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祝福 > 正文

网恋翻车指南 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

发布时间:2021-10-18 15:17 已有: 位访客

 等下老子从裙下摸出大棒,一发把你们全都给敲了。
  巫支祁扶着摇摇晃晃的苏彻向着客房而去。
  令狐公的这座别院,画梁雕栋,客房也装饰的极尽精美,早有仆人在鎏金兽脚香炉内点上催情的龙涎香,铺好了九层锦被,就连换洗的衣衫都已经备好。
  苏彻摇摇晃晃地在床上坐好,巫支祁一时也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往日里他扮成江湖侠女、青楼名妓到了现在这个阶段,接下来就是要抽出锁岳镔铁棍,该开瓢的开瓢,该丢命的丢命。
  可眼下对面这小贼看上去不过刚刚迈入六品境界,却透着一股危险气息。
  巫支祁的直觉不断地提醒他,要小心眼前之人。
  可理智看来,这样一个小色坯有什么可怕的?
  不过巫支祁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
  自从练就八九元功之后,自己的直觉就敏锐到了近乎未卜先知的状态,帮助巫支祁躲过了数次生死危机。
  而这些生死危机都是自己每次理智选择的结果。
  “怎么,还不脱吗?”
  巫支祁那边没有话说,苏彻却是已经开口了。
  “啊。”
  水猴子有些发懵。
  “我看你这样子,想必也是一点朱唇万人尝,一盈曲水千帆过了。采补的老手了吧?”
  苏彻一副很冷峻的样子。
  “你放心,我对你没兴趣。”
  “贱妾蒲柳之姿……”
  “跟你没关系,我对女人没兴趣。”
  苏彻看着巫支祁道。
  “我讲明白点,如果你是个男人,你明天也出不了这个房门。”
  巫支祁身上莫名其妙地一阵发冷。
  难怪这人的手下是两个男人。
  “这……”
  “你愿意在这里休息,就在这里休息一下。”苏彻说道:“莫要打扰我。”
  “贱妾……”
  “你我都是苦命人。”
  苏彻说着站起身来。
  “你先在这里休息,我去我那两个部属那里走一趟。”
  巫支祁一方面感觉如释重负,一方面又觉得如坠冰窟。
  走一趟,不知道走得是哪里。
  他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您……您慢走。”
  苏彻冷漠地点了点头。
  这巫支祁毕竟是五品高手,两人共处一室,自己又是伪装的身份。
  苏三公子也怕这水猴子忽然暴起伤人。
  更不知道他来这阴阳界内又有什么目的,莫非也是给那金书大会钓过来的?
  洞庭龙君在梁军北伐的关键时刻水淹淮河,现在北朝太师宇文睿借着阴阳界搞什么金书大会。
  仅仅一句“阴阳法王与洞庭龙君”交好恐怕说不过去。
  苏彻轻轻关上房门向着另外一边而行。
  神秘剑修的房间距离苏彻的房间不远,这一位虽然带着两位乐伎出门,可当苏彻寻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门外等候了。
  “春宵苦短,双姝并蒂,前辈为何独立于此?”
  “采补小道也就是你们这些刚入门不久的年轻人热衷,老夫阅尽沧海,遍览千帆,早已经是心如枯木,难萌新枝了。”
  苏彻看着这位,不愧是剑修前辈,一句我不行了能说得这么复杂。
  “倒是你,那姑娘一看就是练过的,不关起门来好好炮制一番,跑来找我这老头子干什么?”
 

  “心里面有些疑惑,想请前辈为我解说一二。”
  化身北邙葬剑人的神秘剑修看着苏彻。
  “其实我也有些疑惑,你还年轻,还不知道答案是这世上最无足轻重的事情,而且这世间并非什么事情都有答案。”
  神秘剑修继续说道:“甚至有些答案,知道了不如不知道。”
  “晚辈想问一下前辈,阴阳法王到底怎么了?”
  “你看出来了?”
  “到现在若是还察觉不出来,晚辈就简直是个木头人了。”苏彻斟酌一下词句:“还请前辈为我解惑,这位阴阳法王是不是已经不在了?”
  “你知道此界最上等的修行境界为何称为地仙?”
  苏彻曾听郁离子说过,此界修行人的品级之分出自域外天魔之手,但是各个品级的描述却是由来已久。
  “我也曾听长辈讲过,最上等修行称之为地仙,因为其寿同天地,历万劫而不朽。”
  “这么说也对也不对。”神秘剑修看着苏彻:“既然寿同天地,为什么不称为天仙?既然万劫不朽,为何不称金仙?”
  “莫非这个地字别有玄妙?”
  “上古之时,并无有九品之分,却有地仙、长生、还丹等几个大类。小朋友可曾听过洞天福地一词?”
  苏彻身为黄天道门下弟子,自入郁离子门墙之后也经常翻看玄门经典,自然知道这洞天福地指得是什么。
  “所谓洞天福地,便是以绝大法力生成的仙家洞府,灵气集结所成,可以说是另辟一方世界……”
  “那这洞天福地,又是从何而来?”神秘剑修问道。
  “既然是灵气所成……”苏彻问道:“莫非……”
  “开辟一方世界,自定其规则,这便是只有地仙法力才能做成的事情。”
  这事情原来是一环套着一环啊。
  提起阴阳法王,立即能联想到的便是两件事。
  一件便是这阴阳界,阴阳法王开辟一方鬼界,关起门来称王。
  另一件便是“万劫阴灵难入圣”,阴阳法王存世已久,可他还是第四品的修行境界,身为最老牌的鬼修却被北邙一脉压过一头。
  但这里面就有一个矛盾的地方。
  作为第四品的修为,阴阳法王凭什么自开一界?
  既然能够自开一界,阴阳法王如何不能成就第三品长生境界?
  “所以……”
  “这阴阳界并非是阴阳法王所开辟?”
  “话不能这么说。”
  神秘剑修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寂寥。
  “只是我们这位阴阳法王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了。”
  “有这么多秘密的老鬼忽然失踪了,你如果是他的对头,你会怎么想?”
  阴阳法王失踪了。
  苏彻将自己进入阴阳界后的种种见闻彼此对照一番,暗道一声果然如此。
  六部鬼帅之中,有借机享乐将阴阳界化为自家牟利工具的如令狐公。
  有随意攻杀,操持权柄如同己物的司空徒。
  还有表面上竭忠任事,实际上叵测难知的薛少君。
  虽然还有三位鬼帅未曾谋面,可推测起来应该也和这三位相差不远。
  能形成眼下这个局面,也能从侧面说明阴阳法王不在了,而且走得很匆忙,没有留下任何后手。
  若非如此,怎么会形成眼下这样一个局面。
  只是眼前这位在这里面又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呢?
  “阴阳法王树大根深,这么多年风风雨雨下来,想来应该不会这次翻了船。我如果是他的对头,一定会小心勘察,看看这老鬼到底藏了什么动作。”
  苏彻看了一眼眼前的神秘剑修。
  “如果阴阳法王能够成就长生,想来……”
  “那他一定是此界长生中人中最恐怖的一个。” 牛小田当然明白,任何法阵,都少不了特殊材料。
  可黑灯瞎火的,上哪儿去找?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陌生号码。
  牛小田接通后,里面传来了苍源的笑声,“小友,感觉不好了吧?”
  “苍大师,做事太不地道了,你可以针对我,怎么可以连累到百姓?”牛小田恼火质问。
  “影响最大的,是中心处。别的地方,只会稍感不适,酣睡一宿有何不可?”苍源不以为然,又说:“小友如果坚持不住,可以举家搬离,去工厂过新年是个好选择!”
  “好吧,我认输了,二百万不要了,进行下一场。”
  苍源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小子真是个超级赖皮,哪有这么过招的!
  “我不同意!”
  “白纸黑字,协议书上写得很清楚,我可以认输的。你一把年纪了,要注重名声啊,可不能耍赖。”牛小田急头白脸,很是不满。
  苍源忍住吐血的冲动,给出个更气人的答复。
  “协议书上没说,立刻中止。不好意思,本人忘了拆除法阵的方法,等七天再说吧!”说完,苍源就挂了手机,再打过去,已经关机了。
  上门去找?
  不,老东西还是会耍赖。
  公开打人,不但会影响兴旺村旅游,也会影响新年的气氛。
  牛小田来到有风的地带,转悠了好一阵子,一无所获。
  可以确定,这所谓的法器,一定非常不起眼。
  不好找,也必须找出来!
  君影之前并没有探查到,苍源有弯腰埋东西的举动,说明什么?
  随手抛?
  或者是弹出去的,落在雪中,更是找不到了。
  今晚,必须破除这个风水法阵,明天百姓们就会感觉到异常,万一流言四起,平息起来也很麻烦。
  重新返回家里,牛小田拿出了紫铜罗盘,在院子里刚刚端平,三针便快速转动,毫无半点规律。
  风水被严重破坏了,死绝之地!
  离开法阵控制范围,紫铜罗盘上的正针倾斜,中针抖动,缝针快速旋转后,指向了一处。
  是墙根的一片雪,附近还有百姓泼的脏水。
  牛小田靠近后,取出量人镜,果然发现了一团灰蒙蒙的气息,于是蹲下来,拿着破体锥,仔细扒拉那片雪。
  用了半个小时,这才发现了一截白色的骨头,细小的猫爪骨,上面密布着符文。
  牛小田开心起来,没错了,就是这玩意构成的风水法阵。
  将猫爪骨收起来,令牛小田恼羞的现象发生了。
  薄雾非但没有散去,似乎更浓郁了一些。
  “老大,应该是拆除的数量不够。或者,拆除的位置不对。”白狐敏感道。
  先回家!
  牛小田没再莽撞行事,一路回到牛家大院,把房间的锁了。
  拿着量人镜,仔细观察那块猫骨头,重点分析上面的符文。
  半个小时后,一个法阵的名称,出现在脑海里。
  气绝风水大阵!
  施法者,通常采用一百零八块刻有气绝符的猫骨,随机洒在八方。
  四块绘有敛息符的桑梓木,安放于四方偏左十步处。
  一面阵旗,红衣亡者衣料,棺材木为柄。
  念诵急催咒启动!
  《灵文道法》警告,轻易不要使用此风水大阵,七日后,法阵覆盖范围,必成死绝之地,生者多有患病。
  一派宗师风度的苍源,果然很邪恶,出手就是如此狠辣的风水大阵。
  拆除方法。
 

  先找到桑梓木,再寻找猫骨,按照东西南北的顺序进行。
  若顺序有误,反而会让法阵加强,缩短成为死绝之地的时间。
  “够阴的啊,为了赢我真是不择手段。”牛小田气愤道。
  “老大会的成语越来越多了。”
  “少溜须!赶紧想法子,再晚一步,你就要变成他脖子上的围脖了!”
  “咋不勒死他!”白狐也生气了,小爪子挠着脸,“老大,正所谓阴阳平衡,但凡这种法阵,使用起来风险都很高的,宗师也不例外。”
  反攻?
  牛小田在脑海里,又找到一条对施法者的警告。
  若是四块桑梓木,被发现后泡入符水中,水气增强,催生腐烂,会令施法者遭到反噬。
  老东西,如此恶毒,咎由自取!
  必须反噬!
  牛小田重新下床,这次干脆戴上了那副从井德远那里抢来的眼镜。
  先看大概,再用量人镜,加快寻找速度。
  半夜了,牛小田拿着紫铜罗盘,又离开了家门。
  先从东部找起,紫铜罗盘定位,眼镜很给力,很快就发现了气息不同。
  终于,牛小田找到了一块拇指大小的桑梓木,乐得笑出了声。
  猫爪骨,遇到就捡,看不到也无所谓。
  沿着苍源走过的路,牛小田围着村子转悠了一大圈。
  八块桑梓木都找到了,外加一把猫骨头,七八十块的样子。
  折腾到后半夜三点多。
  牛小田溜达着回到家里,气绝风水大阵消失了,夜风重新拂过牛家大院,还发出悦耳的沙沙响声。
  忍住困意,牛小田制作了一杯符水,不客气地将四块桑梓木,扔在了里面。
  苍源,必须给钱。否则,就等着遭殃吧!
  一觉睡到了中午,手机上滴滴的响声不断,兴旺群格外热闹,俨然变成了红包群。
  莫说庄稼人小气抠唆的,这不,年终发了奖金,赚到钱的女人们,出手也变得阔绰起来,纷纷用红包祝贺新年。
  这样的好风气,就该持续下去。
  牛小田笑呵呵溜了一圈红包皮,居然也抢了八十多,开心不已。
  不少人艾特牛小田,询问得了多少年终奖。
  就该保持点神秘感。
  毕竟,安悦拔得头筹的事传出去,厂长太没面子。。
  牛小田也不理,起床穿衣,去了趟茅房,接下来就该上桌吃饭了。
  苍源的电话来了,上来就问,“小友,账号多少?发过来。”
  “好嘞!”牛小田爽快答应。
  “把法阵木给我。”
  “不给!”

网恋翻车指南 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

  “那就不给你钱。”苍源威胁。
  “无所谓,反正丢人的是你,遭罪的也是你。哼,本人不差你那二百万。”牛小田冷哼。
  “你,不要咄咄逼人。”
  “这样吧,我退一步,钱一到账,我立刻把法阵木毁掉,给你留一线生机。”
  “以何为证?”
  “口说为凭!”
  “……好吧!”
  苍源只能先认怂,他已经察觉不对,表现为心神不宁,身体奇痒,恨不得挠掉一层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