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祝福 > 正文

你叫一下我塞一支 红酒瓶木塞塞子堵H

发布时间:2021-10-18 14:46 已有: 位访客

第二天一上线,林克收到一封留言信,信件是“花开花落”发来的,按着信里的说法,要为“花落花开”拿下普罗纳小镇镇长举行一次现实中的酒会,庆祝一下,邀请林克过去参加。
  林克本想拒绝,但信里,“花开”信誓旦旦的说,如果林克不来,酒会将无限期推迟,一切以林克的时间为准,语态非常诚恳,这下,林克不好意思说不了。
  事实上,前世就有传说,“花开花落”是个非常漂亮的大美女,那时,林克只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人物,根本无缘与她有交集,这一世,见见就见见吧,权当欣赏美景了。
  思前想后,林克回了话,答应“花开”,自己肯定会抽出时间参加,但近几天可能不行,还有事情要做。
  这个大美女,究竟能美到什么程度呢?林克还真想快点看看。
  打开公会排行榜,“樱花道”还是以第一名的态势,高高的挂在榜首,昨天拿了一个世界BOSS首杀,获得大量公会经验奖励,他们公会第一的位置坐的很牢。
  第二名,是华夏热都的“重夺荣耀”,这个公会,林克没有听说过,但看着排行榜上的公会等级,这个公会的组织者,当然不是无名之辈。
  同样做为二级公会,“散人联盟”排在第五,要追上第一名的“樱花道”,任重而道远……
  公会里,“钱迁钱”发了一则通告:
  “三天内,所有公会成员保持在线率,公会随时有活动。”
  莫名其妙的一则通告,却没有宣布什么活动,什么时间,许多在线的成员,看到通告后,在公会里议论开了,但大部分成员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世界BOSS上,被歪国佬拿下世界BOSS首杀,每个成员心里都非常的不服气。
  黑角前沿二界,林克还在杀怪,等级榜的第一同样被抢走,让林克有点懊恼。
  第一名,是一个叫“支三左树”的32级RB区玩家,对于这个第一名,他没有任何忌讳,无论是名字,等级还是职业,全都一览无遗的显露出来。
  虽然排行榜上,“支三左树”高高在上,但林克有理由相信,两人如果遇上,他会杀的这个叫“支三左树”的,喊爹喊娘都来不及。
  很随意的刷了近两个小时,林克等待的系统信息终于姗姗来迟:
  “白银之城南顿京小镇坐标XXX/XXX出现一个水幕大门。”
  林克等它好久了……
  迅速回城,林克传送到了“废弃的渔港”。
  渔港内,静悄悄地没有一个玩家,这里没有怪物,玩家们很少来,“魔方世界”的秘密,不是那么好被发现的。
  一到渔港,林克就给“钱迁钱”和“龙侠”分别发去通话申请,让他们集合所有在线的“散人联盟”玩家,在“依冉镇”内等待。
  “魔方世界”里,林克花费了五个晶片,定点传送到了南顿京小镇,接下来,剩下的路,就是靠跑了。
  运气还算可以,这一次四个小时的异服之旅,系统配置是RB区。
  哪个小镇已经无所谓了,林克的这一次,就是为了出气而来,杀杀人,放放火,灭灭敌对方的威风,捞点好处。
  换好“虚伪之衣”,骑在坐骑上的林克,看着周围络绎不绝的RB区玩家,开心极了,近在咫尺,他们都堪破不了自己。
  RB区的玩家们并不知道,就在十几分钟后,这里,他们生活了将近现实中大半年的小镇,将会出现游戏史里第一次大屠杀,甚至还有比这更让他们丢脸的。
  小镇的大门口,林克下了坐骑,虽然穿着“虚伪之衣”,已经成为表面上的敌方玩家,但他可不敢保证自己的伪装能不能骗过守卫。
  一步一步的靠近小镇门口的两个守卫,林克的心慢慢地提了起来,全身处在戒备状态,只要两个守卫稍稍露出一点不正常的地方,林克都会跑路,他可不想把尸体留在这里。
  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林克一点一点挪进了小镇。
  “虚伪之衣”的伪装真不是盖的,就连守卫都无法识别。
  一进小镇,林克就跑了起来,不一会,RB区这个林克不知道名字的小镇的十字路口处,出现了一根旗杆,旗杆下,空无一人。
  站在旗杆下,林克稍稍平息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然后,打开了背包,背包的第一格,放着那块刚刚到手的“公会召集令”。
  林克知道,“公会召集令”一经使用,“虚伪之衣”的效果立刻就会失效,那样一来,自己肯定会暴露在所有敌对玩家面前,迎接他的将是疾风骤雨。
  而“公会召集令”是否能将处在不同区服的“散人联盟”公会成员拉过来,林克同样一无所知。
  但现在,考虑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此时的林克,唯一祈求的是,“散人联盟”的公会成员能按照“钱迁钱”的公会通告,保持在线率,并且能在自己点掉“公会召集令”的时候,及时的响应召唤。
  做了几个深呼吸,林克面色凝重的点下了“公会召集令”,随着“公会召集令”的消失,所有身在华夏服的“散人联盟”玩家,都收到了一个系统提示:
  “您所在公会的公会成员林克,需要您的支援,如果您同意,系统将会在30秒内,将您传送至他所在区服的所在位置,是否同意,请选择!”
  ……
 

  果然,身在异服小镇旗杆下的林克,使用了“公会召集令”后,立刻现出原形,然后,身边不远处经过的RB区玩家,发现了他这个红的不能再透的大红名。
  “八个!”
  一个20几级的玩家,看见林克后,大叫一声,挥动着武器,冲了上来,林克看都没看,随手一下,跟杀猪一样,秒了他。
  但是,随着这个玩家的大叫,附近的RB区玩家们,全都发现了林克这个大红名,在短暂的反应时间后,一群人明白过来,敢情小镇进来敌人了。
  叔不可忍,婶更不能忍。
  十几个红名玩家,立刻奔着林克冲过来,而留在原地的红名,有的在大叫示警,有的正在着急的跟人说着什么,显然是在叫人。
  同时,这个小镇的所有玩家,不管在镇内,还是在镇外升级的,全都收到了系统提示,自己所在的小镇正在被异服玩家攻击,于是,小镇内的玩家,迅速向旗杆汇集,小镇
  外的各处,升起了回城的光芒。
  冲过来的十几个玩家,等级并不高,几下接触,便被林克秒掉七八个,这一下,其他的红名们怕了,作鸟兽散。
  不过,还没等林克喘上口气,更多的红名,从小镇的四面八方汇集过来,他们高呼着RB的国骂,依仗着人多,悍不畏死的向着林克冲了上来。
  完犊子了,看来,“公会召集令”无法实现跨服召唤,今天不但白来一趟,还要撂这儿了。
  四处全是红名,就算“强隐”,都无处可遁,林克索性直接开启分身,对着一个方向,杀了过去。
  靠,要留下老子,你们当然要付出代价,咱家现在可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就在林克孤身冲向敌方红名的同时,“散人联盟”公会聊天频道内,已经翻天了:
  “哇,什么情况?林老大需要我的支援哟!”
  “林哥,你在哪里,遇到啥事了?”
  “是PK吗?”
  公会频道瞬间刷屏。
  “你们哪那么多废话,没看见系统说林克副会长需要支援吗?赶紧点呀!”
  “对对对,点,快点!”
  “林哥,我来了!”
  ……
  一刹那,所有接受到召集令的在线成员,点下了同意项……
  奔向林克的这些红名,其间很少高级号,高级号都在外面高级地图升级呢!别看红彤彤的一片,但双方接触后,林克心里这个乐呀,这些玩家,大部分都不能破防。
  这样一来,形势又是一个逆转,本来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杀向林克,转眼之间,变成了林克降维打击,红名玩家又开始四处逃窜。
  砍翻二十几个红名后,其他的红名,只敢在远处观望合围,竟然不过来了。
  林克这个鄙视呀,就这点水平?
  慢慢的回到旗杆处,林克一匕挥向了旗杆,非常好,系统提示,旗杆掉血了,林克安心了,旗杆掉血,至少说明,这个小镇是可以被攻击的,剧本完全按着自己的设想来写的。
  或许是林克杀的太兴奋了,他忽略了一件事,自己在镇内杀敌对玩家,只要不在守卫警戒范围内,他们并不会管,但是旗杆被攻击,小镇的守卫马上过来了,守镇是他们的职责。
  直到两个小镇守卫现身,狂奔而至,林克这才反应过来,懊恼的连连拍头。
  两个守卫哎,这相当于自己同时面对两个BOSS,完蛋了,这次的异服之行,不但白费力气,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林克的大好心情,瞬间跌入谷底。
  面对两个守卫的同时攻击,林克懒得抵抗,因为他知道,就算现在的自己,能摆脱面前的两个守卫,但只要周围的红名玩家稍稍迟滞一下自己的步伐,自己同样改变不了挂掉的命运,与其死在红名玩家手里,还真不如死在守卫刀下呢。
  打定主意的林克,面对两把攻向自己的武器,闭上了眼睛,在一众红名玩家的虎视眈眈下,他决定不反抗了。
  还是有些自大了,以后要少犯这样的错误……
  林克懊恼的想……尼玛,我身上还有伤,起码给我包扎一下啊!你们这样对待一个病号,是要遭雷劈的。
  只来得及想到此,沈芙蓉便彻底晕了过去。
  ***
  沈芙蓉是在一阵窒息中醒过来的。
  她觉得自己就像陷入了深深的梦魇般,感觉自己的整个胸腔好似被填满,想张开嘴呼吸,却无法吸入一丝气体,眼皮有千斤重,无论自己如何用力,仍然无法掀动一丝缝隙。
  好在彻底无法呼吸前,这些感觉消失了。
  然而,这并没有结束。
  下一瞬,新一轮缺氧的窒息感,迅速地侵蚀着她的大脑。
  挨不住这种窒息感,她本能地张开嘴,想要喘息,但她的呼吸像是被堵住了一样,鼻子上有轻薄的冰凉触感。
  在半梦半醒之间,沈芙蓉想起了一种古老的刑法——
  将濡湿的纸一张一张贴在人的脸上,到第六张时,基本上人就已经惊恐窒息而亡,然而揭下纸来,死者却像是在沉眠一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难道有人要杀她?
  是谁?究竟是谁这样恶毒?
  濒临死亡的窒息感不断袭来,沈芙蓉心中大惊,本能的挣扎起来。
  刚好此刻,听到有人发出了轻微的“咦”的一声,她立刻卯足了劲儿用力推向声源处,随即坐起身,一把扯下了脸上的东西。
  似乎没料到她会突然起来,对方一个重心不稳直接跌倒在了床下。
  “乒乓”一阵不小的声响,沈芙蓉定睛一看,对方竟然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她惊愕低头,发现从脸上扯下来的东西也不是她以为的濡湿的纸,而是一张精巧的人皮面具。
  看来是她误会了,眼前这小姑娘并不是要杀她,而是要把这张人皮面具贴她脸上,只不知是脑子不好用还是手残,贴了半天总和她的五官对不齐罢了。
  见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也被细心包扎过了,沈芙蓉转眸去打量四周。
  这里像是一个大殿的后殿,灯火辉煌,富丽堂皇,她的身下是一个巨大的雕花檀木床,整个大殿如安睡的神邸般圣洁高贵。
  画面安静而美好,唯一不协调的就是某个气势汹汹站起来的身影。
  小姑娘显然是摔的狠了,龇牙裂嘴地捂着腰,指着沈芙蓉的鼻子,气的几乎说不出话来,缓了好几口气,才眼珠瞪圆,尖声毒骂:
  “本公主好心帮你,你居然敢对本公主大打出手,你这个不知死活的混账东西,本公主要先划花你的脸,再把你卖到窑子去!”
  公主?
  沈芙蓉上下打量了小姑娘几眼,心道朱一嫣才嫁过来几年?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孩子,那眼前这姑娘一定就是北羌王乌元烈的妹妹了。
  怪不得人皮面具贴不好,这姑娘看起来确实不很聪明的样子啊。
  随随便便就透露自己的身份,这在宫斗剧里活不过前三集,要是没人罩着单拼实力,估计第一轮就得领盒饭。
  确定没有生命危险,心中疑惑又得到解答以后,沈芙蓉心情就好了,一旦适应了心里没事了,就是爱招猫逗狗,消停不下来。
  她拎起床上的团花软枕给自己垫在腰后,伸手从身侧的小几上的果盘里抓了一把瓜子,开心地嗑了起来:
  “你是北羌国的公主?那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被沈芙蓉的不按常理出牌惊呆了,涨红了脸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好半天才憋出一句:
 

  “大胆,本公主乃是北羌国的荣乐公主,我的事何时轮到你来问?”
  沈芙蓉点点头,“荣乐?两宫眉寿同荣乐,戬谷永来崇,嗯,好名字!”
  荣乐斜睨着沈芙蓉说道:“本公主的名讳自是尊贵高雅,容得你在此多嘴多舌?”
  沈芙蓉摊手。
  行八。
  虽然她从小就是那种老师不管把座位给她换哪,她都能聊的典范,但是和一个一张嘴就跟吃了枪药似的,张口就是刺的人在一起,她连说话的欲望都没有了。
  可当她沉默后,荣乐却怪异地看向她:“诶,你怎么不说话了?”
  不是你先把天给聊死了吗?
  沈芙蓉瞥了荣乐一眼,暗暗翻白眼,正要开口,忽听外殿传来一阵响动。
  “哎呦,我的王后,您私自出宫,如今王上亲自过来了,您难道不该给王上一个解释吗?难不成您连规矩也忘了……”
  前殿和后殿之间隔着一道屏风,沈芙蓉听到这道声音后,忙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跑到屏风后向外瞧。
  “诶,你怎能偷窥……”
  荣乐惊得刚要喊叫,沈芙蓉立刻将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并招手示意荣乐过去跟她一起。
  荣乐犹豫了片刻之后,也果断加入其中。
  玉屏上画着远山碧水,透过屏风的缝隙可以看到,此刻,外殿有三个人。
  在大殿的中央,背向屏风的是朱一嫣。
  站在朱一嫣对面的一男一女,男的刀削剑刻的俊武轮廓,上挑的眉眼,薄而嫣红的嘴唇,霸道张狂的气势,正是北羌国主乌元烈。
  而女的一身粉色裙袍,头戴两排珠链组合在一起,中间是一颗蓝玉石的额饰,肌肤白如美玉,腰肢柔软妩媚,是位脸生的北羌美女。
  美女长得很漂亮,说话却很恶毒,气焰也不是一般嚣张:
  “听说这次出宫,您还和几个妓馆的粗人动了手,您是王后啊,怎能如此不顾身份?”
  女人说着有意无意地看了身旁的乌元烈一眼,接着道,“如今想来,您这般不顾仪态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倒像故意的似的。”
  “你!”
  朱一嫣表情骤然转冷,双手死死地攥着,最终抬眸看向乌元烈问道:
  “难道王上是来兴师问罪的吗?王上打算怎么处置臣妾,是打入冷宫还是直接处死?”

你叫一下我塞一支 红酒瓶木塞塞子堵H

  乌元烈微微牵唇,语气平淡,听不出喜怒:
  “你可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北羌国的王后,母仪天下,固守后宫是你的本份,你为众妃嫔之首,应该以身作则才是,凡事应知进退,懂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朱一嫣的脸色有些难看,苦涩的回道:
  “你该知我从来不是那种温柔小意的女子,你若觉得我不配为后,下旨废了我的后位便是。”
  乌元烈脸色一沉,气势凛冽地负手而立,“你以为,本王真的不敢?”
  他的声音仿佛淬了冰,沈芙蓉在内殿听的心脏突突突跳得厉害,噤了声不敢发出一丝动静。
  真没想到,这朱一嫣比她混得还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