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祝福 > 正文

一女被五男在别墅调教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发布时间:2021-10-08 11:57 已有: 位访客

清水河南畔,宣府总兵方瑛与怀来副总兵范广统辖的两万五千骑,正在全力奔逃。
  双方会师之后,方瑛就主动将指挥权让给了范广。
  他本人虽通晓骑射,可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南方做战。范广却是一位真正的骑将,在土木堡一战之前曾经数次出塞,大败蒙兀。
  这位对清水河附近的地形,更是了然于胸。此时他正率领着这两万五千余骑,在清水河南岸那些山丘中与蒙兀骑军绕着圈。
  他知道哪些地方好走,哪些地方能够给后面的蒙兀骑军制造麻烦。
  双方的马速则是相当的,蒙兀人在骑术上是占优势,可他们晋军的马匹平日都是喂的黄豆,玉米、燕麦之类的精粮,临战之前,甚至还喂了碎肉,更加耐操。
  后方的蒙兀人大多都是一人双马,甚至一人三马。
  可在景泰十三年之战,于杰在宣府大败蒙兀后缴获了不少马匹,这些宣府与怀来的骑军,也都有着两匹坐骑,暂时没有马力不足之忧。。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都看见了天空中飞过来的一道赤红光华。
  方瑛是不久前才从南方调职过来的,所以见状还不明所以,范广却眼神一亮:“是‘神威无量大将军炮’!”
  他见过那门所谓的‘超电磁炮’的试射,知道那抹红光,正是那门奇异大炮的炮弹。
  方瑛不禁眉眼微扬:“能迫使蒙兀人分兵吗?”
  按照汾阳郡王的推演,他们清水河这一战的胜机,就在于蒙兀人决定分兵堵截之刻。
  范广顿时笑道:“方总兵你是没见过神威无量大将军炮的威力,如果我是蒙兀主帅部日固德台吉,这个时候也一定会分兵!他们没得选——”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道赤红光华已经落于后方蒙兀人的骑兵军阵当中。
  这是一颗‘千子榴弹’,落地的时候就爆出了上千颗破片弹丸,横扫四野。
  此处虽然不是南口关前那样的狭窄地势,蒙兀铁骑的阵型密度,也远不如当初南口关之战。
  可当那千颗弹丸四面溅射,至少将三百名蒙兀骑士的人马都撕成碎肉,鲜血四溅。
  然后是第二发,第三发——
  ‘神威无量大将军炮’的发射速度不快,五十个呼吸才能打出一发,弹速却能快到蒙兀人反应不及的程度。
  那些‘千子榴弹’轰落在他们骑军阵型当中,顷刻间就带走了大量的蒙兀骑军的生命。
  他们的主帅‘部日固德台吉’,面色一时青黑无比。
  他没等第四颗炮弹落下,就已有了决断:“传令全军,把阵型稍稍散开!扎合德,你现在率领两个万户,往那边的方向插过去。那些晋人,他们一定会往这个方向逃窜。
  哈丹巴特尔,你率领一个万户往南边走,去那边的半山腰。用你的经验去判断,你们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堵截住这些该死的晋人,按照你的想法去做。”
  扎合德与哈丹巴特尔,都是大汗脱脱不花身边的怯薛军万户,被脱脱不花安排在部日固德台吉身边辅助作战。
  其中的扎合德万户略有些迟疑:“这会不会被晋人各个击破?”
  哈丹巴特尔却很自负:“只要我们与主力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二十里,这种可能性不大。”
  两人都奉命而去,领着大批的蒙兀骑士离开。
  这三万骑军的离开,也就让出了周围的大量空间与行军通道。
  这使得蒙兀骑士们哪怕行走在山谷之间,都能够采用更松散的阵型。
  这让那些‘千子榴弹’的杀伤力大大降低,一发炮弹最多只能杀伤百人左右。
  部日固德台吉则冷冷的望了天空一眼,他是知道晋人的‘神威无量大将军炮’的。
  毕竟南口关那一战的前后经历,传遍了蒙兀诸部。
  神威无量大将军炮的威力确实骇人惊闻,可部日固德台吉也知道这种大炮的炮弹价格昂贵,造价最低的实心弹都要纹银万两。
  他倒要看看,晋人的炮击能够持续多久——
  也就在这之后不久,部日固德台吉放在前方的哨骑匆匆返回中军:“台吉,晋人的骑军正在转向,他们的目标是我们。”
  部日固德台吉闻言一愣,一瞬间以为那些晋军将领是脑子进了水。
  他匆匆策马登上高处,然后就见远处,正行进一片小平原中的两万五千晋骑,正在完成一个非常漂亮的回旋,将他们的马头掉转了方向。
  他们整体呈锋矢阵,像是一只搭在弓弦上的箭,含着无穷的杀机遥指他们。
  部日固德台吉毫不犹豫的命令道:“让我们的两翼散开,我现在需要一个像苍鹰一样的阵型。中间要厚实,两边也各需要一只强力的爪子!”
  他会用中军,抵挡住这只利箭的射击。然后用苍鹰的锐爪,将这只箭的箭杆撕碎。
  部日固德台吉心想这些晋人果然狡猾,可如果只凭这点手段,可没法战胜他的骑军。
  直到一瞬之后,他看见一艘硕大的战船,忽然从万丈高的云层中穿入下来。
  这艘云中战舰停在十五里外,高达三千丈的空中,用战舰的左侧舷遥空对着他们。
  当那些密密麻麻的炮窗被一一打开,足足七十五门红衣大炮的森冷炮口显现其后。
  部日固德台吉只觉自己的心脏被抓了一把,无尽的森冷寒意在心胸之内散开。
  “全军散——”
  他想说全军散开,采用阵型更加松散的偃月阵,或者鹤翼阵。
  虽然骑战这种事是阵型越密集越好,密集的骑阵可以带来极大的冲击力。
  然而在对面的数十门大炮前,部日固德台吉必须做出牺牲。
  只是这‘散开’后面的一个字,却卡在部日固德台吉的咽喉内,没法道之于口。
  只因这个时候,他望见那两万五千晋骑军竟然不做任何休整,全军就宛如一把绝世无匹的宝剑般斩击过来。
  这个时候,那艘云中战舰的红衣大炮纷纷开火,在一片硝烟当中将一大片的散弹轰洒下来。
  这些散弹都有手指头大小,从相距十五里的三千丈高处轰落,依然有着莫大威力,所过之处血肉飞散,筋骨催折,大量的血雾散于天空。
  整个蒙兀骑军的阵型都遭遇了重挫,不但陷入进数十个深坑,他们原本正在形成的冲击之势也被阻断。那就像是人在奔跑的途中,被掐住了脖颈。
  “这些该死的晋人!”
  部日固德台吉几乎从牙缝里面吐出了这句话,环视着四周,然后惊恐的发现,这个时候他们想逃都没办法。
  后方就是一条比较狭窄的山谷,两边都是山丘。他如果下令散开奔逃,只会造成更加惨重的伤亡。
  所有人都会拥挤堵塞在山谷口,然后被晋人屠杀殆尽。
  显然对方的晋军统帅是早有预谋!
  “冲!所有的蒙兀勇士,都随我杀过去!”
  部日固德台吉的双眼赤红,他知道自己的军令,会造成惨重伤亡。可至少会为一部分勇士们争取到生机,他们的希望在对面,在对面的那片宽阔平原!
  轰!
  这已是那艘云中战舰的第三轮开火,往北面飞溅的散弹,收割了整整一千二百位骑士的性命。
  而就在这之后不久那些晋人骑军,就突入到蒙兀人的骑阵当中。那两万五千骑浩浩荡荡,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一切,长驱直入,锐不可当!
  “吼!”
  部日固德台吉看着自己部下的将士,就如被割倒的麦子一样,纷纷倒在了对方的骑军阵前。他不禁怒声咆哮,宣泄着心中的不甘。
  就在此时,部日固德台吉望见一个身穿银色战甲的战将,从千军万马中杀出。他手持着硕大的斩马刀,刀芒四溢,横扫前方百丈之地。
  那神意杀机,则定定的遥锁住了部日固德台吉。
  “吾乃宣府总兵方瑛!敌酋受死!”
  部日固德台吉匆匆挥刀,挡住了方瑛斩击过来的斩马长刀。
  当双方正面交击的时候,部日固德台吉才发现自己驾驭的‘万军之势’已经濒临溃散,他就仿佛被蛮牛撞击了一样,整个人飞撞出去,宛如流星一样坠落在三十丈之外。
  之后部日固德台吉还未起身站稳,方瑛就已经驾骑而至,一道凌厉雪亮的刀光,将他的人头断落。
  他临死之前,听见了方瑛震撼战场的啸声。
  “吾乃宣府总兵方瑛!已斩敌酋部日固德!”
  这一瞬,那两万余晋军都齐声振吼,一股狼烟血气直冲云霄。
  他们的士气高涨,锋芒则更加所向披靡,将前方的一切敌人,都踏平轰碎!
  ※※※※
  仅仅一刻时间不到,李轩就已经收到绣衣卫传来的清水河战报。
  他的脸上,顿时就现出了笑意:“方瑛与范广二人已经在清水河击溃蒙兀四万骑军,方瑛阵斩部日固德台吉!”
  朱国能就精神一振,面现潮红之色:“张家口那边呢?现在情况如何?”
  “这封战报只说了清水河一战详情,没有涉及张家口。”
  李轩微微摇头,面色自若;“不过部日固德台吉一部既然已被击溃,张家口那边应该问题不大。”
  部日固德台吉一部七万骑,不但有着看护那数百万头牲畜的任务,还有着策应张家口沿线卫堡的责任。
  可随着部日固德台吉麾下四万主力骑军溃灭,他们不但看不住那三百万头牛羊,就连张家口也守不住。
  也就在一瞬之后,又有一道飞符落在李轩手中,他一眼扫过信符内容之后,当即唇角一挑:“来了!又是一个绝好的消息,就在刚才,万全四卫军马已收复凤凰山堡!”
  凤凰山堡,正是张家口沿线最重要的堡垒之一。
  这卫堡一落,蒙兀人的后路就已断绝了将近一半。
  “看来时机已至!”
  少傅于杰抬头看着天空那已逐渐偏西的大日。
  此时正是申时二刻(下午三点半),不但烈日的威力大减,气温也会逐渐降低。所有晋军都已经休息睡眠了大半日的时间,体力充沛,精神健旺。
  少傅于杰不禁长吸了一口气:“传令诸军整备军械,准备出塞列阵!”
  按说这个命令,该由李轩这个主帅下达。可少傅于杰已经迫不及待,他知道大破蒙兀军的机会就在眼前。 网游之非玩家角色第四百五十四章认亲现场“血债血偿。”

  “今日尔等屠戮龙虎山,犯下滔天之罪,死不足惜。”
  嵇云一字一顿,老天师的死极大的刺激了他,不仅让他古神体内的古魔复苏,更是让他身上的戾气变得异常活跃。
  “你不能杀我们。”
  “天下妖族是一家,若是我们死在龙虎山,其他地方的妖王定会屠戮你们人族城池。”
  鹰王开口,目光阴鸷,言语威胁,非常笃定嵇云等人不敢伤它们性命。
  “呵呵。”
  嵇云冷笑,直接凝聚血剑,一剑削掉鹰王的脑袋,鹰王脑袋掉落在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此时他的神魂被禁锢在体内,虽然尸首分离,但是性命还在。
  “啊。”
  鹰王尖叫,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你不能杀我们。”
  其余妖王纷纷开口。
  “死亡太过便宜你们。”
  嵇云身后,岩浆池子浮现,在那里边梦魇和南海王的神魂饱受煎熬。
  “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
  嵇云将鹰王的神魂抽出,投进岩浆池子当中,做完这一切,嵇云走向另一位妖王。
  “狼王?”
  嵇云目露回忆,就在刚才,狼王大开杀戒,屠戮龙虎山弟子,不少弟子还被他吞入腹中。
  “可惜,无法模仿饿鬼道,不然定让你尝尝饿鬼之苦。”
  嵇云抬手,准备削去狼王头颅,抽他神魂,可就在他血剑刚凝聚出来的时候,数道长虹奔来,为首之人出手,打出一道本源,阻止嵇云击杀狼王,同时那道本源也将嵇云视为攻击目标,似要将嵇云抹杀。
  白鹤王见状,连忙出手阻止,想要从那本源之力下救下嵇云。
  “放肆,你敢阻本圣子杀人?”
  蛮横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白鹤王身形一顿,嵇云不得不放弃击杀狼王,转身应对那奔来的本源之力。
  嵇云身后,本源分身走出,抬手一记化魔指打出,其上水本源浓郁,足以抗衡奔来的本源之力。
  “轰。”
  两者相撞本源分身退后半步,而那打出本源之力的长虹,更进一步,化作一道身影落在嵇云不远处。
  “是他。”
  嵇云微微诧异,那人他认识,正是妖族圣子蓝宇。
  在妖族圣子蓝宇身后,数道长虹落下,化作他熟悉之人,李放,曲云,安云,王猛,神算子甚至还有严妍。
  “擅杀我妖族之人,你找死。”
  妖族圣子开口,言语不善。
  不过嵇云并未搭理他,而是将目光放在了安云,王猛,还有神算子身上,他们三人的修为竟然达到了劫玄境界,这才数日不见而已。
  妖族圣子被嵇云无视,心中不诧,看向蜀山六妖所在方向。
  “尔等眼见同族被屠戮而不搭救,反而助纣为虐,是不是闲命太长了?”
  鹤王几人不敢与蓝宇对视,妖族等阶森严,他们虽然有自己的立场,但是并不敢违背妖族圣子,哪怕妖族圣子只有凝气修为,他们也不敢拂逆。
  “聒噪。”
  嵇云将目光放在蓝宇身上,蓝宇从出现到现在,不分青红皂白,言语喋喋不休。
  “放肆。”
  蓝宇何时被人这样训斥过,立马抬手,想要镇压嵇云,同时厉声发号施令,要求蜀山六王同他一起镇压嵇云。
  见此一幕,原本刚从大战中走出的龙虎山众人眼神黯淡起来,心中叫苦,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并且现在到来之人,明显比刚才的六位妖王更加强势,修为也更加恐怖,一旦打起来,恐怕龙虎山真的要易主了。
  嵇云现在身上有伤,但是也不惧怕蓝宇,两人战在一起,斗法激烈。
  “我怎么感觉那人有些熟悉。”
  安云开口,在第一眼看向嵇云之时他便有种熟悉之感。
  “我也觉得眼熟,但是分明没有见过他才对。”
  王猛开口。
  “我们见过,也没见过。”
  神算子面带笑容,目中温和。
  至于李放和严妍,两人一直注视着嵇云,嵇云身受重伤他们一眼便能瞧出,但是身负重伤,修为只有天玄的嵇云却能和蓝宇争斗,不分上下,这样的战力世所罕见。
  “他是谁?”
  “何处洞天走出的厉害人物?”
  李放和严妍不解,按理说这样强大的修行者不会默默无名才对。
  “蓬莱之人吗?”
  李放猜测,除此之外,其他洞天的青年才俊他都认识。
  数息瞬间过去,嵇云和蓝宇相斗熟识回合,蓝宇蹙眉,他原以为嵇云镇压嵇云如探囊取物一般才对,毕竟嵇云只有天玄境界修为,而他身在劫玄,虽然是新晋劫玄,但也不是天玄境界之人可以招架的。
  但是嵇云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和战斗技法,分明对劫玄境界之人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这让他很吃惊。
  “你是谁?”
  蓝宇开口询问。
  嵇云没有回答,他出手愈加凌厉,即使现在他身上有三个血窟窿,但是依旧磨灭不了他好战之心,尤其是遇见蓝宇这种天骄,他的战意更浓。
  蓝宇见嵇云没有搭理自己,感觉自己被赤裸裸的无视,怒气上涨,在一拳轰开嵇云之后,蓝宇腾空,整个天空瞬间昏暗下来,一条赤红色巨蟒的虚影在他身后浮现,双目赤红,尖嘴獠牙。
  “这是我在天外天中感悟出的仙术,你若能承受住我这一击之力,今日便留你一条性命。”
  在蓝宇开口之后,在他身后的巨蟒浩浩荡荡的朝着嵇云撞击而去,血盆大口张开,本源之力缭绕,更有无数规则之力弥漫。
  那巨蟒穿越虚无,融入虚空,伺机给嵇云致命一击。
  “道。”
  嵇云闭目,在他身体四周,数个金色圆盘浮现,其上阴阳鱼流转,将他防得密不透风,紧接着那金色圆盘缓缓转动,八卦图案显化。
  “乾坤。”
  随着嵇云开口,在他四周空间之力显化,将他牢牢包裹,使得他现在独立于另一外空间,众人只能看见他的存在,却不敢锁定他。
  “这是什么法?”
  观战的众人诧异,尤其是蓝宇,他原本想要吞噬嵇云,现在却找不到目标,只见那大蛇从虚无处钻出,朝着嵇云所在之地吞去,却扑了个空,随着巨蟒大嘴闭合,嵇云的身躯依旧留在原地。
  “该我了。”
  嵇云身体动了,直接消失在原地,当他再次出现之时,已经到了蓝宇身后,随即他挥出一拳,打向蓝宇后背。
  “嘭。”
  可就在嵇云挥拳的时候,巨大的蛇尾将嵇云身体抽飞出去,他的口中也接连喷出数口鲜血。
  “哼,你当我没有防备?”
  蓝宇目露不屑,在嵇云挥拳的时候他便感知到了嵇云的存在,并且能锁定他,所在那一瞬间催动巨蟒摆尾将嵇云抽飞出去。
  “定。”
  嵇云虽然身体倒飞出去,但是目中一片清明,此时开口,在他体内储存的仙气疯狂涌出,化作无数肉眼不可见的丝线将蓝宇和他身后的巨蟒缠绕。
  于此同时,在蓝宇身后,一尊黑影浮现,那正是嵇云的本源分身,此时趁着蓝宇被定身,裹挟着本源之力一拳打出。
  “噗。”
  蓝宇肩甲塌陷下去,一大口蓝色的血液从他嘴里喷出。
  “圣子。”
  被俘虏的五位妖王开口,他们是蓝宇的嫡系,此时见蓝宇负伤,心中悲痛,对嵇云也更加痛恨。
  “很好。”
  定身术只持续了半息,蓝宇恢复行动,但是不再出手。
  “我说过,你要是能接下我这一击,我便饶你性命。”
  嵇云此时站在蓝宇不远处,嘴角溢血,在他身上的山个血洞也依旧在潺潺留着鲜血。
  “就此离去,我饶你不死。”
  嵇云开口,语出惊人,连蜀山六王都难以置信,毕竟他们也是妖族,待会儿若是打起来,他们肯定不能再相助嵇云,并且在妖族圣子身后,还有数位劫玄并未出手,若是那几人一起上,嵇云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
  “难不成他还有什么底牌?”
  众人想到进入天师殿的白衣女子,嵇云曾叫她师姐。
  “是了,她师姐在这里,超越伪仙的存在。”
  龙虎山众人安下心来,只要嵇云在这里,他们便会安然无恙。
  “呵呵,好胆。”
  “再给你一次机会,放了我族大妖,留你一条性命。”
  蓝宇高高在上,颐气指使。
  “放你妹啊。”
  嵇云见不得蓝宇这幅高高在上的模样,直接口吐芬芳,然后挥手当着蓝宇的面斩掉一位妖族之王。
 一女被五男在别墅调教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你找死。”
  蓝宇没想到嵇云会这样莽撞,竟然当着他的面杀人。
  “诸位道友,我们共同诛杀此缭。”
  蓝宇开口,想要拉着李放,曲云等人一同击杀嵇云。
  可是在他开口之后,李放等人并未动弹。
  “你是谁?”
  安云目中光彩连连,在嵇云施展定身术的时候,他便心中一动,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在安云开口之后,李放,王猛上前一步,期待嵇云给出答案。
  嵇云没有回答,从怀里掏出一块面具带在脸上,那面具上的图案,似笑非笑。
  “各位,好久不见。”
  在嵇云拿出面具的瞬间,安云,王猛,还有神算子便欺身上前,朝着嵇云大步奔去。
  “哈哈,是大师兄。”
  “原来是明师弟。”
  “是他。”
  “怎么会是他。”
  蓝宇脸上表情异常丰富,没想到与他对战之人竟然是地府大师兄,他居然还想让他同门师兄弟攻击他,想来真是可笑。 一女被五男在别墅调教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