什么陶景会跑到这里来骗钱了。

    陶景的妈妈生病了,需要动手术。但是手术费太高昂,要三毛,陶景家境并不是很好,一次性拿不出这么多钱,所以陶景才会出此下策。

    听起来很老套,但是现实就是这么残忍,金钱,可以把人逼上绝路。

    不管怎么说,遇都遇到了,好像之前当卦师上瘾了,对于夏凉来说,钱能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情,夏凉决定帮上一帮。

    “三毛,我可以给你。”

    陶景一听对方要给自己钱,先是惊讶,随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拒绝。再怎么说,陶景也是有手有脚的人,不是没有赚钱的能力。

    他再怎么用魔术行骗,他也是靠自己的力量的,别人白给自己三毛算怎么回事?当自己要饭的吗?

    夏凉都不用开读心术,他一看到陶景的表情就知道对方想拒绝,对方的脸上的表情从惊讶到挣扎再到坚决,摆明了是要拒绝自己的好意。

    不等陶景开口,夏凉先行说道。

    “不要急着拒绝,我这三毛不是白给的。”

    陶景听夏凉这么说,拒绝的话也吞了下去,既然不是白给,听对方把话说完也无可厚非。

    “我希望你加入我的魔术团,成为我的助手,我会给你开工资,你就用你的工资,慢慢还我的三毛吧。”

    “魔术团助手?你也是魔术师?”

    “对,我叫夏凉。”

    陶景听到夏凉的名字以后抬起了头,仔细的打量起夏凉来。

    之前因为用魔术骗人被夏凉抓包,陶景一直心虚没有怎么敢看夏凉的脸,再加上夏凉戴了副墨镜所以陶景一直都没认出夏凉来。

    “夏凉,卧槽!!”

    夏凉见陶景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下子懵了比。

    什么情况?

    “夏大师,我是您的粉丝啊!”

    陶景激动的说道。

    “刚才光顾着说话都没把您认出来……”

    粉,粉丝?

    陶景是自己的粉丝?

    “不,不对,应该说我是您的徒弟!”

    两人又聊了很久,夏凉这才知道陶景是从自己做卦师就认识自己的,自己还让他算过命。

    他母亲的事就是夏凉算出来的,要不然估计到了后期都不能医治了。

    在这之后,夏凉开始表演魔术,陶景很多近景魔术都是看了自己的视频研究出了原理以后才学会的。

    这么说来,夏凉还真的可以做陶景的师傅了。

    命运真是太奇妙了。

    “夏大师,能不能收我为徒?我想成为您真正的弟子。”

    陶景诚恳的说道。

    夏凉想了很久,就在陶景以为夏凉要拒绝的时候,他却答应了。

    “可以,不过,跟了我的话,你可能永远无法青出于蓝,这样你也愿意吗?”

    夏凉的这话就有些自大了,不过他这话也是事实,拥有真实魔术的夏凉,可以做到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事情。所以,陶景想要在魔术上有超过夏凉的成就,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说陶景自立门户的话,要是表演和夏凉不一样的魔术,说不定还能有一番建树。可是成为夏凉的徒弟以后,那陶景终其一生都只能活在夏凉的阴影之下了。

    “我……我愿意!”

    陶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为什么愿意?不觉得牺牲很大吗?”

    夏凉在问这话的同时,也开启了读心术,他想看看陶景内心的想法和他说出来的是否一致。

    “因为,我喜欢魔术,大家都觉得那些有着机关道具,看起来华丽丽的舞台魔术才是最棒的,可是我不这么认为啊,我一直都觉得近景魔术有着他独特的魅力,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化腐朽为神奇,这不是很棒的事情吗?夏大师,我是真的想成为你的弟子,和你一起把近景魔术发扬光大,能不能成名,我无所谓的……”

    夏凉听着他的心声,都和他说的话是一样的,这代表他没有撒谎。

    夏凉还看见了陶景没有说出来的原因。

    “因为你愿意帮我救妈妈,我想在你身边报答你。”

    可能是不好意思吧,反正这句话陶景是想到了,但是没有说。

    “好,那我就收了你了……”

    收下陶景,夏凉也是是看中对方的才能,第二也像再搞个事业,毕竟娱乐公司已经开起来,自己这边在努力帮衬一下。

    听到夏凉的话以后,陶景大喜所望。

    “太好了!夏大师,谢谢你!”

    “还叫夏大师?”

    夏凉挑了挑眉毛说道。

    “师……师傅!”

    陶景腼腆的喊道,夏凉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陶景。

    “这张卡里面有五毛的额度,密码是六个零,你先拿去给你妈妈动手术吧,其他的事情先放一放。”

    “师傅,我只要三毛就够了啊。”

    陶景摇了摇头,不肯接银行卡。

    “剩下的你别用不就行了?”

    夏凉无奈的说道,怎么感觉这小子,说话做事稚气未脱,感觉有点傻兮兮的。

    “嘿嘿……也是哦……”

    陶景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接过银行卡,陶景还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自己烦恼几个月的事情就这么搞定了?

    然后自己的偶像莫名其妙的就成为了自己的师傅?

    “我不是在做梦吧?”

    陶景心道。

    突然,夏凉在陶景的脑袋上锤了一下。

    “哎呀!”

    陶景捂着脑袋痛呼道。

    “师傅,你干嘛打我呀?”

    “我是在证明,你没有在做梦。”

    夏凉笑了笑说道,刚刚他自然是挺到了陶景心里的那一句“我不是在做梦吧”。

    “师傅!你的读心术真是名不虚传!能不能告诉我秘诀呀?”

    陶景一谈到魔术就眉飞色舞的,和他平时腼腆内向的样子完全不同。

    “好了好了,你先处理你妈妈的事情吧,我的本事迟早会教给你的,急什么?”

    “我知道了,那师傅,我先去给我妈妈交手术费行吗?然后再来找你。”

    陶景说这话的时候还有些忐忑。

    毕竟他拿了夏凉五毛。

    就这么走了,夏凉会不会不放心?

    “那你就赶紧去吧,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处理完私事打电话给我。”

    夏凉说道。

    “那我就走了?”

    “去呀,还杵在这干什么?”

    陶景见夏凉一点都没有不信任自己的意思,忍不住开口问道。

    “师傅……您……您就不怕我拿着这五毛就失踪了?”

    “我相信我看人的眼光,赶紧走吧,可别耽误你妈妈的手术。”

    夏凉确实相信陶景,毕竟刚才他开启了读心术都挺到了陶景的真实想法,再说了,才五毛而已,真的卷着钱跑了夏凉也不在乎。

    听到夏凉的话陶景心里十分的感动,他心中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跟在夏凉的身边,为对方做牛做马,以此来报答恩情。

    ……

    夏凉和陶景分开以后,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和剧组约好的时间了,夏凉便往青云大酒店的方向赶去,距离不是很远,用不着几步就能走到。

    这时,夏凉接到了的电话。

    “喂,老板,你到了吗?我已经在青云大酒店了呢!”

    “我马上到了,你等一下。”

    “那我就在门口等你。

    “好的。”

    夏凉来到悦来大酒店门口见到了时颜,夏凉没有秘书,这一次,作为青云市培训主任的时颜自然是充当这一职业,在时颜的陪同下夏凉在VIP包房见到了大魔术师剧组的导演和主要负责人。

    “你好,夏大师,你好,时颜小姐,我是魔盗师的导演,曹祎。”

    曹祎,龙国超级牛掰的导演,他的电影,票房都很好的。

    “你好。”

    时颜优雅的笑道。

    “导演你好,不用叫大师,叫我夏凉就行了。”

    夏凉摆了摆手轻描淡写的说道。

    “不不,夏大师你的魔术和卦术我都知道,也有幸看过,精彩绝伦!可以说我算是你的粉丝呢……”

    曹祎笑道。

    “这一声大师,你绝对是当之无愧的……”

    “没想到大导演居然是我的粉丝,这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夏凉也是谦虚了一下。

    “夏大师现在可是炙手可热的魔术师啊!何来受宠若惊一说?真的是太过谦逊了!”

    “导演,你还是喊我的名字吧,听着实在别扭的很。”

    曹祎毕竟比夏凉大了一截,你说作为卦师的时候叫叫无所谓,可是现在自己都不算卦了,总觉得好像被叫老了似的。

    “那好吧,夏……老板。”

    曹祎咳嗽了下,虽然夏凉真的不在乎,可是他在乎呀,不敢太过。

    “今天呢,是想和您谈下合作的事情。”

    寒暄过后,就要开始说正事了。

    “不知导演是要我来,具体是做什么呢?”

    “在见到你本人以前,我就是想让名来做我们的魔术指导,并且出演一个表演魔术的配角,可是现在我看到你本人以后我觉得名很符合我心目中的男主角形象啊,不知道您在表演方面有没有什么造诣呢?”

    这部电影的男主角确实还没有定下来,男主的设定是“青年才俊”,也就是说要又帅又有才,虽然说演艺圈长得帅的男演员不在少数,可是能让人一眼看去就觉得他很有才的人就很少了,毕竟才艺这种东西是内在的,你不拿出来别人怎么会知道你有才没才呢?说白了就是要有气质!

    符合尔曹祎要求的男演员寥寥无几,尔东晟看上的梁伟,刘华又因为档期的关系没办法来,偏偏夏凉这个人的气场很足,第一眼看见他都会觉得他是一个十分有才的人。再加上夏凉这么帅,确实很符合这部电影男主角的形象,再加上夏凉的谦逊,和举手投足之间的优雅……

    这简直就是他理想中的男主最佳人选啊!

    夏凉刚准备拒绝,毕竟演个配角无所谓,主角就太麻烦了,可是系统的声音响起了,果然触发了隐藏任务,看着高达100打工值的奖励,夏凉迟疑了。

    不是他意志不坚定,而是系统给的太多了。

    “表演的话呢,其实我也是学过一段时间的。”

    夏凉微笑着说道。

    曹祎一听,眉毛立刻挑了起来。

    “哦?那真是太好了,不知道方不方便当场表演一段呢?”

    曹祎说这话的意思就是要夏凉当场试镜了。

    “当然可以,表演什么呢?”

    “就表演这一段吧。”

    说着,曹祎把剧本拿了出来,翻到了某场男主角的戏。

    夏凉从曹祎手上接过了剧本稍微浏览了一下,曹祎翻到的这一页上的内容是一场感情戏,讲的就是男主向女主流露真情的一段。

    夏凉挑了挑眉,这多轻松啊,多不需要兑换专业的技能。

    “时小姐来充当一下女主角给夏老板搭戏呗。”

    曹祎笑着说道。

    “好啊……”

    时颜也是来了兴趣,点了点头,随后也拿起了剧本翻了翻。

    “怎么样,都准备好了吗?”

    曹祎笑着问道。

    “嗯,好了。”

    “好了。”

    “那就开始吧……”

    时颜很配合的站到了夏凉的对面和他对视着,她的心里其实也很好奇夏凉的演技到底怎么样。

    对于这个年轻的老板,实在给了她太大的惊喜。

    这个年轻的老板好像很爱玩,可是每一种职业都被他玩出花来了。

    送外卖都能送出名,干卦师,这种类似于江湖骗子的术,都能弄得满城风雨,无数人向往崇拜,现在又干起了魔术师,今天的表演时颜也看了,简直叹为观止。

    好像自己这个老板,干什么都能闯出一片天,如同十项全能一样,看样子这是要涉及演艺圈,也不知道演技怎么样。

    只见在她思考的时候,夏凉缓缓的走到了时颜面前。

    他深情的看着时颜,仿佛时颜真的是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那种目光太过灼热,令时颜的心猛地颤了一下。

    “你是不是,爱上那个家伙了?”

    夏凉的语气十分到位,平淡中带着一丝质疑和心痛,令整个表演更加的有感觉。

    其实声音,语气在演戏中也是很重要的。

    如果说以个人的演技十分到位,但是声音却和他扮演的形象不符,那么效果就会大打折扣了。 夏凉的双脚距离舞台的地面大约有10厘米左右漂浮。


    对夏凉又作弊了。

    见现场的观众都是一脸懵逼,心中大为满意,他解除了浮空术以后就这么轻轻的落在了地面上。

    完美……

    这是一场毫无漏洞的魔术秀。

    当然,夏凉特意为那些专门破解魔术的无聊人士们准备了一些小机关放置在一些不起眼的地方。

    至于那些专门破解魔术的家伙能不能从中想出关联就不是夏凉关心的事情了。

    夏凉拿起了舞台上的话筒对着现场的观众们说道。

    “我表演完了,怎么都没有掌声呢?是不是我表演的很烂?”

    听到夏凉的话以后,现场的观众们仿佛大梦初醒一般纷纷鼓起掌来,其掌声之响,就连地面都在颤动。

    一些同样是魔术师的人也反应了过来,他们清醒过来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研究夏凉的套路。

    要是能想明白夏凉到底是怎么做的,他们就能学习夏凉也进行这样的表演。

    “今天的表演就到此结束了,大家再见啦……”

    说完,夏凉迅速的离开了,再留下去,夏凉肯定会被热情的观众们包围。

    “还真是轻松呀。”

    离开以后,夏凉不由得感叹一声,可以说,这一次的打工任务是所有职业中最简单的了。

    一天一场就可以了,只要观众人数到位,就可以很是轻易的完成,整个过程不超过一个小时。

    无所事事的夏天正准备去找苏艺。

    这小妮子好久都没看到她了。

    驱车赶往的途中,夏凉却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正是商业街的经理。

    “老板是这样的,这边有一个电影的导演,想联系一下您,想让你呼他剧组客串一下,并担任一下魔术顾问,您看?”

    “剧组?”

    夏凉挑了挑眉,正打算拒绝,突然想到了什么。

    “是什么电影,什么角色?”

    “嗯,电影的名字叫做《魔道团》您要有兴趣的话我把剧本发邮件给你看一下,如果您觉得还行,我再联系他们约出来谈。”

    夏凉闻言也是答应了下来。

    “嗯,好。你发过来吧,我看好以后给你电话。”

    打开苏梦露发来的邮件,夏凉大致的看了一下这部电影的剧情。

    反正讲的是魔术偷盗的,和那个盗魔团差不多。

    大致的看了一下剧本,夏凉觉得这部电影好像还可以,想明白以后,夏凉决定和剧组的人见面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其实夏凉也不想参合的,主要是打工任务虽然好完成,但是对应的隐藏任务确是一个没有。

    所以夏凉想要借这个机会,试一试。

    “好的,老板,他们这边随时有空,您看,您什么时候抽出时间,和他们见一见?”

    夏凉瞟了一眼时间。

    “晚上八点青云九点吧。”

    “好的老板。”

    挂断电话,那头的经理松了一口气,原本导演找上他的时候,他是拒绝的,别人不清楚,他还不清楚吗?

    表演魔术的那个可是他的老板,身价六位数,拥有许多的外号,其中最响当当便是夏神仙。

    在整个青云市都是翻云覆雨的存在,虽然不知道老板怎么不去算命改变魔术了,但是他也管不到呀。

    这可能就是有钱人的快乐吧。

    听闻老板干过外卖,做过主播……

    诸多职业,让他想到一个可能,老板是不是想什么职业都试一试,有了这个想法,才有了刚刚这个电话。

    当即他拨通了导演的电话。

    另一边,夏凉来到了苏艺的家中,看到夏凉一来当即大喜过望。

    挥了挥手就和直播间的观众道别。

    两人温存了一阵后,夏凉这才离开。

    到了青云大酒店附近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

    路过街道的时候,夏凉看见有很多人围在一个路灯下面不知道在干嘛。

    “反正没事做,去看看吧……”

    虽然人挺多的,但是大家站的比较分散不算很拥挤,夏凉毫不费力的就挤了进去。

    往里挤的时候,夏凉不小心挤开了边上的一个姑娘,那姑娘本来因为被夏凉挤到一边而不爽,不过当她看见夏凉的脸以后不爽脸立马变成了花痴脸。

    “你看啊,那个男的好帅……”

    姑娘拉着女伴轻声说道。

    “真的诶……怎么像明星一样哦……”

    女伴看见夏凉以后,也化身迷妹,不停地盯着夏凉看来看去。

    来到人群最前方,夏凉看见人群的中央摆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放着两个倒扣的杯子。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男孩子正在摆弄那两个杯子。

    男孩子穿的干干净净的,样貌也算端正,他笑着对大家说到。

    “我现在把硬币放到其中的一个杯子里去……”

    说着,男孩子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把硬币放进了空无一物的某个杯子中,随后将两个杯子不停的交换位置。

    “还是和刚才一样的规矩,如果有猜出硬币在哪一个杯子里,我就给他一厘,如果猜错的话就给我五十毫,有人玩吗?”

    男孩笑嘻嘻的看着周围的人群说道。

    听到男孩子的话,周围围观的人群跃跃欲试起来。

    赢了可以赚100,输了才赔50,怎么算都是很划算的一件事情。

    “我来!”

    一个女孩子站了出来走到了小桌子旁边。

    这女孩戴着一顶粉色的帽子,看起来青春活泼十分可爱。

    “左边这个。”

    粉帽子女孩笑着说道。

    “确定吗?”

    “确定。”

    那男生点了点头打开了杯子,杯子里还真的有硬币。

    “呀!被你猜中了呢,那我给你一厘……”

    说着,那男生从兜里掏出了一厘给了那女孩子。

    粉帽子女孩高兴地接过那一厘说道。

    “哇,赚钱这么容易呀……”

    见这女孩子赢了钱,围观群众们也跃跃欲试起来,之前夏凉还没来的时候,这女孩子就赢过一次钱了。加上这次,粉帽子女孩轻轻松松赚了两厘。

    “好了,那就继续吧!”

    那男生调换好杯子以后笑着问道。

    “这次谁来试试?”

    “我来我来!”

    “我也要玩!”

    那男生看了看,从两个想试一试的人里面选了一个高个子的男生。

    “这位先来吧。”

    高个子男生猜的是右边的杯子。

    “呀……又被猜中了。”

    耍杯子的男生不情愿的从包里又掏出了一厘。

    “看来今天运气不佳,还是收摊算了……”

    就在男生作势想要收摊的时候,刚才那个赢钱的高个子阻止了他。

    “你不能输了钱就不玩了啊,你看我们这么多人都想一起试试呢。”

    “这是想把我包里的钱都赢走啊?”

    男生苦笑着说道。

    “那好吧,最后来一次,要是赢了,我就继续摆一会儿。”

    因为之前已经有两个人赚到钱了,围观群众们已经纷纷按耐不住了。毕竟赢了可以赢一厘,输了才输五十毫,怎么算都是划算的。

    游戏再次开始。

    “好了,这次谁来呢?”

    “我啊,我我我……”

    又有一个女孩子积极的参与了进来。

    “选哪个杯子呢?”

    男生问道。

    刚才男生摆弄杯子的时候,女孩刚才一直盯着那两个杯子看,她几乎可以肯定硬币在左边的那个杯子里。

    “这个。”

    女孩儿自信满满地指着左边的那个杯子说道。

    “硬币在这个杯子里面!”

    耍杯子的男生笑着问道。

    “你确定硬币在这个里面吗?”

    “嗯嗯,我确定,快打开吧!”

    女孩笑道。

    “那好,我打开喽。”

    说着,他就揭开了女孩选的那个杯子。

    然而杯子下面空无一物。

    “猜错了呢。”

    参与游戏的女孩惊讶的说道。

    “怎么会呢?我明明一直仔细的看着的呀!难道是看错了吗?”

    “可是这里面没有哦。”

    男生笑着把另一个杯子打开,硬币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你看,在这里哦,你输了,五十毫,谢谢。”

    女孩郁闷的从包里掏出了五十毫递给了男生。

    “看来我的运气还没有用尽啊,那今天就继续玩一会儿吧,还有谁要来吗?”

    男生看着周围的人问道。

    围观群众们纷纷响应,一个大妈选了左边的杯子,输了。给男生五十毫。

    一个眼镜男选了右边的杯子,输了,给男生五十毫。

    又是先前的高个子男生,选了右边的杯子,赢了,得到一厘。

    ……

    游戏约莫进行了一个小时,围观群众来来去去换了好几批。

    总体来说,摆摊的男生是输得比赢的多。

    整个过程,夏凉都一直默不作声的在旁边看着。

    “好了好了,大家,我不玩了。今天输得太多了。”

    摆摊的男生一脸郁闷的收拾起了东西。

    围观群众见没乐子可以看,也就散了。

    唯独夏凉,还站在那里。

    摆摊的男生一开始想要无视夏凉,可是夏凉一直盯着他看弄得他很不自在。

    终于,他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位帅哥,你已经站在这里很久了……”

    “因为我也想玩一下啊。”

    夏凉笑道。

    你想玩你怎么不早点上来,非等到我收摊,男生心中不满道。

    不过男生嘴上还是礼貌的说道。

    “我已经收摊了呢,不好意思。”

    “要是我猜对了,你给我五十,要是我猜错了,我给你五厘。”

    夏凉轻笑道。

    “玩么?”

    听到夏凉的话,男生收拾东西的手停了下来,五十毫换五厘,脑子正常点的都知道该怎么选。虽然夏凉这么自信的样子任谁看来都知道有问题,但是男生真的很缺钱。

    值得一试。

    “既然这位帅哥这么自信,那就和你玩一玩!”

    男生将硬币和两个空杯子在夏凉面前展示了一番,随后将硬币放入了某个杯子的下面,开始快速的换起杯子的位置来。

    “好了,猜猜看硬币在哪个杯子里呢?”

    夏凉微微一笑,也不看那杯子,而是盯着男生的双眼说道。

    “硬币,不是正在你的手里吗?”

    “什,什么?”

    听到夏凉的话,男生傻眼了。

    还没有人这么快就能拆穿他的把戏的。

    “左手一个硬币,右手一个硬币,别人猜哪个,你就在打开杯子的时候在另一个杯子里放上硬币,对吧。”

    完全说对了,这就是男生使用的手法!

    “没,没有啊,我可是真的在和大家赌运气呢,你看,我之前输了那么多钱。”

    男生心虚的解释道。

    “呵呵,那个带粉红色帽子的女孩,还有那个长得很高的男生。都是你的朋友吧?最终那些钱还是会回到你的手里的。”

    “……”

    男生沉默不语。

    他的手法彻底被拆穿。

    “看你的手法,应该是玩魔术的吧。”

    男生的手法花里胡哨,有很多装饰性的动作,夏凉一看就知道对方是玩魔术的,如果单纯是为了骗钱,他完全没有必要弄得这么复杂。

    “你叫什么名字。”

    夏凉问道。

    “陶景。”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问自己的名字,不过陶景还是如实回答了……名字而已,没什么好隐瞒的。

    “为什么要用魔术的手法骗钱呢?你不觉得, 这玷污了魔术吗?”

    夏凉挑了挑眉说道。

    虽然魔术也可以算是一种骗术,但是魔术是为了给大家带来快乐而存在的。夏凉觉得,一样的手法用来表演,让大家开心,让大家觉得惊喜才能称为魔术,而单纯的用来骗钱?那只能算是彻头彻尾的骗术。

    “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我是没办法。”

    陶景苦笑道。

    “我也从没想过我有朝一日会用我所学的魔术来骗钱。”

    夏凉见陶景的表情不似作伪,看来是真的有什么苦衷。

    “不介意的话,我们找个地方坐坐,你把你的困难告诉我,我可以帮你。”

    夏凉淡淡的说道。

    陶景笑了笑没有说话,因为他不觉得一个只说过几句话的陌生人能为他做什么。

    “或者,我现在报警告诉警察这里有人骗钱?”

 

 我行让我上[电竞] 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    陶景有点郁闷,他搞不清楚夏凉的套路,什么意思?我不让你帮忙,你就报警抓我?

    无奈之下,陶景就跟着夏凉到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外边的椅子那坐了下来,然后把自己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倒不是怕夏凉真的报警。

    而是夏凉身上散发出的强大自信给人一种无所不能的感觉,或许他真的能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