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祝福 > 正文

放荡女纯肉高H文,新婚夜被别人开了苞诗岚

发布时间:2021-10-25 16:16 已有: 位访客

当真正看到了眼前之人的真容,白雾才明白了那种违和感,来自于何处。

现实世界的这个人很怯懦,以至于当那双纯洁如羊羔的眼神展现出邪气和霸道的时候,白雾一时想不起来。

“白小雨。”

“你很意外?”

“是的,毕竟你的人类身,在现实世界的存在感很薄弱。”

“换个名字吧,我的确是他的恶堕身,他也的确是我的人类身,但我和不是他,只有他彻底变成恶堕,我和他之间的隔阂才会消失。你可以叫我欧米伽。”

白雾皱起眉头,这是一个什么叫法?

欧米伽调侃道:

“你不是称呼某个人为阿尔法么,那就叫我欧米伽吧,其他人会称呼为我统领,你就不必了。”

“为什么说越是难以变成恶堕的人,在这个世界的恶堕身就越强大?”白雾问道。

欧米伽解释道:

“很简单,一旦现实世界,我们的人类身变成了恶堕,就会导致这个世界,身为恶堕身的我们离开……”

“一旦离开的话,除了拥有某个读档器的你……基本上是不可能回来的。”欧米伽说道。

“所以留下的时间越长,就越强大,当然这只是一个因素,另一个因素是,越难变成恶堕的人,要变成恶堕,需要的执念越大,自然的,他对应的恶堕身也越强大。”

白小雨的确是一个非常难以变成恶堕的人。

每当该隐将白小雨折磨的快要崩溃的时候,白小雨就会上演一段情绪触底反弹。

脑海里会虚构出一个能够带自己脱离苦难的人。

不过现在白雾想想,该隐没有杀死白小雨,却也没有放弃白小雨……

确实挺可疑的。

白雾说道:“你的性格,和我认识的白小雨完全不同。”

“当然不同,我说了,我是我,他是他,只有在他变成恶堕的一刻,我和他才算是一体的。”

白雾懂了,本质上,只要白小雨不变成恶堕,那么这个世界的恶堕身,和那个世界的人类身……各自的性格,行为逻辑都是独立的。

“这么说来,我的恶堕身……和我的性格也不一样?”

“你的恶堕身?”

欧米伽确实让白小雨那张怯生生的脸有了另外一种气质,他像是遇到了很难描述的东西:

“有那么一阵子,我们甚至以为……你的恶堕身,这个世界的传说,即将离开。”

欧米伽的神情复杂:

“一时间,我们也不知道该是欢呼,还是该悲哀。”

“欢呼是因为什么?”白雾对自己的恶堕身有些好奇了。

“欢呼是因为……你的恶堕身,我们称之为贝塔吧。”

贝塔?

按照字母排序,是仅次于阿尔法的,白雾也就当这位欧米伽随口一提。

“它是一个暴君。”

好家伙,白某人直呼好家伙。

“这倒是有趣。”

欧米伽直摇头:

“不,一点都不有趣,这个世界七财团也好,恶堕也好,招惹了他的,都会被疯狂折磨,压榨出一点可怜的负面情绪,然后被残忍的杀死。”

“……”白雾无话可说。

自己的恶堕身,这么凶残吗?可我明明是一个人见人爱的白某人啊。

欧米伽看着白雾:

“其实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你是一个怪物。”

“那你还是说一下吧,我怎么就怪物了。”白雾不服。

欧米伽继续说道:

“一个没有负面情绪的怪物,虽然你靠着自己的学习,让自己尽可能贴合大众意义的好。”

“但本质上,白雾,你不是好人。确实,通过不断地自我暗示,不断抵触白远的期望,不断贴合众人,你的逻辑,以及展现出的世界观,在大多数人眼里,都是值得称赞的。”

“可我们都知道——如果你的童年经历再曲折一点,也许就会变成一个没有人类同理心,没有道德感的怪物。”

这个说法白雾不认可,不过欧米伽也说道:

“但没有如果,你的特殊经历,让你变成了没有负面情绪的怪物,而不是一个没有人类情感的怪物,这很好。”

“航班上的那几个人,还有百川市动物园里,那只名叫小京的机械狗,以及我的人类身所看到的你……都是一个值得人尊敬的存在。”

看来百川市动物园那只执念消散然后化为乌有的巨大机械犬,也在这个世界。

白雾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不是一个怪物,但曾经有可能是,所以我的恶堕身,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残暴者?”

欧米伽笑道:

“那也不至于,毕竟贝塔吧……残暴的很有原则。”

“他有自己的领地,自己的资源点,不去招惹他,他也很少主动惹事。但如果不小心惹到他……那可就……”

欧米伽说着话,解开了自己的黑袍,露出了匀实的肌肉。

白雾还以为对方忽然准备做出什么杰大欢喜的行为,然后看着欧米伽指着一道无法消缺的伤疤说道:

“有一次我去求援,并且带了大量的资源,结果扰到了他,被他打的。”

伤疤呈现出黑色,从欧米伽的肩胛骨一直蔓延到腰腹。

看着就像是一道沟壑一般。

白雾大概明白了。

只是能不能下次宽衣解带之前先打个招呼啊?搞得自己像是逃过一杰。

白雾皱起眉头:

“你打不过他?我感觉我变成恶堕身的时候……不强啊。”

自己的恶堕身,打湖神都差点没打过。要不是愤怒的情绪忽然补充了,那次还真有可能翻车。

欧米伽既然统领恶堕,不至于打不过自己的恶堕身吧。

欧米伽居然给白雾翻了一个白眼。

顶着白小雨那张脸翻个白眼到底有多违和呢?

就像前一秒某个人画风还是许三多,嘴里憨憨的说着:好好活就是有意义,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下一秒,他眉头一挑变成了封于修,拽拽的说道:既分高低也决生死。

白雾没有吐槽出来,欧米伽则保持那种埋汰白雾的神情说道:

“那是你自己走了捷径。”

“嗯?捷径?”

“你和谷青玉,都是情绪阈值很高的人,但你们的恶堕化,都是通过道具完成的。道具就是捷径。”

白雾一愣,猛然意识到了一点。

正常人变成恶堕,都是由于情绪崩溃导致。

但自己和队长不是,自己和队长变成恶堕,是因为带上了寄灵腕表。

寄灵腕表确实让自己和队长变成了恶堕,却缺乏真实的情绪反馈。

这么说来,那块腕表虽然数次抢走了阿眼的mvp,却也某种程度上,限制了自己的发挥?

欧米伽看到白雾的神情,猜测白雾应该是反应过来了: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

白雾的确是明白了,他轻咦一声:

“可这就是一个薛定谔的恶堕身啊……如果不靠着寄灵腕表,我根本没办法变成恶堕。而且我好像也不会变成恶堕了。”

欧米伽摇头说道:

“是人类,就一定可以完成恶堕化。你之所以不会变成恶堕,只是因为你饮下井水,得到机缘可以使用恶堕系的力量。但这不代表你已经得到了你恶堕身的力量。”

“他的力量,可并不简单。”

有点意思,白雾说道:

“你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还提到了队长,所以队长到底发生了什么?”

话题回到了正轨上。

欧米伽说道:

“他的恶堕身,被七大财团的人抓住了。应该是冲着你来的,或者说冲着你身上的武器来的。”

白雾没有说话,欧米伽继续解释事情经过:

“不久前,七大财团的人,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死伤惨重的情况下,抓到了谷青玉的恶堕身,嗯,他也有自己的名字,我们叫他深红。”

“深红……”

白雾还记得队长恶堕化的姿态,第一个反应是——队长很高。

第二个反应是,全身被红色晶壁包裹着。

深红倒也贴切,就像是机甲名字。

白雾问道:“

放荡女纯肉高H文

他的性格,和队长性格差异很大吗?”

欧米伽摇头:“不……谷青玉和深红……性格高度重合。”

“倒也对,英雄总是相似的,恶人才各有各的恶。”白雾很快接受这一点。

欧米伽叹道:

“前面我跟你说了,这个世界的恶堕分为亡者阵营和原生阵营,亡者阵营主要是为了保护原生阵营,深红作为原生阵营的恶堕,却经常保护其他恶堕。”

“他算是我们当中的侠者。”

这很队长,白雾说道:

“我们要救下他。”

“是的,我们的确要救他,但你也得做好一个准备。”

“什么准备?”

“他可能会死。”

白雾的食指,轻轻抖了抖,他以平静的语气问道:

“如果……这个世界的恶堕身死了,现实世界的人类身……会发生什么变化?”

“会永久的变成恶堕。且无法……被末日拼图碎片救赎。”

其实白雾猜到了,现实世界的队长可能会有劫数。

因为自己让队长躲过了一劫,但就像是时间有逻辑一样,因果也有逻辑。

玩弄时间的人会被时间玩弄,因果亦是如此。

只是白雾内心不慌,因为想着就算队长变成了恶堕也没关系,百川市已经有搜集到了足够多的区域碎片。

只要在百川市避难所,队长就能够被末日拼图碎片还原成人类。

可欧米伽的一句话,让白雾瞬间慌了。

“事不宜迟,马上行动。”白雾直接按住了欧米伽的肩膀。

欧米伽对这个反应倒是不意外:

“怪物也有自己的朋友,真不错。但是现在是不可能进攻的,现在进攻,会有无数的恶堕死去,不仅仅是谷青玉一个原生恶堕被抓住,还有很多其他恶堕。”

“目前我们得到的情报,深红还没有死,只是被折磨着,但估计……谷青玉已经恶堕化了。如果深红死了,谷青玉的恶堕化就不可被拼图碎片逆化。”

恶堕化,其实对于如今的世界来说,也不算坏事。

顾海林,聂重山,这些调查军团的前辈都可以被还原,但为了守护人类,他们选择了以恶堕的姿态活下去。

谷青玉无疑也有这样的觉悟。或许现实世界里,谷青玉在变成恶堕之后,也只是会轻轻感慨几句。

然后会因为获得了更强的力量,决定背负更沉重的未来。

英雄大多很简单,白雾对于初代和五九这样的人……看的太透彻了。

可他不想这样,如果生在初代那个年代,他会希望初代好好的活下去。

而生在队长这个时代,他也希望队长可以不用背负太多东西。

欧米伽说道:

“或许怪物对人类的这点情感,正是暴君的原则体现?”

“我们现在的战力,很难对付七大财团的联手,他们为了拿走你的武器,设好了局等我们。”

白雾问道:

“你加上我,也不是对手?”

“我们会对付七大财团董事会成员,甚至可能会对付七罪本身。仅仅凭借你我二人,实力确实还不够。”欧米伽的语气很平静。

平静意味着底气,白雾听明白了:

“所以你重点讲了我和队长,一方面是要我救下队长,一方面是要我……劝说那个暴君帮忙?”

“是的,他再怎么残暴,也不至于杀了自己的人类身吧?那样的话,他的级别就会从原生恶堕,变成亡者恶堕,从自由者变成了守护者。”欧米伽一脸坦然。

白雾听到这里,全然明白了。

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

自己进入井世界,引起了一系列蝴蝶反应。

首先是“零号”,为了七百年前的事情,“零号”摇摆不定,最终在永恒银行大楼里,以死亡成全了自己前往第三层。

成功打劫永恒银行,让七大财团威严扫地。

于是七大财团的人,很快决定在深层井世界,也就是第三层报复自己。

利用队长的恶堕身,来试图拿回七罪武器。

同时欧米伽率领的恶堕众,则看到了利益。

只要能够说动自己,就有机会说动那个白骨暴君,就有可能联手拿下七大财团的营地……

如此一来,欧米伽或许会损失不少恶堕,但却可以拿到一处资源丰富的据点,且重创七财团,并且还能与白骨暴君联手,为以后再次合作打下基础。

一举多得。

“看来你早就在等我出现了。”白雾叹道。

“是的,很抱歉,深红还得被折磨几天,接下来……请与我前往那位暴君的所在地。”

我的人类身,去说服我的恶堕身拯救我好友的恶堕身,以此来拯救我好友的人类身。

这事儿虽然有点绕,但其实也挺简单的。

虽然欧米伽是利用自己,不过合作就是相互利用然后双赢。

白雾没有太在意,点点头说道:

“行吧,恰好我也很想……与我的恶堕身聊一聊。”

(二十九号会有双倍月票……算了算,估摸那天前后,具体还不定,反正会有爆更。其实之前也不是不爆更,是爆点不在,但解救深红的这段剧情,还是有一个爆点的。)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

白雾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商人和铁匠倒是一点不意外白雾的表情。

因为白雾没有来过这里,自然也不可能知道,他的恶堕形象,竟然和井世界的某个传奇恶堕一模一样。

仿佛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却只有森森白骨。

章鱼记得很清楚,自己在某个地方看到的身影,就是当初在赌场看到的身影。

白骨,戾魔角,奇怪的眼睛,残破的骨翼。

这些东西很鲜明。

以至于章鱼和铁匠都认出了那是白雾。

但它们也都明白一点,这个世界与现实世界有各种奇怪的对应。

那只饥饿到了极点的怪物,是白雾的恶堕形态,却不是白雾本人。

白雾说道:

“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大人物马上到了,我会向它举荐您,到时候您就可以问个清楚。”

“所以你主动示好的原因是这个。”

商人笑的几只触手摆动起来:

“嚯嚯嚯嚯嚯,我是商人,既然咱们之间只有永远的利益,我当然是要尽可能获取更多利益。您的身份显然不简单,我早该猜到,井五大人……不会败给一个纯粹的人类。”

放荡女纯肉高H文

匠点点头。

白雾的脑海里浮现了很多念头。

当初他也疑惑过,为什么自己的恶堕形态,会是一只白骨恶魔。

白雾还记得一件事,当得知队长被湖神杀死的时候,他第一次打开了白远口中,愤怒的那道门。

于是白骨因为第一次汲取负面情绪,长出了红色的血肉。

这一切和这个世界的设定多么契合。

和章鱼口中井世界的传说怪物多么契合?

那只怪物因为太久没有吸取负面情绪,身体血肉褪去化为白骨。

自己变成恶堕,前几次都是靠着腕表。

本质上,是腕表将自己带进了恶堕状态。

但真正感受到的愤怒这种情绪的时候,白骨就有了变化。

“看来这个世界,与我所在的世界,牵扯的确很深。”

“嚯嚯嚯嚯,谁说不是呢。”

天空中无数怪鸟掠过,这些怪鸟都是四级变异体,算是极为弱小的存在。

但怪鸟的数量庞大。

商人抬起头:

“那位大人到了,您和我站在一边,接下来他会找到您的。”

白雾点点头。

于是,商人,铁匠,简秋,木乃伊,田京成了一个阵营的。

至于医生,法官,典狱长,它们倒是不敢挑衅白雾,却也不至于如商人那样,立马和白雾一个阵营。

当然,总归是要一个阵营的。

白雾发现来到井世界后,自己接触到的势力越来越多。甚至井六都已经成了自己的工具人。

不过来到井世界第三层后,井六几乎不怎么说话。

二人都一样,对于那种明显缺乏线索的东西,不会思考太多。

井六的兴趣依旧停留在白雾长大的那个世界。对于井世界第三层,反而不怎么有兴致。

石林的聚会很快迎来了下一个阶段。

漫天的黑色怪鸟仿佛一道遮蔽天空的序幕。

白雾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庞大的怪鸟群。

它们的形状有点像乌鸦,但又看着比乌鸦更庞大凶悍。

直到怪鸟群慢慢散去,天光透过越来越大的缝隙,再次将世界照亮的时候,白雾才看到了那道身影。

所有的恶堕屈膝,表示臣服。

不管是法官还是典狱长,不管是商人还是铁匠,木乃伊还是简秋,乃至周边全部吃瓜看戏的恶堕,都朝着那道身影单膝下跪。

漫天的怪鸟虽然散开,却也让整个石林变得昏暗。

只有白雾没有下跪,虽然有很多恶堕即便跪着,也比白雾看着要高。

但没有下跪的白雾,看着依旧如同鹤立鸡群。

“哟呵,来客人了,还是熟面孔。外来者,这几个恶堕是你所杀?”

黑袍笼罩,隐约露出了熟悉的眉眼。

白雾看着到眼神,觉得很熟悉,又很违和。

所以就连记忆力达到了调查军团标配的他,竟也没有想起那道眼神属于谁。

只是白雾能够感觉到,这个人的实力很强大。

虽然驾驭着一堆看起来邪恶的怪鸟,虽然这个人的眼神里也透着一股邪气,身上更是散发着让人畏惧的威势,但白雾总觉得,这是一个不会伤害自己的人。

“大人,请容我解释。”商人站了出来,替白雾解释起发生的经过。

商人知道很多事情,但也不知道很多事情。

就比如此刻,白雾觉得不需要解释了。因为他确定,这位让所有恶堕屈膝臣服的“大人”,是一个现实世界里,自己熟悉的角色。

甚至对方也认出了自己。

只是很奇怪,白雾没有办法完全想起来。

仿佛这个人身上有一种设定,让白雾觉得完全不符合现实世界里某个人的设定。

巨大的违和感,让白雾没有办法想起这个人是谁。

普雷尔之眼也打起了谜语:

【虽然废话文学很有趣,但我每次给你的信息里不会有废话。是不是想不起这个人是谁?你需要知道一点——

所有可以变成恶堕的人,都会以恶堕的形态在这个世界存在。

这些恶堕,跟那些被你杀死然后送进这个世界的恶堕不同。

问题的答案,这个怪鸟控会告诉你的,咱们保留一点神秘感,至于它身上的词条,太多了,我只挑最厉害的说。

传说级畸变词条——有序差别分裂。】

有序差别分裂……

假如眼前这个人,是某个人的恶堕形态,那么这个人最强大的能力,应该是和这个人的执念有关。

谁的执念会与分裂有关?

这个问题白雾干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毕竟词条不是序列,有序差别分裂几个字,到底代表着什么能力,白雾也不清楚。

最终,商人解释了一大堆,简秋也表明白雾在某个生存点,灭杀了一大堆秩序之子后,这位大人的确没有追究,只是说道:

“钟旭吞噬同类,本就该死,至于另外几个,都不是什么守规矩的,死了也就死了吧。”

“外来者,既然你已经与七大财团为敌,我想就算我们不是朋友,也不会是敌人了吧?”

白雾点点头:

“他们好像都很怕你,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黑袍遮住全身,加上面罩的缘故,让这位大人只留下了那双眼睛可以被人看见。

仅仅通过这双眼,白雾无法想起这个人是谁。

“你有很多的疑惑。”

“是的,我刚来到这个地方,你也知道我是外来者,我对这个世界和我所在世界的关联还很不清楚。我也不清楚该如何前往下一层井世界。”

气氛忽然间变了。

白雾能够感受到,对方的目光瞬间变得锐利。

这句话似乎让对方有所戒备:

“你要前往下一层?”

“是的。”

二人陷入了沉默,所有恶堕也都保持着跪地的姿态,不敢发声。

显然这位大人也展现过铁血手段。

许久之后,他忽然开口:

“今天的聚集,是为了对七大财团在九号废城的营地发起进攻,到时候北方的恶堕将会和我们形成夹击之势。”

这番话不是对白雾说的,而是对众人所说。

这个时候,白雾注意到……这位黑袍笼罩的大人物——分裂了。

虽然分裂出的分身,也被黑袍笼罩着,但白雾看得出……分身是一个女人。

女人接着刚才本体的话说道:

“我接下来,会将你们编制成各个小组,那将是一场血战,我们很有可能会遭遇七大财团的董事会成员。”

“至于你,外来者,你可愿意帮助我们对付七大财团。”

声音又变成了本体的声音。黑袍看着白雾。

白雾想了想,点头说道:

“没问题,我愿意帮助你们。乐意至极。”

在黑袍身前,数十只怪鸟俯冲,竟然直接撞击在了地面上。

这些黑鸦一样的怪鸟仿佛黑色的沙粒构成,撞击在底面的瞬间,化作了无数黑色的粉末,这些黑色粉末——构成了一道黑色的门。

黑袍的本体说道:

“跟我前来一个地方,作为你答应对付七大财团的礼物,我会解答你的一些疑惑。”

黑袍跨入了门中,消失了。

白雾也瞬间跟了上去。

随着白雾与黑袍本体消失,石林里并没有变得混乱。

因为那具黑袍的女体分身还在。

石林里,分身开始安排一众恶堕各种事宜。

它们要对一处大的生存营地发起进攻,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营救某个原生恶堕。

而异空间里,黑袍的本体也即将提到这件事情。

……

……

井世界第三层,一片怪异的,到处充满了各种白色立方体的空间的。

仿佛由无数的白色结晶长方体和正方体堆叠而成,这片空间显得很单调。

但也充满了一种几何上的美感。

“这是一道避难的空间,为了躲避七大财团的暗杀,我还有我的两个同伴,都具备类似的能力,可以逃匿到异空间里去。”

寂静的空间里响起了黑袍的话音,白雾与黑袍站得很近,这一次,他看对那双眼睛看的更加清楚。

脑海里,也浮现出了一道身影,霎时间白雾觉得不可思议。

但他还是不敢百分百确定。

“另外两个同伴,一直躲在异空间里,理论上来说,为了防止他们进入下一层井世界,我也该一直躲着。”

“不过现实世界里,我的人类身,拥有的执念与孤独有关,这也导致了我的能力……与分裂有关。”

“我能够分裂出许多与我本体截然不同的分身,性格,记忆,能力都不同,只是立场和核心基础能力相似。”

黑袍说道:

“所以这些年,也是我在负责带领恶堕,对付七大财团。”

白雾说道:

“你是谁?”

“我?这个问题不着急,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我们即将进攻的营地。”

“我知道,我说了,我会帮助你们对付七大财团,我说到做到,我也不喜欢他们。”白雾打断了黑袍的话,准备继续询问黑袍的真实身份。

但黑袍却摆了摆手:

“不,有件事你不知道。我们进攻营地,是为了帮助你解救你的伙伴——现实世界的谷青玉。”

话题忽然提到了队长,这让白雾有些措手不及。

“队长?”

自打高塔一战后,他就没有见过队长。

只是有一点,白雾确定了,自己应该是帮助队长,摆脱了某个未来的。

但改变因果也会付出许多代价。

白雾越是表现的看重一个人,就越有可能为这个人带来其他的因果。

于是他有些慌:

“队长怎么了?”

“不要急,急也没用,在解释你的同伴发生了什么事之前,我需要解释一些概念给你,你不是很想知道这个世界与另外一个世界的牵扯和对照关系么?”黑袍说道。

白雾点点头:

“好,你说。”

黑袍缓缓说道:

“我想想,嗯,就先从这里开始讲好了。”

“这个世界有两种恶堕,一种是原生恶堕,一种是现实世界里死掉的恶堕然后被送进来的。”

“后者你已经见过了,你杀死的那些人,替你说话的那些人,大多都是在现实世界死亡后,被送入这个世界的恶堕。”

“这些恶堕其实是一种平衡产物,它们算是为了保护原生恶堕,被井从现实世界里征召而来。”

“所以我重点要说的,是原生恶堕。”

“原生恶堕,每一个,记住,每一个存在的原生恶堕,都对应着现实里的一个人类。”

“每一个原生恶堕身上,也有着那个人的各种参数。”

“你在现实世界,会遇到很多人类,但在这个世界,你可能会遇到他们每一个人的恶堕形态。”

“包括我。”

话说到了这里,黑袍终于解开了面罩,露出了他的真容。

同时他一边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越是难以变成恶堕的人,在这个世界对应的恶堕,就越强大,这也是我能够统领这些恶堕的原因。”

“以及……你的恶堕形态,能够在这个世界成为传奇的原因。”

白雾尽管早已猜到了一个大概,但真正见到这位恶堕真容的时候,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毕竟当初有人为了让这个人变成恶堕,囚禁了这个人数百年。

有一些恶堕,在恶堕化之后,依旧会保持人类的样子,比如眼前这位黑袍。

白雾笑道:

“没想到,这位大人物恶堕,竟然是你。”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