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祝福 > 正文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发布时间:2021-10-18 15:24 已有: 位访客

 赢……赢是不可能真赢的,只能用点计策逼平对手,勉勉强强混个老师的绝技,顺便在镇子上低调宣布自己的存在了。
  吴妄对金薇挥了挥手,上一瞬间满脸笑容,下一息就板起了被风吹日晒半年已没了清秀感的俊脸,昂首立在擂台右侧。
  自古对波左边输!
  “师弟,不必太紧张,”冬篙朗声道,“何人来赢这兽血!”
  将军府府门后,几个年轻人互相推搡,最终有四五只手掌,一同将最瘦的一人推了出来。
  冬篙见状眉头一皱,却还是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请上台!”
  “我、我啊?”
  那年轻人扭头瞪了眼门板后的几人,但他毕竟还是在争强好胜的年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愿丢人现眼,立刻拱手示意,踏步向前。
  待两人自报姓名、相对而立,冬篙说了句“点到即止”就转身退去擂台之下。
  几百名镇民们此刻都安静了下来,眼巴巴地注视着台上这两个年轻人。
  他们其实心里都有数,真正优秀的年轻人,早就去那些大城拜师了,谁会没事留在这穷乡僻壤?镇子上武师们的孩子,早就托关系送出去了。
  这俩小孩只要别像他们普通人打架那样扭打在一起,那就算给面了。
  “请!”
  吴妄拱手轻喝,左腿后撤、双手摆出一套粗浅拳法的起手式,目中迸发出浓烈战意。
  ‘不能赢,也不能输。’
  那年轻人也被激出了斗志,此刻双手抱拳,单脚提起、双手平举,猛地一甩头,扎起的长发轻轻抖动,目蕴亮光,口中一声怪叫,似是白鹤高鸣。
  “哇哦!”
  有灵气环绕此人晃动。
  吴妄眼前一亮,虽然这股灵气要质没质、要量没量,但它确确实实存在着。
  这就是修行者!
  吴妄箭步前窜,作势要打出一记毫不花哨的直拳,让对方与自己来一场拳与拳的较量!
  对面的年轻人双目迸发出锐利光芒,屈腿、跳跃,身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跳出半丈之远,目蕴亮光,口中一声怪叫:
  “哇哦!”
  ‘选择避我锋芒吗?’
  吴妄再次拉开架势,静待二息,见对方已与招式相融,心底暗赞一声,身体前倾、脚下发力,一记撞拳正面向冲!
  对面那年轻人屈腿、跳跃,身形以迅雷不及掩耳……
  “哇哦!”
  吴妄攥拳前冲。
  “哇哦!”
  “哇哦!”
  “哇哦……”
  轻哼一声,吴妄在擂台正中站定,左脚抬起、微微下坠,搭起擂台的两层木板同时震颤,那‘哇哦’的年轻人单脚之下的木板突然炸开,对方措手不及之下,支撑身体的单腿立刻陷入擂台中。
  吴妄作势前冲,那年轻人双手几乎下意识地张开,嘴边传出一声略带慌乱的……
  “哇……卡住了!我腿卡住了!”
  一旁连忙跳上来了两名中年男人。
  吴妄拱拱手,淡定地走去了擂台角落站着,心底百感交集,一时只觉得自己的生命里充满了荒谬。
  感情镇子上这些年轻修行者练的不是斗法用的武技,而是此前那两位中年武师表演的那种。
  这怎么平手?对面打都不跟自己打的。
  冬篙跳上擂台,再次呼喊:“这场是擂台出了问题,大家算平局,下一位是谁?”
  后面那几个年轻人谁敢上?
  刚才吴妄跺的那一脚他们可都看到了,这擂台就是他们几个帮忙搭的,岂能不知刚才擂台的木板炸开,就是吴妄干的!
  这种对手,他们上去找不痛快吗?自是能躲就躲。
  冬篙皱眉喊了声:“可还有……”
  忽听人群外围传来一声轻笑,有个女声道:“这偏僻之地就是偏僻之地,比斗都这般敷衍了事,还以为能找个乐子看。”
  镇民们扭头看去,却见一处屋顶,不知何时站、蹲了三道身影。
  说话的是站在屋檐之上的女子。
  她看起来应该不超过十七八岁,脸蛋俏丽、身段火辣,此刻穿着短裙短衫,裙边只能包裹住臀部,双腿一眼能看出颇为有力,却不给人半点强壮之感。
  此刻她抱着胳膊,脸上满是傲气,嘴角还带着几分冷笑。
  在这女子身旁蹲着一个瘦弱的少年,此刻这少年正盯着吴妄,表情似有些思索。
  在这年轻男女身后是一位中年女子,身着浅红色的战甲,腰间挂着两把短刃,背后背了一把长枪。
  这女人含笑注视着这一幕,却也并不开口。
  那短裙女子道:“若是我赢了这个小哥哥,那兽血给不给我噻?”
  冬篙温声道:“自是给的。”
  “好,我来!”
  “师姐,你不是他对手。”
  那个蹲着的少年低声道了句,慢慢站起身来,原本平静的目光宛若一把刀子刮向了吴妄,他道:“我来吧,给你把兽血赢回来。”
  短裙女子眨眼痴笑,脸蛋莫名红坨坨的,那双健美的大长腿也在交错摩擦,竟一幅娇羞至极的模样。
  那少年嘴角微微抽搐,身形几个起跃,凭空三次借力,落在了擂台之上。
  屋檐上的少女颤声说着:“师弟果然是喜欢我的,师弟,哦,师弟弟……”
  那中年女人黑着脸走前两步,一把将这少女拽了回去,扔到了后方屋顶上,淡定地注视着擂台处。
  “莫枫。”
  出场就秀了一手高明身法的少年对吴妄抱拳问候,嗓音清清淡淡。
  吴妄拱拱手:“青山。”
  “我知道你,”莫枫下巴微微上扬。
  吴妄正要开口,眼前这有些瘦弱的少年身形突然前冲,脚下连续晃动,自身形左右拽出两道残影,对吴妄同时挥拳劈掌。
  拳有风,掌蕴芒。
  这家伙年纪轻轻就已是武师之境!
  吴妄见猎心喜,身体下意识地就作出应对,立刻就要正面对冲。
  ‘只能用一个武技。’
  老师的话语声在心底划过,吴妄势头一转,脚尖下探、身形后仰间已开始向后倒退,胸腹处肌肉同时绷紧。
  莫枫拳掌尽是虚招,双腿向前急转,左脚直探吴妄右膝,右拳食指前探,精准地点向吴妄脖颈!
  电光火石之间,吴妄手掌推在莫枫手肘之上,身形翻转间,与莫枫背对背错身而过。
  此刻,吴妄有直接获胜的机会,就是用臀部肌肉碰撞对方,以此让对方重心失衡,而后立刻转身强攻。
  但他终究是忍住了。
  第一,这是擂台赛,输赢无关生死。
  第二,天帝陛下也要注意一下今后身份暴露时的社死程度。
  屁股一撅就赢了,这事传出去当真不好听。
  两人迅速拉开架势,一次试探之后,吴妄已初步掌握了这个莫枫的实力,开始计算着如何达到平局。
  莫枫却似是燃了斗志,对吴妄一阵抢攻,横踢、飞腿,腿上功夫彰显无遗。
  吴妄身形辗转腾挪,一次次与莫枫错身而过,看似惊险无比,实则每次都避开了与莫枫的对碰,自身毫发无损。
  下方的镇民们大呼过瘾,叫好声络绎不绝。
  表情像极了【这年轻人,卧槽,这年轻人】。
  那几名武师看的眼皮乱跳,生怕这两个年轻人打完了以后,还要‘越级挑战’他们。
  五官皱成了【地铁、老人、手机】。
  但在人群靠后的位置,青婶和山叔已是下意识拉住彼此的胳膊,眼底写满了紧张,生怕吴妄受伤一般。
  坐在青婶肩上的小金薇更是屏住呼吸,小手在旁边抓了两下,下意识想抓点东西让自己坐的更稳一些,但在山叔的头顶却没抓到半根头发……
  如此,‘激战’片刻。
  莫枫突然停下了攻势,皱眉看向了吴妄,额头略微见汗。
  吴妄含笑注视着莫枫,却是面不改色气不喘。
  “你步法远在我之上,”莫枫淡然道,“我本该就此认输,但你一味相让让我有些不爽,与我正面来一拳,输赢无论,我想见识见识你的拳头。”
  “好。”
  吴妄答应了一声,也没想到这个莫枫性子如此直接。
  本着对眼前对手的尊重,吴妄轻轻吸气,体内灵力突然开始加速运转。
  这一瞬,他身形在莫枫、在镇上众镇民眼中,仿佛变了个样。
  擂台附近的几名武师恍惚间,仿佛能看到这个名为青山的少年身周出现了一缕缕黑气弥漫,整个天地在这一瞬只剩下了黑白灰三色,而青山面容模糊不见,整个人影好似与阴影相融。
  似乎只要他一动就会是山崩地裂。
 

  又仿佛是一名主宰了一界的君王,此刻正不满于其他生灵的存在。
  势!
  吴妄对面的莫枫双眼瞪圆,额头蹦出青筋,浑身力道在不断汇聚,双拳却在微微颤抖。
  莫枫承受着对面这个同龄人的势,而此刻,他的忍耐已近乎到了顶点,已到了必须退或者必须进的抉择时刻。
  莫枫突然前冲,毫无花哨地攥拳,口中无意义地大吼着,仿佛是在宣泄什么,英俊的面容变得有些狰狞。
  吴妄几乎同时动了,那一方势化作了他向前打出的一拳,与莫枫的拳锋正面相撞。
  砰!
  闷响声震动各处,灵气荡起了波痕,朝着四面八方荡开。
  这扎扎实实的一次对拳,让那些不明所以的普通人眼皮轻跳,只觉得两人的拳头怕是有一个要碎裂了。
  也就在这时,擂台各处传来了噼啪声,四面木架同时崩塌,吴妄似早有准备,稳稳地向下落去,顺便拉住了莫枫的手腕,将对方拽到了自己面前。
  莫枫目中满是震惊,下意识攥了攥自己的拳头。
  没有任何异样。
  自己刚才像是打在了一团棉絮上,而对碰的力道似乎都被对方一拳吸纳了,且这股力道莫名传递到了脚下的擂台。
  怎么做到的?
  就算有高明的化力之法,又如何能在做出挥拳动作时,卸掉他所有力道……
  “你怎么做到的?”
  莫枫反手握住吴妄胳膊,瞪眼问着:“你刚才!”
  “没事吧你们!”
  周围哗啦啦围上了一群人,满是关切地看着眼前这两个人。
  “用灵力。”
  吴妄笑着回了这三个字,手臂一震,莫枫的手掌当即把握不住,下意识后退半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吴妄跳入人群,身形消失不见。
  “平局!”
  冬篙笑着喊出这两个字,莫枫依旧无法回神。
  莫枫清楚的记得,自己来的路上,师父在耳旁说的那几句话……
  ‘怎么,拔得了你们武院年比的头筹,觉得自己这个年纪到了武师六品境就可以了?
  这次师父带你去拜见你师公,是你师公听闻你修为进境迅速,喊你过去指点一二。
  你师公最近收了个小徒弟,也就是你的小师叔,修行半年,实力增速颇为迅猛,这次让你过去,就是让你知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莫枫,可伤到哪儿了?”
  一旁传来了师父的嗓音,让出神的莫枫渐渐回神,面色木然地摇摇头。
  “师父,那就是我小……”
  “师弟!”
  香风扑面而来,那带着哭腔的呼喊声,让莫枫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
  他还没来得及闪躲,就被旁边扑来的师姐一把抱住,用力摇来晃去,隔着那薄薄布料传递来的柔软弹性,让莫枫下意识想要挣脱师姐的怀抱。
  真·少不经事。
  ……
  “啥?这是我们师叔?”
  半个时辰后,秋老家中。
  院内颇为热闹,秋老含笑坐在自己的木椅中,看着眼前这三个年轻人。
  秋老身后,秋梨师姐与冬篙师兄身旁多了个身影,自然就是那位身穿战甲、背着长枪的中年女子,春鸾。
  秋老身前,吴妄老老实实站在一旁,短打衣衫绑腿绳,略有些拘谨。
  在吴妄身旁的就是春鸾的两个弟子,那名与吴妄交过手的叫莫枫,十九岁的武师六品,声名在外的‘武道天骄’,家世也算显赫,自幼拜师春鸾。
  此刻正抱着莫枫胳膊的火辣妹子名为芙洱,武师一品,与莫枫一同长大的青梅竹马。
  看样子,他们两个以后还要一起继续长大。
  春鸾板着脸,正色道:“你们两个还不喊人?莫要没规矩!”
  莫枫对吴妄拱手低头行礼,正色道:“弟子拜见青山师叔。”
  “多礼了,”吴妄笑着还礼。
  芙洱上下打量着吴妄,纳闷道:“你有我大吗?”
  吴妄笑而不语。
  芙洱刚想给自己宝贝师弟找回场子,一旁春鸾便黑着脸道了句:“胡闹打你屁股!”
  “哼,师叔就师叔,之前还打我师弟呢。”
  “师姐,”莫枫低声道,“师叔之前是在让我,应该是认出了我的身份,最后更是用巧劲震碎了擂台,照顾我的脸面。
  你这般说,着实是无礼了。”
  芙洱眨眨眼,对吴妄的态度立刻急转,老老实实拱手行礼:“那好吧,见过小师叔。”
  吴妄:……
  还非要加个小字。
  “师侄不必多礼,”吴妄笑着拱拱手,“我也刚开始修行不久,尚没有多少积累,也没办法给两位见面礼了。”
  莫枫问:“师叔您只修行了半年?”
  “嗯。”
  “那师叔你刚才那招是如何做到的?”莫枫问,“用灵力化劲之法我也修行过,但总觉得用处不大,还容易造成灵力内冲。”
  “你要把自身灵力看做一个整体,”吴妄道,“全身灵力运转的路线连环贯通,想要做到灵力化劲的关键,就是莫要将灵力看做河流,而是看做湖泊海泽,以大泽之潮汐,应对力道之涨落。”
  莫枫若有所思。
  一旁三位师兄师姐也是面露思索。
  秋老笑道:“这就开始授课了?”
  “弟子不敢。”
  “行了,”秋老目中满是感慨,“我这个关门弟子收的,还真是武神庇佑,悟性绝了……春鸾?”
  “弟子在!”
  “这次喊你回来,主要是让你跟你小师弟较量一二,顺便给他讲讲外面的世界。”
  秋老温声说着:
  “我这些弟子中,如今就属你最是稳重,秋梨和冬篙都有暗伤在身,无法展露武魄武者的全部威势。
  年轻人修行最忌心浮气躁,你替为师压一压青山。
  恰好,为师明日传授青山崩云劲,也让你这两个弟子在旁看着吧。”
  “是!”
  春鸾满脸喜色:“你们两个,还不快谢师公!”
  莫枫目中满是火热,对秋老深深一拜;
  芙洱也颇为老实,在尊师重道这一块拿捏的还算不错。
  春鸾看向吴妄,笑道:“小师弟现在什么境界了?”
  “武师一品,”吴妄微微攥拳,对着侧旁震了震拳锋,一道虚淡的拳影打了出去。
  “半年?”
  春鸾反问了声。
  “嗯,”吴妄补充道,“我自小就熬打气力。”
  咯、咯咯……
  春鸾摁着自己的手掌,指节劈啪作响,嘴角带着明媚的微笑,但身周却弥漫着一层层血红色的气息。
  “奇才?本师姐最喜欢的就是敲打奇才,啧啧,我用差不多武师三品的力道,拿出你全部实力!”
  “大师姐!”
  秋梨连忙喊了声:“您最好还是用武师九品……不,用武魄境的实力,小师弟有点怪。”
  “那就太欺负他了,”春鸾摆摆手,“放心,没事,问题不大,师姐战场厮杀两百多年的经验白费了吗?”
  吴妄面色凝重地点点头,他知道,自己修行以来,第一场真正的较量,即将展开。
  全力以赴!
  于是,三盏茶过后。
  一股强烈的威势自小院中爆发,天空云朵宛若凝固,方圆数百里内的灵气骤然暴动。
  秋老的小院中,那个躺在地上坑地中的女将浑身微微颤动,武灵级的实力爆发开来,气息直冲云霄,一侧悬浮的长枪爆发出阵阵虎啸!
  “小师弟,再来,大师姐这次就多用亿、点、点实力。”
  吴妄抬手蹭了蹭鼻尖。
  这,咋还急眼了。,侧福晋被一路带飞
  “九福晋赏你们的,你们还不好生叩谢。”
  “奴才谢九福晋赏。”
  “就说不愿意与九弟妹一道串门子,这可不就把我比的不懂事儿了嘛!”说话间六格格摸了摸头上的赤金碧玺首饰。
  她倒不是不舍得,只是这些都是越了丫头能带的规制的,就算赏下去了这俩丫头也用不了,还显得自个儿不若老九家的诚心:“我就说老九这几年往家里划拉了那许多银钱,怎么你这个做福晋的今儿出门居然戴了两支珍珠抱头莲银簪子,原来呀原来!”
  “瞧六姐姐这话说得,好像我是那莲藕成精似的!我哪里就有那么多心眼子了?今儿还是我第二回与小四嫂说上话呢!哪里就知道小四嫂身边有这般伶俐的人儿了?还能提前备下赏?”九福晋笑着摇头,还对着静姝无奈一笑,只道:“本来我只是见这俩姑娘生的好,又伶俐,见着心喜,才想着给点什么,一掏银子,却发现今儿刚好没带银子在身上!又赶巧想起头上簪着两根银簪子,正合她们用,这不是这两支簪子恰好与这俩姑娘有缘嘛!我自然不会做那等拦人缘分之事。”
  “你这一张嘴,我算是怕了。”六格格听了九福晋的话,知道九福晋在解释说自己虽想与章佳氏打好关系,却也不会拦着她与章佳氏的缘分,便不再与其纠缠。
  说完六格格直接从荷包里掏出了两张银票,朝空青和顺心递了过去,对着静姝解释道:“我呀就是一俗人,打小额娘与宜额娘就说我没有什么姑娘家的样子,我这喜欢的你们也未必喜欢,倒不妨直接收下这银子,喜欢什么自个儿买。”
  这话一出,空青跟顺心哪里敢应。
  便是静姝都不敢随意应下。
  只觉得这位六格格不大对劲,似乎···把自己的身份放的太低了些,明明,她才是低的那个不是么?
  九福晋见了,撇了六格格一眼,立马笑着对静姝道:“小四嫂莫与六姐姐客气,她呀!手头上的银钱可不比我少呢!我们家爷可是年年都少不了往六姐姐那儿送孝敬的!六姐姐也是一贯大手大脚习惯了,都快不晓得人间疾苦了。”说完,又对空青俩人说:“你们俩收着就是,她在自个儿公主府里赏人也一贯如此的,你们呀就全当六格格赏你们攒嫁妆的了。”
  静姝听九福晋这般说,才对着空青点了点头。
  空青顺心这才磕头谢赏。
  六格格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她这是又犯了蠢。
  自己是想巴结人家,可这位却不是当初的乌拉那拉氏,两人如今的身份地位差距不小,她还反着来,怕是要让章佳氏多想的。
  九福晋看着一边略显尴尬地两人,琢磨着这一会儿接触的章佳氏的性子,直言解释道:“小四嫂莫理六姐姐,她呀,生的脑子与咱们不同,全副聪明劲儿都在外事上,旁的呀,就显得笨拙的紧了,其实呀她是瞧着与小四嫂投缘,想与小四嫂亲近才这般的,就是办事儿说话不靠谱了些。”
  静姝也不愿叫气氛再这么尴尬下去,便顺着九福晋的话捧了六格格一句:“我也曾听我们爷说起过,六格格巾帼不让须眉,有理事监国之能呢!”
  只是没想到···
  “当真!”六格格猛地站起了身,满脸兴奋,甚至都浮上了两片红晕,便是出口的声音都难掩激动:“四爷当真说我有理事监国之能?!”
  一连串的反应惊得静姝一愣,尤其是那脱口而出的‘四爷’,着实…值得深思。
  不过静姝虽脑中疯狂转动,嘴上却不耽误应着:“当然,我不懂这些的,如何敢胡说呢?”
  听了这话,六格格直接笑‘傻’了。
 

  看的九福晋直叹气,暗暗提醒道:“我原都不知道六姐姐这般不禁夸,一句话就喜得脑袋转不过劲儿了。”全然忘了今儿来这一趟是为了点什么!
  她常待京城,若是想与章佳氏亲近,什么时候来不行,非得在人家坐月子的时候来讨人嫌?
  还不是为了陪这位!结果这位听了一句不知真假的话直接喜傻了。
  突然觉得那边智商不行呀!这么个人都敢让监国!也不怕他们的国被玩死了?
  听了九福晋的话,六格格总算回了神,看着静姝嘿嘿一笑,带着两分傻气,又有十二分的爽朗大气。
  彼此互捧一番,六格格和九福晋见章佳氏对各种小道消息好奇,便绕着这个话题讲,一时间算是‘宾主皆欢’。
  直到聊了快一个时辰了,九福晋才起身告辞:“时候也差不多了,小四嫂快歇歇吧!我们就不留了,若是再留一会儿四哥要遣人来撵我们了呢!”
  三人又笑闹了两句,便分别了。
  静姝见那两人消失在视线里,立马落下了脸上的笑,连连道:“快快快,空青,扶我躺下扶我躺下。”
  “是。”空青小心伺候自家主子躺下,然后轻轻拆起了主子的发髻,等青丝全散开后,空青探头一瞧,发现自家主子已然睡熟了。
  这边静姝累睡了,那边六格格和九福晋去前院告辞之后也双双驶离了四贝勒府。
  一上马车,两人的笑就都落了下来。
  六格格直接往后一瘫,叹了一句:“可累死我了,你说她们为什么对那些八卦那么感兴趣啊?有这功夫干点什么不好?”真是难为她的小脑袋了,离京一年半,她哪里还知道近来发生的八卦,就连当初的都快记不清了,每当九福晋提起一个人,她是搜肠刮肚地想,才跟着说了几个。
  九福晋虽也落了笑,但坐的依旧板正,自沏自饮,一连干了四盏茶,才长舒了一口气。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短时间内她是不想再说话了,感觉今儿又扮了一回说书的。
  自从来了这大清,别的练没练出来她是不知道,但说书一道她肯定是练出来了。
  前有用九福晋的身子哄着宜妃太后得她们的喜欢。
  后有用九爷的身子哄着老十别犯傻跟着老八往前冲!
  还得兼顾与四爷之前的关系维系。
  这会儿又多了位章佳侧福晋需要哄着,以防未来用她的枕头风时来不及现抱大腿。
  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