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祝福 > 正文

AWM绝地求生 荣光[电竞]

发布时间:2021-10-18 16:13 已有: 位访客

Tina一大早就被惊醒,昨夜的噩梦扰了她本就不好的睡眠。十多年来那挥之不去的梦魇让她痛苦不堪。唯有彻底拔除才能让她得以解脱。
  来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当清水慢慢注满浴缸后,她褪去睡衣,洁白光滑的肌肤顺着那一池清水如丝绸般滑进浴缸。她喜欢进到浴缸后将人整个埋入水中。十多年了,每次梦到这个噩梦她都会这么做,只有这样才能唤醒被梦魇缠绕着的自己。
  泡了近半个小时,她已经暂时摆脱了噩梦对她造成的心理阴影。擦拭干净后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打开笔记本电脑。
  “新雷科技接受大地集团65亿的注资,就未来五年内大力发展高端芯片制造项目。”
  “远航集团与大地集团达成合作,将在未来十年内共同推进粤港澳大湾区深水港建设配套工程。”
  两大利好消息不断地在霸屏,即便还充斥着大量的“冯世元发家史大揭秘”、“富人发家靠偏门—大地集团亦如此”这样的负面信息,大地集团的股价近期依然一路上扬。
  可以看出,只要有利可图,广大股民就不会受到负面信息影响而停止追捧这赚钱的股票。
  她合上笔记本,仰头闭着眼。仿佛一切都离她而去,没有纷争,没有仇恨。她也想好好谈一场恋爱,哪怕对象是个木讷的呆子,只要对她好。想着想着眼前浮现出来的却是卢恺乐的身,为什么会是他?
  回想那几年无时无刻不在和可欣争,可欣有的,她也要有;可欣做的事情,她一定要做得比她更好。当得知可欣喜欢卢恺乐后,她下意识地就要得到,并不在乎这个男人是不是自己喜欢的。但之后她才渐渐意识到这并不是和可欣争,而是自己真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自从花蕾绽放,在男人面前向来就是无艳自香。高中开始后就不断地有追求者,但没有一个可以入得了她的眼。三十多年来,她从未体验过拍拖的滋味,可谁想第一次就被一个大叔给无视了。
  门铃响起。
  走到门口直接打开门后就径直坐回沙发。
  “怎么这么早就到我这里来?”Tina根本没正眼看他。
  “Tina,你马上要去马来西亚了,我想过来看看你。可能这一走又是个把月的。”冯少杰边说边走到她身边坐下。
  Tina拿起身边的吹风机就吹起了头发,她有气无力地说:“今天中午的航班。”
  “那你不是很快就要出发了?还没吃早餐的话,能不能赏光陪我一起吃过早餐后让我送你去机场?”
  Tina笑了笑说:“好啊!能有个身家过百亿的企业家当我司机,这是我的荣幸。”
  冯少杰听到这话,有些不悦地说:“Tina,你怎么就从来没把我当你老板看待?我好歹也是你老板啊!”
  Tina笑着说:“在人前,我把你当我上司。私底下我只是把你当普通朋友。如果你觉得这样不满意,我大可在私下无视你的存在。你是需要这样吗?”
  冯少杰听到这话是被彻底点燃了一般,他吼道:“难道你就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吗?”
  Tina关了吹风机,看着冯少杰说:“你的心意?我不是瞎子,更不是傻子。”
  “那你……”
  Tina拿手捂住冯少杰的嘴说:“在我面前不要提什么情情爱爱的,说多了连朋友都没法继续。”
  说完独自走进房间,留下冯少杰一人在沙发上发呆。
  冯少杰身边不乏美女相伴,但是自从见到Tina后,唯独钟情于她,甚至因为她在男女之事上收敛了许多。可Tina似乎完全没有当他存在一样。
  可如今Tina对他是越来越冷淡,除了公事上的事情之外,私下很少和他见面。本想着她即将去马来西亚,送她去机场的时候可以和她多聊聊,可又吃了一次酸柠檬。
  昨晚的晚餐过后,添龙几人并没有聊到一起,茱莉娅的劝和也没有让他意识到什么。
  一早醒来,添龙睡眼惺忪地走到客厅,看见卓皓正在收拾。他走上前准备帮助一起收拾,可被卓皓拦住。
  “添龙,虽然我们是平等的,但是在这次任务中,我们的角色是侍者,而你是我们服侍的人。我们不能坏了规矩,不能让旁人看出马脚。”卓皓收拾着桌上的残羹剩菜说。
  “卓皓,你应该是可欣姐后招募来的,你的身世与我和梦凌不同,你说说我们现在面对的是敌人还是朋友?而身后的又是朋友还是真正的敌人?”
  卓皓停下手中的活,看着添龙说:“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难,你自己心中应该已经有了答案,再听取别人的建议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只想和你这么说,不管你决定是怎么样的。你有自己分辨是非的能力,最终你觉得正确的,那就是正确的。”
  “其实我原本的想法就是这样的,我只是想过去的事情我没法左右,只有对我现在生活没有造成太大影响,有些事情我也只能认了。”添龙说罢无奈地摇了摇头。
  此时梦凌从屋外回来,她已经忙了一上午。
  “刚去还餐车,被厨房的人说了一顿。咦!添龙你这么早起来了?”梦凌回来就抱怨起了这么的工作。
  添龙见到梦凌,对昨天晚上和她所说的话还是觉得有些愧疚,毕竟他昨天又是拿自己身上的事情套用到了她身上。他对着她说:“梦凌,辛苦了。你要不先沙发上坐一会儿,休息一下。”
  这话让梦凌听得反而有些别扭,她笑眯眯地对添龙说:“没事,我没想到你清醒之后居然还懂得疼人了。”
  “昨天我说的话是有些说过了,我们就还是按照既定的把任务进行下去,之后我们再按照实际情况来分析。”添龙说出的这句话让双方的误会和尴尬得以缓解。
  客厅中的谈话声引来了房间里的茱莉娅,她出门便看到几人有说有笑的。之前他们这么暗地里较劲她心中也着实不好受。如今这么安然和谐,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落地了。
  她笑着走了过去说:“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吃过早饭后让他们安排我们出去走走怎么样?”
  梦凌第一个跳出来说:“好啊!这云顶我还是第一次来,都说是奢靡之地,我总不能来这种地方干着佣人的活啊!”
  “那么我去管家那边让他们安排一下,我们稍微收拾一下就出发。”茱莉娅笑着说。
  四个年轻人,在这种境况下,还能想到放松自己,的确难能可贵。
  在得知要去接Tina之后,阿向让可乐仔去搞一辆高级轿车和一家高级私人会所。可乐仔不知道在哪里搞了辆酒红色的宾利飞驰。
  阿向走到楼下被这阵仗给吓了一跳,进到车里一看,这可乐仔一个大胖子居然也穿了一件礼服西装,还系了个红色领结。再看看自己穿得也是西装革履的,两人站在一起和那种贴身保镖并无区别。
 

  “你小子是不是有病?和我穿得一样,接得又不是什么大人物。”阿向吼着可乐仔。
  “您不是说接的人是你的梦中情人么?要我去借个好点的轿车么?”可乐仔挺委屈地说。
  “那我也没有让你穿成这样啊!”
  可乐仔一通傻笑着说:“这衣服是和车子一起借来的,我一哥们给他老板开车的,他老板正好出国了。车停在车库里我就借来了,这不顺带把他那身衣服也搞来了么。”
  阿向简直无语,摇着头让可乐仔出发。
  吉隆坡国际机场,显示澳门到吉隆坡的航班已经落地,阿向等在到达层门口耐心等待着,他注视着从里面走出的游客。
  一个身材高挑的身影立刻吸引住了他。是的,没错。她来了。
  依旧和几年前一样,美丽与气质俱佳的女人,让他神魂颠倒的女人。
  “淼淼,好久不见了。”阿向立刻上前接过行李箱和Tina问好。
  “向浩南?怎么几年不见,你肥了这么多?”Tina抬起太阳镜盯着他问道。
  “这不东南亚这边没啥事情干嘛!整天胡吃海喝的,身材就走样了。”阿向抓着头尴尬地笑着说。
  Tina显得十分疑惑地问:“也没这么夸张吧?我感觉你都肿起来了。害我一开始都还没认出来。”
  “胖了就没以前帅了吧?”阿向厚着脸皮说。
  “向浩南,我可警告你,你之前瘦的时候,我都没看上你。现在成了二师兄就更别打我的主意了。”Tina毫不客气地挖苦道。
  “哪能啊?咱知道几斤几两。”阿向嬉皮笑脸地说。
  两人边走边说笑着,很快就来到了车旁。
  “哟!向浩南,你这接驾的阵仗可真不小啊!看来东南亚这边的油水捞了不少吧?”Tina看着车说道。
  “美女,你可就别挖苦我了。这不都是拖朋友给借的吗?走,先上车,恺哥可等着呢!”
  上了车,一见这司机,Tina可就真乐开了花,她哈哈大笑说:“我说向浩南啊!你这司机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弟弟吧?”
  阿向真的是无地自容,连屁都不敢出一个。可那脸皮比他还厚的可乐仔直接说:“美女啊!叫我可乐仔,承蒙阿向哥的关照,今天能给您开车,这可是我的荣幸。”
  “向浩南,你看这可乐仔嘴巴可比你甜多了。你多学着点。”Tina又挖苦阿向说。
  可乐仔一听到阿向的真名立马来了精神,他半转头对着阿向说:“阿向哥,你有这么霸气的名字都不告诉我。以后我可就叫你浩南哥了。”
  “别,千万别。你以前怎么叫,现在还是怎么叫,听到没?”阿向感觉是在被猪八戒和玉兔精联起手来调戏一般。这一路别提有多憋屈了。
  一路畅通,五点多就到了可乐仔安排的私人会所,这家会所位于云顶半山腰处,十分私密。
  进到会所,里面零零散散的几座木屋,每栋木屋都不大,但是建造得十分精致。进到屋内,一种中世纪欧洲的老派装修风格和木制家具让屋子显得别有韵味。
  卢恺乐看到Tina到了后,走上前问道:“为什么这么沉不住气要来这边呢?”
  “我得到了一些消息,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Tina直接走到餐桌前坐下。
  卢恺乐回到餐桌坐下后就安排上菜。
  “你一定饿了吧!我们边吃边说。”说着便朝阿向和可乐仔使了个颜色。两人很识趣地走出了木屋。
  Tina见就卢恺乐一人后,将那天她所获得的监听录音给他听。
  卢恺乐越听越气愤,他一拍桌子说:“为什么他们之间有着这么多的秘密,我们之前的情报人员为什么都没有能够调查到?”
  Tina点了点头说:“的确,我一直以来也觉得这点很蹊跷。没想到你也是和我一样的反应。”
  卢恺乐摇了摇头说:“不感觉不对。这些信息虽然是细枝末节的,但是两人的交际圈和行动轨迹必然有许多重合点。我们的情报人员收集情报时不可能出现这么严重的纰漏。”
  “那你的意思是?”Tina显得有些惊恐地问道。
  “是的,如你所想一样,我觉得组织内部存在问题,说直白一些就是组织的高层存在着泄密者。”卢恺乐说出了他的最大担忧。
  “那这事情就不能和上级去沟通了!但是我已经把事情告诉我葛老。”Tina愁云密布,她感觉有可能这个秘密在组织内部公开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既然说了也没办法,但这件事不要在组织内部散开了。目标越多,越不容易抓出内鬼。”
  Tina点了点头,此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点的菜已经到了。
  卢恺乐说:“这事情我们就暂时不提了,先吃饭。之后你该办什么事情,你自己去办。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沟通。”
  这顿饭在一种不安中结束,卢恺乐其实在添龙的事情上就已经觉得背后有人在把事情往不好的轨道上引导。但苦于是可欣在推进着这些事情。
  难道自己最信任的人是组织内部的内鬼?他想都不敢这么想。添龙等人边吃边聊,压根没有聊过和任务相关的事情。湖天海地谈论着自己的成长经历。
  茱莉娅喝得有些微醺,她看了看几人,面带微笑着说:“我从小就很少接触外人,一直到去了中国读书,才结识了一些朋友。一直以来和我能够说得上话的人就没几个,直到认识添龙之后才觉得我的生活可以如此精彩。”
  “是那种刺激的人生吗?”梦凌笑着问道。
  茱莉娅摇了摇头说:“不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对我像正常人那般看待,有时候还毛手毛脚的,有时候一句话就能让我开心,让我觉得他很与众不同。”
  “什么嘛!这就让你对他死心塌地了?”梦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富家千金爱上穷屌丝就因为这个?
  添龙听得可沉不住气了,他有些不爽地说:“难道一点都不是因为我长得帅吗?”
  桌上的两个女孩相视一眼,然后扑哧一笑。异口同声说:“你想多了。”
  添龙不屑地说:“你们女生就是不解风情,我说卓皓,你觉得我帅不帅?”
  卓皓满脸为难地说:“论长相,就你我都认识的人来说,恺哥虽然胡子拉碴的,但年轻时一定比你帅。”
  添龙又吃一瘪,心中倒也没什么可气的。喃喃自语道:“帅又有什么好的,你们女人就是不懂。”
  梦凌撇了他一眼说:“那你们男人为什么就要围着我们这样的美女转?还不是因为外貌?”
  “抱歉,我可没觉得你是美女。”添龙有力的回击梦凌的话。
  梦凌也是毫不示弱,挑起一块色拉往添龙脸上抛弃。添龙也是调皮,张开嘴接住飞来的食物,贱贱地一笑后就大叫起来。
  在座三人当场笑翻。
  “梦凌,那么能说说你吗?”茱莉娅突然问道。
  梦凌有些尴尬地说:“我的童年是在孤儿院度过的,其实我对我父母的印象一点都没有。”
  “sorry,我不知道。”
  “没事,其实这些我并不是很介意的。只是觉得我的童年会和其他人不一样而已。但等我读了中学之后这一切就发生了变化。组织领养了我,可欣姐还有孙淼。之后我的生活就和其他同龄人就没什么差别了。”
  “你的意思是你和可欣,还有那个Tina都是孤儿?”添龙问道。
  梦凌显然喝得有些多,她直接勾着卓皓的脖子说:“是啊!你以为呢?这又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
  “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添龙觉得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梦凌拿起面前的酒杯一口饮尽说:“其实我们几个小时候都是有完整家庭的。但是被一个女人破坏了我们正常的生活。”
  “都是组织和你说的?”添龙问道。
  “也不全是,至少有些事情是已经得到证实。”梦凌显得有些不开心,至少她不太愿意去过多地谈论这些。
  “你能确定你听到的都是真实的吗?”添龙追问道。
  “我们不说这些了,还是来说说我吧!”卓皓打断了他们之间尴尬的问答。
  “是啊!卓皓,也说说你吧!”茱莉娅附和道。
  “我从小到大就有一些自闭,很少与人交流,毕业之后参加了工作。公司家里两点一线,平时除了基本生活开销,几乎没有任何开销。”
  “难道你没有爱好吗?”茱莉娅问道。
  卓皓摇了摇头说:“我基本没什么爱好,空下来能够看看书和电影就应该算是唯一的爱好了。所以我很闷,在认识梦凌之前,我就没有和异性有过多的交流。”
  “那就是说在认识她之前,你还是个处男?”添龙大笑着问道。
  卓皓红着脸低着头,一句话没说。
  喝多了的梦凌勾着卓皓的脖子笑着说:“那你就说错了,他到现在还是个处男。”
  添龙一听,笑得更肆无忌惮了。一旁的茱莉娅胳膊肘推了推他。好让他能够稍微收敛一些。可他依旧没有收敛,反而大笑着问卓皓:“那么你们两个有kiss吗?”
  卓皓低着头微微摇了摇头。
  添龙显得十分吃惊,他对着卓皓说:“你看哈了,你龙哥教你怎么kiss。”说完就双手捧着茱莉娅的头,强行吻了上去。
  茱莉娅被这突如其来的kiss给吓愣住了,虽然已经被他多次强吻。但当着别人的面还是第一次,她也羞红了脸,用力地推开添龙。
  一旁的卓皓都已经把头埋进自己怀里,一点都不敢多看一眼。
  添龙走到他和梦凌身边说:“抬起头来我的朋友,你龙哥今天就帮你一把。”
  说着就准备和强吻茱莉娅一样对梦凌下手,梦凌显然顾及到下午把添龙弄吐,她只是稍稍推开。她尖叫道:“聂添龙,你是不是有毛病?”
  添龙笑嘻嘻地对卓皓说:“胆子大点,像我一样,你试试。”
  卓皓红着脸摇着头,添龙见状就说:“你不来,那我就继续了。”说着就准备继续强吻。
  谁料被卓皓一把拉开,他吻了梦凌。没有任何浪漫可言,一记清脆的耳光。他半边脸火辣辣地疼。
  添龙在一边幸灾乐祸得哈哈大笑,梦凌虽然扇了卓皓一巴掌,但内心深处是喜悦的。而卓皓不明所以,被挨了一巴掌,心里激动不已。这25年来,他第一次尝到了从未体验过的滋味。
  所以“行动是一切成功的第一步”说得一点没错。
  茱莉娅感觉气氛有些怪异,就又说了:“添龙,你也和他们聊聊你的过去吧!”
  添龙突然停止笑容,铁青着脸说:“原本我的生活就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可谁知道现在知道了一些惊天的秘密后,我陷入迷茫。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相?有人能告诉我吗?没有人能告诉我,我和你一样,只能变成提线木偶,任人摆布。”他看着梦凌时话语变得犀利,眼神中带着仇恨。
  “你在说什么?到底怎么了?”梦凌问着满腔仇恨的添龙。
 

  茱莉娅看了添龙一眼,把他们昨天知道的事情统统说了出来。
  梦凌和卓皓看着添龙,他的父母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组织上从来就没有提到过“辅助减耗系统”?这些虽然会是一些组织上认为的机密。但不至于完全从资料上抹去。难道说真的是隐瞒了一些事情的真相?
  几人的晚餐从愉悦到沉重,一些事情让他们无法解释。
  添龙看着梦凌和卓皓说:“所以我觉得现在我们所听到的都未必是事实。”
  茱莉娅拉了拉添龙的手,示意他不要再说这些了。可他并没有停下,依旧说:“包括你前面说的组织告诉你们因为一个女人破坏了你们的家庭,无形中给你们心中埋下一颗仇恨的种子。”
  “那茱莉娅所说的,你听人说你父母的事情,你又有考证了?”梦凌情绪有些激动地反问道。
  添龙冷冷笑道:“呵呵!考证?告诉我事情的人,有以前和我父母的合照,还有抱着我和我妹妹的照片。这些难道也都是造假的?”
  “你能确定这不是造假的?”梦凌依旧不依不饶。
  “她有我和我妹妹小时候的照片,难道还要用技术去还原我3岁时候的样貌?”
  的确,这个就是很有力的证据。梦凌已经无话可说,要知道组织里告诉她们以前的父母的情况都只是犹如讲故事一般。她们根本没有任何的实物证据可以进行考证。她彻底沉默不语。
  四人的饭局瞬间尴尬到不行,梦凌和添龙都被彼此的话所影响着。
  夜的晚风吹着路边的可欣,她的手机突然响起。看了看来电者,她迅速接起电话。
  ……
  “什么?您同意她的提议了?”
  ……
  “好的,我一切听您的安排。但是我现在已经把梦凌和卓皓派去马来西亚了。同时老卢、阿向和梁叔推荐的新人也都在马来西亚,”
  ……
  “派出这么多人,是我之前安排欠妥当。但是我得到的消息是梦凌和卓皓已经打入了对方内部,虽然还不是核心位置。但是我相信他们应该很快就能够做到。”
  ……
  “还是一样,我会对这些安排全权负责。您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我准备三天后回来。”
  可欣在路上走着,根据香港同事给出的地址,安排江祁涵和江淑琴的安全屋就在附近。
  又拐过了几个路口,走进了一条小路,发了消息出去。不一会儿一个男子和可欣碰面,男子领着可欣走进了一栋四层的旧房屋。
  来到顶楼的一间房间,门口由另一个男子把守着,可欣和把守的男子点了点头,男子认得她就让其进入。
  刚进门,就看见江祁涵躺在床上,起色不太好。一旁是一个私人医生和一个长相清秀可人的女孩,这个女孩应该就是他的孙女江淑琴。
  和医生简单询问了江祁涵的病情后得知,老人家被这么来回折腾,身体十分虚弱,如果再晚一点就医很有可能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可欣支开医生后,抚了抚江淑琴的背说:“你们的遭遇,我都知道了。真没想到冯世元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
  江淑琴看着床上已经睡着的爷爷说:“当时冯少杰就想邀请我爷爷替他们冯家参加皇家柯士达的赌局,爷爷就拒绝了。可谁能想到他们居然用我来要挟他老人家。”
  “那为什么你爷爷最终都帮了他们,让他们拿到了皇家柯士达的投资权,还抓着你们不放呢?”
  江淑琴泪水滑落脸颊,抽泣着说:“因为冯少杰又组了个私人局,请了许多企业家,通过赌局的方式来赌一些他们生意上的事情。几场赌局之后,爷爷的身体就已经完全扛不住了。可是冯少杰还不罢休,我爷爷没法参加赌局就让我上场。”
  “让你上场?那你……”可欣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居然让一个小女孩去参加赌局。
  “您别小看我,我们江家从我太爷爷那一辈开始,就钻研扑克技术,所以我的扑克技术也是很厉害的。如果不是我父亲英年早逝。我们江家也不会被冯少杰牵着鼻子走。”
  “那么这次你爷爷替冯家参加了多少场?对手分别是谁?”可欣迫不及待地问道。
  江淑琴摇了摇头说:“这些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对一个人记忆犹新,那个人叫刘天明,是个很瘦很瘦的男人,带着金丝边眼镜,一嘴龅牙让我印象特别深。”
  刘天明,国内著名芯片代工厂,在国内的业务几乎占了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没想到一个老实本分的生意人居然也会被冯少杰邀到这么一个局里。
  “还有哪些你比较有印象的人?”
  江淑琴摇了摇头。
  可欣突然想到一个办法,她兴奋地说:“那么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整理一些人的照片,然后你替我看一下,哪些人是参加那个赌局的。”
  江淑琴点了点头说:“这个没问题,我的记忆力很好,基本上能算得上过目不忘。这样的话应该可以帮到你。”
  可欣觉得这是个比较不错的办法,如果能够知道冯少杰开这么一个赌局的意义,那么就有办法可以知道他的计划,便于作出提前应对。
  “对了,为什么您这边能够找到我们的所在位置,并把我们救出?”江淑琴突然问道。

AWM绝地求生 荣光[电竞]

  可欣从自己的思绪中抽回,她微笑着说:“这就要感谢你的爷爷,是他给了我们的人信息,让我们来营救你,可没想到你们居然被转移到了香港参加这么一个赌局。”
  “看来你们的办事能力比冯少杰强了不少,其实话说回来,我们如果要帮冯家办事都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但是他们用这种方法来让我们办事,从我们主观上来说是十分反感的。而且我还这么对待我们,我爷爷差一点就出了大事。”江淑琴叹着气说。
  “其实我们一直在调查冯家,他们背地里干了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冯世元本就做着龌龊的事情,谁知道一代不如一代,冯少杰的手段更加卑劣。现在好了,我们的人会保护你们,等过了这段时间,你们就可以回家了。”
  说完之后,可欣和江淑琴告别,同时转告私人医生要尽全力让江祁涵身体好转。
  走出安全屋,可欣看着天上的明月,心中无比期待着冯世元落网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