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祝福 > 正文

教练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淦我*【被c是什么感受】

发布时间:2021-10-27 07:09 已有: 位访客

陈晨没有急着离开。

而是去了隔壁的一个自助餐吃饭。

他其实今天刚刚苏醒,如果不是刚才的交谈和喝下去的咖啡,他都不能意识到自己的身体。

其实已经饿了很久。

店里面的生意不错,虽然不是饭点,但吃饭的人很多。

陈晨拿肉的时候,经过烤肉台,闻到烤肉香味的时候,甚至都觉得自己的胃已经在抽搐了。

同一具身体,有钱人负责吃饭,没钱人负责工作;

有钱人去打炮,没钱人去养生;

坐下来开吃了没几分钟,有服务员过来,让他加一下他们店的联系方式,可以享受折扣。

陈晨加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便直接问道:“是不是现在国家给餐饮行业有补贴?”

“好像是的,所以我们老板让我们多加人,每天客户数量要达标的。”

等到结账的时候,陈晨注意了一下金额。

差不多他只需要付一半,另外一半相关的补贴帮他付了。

出去打车,到目的地下车,看了一下,也有补贴。

说实话,陈晨以前还真没注意这些细节。

但他知道这些东西对很多普通人来说,肯定是至关重要的。

目的地显示的名字原来这里是看守所,但是现在看守所的牌子已经看不到了。

但还是有执勤的哨兵。

验证身份,放行进去之后,陈晨见到了等自己的程成。

他趴在一张桌子上,看起来脸色不是很好,有点睡眠不足的样子,刚想问他是不是刚醒赶过来的,程成打着哈欠告诉他,他已经在这里呆了整整48个小时以上了。

因为听到他要来,本来准备回去睡觉的他特别在这里等他。

“林晓让你来的?”

陈晨点头。

“资料看过了?”

“嗯。”

程成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却没再说什么。

陈晨去衣帽间,换上制服,戴好无线电,然后被带入房间。

这一批一共是八个人,身份的复核工作已经结束了,剩下的就只是执行工作。

八张全自动的安乐死执行床,上面躺着八个身体衰微的老人,而这八个躯壳内

教练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淦我

锁着的,则是八个堕落的灵魂。

非受控置换的出现,解决的最大问题,就是死刑问题。

在此之前,抓捕犯罪者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医院里通过老年人的身体张网以待,即使犯罪者进入了身体,还需要复核确认对方的身份,最后再执行……

但现在简单多了,直接抓捕到犯罪者之后,可以通过睡眠时间的控制,通过非受控置换,让对方的灵魂不受控制的进入到目标体内。

陈晨的工作并不是执行这些死刑,而只是作为一名观察员,起监督作用。

在这个房间里,像他这样的观察员有十五个,按照最新的条例规定,类似死刑执行的地方,需要保持最少20人在现场,他们最大的作用就是用大脑记录下这里发生的事,以确保以后进行工作回溯的时候,能够做到互相保障。

所有被执行人都有严格的法律流程,包括抓捕,口供,审判,以及本人最后对审判结果的评价。

过程很快,一个批次基本上只需要十几分钟。

八个人送来的时候看起来都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的样子——但几乎都是装睡,或者说,他们企图通过快速入眠来逃避死刑。

但事实上是做不到的,所有人的身体都有睡眠监控仪,一旦检测到有任何入睡迹象就会通过轻微的电击唤醒。

说起来,这种死刑床的设计灵感,说不定还跟陈晨呆过的救助站有点关系。

大部分人都是因为杀人,很多还都是连环杀手。

非受控置换让很多人觉得这个世界可以为所欲为了,因为整个社会置换人数猛增,而且很多人的身份验证并不精准……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非受控置换也让过去他们可以逃避法律惩处的最大武器消失了。

陈晨感觉自己仿佛是回到了曾经的三楼,不,这里比三楼更阴冷,更安静,也更残酷。

按理说他在这里完全不需要感觉到有任何负罪感,但事实是,一个下午过去,看着几百具身体在他面前变成尸体,他竟然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

吃完饭的时候林晓还给他打了电话:“感觉怎么样?还行吧。”

陈晨却没有心情回答他了。

晚上工作继续。

到第二天上午,他困的受不了,去休息室睡觉的时候,他在手机上看了一下数字。

一天的工作,他监督了超过1800起死刑的执行。

有些观察员把他们看到的内容全部公开在网上,有些则没有透露任何话。

这些都随便,他们有的来自全国公民随机抽取,有的来自主动申请,也有来自部分受害者家属代表,还有来自媒体……

陈晨的身份,不过是作为金石的代表,戴桑他的一双眼睛看。

大概是因为大脑过度的兴奋,虽然感觉特别困,但他却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有了睡意。

醒过来之后,他有一些意外的发现自己还在原地——并没有置换。

林晓却换了一个新的身体过来看他来了,见面的时候他正在吃饭,看到他的饭量林晓有些放心了:“看起来你精神还行,程成……他可是不像你还能睡得着觉。”

“所以我的新工作就是看这个?”

“不,不,这个只是工作须知,让你知道现在已经进入了什么时代。”

林晓这样描述:“所有人都觉得非受控置换是自由时代,其实这是前所未有的压迫时代,因为人们的灵魂挤压在了一起,连彼此的空间都不剩下了。你在晚上也许看到的是现在免费吃饭,国家发钱负责一切,但这样做的代价是什么,很多人其实并不清楚,你看到的这些,就是代价之一。”

陈晨点点头。

其实有些人的资料他看过,罪行真的不算严重,就是普通的诈骗和威胁……

但现在的现状是,现在是国家发现的,打击犯罪最好的时间窗口,可能过了这个窗口,3X病毒再次改变置换规则,窗口就消失了。

这也是人类从置换开始到现在,发现难得的,能够有效清理犯罪者的机会。

要是现在不解决,把这些人留给以后……问题只会更复杂,那是更不负责任的行为。

喜欢乱穿是一种病请大家收藏:

俩人就进找了一个咖啡店,聊起了正事。

2成的非受控置换,平均算下来,一周的时间,全部感染者就要全换。

当然,实际并不是这么算的,一些人表现出了更高的非受控水平,可能每天都要换。

一些人则稍微可控,平均三四天换一次。

非受控置换率还在上升。

从发现非受控置换,做准备,到现在,也就一个月不到的时间。

疫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人类社会的承受能力。

别说是普通人了,就连很多激进的置换主义者,面对这一波非受控置换的时候,他们的态度也是惶惶不可终日的。

人类天生喜欢秩序,秩序意味着未来可以预测,意味着生活的可控。

也有一部分人管非受控置换叫自由置换,可这样的生活过上半个月后,即使是再支持自由的人,也会觉得这自由的代价位面过高了。

陈晨在过去的半个月里,当了四天的农民,中间间隙休息了三天,另外的八天是因为身体不好在家“退休”。

半个月的时间,他拿到的收入就是四天当农民,开拖拉机赚的钱。

当然,陈晨肯定不缺钱,他光是在各地存起来的实物金条,账户了里的钱,都够这辈子用的了。

但即使是他,现在也没有生活的稳定感和安全感。

几天前,金石内部的公开会议上,方一鸣已经隐约透露出一个看法。

国家虽然在努力保障社会重要物资的生产和交易,比如粮食,肉蔬,电力,信号……

为此甚至不惜大规模修改法律,劳动法首先是没用了。

每天固定8小时是不可能的,现在所有参与工作的人都有一个想法——能干活的时候尽量多干!只要不犯困,身体吃得消,一天工作时间最多可以达到16小时以上。

因为这具身体下一个人愿不愿意来干活还是个未知数,而愿意干活的人下一个身体能不能干活,也是个未知数。

但现有秩序依然在崩解。

这种崩解并不在现实中,表面上看起来,借助网络,国家依然可以安排经济,一个置换过后,依然可以用新的身体工作。

而是在人心里。

所有人其实都在做准备了。

就像排队过来登记结婚和离婚,其实都已经是在做准备了。

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平稳过度。

最困难的是什么?

分配。

过去传统的市场经济已经完全失灵了,过去人没钱的时候会被现实逼迫去工作,但是现在,这个前提可能就不存在了。

要工作首先要有合格的身体,而能不能有身体,全看脸。

就算有了身体也要看位置,附近有没有力所能及的工作。

最后也要看个人的人格记录……

也许当初某大佬说的是对的,996的确是一种福报。

在置换时代,能够996,是一种幸运。

而不那么幸运的人,他们的生存会出现危机的。

但这种危机又是隐性的,它不像过去的贫穷,一个人穷到最后没饭吃,那倒简单了,弄点类似救助站的地方。

现在这种新式的贫穷是,很多人愿意工作,但可能暂时没有条件;很多人没有钱,但不愿意接受施舍。

他们还是相信靠自己的能力能够挣到钱。

但能不能,他们自己说了不算……

而且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但是在金石掌握的数据里,其实后果已经出现了。

简单的来说,一部分没钱的人开始不吃东西了。

反正饿也只饿那么一两天,很多人置换后会发现自己的身体饥饿感很强,那就是前任没办法吃饱的缘故。

但说实话,这个时代吃饭的成本真的不高。

身体虽然共享,但灵魂和账户还是割裂的。

所以非受控置换一开始,很多人,就像林晓,陈晨这种条件还算不错的人,就开始发现一个事实——贫富差距正在以另一种方式体现出来。

同样的一具身体,有钱人在的时候是吃饱喝足的,没钱人在的时候却只能挨饿。

之前类似共同富裕基金会直接往工资卡里打钱的行为,看来还算是有点先见之明,但那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穷人挨饿那么简单了,也就是半个月时间,似乎挨饿已经隐约形成了一种新的风向——原本买得起食物,正常饮食的人,不饿的厉害也不去吃东西了。

这么做最直接的原因只有一个——省钱。

起码可以省了自己支付的饭钱。

但后果却开始变得严重了,如果遇到身体基础条件还行的话,只是少吃几顿饭,那减减肥倒也没什么。

但遇到基本条件就很差的,这就要了命了。

“金石正在准备搞类似救助站一样的机构……跟你过去的工作性质很像,”差不多绕了十几分钟,林晓才说到终点,“钱也不是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没人愿意来。”

“很简单,因为谁也不觉得自己需要救助,也不敢被救助,”陈晨说,“承认自己是弱者是什么后果……大家已经都明白了。”

[标签

教练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淦我

:p标签]陈晨对林晓的这个提议有些悲观:“现在搞救助站不仅仅是信任的问题,还有文化。其实非受控置换隐含了一种设定……在过去,人们穷可以怪自己的出身,怪自己的身体,怪没有机会……但是现在,非受控置换出现,大家理论上都是一样的,这是新的游戏规则出现的时候,而且比地球上此前所有的游戏规则都要公平,让大家在这个时候承认他们是失败者,这很难做到。”

林晓用手指敲打着桌面,过了一会停止了动作说:“你说的对,那这工作我们PASS,换个更有挑战的。”

林晓用手机跟陈晨发送了一个文件:“我听说你心理素质不错,我很期待。”

陈晨打开,只是看了5分钟,脸色就变了。

这种感觉仿佛他第一次吃到毒奶茶一般。

但他很快恢复了正常,点头道:“我可以试试。”

林晓爽快的站起身:“那我就先走了,你现在就可以打车出发了,类似的工作……另一个程成干过几次,他已经有点吃不消了。”

喜欢乱穿是一种病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