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祝福 > 正文

天官赐福 天官赐福百度百科

发布时间:2021-10-18 16:17 已有: 位访客

“周皓,哈哈哈……”
  随着笑声,一道遁光从黑白学宫中飞出,落到地上,露出一邋遢胖子少年,上来对周皓便是一个熊抱。
  “足足七十年,你才想起来见我,这次说什么也得好好聚上一段时日再离开。”邋遢真人用力拍着周皓的后背,笑的尤为开怀。
  “三胖!”周皓也是满脸笑容。
  俩人当初一同对付神驼道人,又一同进入龟蛇仙府,得到‘玄武大神通’的传承讯息。
  说是同门师兄弟也毫不为过。
  对周皓来说,只是一年多未见邋遢真人,可邋遢真人见到他发自内心的激动欣喜,也让他深受震动。
  久别重逢的两人一番激动后,邋遢真人见周皓身旁还跟着四名男女,便笑问道:“这几位是?”
  “这我两位师妹,云雨婵、林霞儿。这两位则是我到安檀郡后新交的两位朋友,解厄和单郁。”周皓又转头对一旁的四人说道,“这便是我至交好友,道号‘三胖’。”
  “大家都喜欢叫我‘邋遢真人’,诸位是周皓的同门和好友,与我也不是外人,直接叫三胖或是邋遢都行。”邋遢真人笑道。
  “邋遢真人。”
  云雨婵和林霞儿面含浅笑行礼,都觉周皓师兄这位胖乎乎,一身邋遢的好友有趣得很。
  解厄和单郁两人也郑重行礼。
  他俩身在应龙卫,哪会不知道邋遢真人。
  这位黑白学宫三代弟子第一人,就算放到整个安檀郡,也是万象真人中数一数二的存在,连他们师尊苍龙仙人也曾称赞过的绝世妖孽。
  邋遢真人与众人见过,对周皓笑道:“你来的正好,今日有好戏看。”
  一边说着,就见邋遢真人挥手放出一叶舟船,对众人道:“走,走,我们一同去,去晚了便看不成了。”
  有邋遢真人这位黑白学宫当代弟子领袖引领,正门的守卫们自然不会阻拦。
  呼!
  舟船法宝冲天而起,直往黑白学宫深处飞去。
  黑白学宫约九百里方圆,在莽荒纪这等仙魔世界中,这面积算是比较小的了,可放到周皓前世的地球,都快比得上一个省的大小了。
  在邋遢真人带领下,来到高空,周皓放眼望去,就见一片片连绵的山脉、平原、湖泊,到处一片寂静。
  “我们黑白学宫,上至仙人,下至紫府弟子,一共才数百人。就算加上些仆役弟子,最多也就数千人。还有许多同门在外闯荡,数十年也不见得回来一次,看上去是冷清了些。”邋遢真人道,“不过一会我们去的论道殿,绝对热闹。”
  论道殿?
  周皓心中一动。
  三胖说的好戏,该不会是……
  “邋遢真人。”林霞儿好奇问道,“论道殿是用来论道的吗?”
  “对。”邋遢真人点头,“论道殿是我们黑白学宫极喜欢的一种切磋。切磋双方都是操控傀儡交战,是很安全的一种切磋。可以毫无顾忌的将各自对‘道’的感悟,和对‘道’的运用技巧等等完全展示出来。”
  “那邋遢真人刚才说的热闹,就是有人正在切磋?”林霞儿追问道。
  “在我们黑白学宫有一个传统,每年的新晋弟子在论道殿都会被老弟子教训一顿吃个亏,帮新晋师弟们清醒清醒,也是打磨下他们的傲气,师门长辈对此也是默许。”邋遢真人笑吟吟道,“而老弟子们也最是乐于看到这一幕,因为当年我们也是如此吃亏过来的。”
  “你们还有这种传统?真好玩。”
  林霞儿两眼亮晶晶的,对邋遢真人所说的热闹极感兴趣。
  周皓脸上笑容越发浓郁,心中也更加期待起来。
  终于要见到原作的原主了,还是在对方领悟‘剑道真意’,从此奠定剑仙之路的关键‘论道殿之战’。
  呼~~~~
  舟船法宝落到论道殿门口,走下数道身影,瞬间便吸引了黑白学宫众多弟子的目光。
  “邋遢师兄先前急匆匆离开,是去接人了?”
  只见一名身穿青衣的男子与邋遢真人并肩走了进来。
  青衣男子身旁还跟着两名娇俏清冷的少女,即便是与他们学宫中容貌气质最佳的‘火虹仙子’余薇相比,也丝毫不逊色。
  两名少女之后,还有两名男子跟着,看上去犹如跟班一般。
  可就是那两名跟班,却是让论道殿内的许多黑白学宫弟子脸色一变。
  “那是……”殿厅一角,一名白衣青年瞳孔一缩,差点惊叫出声来。
  “玄汤师弟你认识邋遢师兄这几名朋友?”坐在白衣青年身边的红袍光头青年轻声道。
  他身旁的白衣青年‘北山玄汤’乃是安檀侯北山氏子弟,在安檀城中交友甚多,能让他变色的,想必不是简单人物。
  “是的,火圣师兄。”北山玄汤略微稳定心神,低声道,“走在最后的两人,一个叫解厄,一个叫单郁,乃是应龙卫安檀分部镇抚使‘苍龙仙人’的弟子。”
  北山玄汤当然认识这两人,他如今与苍龙仙人的女儿‘雪舞仙子’感情正恰,解厄、单郁又是苍龙仙人众多弟子中最看重的万象真人,平常见面自己也免不了特意交好。
  可如今见到平常刻意恭维的两位师兄,竟是犹如跟班一样走在最后,可想而知对北山玄汤的冲击有多大。
  不止是北山玄汤,黑白学宫正式弟子中,有不少都已加入应龙卫,见过解厄、单郁两人在赤龙山脉的威风。
  突然见到俩人如此样子,都对邋遢真人身旁的青衣男子身份好奇起来。
  像应龙卫镇抚使‘苍龙仙人’这种地位的,在安檀郡也唯有安檀侯府中最高层的人物才能和他平起平坐。
  苍龙仙人最看重的弟子,就算是安檀郡北山氏的子弟,不是嫡系最妖孽的几个,都没资格和他们结交的。
 

  解厄、单郁感受到许多目光落在身上,知道已被见过自己的黑白学宫弟子们认出。
  认出来又如何?
  越是如此,才越显得自己对长生真人恭敬的诚心。
  只要能让长生真人感受到这一点,那便一切都值了。
  ……
  “小邋遢什么时候交了个身份这么显赫的朋友?能让苍龙的两个弟子当跟班,难道是大夏王都里的顶级部族大公子?”隐身在论道殿角落的矮子老者嘿嘿笑着。
  旁边黑袍黑发的殿才仙人,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剑意越来越盛,正入神呢,又被身旁的矮子老者‘五疯仙人’扰乱注意,无奈道:“五疯师兄,我知道小邋遢是你的得意弟子,可也用不着为他交个朋友也如此高兴吧。”
  矮子老者‘五疯仙人’瞥了一眼殿才仙人:“你这弟子一看便是道心坚定,锐意进取的妖孽,哪会明白有小邋遢这样惫懒性子的弟子,我要操多少心。平常让他出去结交几个好友都懒得动,难得有个看上去不错的,我说说怎么了?”
  “唉。”殿才仙人无奈摇头。
  这老家伙,是老疯子。
  那小家伙,更犹有过之,还给自己起了个道号‘三胖’!
  这么邋遢的小疯子,还能结交到大夏王都里的顶级部族大公子?
  殿才仙人朝邋遢真人身边的青衣男子看去,却是正好与他的目光对上。
  “他能发现我们?”殿才仙人一怔。
  身旁的五疯仙人也发现小邋遢那朋友正看向他们这里,也是一惊。
  怎么可能!
  他俩一个绝顶返虚地仙,一个近三十万年修为的散仙,会被一个万象境界的小家伙勘破形迹?
  这时,就见那青衣男子冲两人微微点头,随即又转头看向场上正在交战的两座傀儡。
  “还真能看到我们。”五疯仙人和殿才仙人相顾骇然。
  ……
  邋遢真人与周皓等人正站在角落观战,他见周皓突然朝一处角落看去,疑惑问道:“怎么了,周皓?”
  “没事。”
  周皓冲那边模糊感应到的两道身影微微点头,继续看向论道殿上方正交战的两座傀儡。
  此时纪宁正操控着傀儡的飞剑组成剑阵,与另一位白衣白发男子操控飞剑化作的,犹如一巨大蚊子般的凶戾异**战。
  “那个叫纪宁的兽皮少年好像要输了。”林霞儿有些着急。
  来论道殿看了一会,又从邋遢真人口中得知,作为今年的新晋弟子,纪宁一人迎战众多老弟子,大为佩服之下,却是不由自主地将自己代入到了看上去更为弱势的纪宁一方。
  “那名老弟子名叫血影,是我们应龙卫的二爪应龙卫,最强的手段是神魔炼体《血影不灭体》和诸多神通,更擅长近战厮杀,差不多要有元神道人战力。”解厄在一旁低声对周皓等人道。
  “嗯,这位血影真人道之境界不高,是专精一条道,达到‘道之域境’,又掺杂了些其他道的感悟。”周皓微微点头,“在道之境界上,是比纪宁现在要强些。”
  “师兄你也觉得纪宁会输?”林霞儿问道。
  “那可未必。这操控傀儡切磋,道之境界相差不大的情况下,神魂强度才是关键。”周皓意味深长地道,“而且,越是面临压力,临阵突破的可能便越大,慢慢看吧。”
  “周皓,你很看好纪宁师弟?”邋遢真人笑问道。
  “是很看好。”周皓看着石柱上眼现疯狂之色的纪宁,“你看他的眼神,哪里会像是轻易放弃的人。越是这般坚定执拗之人,对他们来说,压力只是帮自己打磨锋芒的磨刀石罢了。”
  果然,周皓话音未落,便见纪宁操控的千剑傀儡背后,又接连飞出了六柄飞剑。
  哗!哗!哗!
  一共九柄飞剑,每三柄形成一绽放朵朵莲花的剑芒,成品字形一道杀向那剑光所化的血蚊异兽。
  跟着,又是六柄飞剑飞出,一共足足五道莲花剑芒围攻过去。
  那血影真人虽然竭力操控血蚊异兽抵御,却依旧被五道莲花剑芒围着攻杀,直到他操控傀儡的护体层被剑芒刺穿。
  “纪宁赢了!”林霞儿喜悦之下,却是叫了出来。
  整个论道殿,也唯有她和另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在为纪宁的胜利欢呼,顿时引得众人目光纷纷投来。
  盘膝坐在石柱之上的纪宁也闻声看过来。
  见是一名不认识的俏丽少女在为自己欢呼,纪宁也是一怔。
  他们也是我们学宫的?
  那少女身旁穿着青衣的男子,低声说了俏丽少女一句,跟着抬头向他看来。
  两人目光对视,纪宁顿时感觉自己仿佛整个人都被看穿了一般。
  “好强的神魂。”纪宁屏息,“感觉似乎与师傅殿才仙人都有的一拼……”
  这时,沉寂了近三个呼吸时间的论道殿,终于又走出来一名青衣女子。
  青衣女子脚下一点,便飘然落到了对面那一石柱之上,遥遥看着纪宁,开口道:“纪宁师弟,我所选傀儡为‘天罗傀儡’,可要小心了。”
  纪宁收回看向那青衣男子的目光。
  管别人实力如何,此刻是自己在论道殿,先战个痛快再说!巨大的傀儡战船浩浩荡荡飞过安檀郡高达千丈的雄伟城墙。
  城楼上的魁梧军士,看到飘扬的两杆大旗,忙恭敬侍立,丝毫不敢阻拦。
  开玩笑。
  应龙卫镇抚使的傀儡战船,在整个安檀郡,也就是在安檀侯府上空会注意一些,不至于直接驶过,在其他地处,管你是何等仙门和部族,都只有恭迎上驾的份。
  “安澶城长九千三百二十一里,宽八千九百一十里。分东城,南城,北城,西城和安澶侯府。安澶侯府处于整个安澶城的中央,长宽尽皆是八百里,是绝对的禁地,据说有北山氏的天仙老祖隐居,擅闯者死罪。”
  “东城,南城,北城,是最安全的居住之地,禁止杀戮。所以东城南城北城这三处区域,聚集了很多散修的修仙者,甚至有一些活了数十万年的老家伙隐居在这,过着平静日子。”
  “至于西城,则是安澶城中最繁华之地!都是一些位高权重者或者实力滔天者的府邸。当然还有一些顶尖大部族、大宗门、大教派在这设立的一些分点。长生真人欲要去的黑白学宫,便在西城。”
  解厄和单郁两人站在周皓、云雨婵、林霞儿身边,对他们介绍着安檀郡内的基本情况。
  周皓他们的战船是从东城门进入的安檀城,去黑白学宫所在的西城,要穿梭整个安澶城才能到。
  “人真多。那都是修仙者?”林霞儿看到战船驶过一座巨大广场的上空。
  就见下方密密麻麻的摊位间,黑压压的俱是人头,打眼一扫足有十万人之多。
  “那是东城和西城交界处的易宝坊。”单郁往下看了一眼,“人虽然多,可大都是先天、紫府境界的修士,万象真人、元神来这也只是闲逛犹如来淘宝一般。真正珍贵的宝物,还得去天宝山和无忧洞,那才是最顶级的销宝窟、享乐之地,每次拍卖会,仙阶法宝也常有出现。”
  林霞儿听得咂舌不已。
  这还只是一郡之地,郡城便足不输与她们玄天界东宇京洲的几座超大主城了。
  整个夏族大世界可是有三千六百郡,有三千六百座郡城……只是想想都让人屏息。
  “这才是仙魔汇聚之地,一郡中心该有的模样。”周皓看着下方人潮涌动,提议道:“玉蝉师妹,霞儿师妹,我们也下去逛逛如何?”
  “好啊好啊。”林霞儿兴奋道。
  云雨婵也点头同意。
  解厄和单郁他们的任务,便是招待好这位神秘高贵的长生真人,自然不会扫兴。
  两人将傀儡战船收起,正要放出舟船法宝,载几人飞到下方,便见周皓一甩袍袖,身周景色变换,已是出现在易宝坊的广场上。
  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却是似乎都未注意到身旁突然多了五个人。
  “虚空挪移!”解厄和单郁骇然。
  他俩身为苍龙仙人的弟子,都是识货之人,万象境界便能带着数人一块虚空挪移,而且还如此轻描淡写,毫无烟火气,绝不是简单悟透掌握一条道那么简单。
  “难怪与师尊和虞兰七夜两位道人交谈时会是那等态度。长生真人除了背景身份外,实力也绝对是万象真人中最最顶尖的绝世妖孽。”解厄和单郁相视一眼,越发小心恭敬起来。
  周皓带着云雨婵、林霞儿二女,身旁还有解厄和单郁跟随,顺着一个个摊位闲逛起来。
  只见一个个摊位旁边摆有白石,白石上用黑色文字书写着摊位主人需要换取的宝物,倒是与他在玉龙城逛修仙坊市时差不多。
  只是易宝坊规模更大,各种宝物,甚至一些千奇百怪的应有尽有。
  不过正如单郁所说,这里大多都是些先天紫府境界所用之物,偶尔一件地阶法宝出现,便引动一群人围观品评,周皓逛了一会便觉得不耐了。
  倒是云雨婵和林霞儿对一些精巧的傀儡法宝,或是精美华丽的人阶法宝衣袍首饰等兴致颇高,连云雨婵都出手买了好些。
  这也让周皓十分无奈。
  看来女孩喜欢逛街购物这一点,不会因为踏上修仙路便会发生变化。
  “孟三哥,听说前些时日北山氏两位公子在无忧洞赌战那晚,你也在。快给我们讲讲当时的盛况。那名叫纪宁的部落小子,真的那么厉害?”
  “什么部落小子,纪宁公子可是黑虎府百微公子的好友,前几日已经拜入黑白学宫,成为黑白学宫的弟子了。我族中一名侄儿现在便是纪宁公子的跟随,如今也进入了黑白学宫……”
  不远处传来的交谈声,一下引起了周皓注意。
  转头望去,就见三四个相邻摊位间,一名秃顶中年人正在唾沫横飞的吹嘘着,不时引得周围摊主老板和行人的惊叹。
  “果真有纪宁,而且已经拜入黑白学宫了!”周皓眼睛一亮,当即更无闲逛兴致了。
  ……
  黑白学宫在安澶城西城,占地约九百里方圆,在修仙者门派中,这绝对算是比较小的了。
  但这是哪?这可是在安檀城内!
  安檀郡内的其他顶级仙门,也只是在安檀城内有座数里方圆的据点,而黑白学宫却是除了安檀侯府,占地最为广阔的一处势力,其实力影响力可见一斑。
  周皓他们在解厄和单郁的带领下,很快便走了百里路,来到一座巨型建筑前。
  只见这座建筑的正门高百丈,宽有近两百丈,正门之上还雕刻着‘黑白学宫’四个大字,并且在这四个大字的中央,有着一幅黑白交杂的磨盘图。
  解厄对周皓三人介绍道:“这黑白学宫乃是安檀郡最顶尖的仙门,甚至曾经出过天仙,即便如今没有天仙,也有数位地仙散仙在世。那‘黑白学宫’四个大字和字中的磨盘图,便是当初那位天仙所留,每年都会吸引整个安檀郡最为妖孽的天才前来参加入门考核,可能通过的却只有一两名罢了。”
  一旁的单郁,看着黑白学宫的正门,心中五味杂陈。
  当初他便是参加黑白学宫的入门考核,并未通过,其他宗门又不想去,便加入了应龙卫的预备军,从而成为一名应龙卫内卫。
  后来虽然被苍龙仙人收为弟子,与黑白学宫的正式弟子们相比也丝毫不差,甚至得到的培养资源会更好,可未能成为黑白学宫正式弟子,终究是他最大的遗憾。
 

  “是颇为玄妙。”周皓看着那副黑白交杂的磨盘图,只觉有无尽玄妙蕴含在其中,仔细感应却又模模糊糊不真切,便知道因为不是原图的关系。
  真正的‘磨盘图’乃是黑白学宫的镇宫之宝,怎可能堂而皇之的挂在正门外,任人随意观赏。
  云雨婵和林霞儿两人也看了一会,便不再关注。
  一个死了不知多少年的天仙而已。
  别说只是历史上存在过的天仙,便是现在就有一位天仙在内隐居又如何?
  数月前她们在宗门大典上才刚见过四位天仙老祖,当然不会因为一个宗门出过一个天仙惊叹。
  解厄和单郁与他们三人相处这一会功夫,已经都习惯三人的淡然了。
  往常谁不是对黑白学宫这样一个能出天仙的宗门惊叹且万分向往,三人能如此,估计得真正的天仙出现在面前,才能让他们震惊吧。
  “长生真人你的好友怎么称呼?”解厄看向周皓,“我也认识一黑白学宫的正式弟子,要不我叫他帮你找人?”
  “不用了,我有他的信符,已经与他联系上了。”周皓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方才邋遢真人信符中传出来的惊喜之声,让他心中也是一阵慰贴。
  ……
  黑白学宫深处的论道殿内。
  平素难得一见的正式弟子们,今日难得聚集了一大群,足有数十位之多。
  嗖!
  一名身穿兽皮的少年划过流光,落到了一高耸的石柱之上。
  “诸位师兄师姐。”兽皮少年环顾周围朗声道:“昨日我侥幸胜了两位师兄。所以今日我又来了,想要和师弟论道的师兄师姐,任何一人都可以上。至于彩头……师弟刚入门也出不起多大的彩头,便一律是最小的彩头一百黑白丹、十斤元液。愿和师弟论道的尽可上来,师弟便在这等着!”
  原本三三两两正在闲聊的黑白学宫正式弟子们迅速安静下来。
  被一些同门弟子簇拥着的显得很是邋遢的胖子少年,对身旁一位穿着黑色道袍的青年问道:“这穿兽皮的就是纪宁?”
  “对,他就是纪宁师弟。”那黑袍少年眼神宛如星辰,面带笑意,“纪宁师弟出身燕山一个小部落,却毫不在意,都是以一身兽皮的形象示人。光这一点,便可知其道心甚坚。”
  “永春师弟说的不错。”邋遢的胖子少年笑看向远处站在石柱上的纪宁:“这个纪宁师弟,放言挑战所有正式弟子,真是爽快,我喜欢!”
  “如果纪宁师弟知道邋遢师兄夸赞,怕也会欣喜不已。”永春真人笑道。
  这邋遢胖子少年,道号‘三胖’,外界都称呼他为‘邋遢真人’,一众同门也都是称呼为‘邋遢师兄’。
  邋遢真人先前在三代弟子中,虽属顶尖却并不太过耀眼。
  可自从数十年前外出闯荡回来后,竟是进步飞快,连三代弟子中最妖孽的几名转世仙人都被他压制,成为三代弟子中公认的第一人。
  “有人下场应战了。”永春真人眼睛一亮,“是青禾师弟。”
  “青禾师弟在三代弟子紫府修士层次中,是公认最强的。由他来与纪宁师弟论道,若是输了,便只能再安排万象真人层次的师兄弟上场了。”邋遢真人也饶有兴致的看着。
  论道殿内多久没有这等好玩之事发生了,上次被称作‘火虹仙子’的余薇师妹刚入门,因为是转世仙人,一众老弟子竟然都未敢向她挑战,让等着看好戏的邋遢真人大失所望。
  希望这名叫纪宁的小师弟能多坚持几场。
  黑白学宫的论道殿切磋也是尤其潜规则所在的,一般多是同境界师兄弟之间切磋交战,比的就是各自对‘道’的感悟,和对‘道’的运用技巧等等。
  以邋遢真人如今的境界,整个黑白学宫同门弟子中,都没有足以让他提起兴趣出手的,也唯有偶尔看看其他同门交战,纯粹当做消遣,找些娱乐了。
  “嗯?”邋遢真人眉头微皱,“刚要开打,谁在这个时候找我!”
  他的通讯信符给出的不多,每一个都是极亲近之人,因此不耐归不耐,邋遢真人还是手一翻掏出一枚黑色信符,神识渗入其中。
  “三胖道友,可还记得当初龟蛇殿内的故友?我在贵学宫正门外相候。”
  信符中传出来的声音,让邋遢真人眼睛顿时亮了。
  周皓!
  好小子,七十多年了,终于想起我来了!
  呼~~~

天官赐福 天官赐福百度百科

 
  邋遢真人当即化作一道流光飞出论道殿。
  这一幕也惹得诸多黑白学宫弟子们疑惑不已。
  在论道殿的一个角落。
  站着一名同样很是邋遢的矮子老者和一黑袍黑发的严肃年轻男子。
  看着邋遢真人急匆匆的离开,矮子老者纳闷道:“小邋遢不是最爱看热闹吗?怎么又突然离开了。”
  “也许是有何要事吧。”黑袍黑发的男子目光始终盯着正在操控千剑傀儡的兽皮少年。
  相较于其他人,他更在意的是自己唯一的弟子。
  “纪宁,能否真正领悟剑道,踏入剑仙之门,就看这次论道殿之战,对你道心的洗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