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祝福 > 正文

伪装学渣免费全文阅读未删减 伪装学渣肉车长文

发布时间:2021-10-18 14:50 已有: 位访客

当宝寿道长和初代祖师重新降临大周京城的时候,便见到小熊仔被打断了独角,坐地大哭,显得悲惨凄凉。

    初代祖师见状,顿时怒火中烧,一把推开宝寿道长,连忙上前去安抚熊崽子,见它头上独角断去,当下老人家心疼得直跺脚,骂道:“哪个天杀的,对我家娃儿下手?它还是个孩子啊,有本事去打老五啊,打我家老六算什么事?”

    宝寿道长看见小熊崽子断了头顶的独角,面色冰寒。

    他倏忽之间,拔剑出鞘,直接运使了镇灵战法!

    在顷刻之间,便有一道圆形虚影,笼罩在整个大周京城范围之内!

    “谁人伤我白虹观第六代观主?”

    宝寿道长沉声说道:“今日若无人出面,贫道便大开杀戒,屠尽城中炼神境以上所有修行者!无论你们出自于何方势力,无论你们身后是哪一位大道真仙,谁也保不住你们!”

    他声音落下,当下便有不少光芒瞬息而来,朝着大周王朝皇宫所在临近。

    显化出来,正是各境神魔来使,但唯独缺少了西漠佛国的来使,以及南荒的真龙。

    “宝寿道君!”

    当下便见巽元境的翼人族上前来,他貌若中年,五官尖锐,背生双翅,乃是堪比阳神巅峰的大妖王,在巽元境也是一等一的至强者。

    然而这位巽元境的至高层次强者,此时却战战兢兢,颤抖着说道:“先前您老人家与大周高层大战之时,这位熊小爷在乱局之中,避过大周军队的追杀,入了皇宫之中,随后是西漠的和尚,还有南荒的龙族,进入了皇宫……”

    西漠的和尚,以及南荒的龙族,都是为了这小熊仔而来。

    原本以为宝寿道君只是年轻一代的人物,在大周王朝一国之力的镇压下,必死无疑!

    大周皇帝以及后来现身的大周太祖,都显现出了无法想象的强大力量。

    可是谁也没有料到,宝寿道君居然以一人之力,镇压一国,斩杀大周皇帝,斩灭大周太祖,自身更是晋升到了伪仙境第九重天!

    “老祖啊……老爷啊……”

    小熊仔不禁悲从心来,抱着初代祖师的胳膊,嚎啕大哭,惨叫着道:“他们抢了我啊……他们抢了我啊……我活了大半年了,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居然敢抢我的钱,简直丧尽天良,毫无人性啊……”

    想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皇宫的墙灰给铲了一半,忽然就被抢了,简直没天理!

    而且那群秃驴还有那头孽龙,居然还想把它一块儿掳走,期间还打断了它头上的龙角!

    “没事,回头再把钱抢回来。”初代祖师连忙安抚,又愤怒道:“抢钱也就罢了,还把你的角给打断了,这事绝不能善罢甘休!”

    “这事没完了!”熊小爷哭喊着道:“打断角都不叫事,问题是他们没给钱啊……养了好几个月的角,想着卖个高价的,居然就这么白白丢了……”

    “咱们这就去讨个公道!”

    初代祖师气得脸都白了,连忙从怀中掏出了十几个药瓶,什么大罗治魂丹、什么乾元大道丹、什么天灵回生丹……最让人瞠目结舌的是,他居然给小熊仔直接喂了一枚堪比龙元参这等仙药的混元雷生仙丹!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仙丹,有起死回生之效!

    各方神魔使者看得目瞪口呆,就连宝寿道长都有些口干舌燥。

    这他娘的就离谱,小熊崽子就只是断了支小角,又不是断了气!

    这等起死回生的仙丹,哪里是这么用的?

    当初在仙神坟冢,若是有这么一枚仙丹,或许大周南部军神章之玄都可以保住性命!

    “道君!”

    就在这时,文大人匆忙而来,他满身伤势,正是因为引开了大周的军队,此时一切平定下来,那位大周皇女凭借皇族身份,镇住了大周京城的乱象。

    “是你小子?”

    初代祖师指着文大人,就是一阵数落,喷了他满面口水。

    文大人一阵无奈,叹道:“晚辈也没有料到,西域的佛门还有南荒的龙族,居然都盯上了熊小爷。”

    宝寿道长见小熊仔并无大碍,才吐出了口气,挥退了眼前各境神魔使者,召来了京城之中的大周皇女。

    而大周皇女听命前来,看见小熊仔断了支角,顿时眉头一蹙,说道:“这是我大周之人所为?”

    宝寿道长摇了摇头,并未解释,只是与她交谈了一番。

    “大周皇帝,以及太祖皇帝,都已陨落,当下皇室之中,年轻一代没有人能与你抗衡,贫道也没有杀尽大周高层强者,你根基仍在,但是……”

    “从今往后,大周王朝不会与白虹观为敌。”大周皇女当即出声说道:“借你之势,使我登基,十年之内,我会在大周王朝境内,为你建造一百座白虹道君祖师的道观,并下旨尊为正神,享众生香火!而国库之中的宝物,会列出名单,送至白虹观,供你亲自挑选,待你选定之后,会送往丰源山!”

    “……”宝寿道长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聪慧,当下含笑点头。

    “这一次八境神魔来使,所献上来的诸般宝物,你可以先直接带回白虹观。”大周皇女继续说来,又道:“不过,我为女儿身,若要登基为帝,定然会引起极大不满,你要留一具化身在此,助我慑服朝堂诸公!”

    “好!”

    宝寿道长正要继续开口说话,便见眼前多了一人。

    初代祖师默默走到了两人之间,背对着大周皇女,面向宝寿道君,神色幽怨。

    “……”

    “你之前说,你在大周京城,出尽了风头,没人敢对小熊崽子动手?”初代祖师语气平缓,面无表情。

    “这……”宝寿道长揉了揉眉宇,只觉头疼。

    “作为本门第五代观主,咱们老六都伤成这样了,你还好意思在这里跟人家闲谈?”初代祖师缓缓说道:“要不是老夫现在已经废了,老夫现在就亲自杀上西漠,找佛陀算账去了!”

    “弟子这就把那群秃驴抓回来!”

    宝寿道长看着老祖满怀幽怨的目光,禁不住落荒而逃,化作一道金光,就朝着西边而去。

    而初代祖师又连忙喊道:“还有那两头真龙,往南边去了,回头一块儿抓回来炖汤,给老六补一补身子!”

    宝寿道君的声音在天空之中传开。

    “弟子知晓了。”

    而就在宝寿道长往西边追杀过去的时候。

    此时西域佛国的这一群和尚,匆忙遁逃。

    为首的正是玄势菩萨这个老和尚,而身旁十余个和尚,也都是修成了罗汉金身的存在,堪比炼神境级数。

    而脸色最为难看的,正是一位堪比阳神境巅峰的大罗汉。

    刚才就是他趁乱前去擒拿小熊崽子,并且在出手之时,遭遇小熊崽子反抗,错手打断了它的角。

    本以为大周王朝鼎盛至极,宝寿道君就算不死,也讨不了好处,可谁能料到,这宝寿道君竟然强大到了足以凭一人之力,镇压一国的地步!

    “局势未明,便伤及白虹观第六代观主,如今惹了大祸,实在鲁莽。”玄势菩萨微微摇头,叹了一声,道:“佛陀只命我等,取走大周国库之中的神皇仙眼,却未想招惹了这等事端!”

    “小僧也未曾想要伤及这白虹观的第六代观主。”那大罗汉满面苦涩,说道:“早知宝寿道君如此厉害,怎敢惦记着要把那熊崽子渡入佛门?就连您老人家也没有料到宝寿道君可以在大周一国之力下得以取胜,否则也不至于让小僧前去擒拿这小熊崽子!”

    “……”玄势菩萨叹息道:“你见宝寿道君占据上风,没有进一步对那熊崽子出手,算是较为明智!如今留下了那熊崽子,希望宝寿道君稍减怒火,不会即刻追杀上来!”

    原先那熊崽子已经被大罗汉拿下,连同熊崽子在皇宫之中搜刮的财物、大量的墙灰、横梁立柱、殿门屋脊等物,都已经落在大罗汉的手中。

    但未有想到,等他拿下小熊崽子,并且避过了南荒真龙的时候,那宝寿道君居然凭借一道圆形虚影,笼罩住了整个大周京城!

    就在他们战战兢兢,自觉必死无疑之时,又见宝寿道君斩杀了大周太祖,转而去追杀那一头异兽!

    他们这才清晰地明白,自家惹了大祸,可是大错已经铸成,小熊崽子的角都已经被打断,顿时心慌意乱,连忙趁机逃命。

    就连那头南荒真龙,都不敢再惦记着这熊崽子,立即匆忙逃离。

    “希望宝寿道君不会追杀过来!”

    大罗汉金身闪烁,低声说道:“只要遁出中元境,逃入我西漠佛土的范围之内,有佛陀护持,定然无忧!”

    旁边的和尚也宽慰了两声,说道:“想必这宝寿道君再是强大,也不敢来佛土肆虐!”

    众人这般说来,都觉心绪复杂,恍然如梦,终究是谁也没有料到,大周王朝的盛典,竟然以这般方式落幕。

    他们更没有料到,原本只属于宝寿道君与大周王朝之间的争端,如今他们这些局外之人,也染上了杀身之祸。

    而玄势菩萨双手合十,看着身旁诸位佛门高僧,神情依旧,平静淡然,心中默念道:“老僧料到了……”

    他看向身后的方向,面无表情,因为他心中知晓,宝寿道君定然会追杀上来!

    只是玄势菩萨还不能料定,宝寿道君会先来追杀他们这一行人,还是会去追杀南荒的龙族。

    而在大周南部方向,天穹云雾翻腾,正是真龙过境!

    两头真龙,在云雾之间翻滚。

    它们舍弃了麾下蛟龙,匆忙逃往南荒。

    只要入了南荒,有祖龙帝君护持,便算得是一切安稳。

    “谁让你把熊角带走的?”

    青色的真龙翻弄风云,声音沉厚,隐有几分忧虑,说道:“那群秃驴这是祸水东引!”

    而赤色真龙出声说道:“这熊角聚集了极为纯正的龙族血脉,比起你我的龙角,更为不俗,理应带回南元境,请祖龙帝君护持!分明是熊,却有如此纯粹之龙族血脉!倘如这个熊崽子的龙族血脉,并非源自于当世的祖龙帝君,你可知晓这代表着什么?”

    青色的真龙顿时沉寂,眼神也恍惚了一瞬,然后出声说道:“罢了,还是尽快逃出中元境,早些回到南荒,不要被宝寿道君截杀在这中元境当中!”

    如今谁也不知,宝寿道君何时会诛杀那头黑色的异兽,一旦他杀掉了黑色的异兽,知晓了京城之事,必然会追杀上来!

    也不知道先追杀那些西漠的和尚,还是来追杀它们这两头南荒的真龙?

    与此同时,就在中元境的深层虚空当中,神庭殿宇所在。

    初代神皇完整意识所化的虚影,显得沉寂,半晌过后,才回身看着后方的虚空殿宇,看着两扇土石大门,怔怔出神。

    先前宝寿道君一剑扫灭两枚九宫令,斩灭两枚道果碎片,混沌珠掠夺了其中造化,再合大周王朝皇帝伪仙境第六重天的修为,径直冲破了伪仙境的最后一重桎梏,一跃而起,登临巅峰!

    这等动静,引起风云浩荡,天地各境为之动荡!

    而作为两枚道果碎片的真正主人,初代神皇更是为之剧震!

    “宝寿道君不死,本皇的谋划,会一个又一个被他摧毁,直至失去所有的一切……”

    初代神皇这般低语,眼神幽深,眉宇之间更是露出了忧虑之色。

    两枚道果碎片毁灭,代表着他又失去了两次复生的机会。

    而且道果碎片,是他复生之后的力量来源,也是自保之力,任何一枚道果碎片,都能让他直接达到伪仙境,而每当多一枚道果碎片,他复生之后的修为就会更强!

    而现在每当一枚道果碎片毁去,便是杀了他一回,更是灭了他一部分自保之力。

    筹划近万年的大事,在这短短两三个月时日里,被毁掉了一半的后手,这让初代神皇心中生出了一种难言的恐惧,

    正是因为他这位曾经的大道真仙,恐惧于宝寿道君的存在,此前才会借用黑暗的劫数,来埋葬这个旷古绝今的年轻道士。

    可是谁又能想到,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暗,竟然吞噬不了这个年轻道士!

    甚至这年轻道士,斩破了黑暗,走出了黑暗,重新回到了这个世上!

    而如今这年轻道士,更是晋升到了伪仙境的第九重天!

    这是大道真仙以下,世间生灵所能触及的最为巅峰的境界!

    曾有天生的神圣,诞生于天火之中的神灵,生来便是伪仙境第九重天,后来在东元境之中,它被那位古老的东玄帝君称为近道者,以道友相称,并肩而坐!

    于是这位天生火神,便被称为近道者!

    “进境太快了!”

    初代神皇想到不久之前,与这年轻道士初见,就连自己这一道完整意识的化身,都能压制住那年轻道士。

    可短短时日过去,这年轻道士的修为,就已经达到了“近道者”的层次!

    按道理说,除却身合大道之外,这就是最巅峰的境界!

    但是他隐隐觉得,这个年轻道士乃是世间最大的异数,只怕就连古往今来的大道真仙之境,也未必阻拦得住他的进境!

    如果没有以身合道的限制,那么再过一段时日,他是否便能成长到与大道真仙抗衡的地步?

    这其中的时日,是百年还是十年,甚至一年?

    初代神皇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他只是低语道:“伪仙境第九重天的近道者,还有诛杀的机会……若是他真能再进一步,便无法制衡,也无法诛杀,他将会成为本皇最大的阻碍!”

    他这样念着,却感应到了那一尊出现在世间的异兽,也消去了痕迹。

    他能察觉到,这一尊异兽,也具有伪仙境第九重天的力量,而且本领会胜过伪仙境第九重天的先天神圣。

    毕竟这一尊异兽,乃是深渊之下的那位存在,费尽无数心思,才投入世间的力量,在他此前的想法当中,这尊异兽入世之后,除却大道真仙之外,只怕世间无有任何力量可以制衡!

    但是异兽出世,未过片刻,竟然如此轻而易举,就被宝寿道君所制?

    “目前看来,只有大道真仙,才能制住这个道士了,若是再拖一段时日,大道真仙都未必能够制住他。”

    神皇背负双手,低语着道:“若是能够将他引入西漠,或许可以借助佛陀的力量,镇杀这个道士……又或许凭借第一天魔,可以成事!”

    九大天魔,皆是伪仙境第九重天,而且均是不死之身!

    而第一天魔,乃是九大天魔之首,也是最为强大的一尊天魔,本领之强大,几乎超出了伪仙境的范畴之上!

    而且就连神皇这位大道真仙,昔年在全盛之时,也只是稍胜一筹!

    当年第一天魔,被他在中元境封禁之后,移入了西漠当中!

    虚空殿宇之中的神皇,思索着什么,忽然双手结印,似乎在凝练阵势!

    就在初代神皇正筹备着什么手段的时候,宝寿道君已经越过中元境,闯入了西漠的范围之内!

    “宝寿道君!”

    西漠之中,忽然便见一个老和尚,双手合十,含笑说道:“老僧在此等你许久了。”“你口口声声说是有人嫁祸你们人界,那么真正的凶手却在哪里?”

    “我利用时光回溯,亲眼目睹了这个苏黎杀了青天龙,既然你坚持认为有人嫁祸,可以,只需你们交出真正凶手,我立刻离开!”

    龙玄至尊一边说一边虚空盘膝坐了下来,冷冷的声音远远传开。

    “给你们神圣法庭三天时间,交出凶手,三天一到,如果交不出凶手……我就从你们神圣法庭的法神开始杀起。”

    至尊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龙玄至尊既当众说了这话,那三天一过,交不出凶手,他必然会拿神圣法庭开刀,绝不会有妄语。

    但是一些脑子转得快的神圣却感觉龙玄至尊这话里有玄机。

    他并没有让神圣法庭交出苏黎,只是提到了交出凶手。

    凶手和苏黎,这差别可就大了。

    苏黎可以是凶手,但这凶手也可以是他人。

    **神、司法神、律法神等诸位法神彼此互看,都隐隐明白了龙玄至尊话里的意思。

    要么交出苏黎,如果他们坚持认定这是有人嫁祸,那就要交出嫁祸的人。

    只是,他们虽然坚信苏黎是被冤枉的,但凭他们的能力,又如何去找这真正嫁祸的人。

    三天时间,三天内,他们必须要想出办法。

    “走,回神圣法庭。”**神微微一咬牙,猛地转身离开。

    他明白,凭他们这些法神之力,根本不足以对抗天龙族的至尊。

    交出苏黎那也是不可能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这三天内,查出真凶。

    龙玄至尊双眼微眯,看着这些法神离去,心里暗暗一叹。

    他心里充满无奈,甚至他可以肯定苏黎十有**是被冤枉的,想到对手杀了天龙族未来的希望,进而嫁祸人界,自己不只找不到真正凶手替青天龙报仇,还需要来人界走这一场,他心里充满了憋屈。

    身为天龙族至尊,龙玄一直都是高高在上,何尝受过这种滋味。

    在他内心深处,他并不赞同大至尊的观点,天龙族的未来固然重要,但并不代表天龙族就必须要忍下这屈辱。

    “大至尊终究是寿命将尽,失去了血性和狠劲……却不知该争就必须要争,否则……一味妥协,得不偿失,如果之前就果断选择站队,青天龙也不会死……”

    他和大至尊不同,青天龙是他亲手栽培,他倾注了很多心血,现在青天龙死了,龙玄内心深处充满了愤怒,他想要找出真正凶手,替青天龙报仇,也要让那幕后的存在明白,天龙一族,生而高贵,绝不可辱。

    他虽然遵守了大至尊的命令,来这人界走一趟,但并没有立刻就闹得天翻地覆,逼人界交出苏黎,反而给了神圣法庭三天时间。

    有了三天时间,也许就有了转机。

    “接下来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龙玄一边想着,一边合上了眼睛,进入了冥想之中,三天后,人界必须要给他一个交待。

    诸界那些专门负责探听消息的神圣,都隐藏在极远方,不断将这里的消息传递给本族高层,可以说,诸界都在默默关注着这里事态变化和发展。

    在黑暗世界,同样有很多神圣在蹲点,认为以九黎族的疯狂,肯定会杀进黑暗世界,替死去的帝蚩报仇。

    但出乎意料,龙玄至尊来了人界,要捉拿杀了青天龙的凶手,反倒是一向被视为了疯子的九黎族,悄无声息,黑暗世界剑拔弩张,严阵以待,这九黎族的至尊竟然并没有出现。

    事态变化,很多神圣都看不懂了。

    **神、司法神、律法神、刑法神、地法神等尽数重新返回神圣法庭,和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些上代神。

    虽然平时他们彼此也有内斗和纷争,但此刻,所有人都团结一起,每一个人都脸色凝重,三天后,他们必须要交出凶手,否则龙玄至尊就将拿他们开刀。

    以龙玄至尊的身份地位,要么不说话,一旦说出口,就必须要做到。

    **神带着诸位法神和各族的上代神,径地就冲进了神圣法庭的最深处,那座半圆形的建筑物。

    这里就是终年关闭着的法神宫。

    “哗啦”一声,**神当先就跪了下去,后面的法神和一群上代神眼见着连**神都跪了,顿时纷纷下跪。

    “法神王,现在人界将遭大劫,有人嫁祸苏黎,说他杀了天龙族的青天龙,现在龙玄至尊只给了我们三天时间,必须要交出凶手,否则三天后便要毁灭神圣法庭……”

    **神刚刚说到这里,迎面的法神宫,悄无声息的要开了,一个男子走了出来。

    这走出来的正是一直伺候跟随法神王的蒲劳。

    蒲劳见到眼前跪拜了一群的法神和上代神,神色微见变化,然后上前,扶起了**神。

    “法神王早已离去……”

    他话未说完,**神连着摇头道:“当日荒墟一战,那闇星宇亲口承认,他并未与法神王一战,蒲劳,你一定能够联系到法神王,现在整个人界安危,全系于你身,你一定要想办法联系到法神王。”

    司法神焦急着道:“对啊,蒲劳,这龙玄至尊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我们也根本交不出凶手,只有法神王回归才能解决此事,蒲劳,这一次你可不能再袖手旁观,我们现在只能指望你了。”

    蒲劳微微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一群法神和上代神,想了想,才道:“我试试。”

    之后,他转身再次进入了法神宫,诸法神和上代神只是焦急的守在门外,不敢进去。

    大约过了三分钟,对于等待的众神来说,不亚于等了三个世纪那么漫长,终于蒲劳再次出现了。

    “怎么样?”**神焦急询问。

    蒲劳道:“各位不用担心,你们什么都不用做,等候三日便可。”

    众人都是一怔,律法神忍不住道:“我们什么都不用做?”

    蒲劳微微点头,然后才轻轻吁出一口气,道:“三日后,一切自见分晓。”

    **神放低声音:“这是法神王的旨意?”

    蒲劳微微点头。

    **神看到了,这才长长吁出一口气,果然,法神王并未离去,既是如此,天塌了有这位人界至尊顶着,自己还用焦急什么。

    “知道了。”

    **神又朝着蒲劳深深行了一礼,然后才带着诸位法神和上代神离去了解。

    诸族的神圣,都在等待着三日后,神圣法庭该如何向龙玄至尊交待,是交出苏黎?还是想办法随便弄个人来顶罪?又或者直接与天龙族开战?

    ……

    ……

    ……

    这些神圣都在焦急等待,而此刻的苏黎,却盘膝坐在错乱时空的裂缝里,长长吁着气,睁开眼睛。

    这一天来,他不断利用不朽神炉想要炼化这九个骷髅头骨,结果这九个骷髅头骨根本无法被炼化,只能放弃利用不朽神炉炼化它们的想法。

    将九个骷髅头骨从不朽神炉取出,苏黎头顶能量升腾,无念想域里的古城出现,意念一动,便将这九个骷髅头骨打进古城里。

    既然不朽神炉拿这九个骷髅头骨没办法,苏黎就决定利用古城的力量来试试。

    在他的意念之中,这座古城不断膨胀,很快便化为一座大如苍穹的上古巨城,里面的上古气息滔天,无数建筑物拔地而起,便如同一栋栋的活了起来。

    原本苏黎想要利用古城来碾压磨灭这九个骷髅头骨,却没想到这骷髅头骨被打进古城后,竟然轻松就被古城吞噬,各自与其中一幢建筑物融合。

    苏黎眉头微微一皱,这古城之中,有九幢建筑物不断增长,很快便超过了其它建筑物,这九幢建筑物,各自吞噬了一个骷髅头骨,占据了九个方位,隐隐有一种妙玄之境。

    这种变化,出乎苏黎的意料。

    “竟有这种事……”苏黎用心感应这九幢建筑物,只能隐隐感觉到每一幢建筑物里都蕴含着一团巨大无比的能量,但是这能量却不被他掌控。

    “看来还是需要借助外力。”

    苏黎微微沉吟,长身而起,开始离开这片错乱空间。

    借助之前不朽神血定位,苏黎很快就离开这片空间,朝着虚空上那堵在上面的火红大陆冲去。

    这火红大陆就是善母所化,苏黎想到了借她之手来祭炼这九个骷髅头骨。

    轰地一声,古城升腾,那其中九幢融合了骷髅头骨的建筑物不断增长,越来越高,在苏黎的控制下,全力朝着上方那火红色的大陆撞去。

    惊天动地巨响,九幢建筑物如九座山峰,撞击上方大陆,大陆在剧烈摇晃震动,一条条的裂缝出现,往四面八方延伸出去,大块大块的火红岩层在往下坠落。

    “再来”

    苏黎长啸,再次祭起了这古城,朝着上方撞击。

    火红大陆的震动越来越剧烈,出现的裂缝越来越大。

    终于,那大陆表面,浮突出了一张巨大的女子脸孔,正是善母。

    “白苍好不容易替你换来的机会……你就这么浪费了?”

    善母的巨大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真是冥顽不灵……既是如此……我就替白苍好好教育你……”

    随着这沙哑的声响,这遮蔽虚空的火红大陆上,有两座山峰突起,很快就化为了两只巨大无比的手臂,其中一只火红大手一张,猛地朝着苏黎祭起来的巨城拍来。

    这一次善母没有再留手,这火红大手一击,威势滔天,简直有山崩地裂之势。

    这正合苏黎心意,他要的就是如此强大力量,才有可能助自己祭炼这九个骷髅头骨。

    现在九个骷髅头骨占据了九幢大楼,如果能够将这九幢大楼和骷髅骨头一起粉碎,他就有机会利用不朽神血,将这骷髅头骨和大楼一起重新祭炼,化为己有,现在他虽然能控制这九幢大楼,却无法掌握里面骷髅头骨的力量。

    这对苏黎来说是不能容忍的事。

    “轰隆”一声惊天动地巨响,善母显化的火红大手,结结实实拍中这上古巨城里冒出来的九幢最高建筑物,随着地动山摇般的巨响,让苏黎意外的是这九幢建筑物并没有应声而碎。

    善母的火红大手没能粉碎这九幢建筑物,相反这九幢建筑物爆发九道颜色不一的能量光柱,如九柄巨大无比的标枪,狠狠的刺进这火红大手里。

    虚空上传来了善母的闷哼,双方这首次交手,竟然是善母吃了个大亏,那只火红大手被刺出九个透明窟窿,开始粉碎破灭。

    “甚么……”

    虚空上传来了善母隐隐带着惊诧的沙哑声响,这结果不只苏黎愣住了,善母同样感觉到了意外。

    一天之前,她轻易就将苏黎打进这魔神界,现在才不过一天时间,他竟将自己显化出来的火红大手刺穿破灭了?

    诧异之余,另一只火红大手立刻握成了拳头,从另一边朝着古城轰开,那上方的火红大陆剧烈变化,火红能量汹涌着,那张女子大脸不断浮突而出,如同一个巨大无比的女子正在挣扎往下,善母的力量再次提升,这一次,她认真了。

    火红色的拳头横着砸中古城,古城墙响起了咯嚓一声脆响,开始出现裂缝,进而碎裂。

    那张不断挣扎浮突着的女子脸孔上,嘴巴一张,猛地喷射出一道火红色的火焰,这火焰如岩浆倾泄而下,浇灌进古城中,立刻就将所有建筑物淹没了。

    其中融合着九个骷髅头骨的九幢大楼首当其冲,那恐怖的岩浆化为瀑布压了下来,整座古城都在震动。

    苏黎感觉到灵魂产生了疼痛,古城正在崩塌。

    “轰”

    善母再次显化出一只火红大手,又一次拍中古城。

    这一次古城有大半城墙崩坍,连同里面一片建筑物被打得碎裂开来。

伪装学渣免费全文阅读未删减 伪装学渣肉车长文

    两只火红大手,持续不断拍击古城。

    古城不断崩碎,纯粹论力量,不论处于现实时空还是超维状态,苏黎都远远不是善母对手,古城很快就崩碎了大半,最后就只余下九幢融合了骷髅头骨的建筑物和祭坛、石屋、庙宇、院落还没有粉碎破灭。

    苏黎的灵魂也有大半粉碎了,虽然灵魂粉碎会产生痛苦,但苏黎心头却是兴奋的。

    他需要的就是这种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